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一個漫長的夜晚——旅人無家可歸,初迎黑暗黎明 1:我,十八歲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34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沒有路了?不對,道路二字,本來就是由人創造的...世界上的任何一條路都是由人開闢而出!沒有退路?沒有前進的路?那只是你還沒有能夠開闢道路,當你擁有了那份覺悟與勇氣,你就能看到...可以被你開闢的路!”

————————————————————————

我的名字,叫做矢澤燈神輩,是個沒什麼特點的普通的二十二歲無職業男人,出生于東方乃亞希,家族也是很普通的小家族。

我本該是一直平淡地過著日子。

直到那年,在我的十五歲的某天下午時——

因為即將過年了,車站的人異常的多,即便已經跟隨西方國度的腳步配置了相當發達的設備,但在那種時候也難得的發生了排隊這種事情。

隊伍的前方發生了爭執,攝像頭移動到了那裡,幾位維序人員也趕往那邊。

我並不知道發生了何事,更不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每當我想到這裡,我多麼希望當時的我能夠拉著朋友離開那裡。

但我沒有。或許是太過相信平靜,或許是神經已經完全安逸。

既忘了恐懼,也沒有慌亂。

就那樣跟我的朋友繼續說笑著等候事情平息。

然而... ...

一貫平靜的湖面忽而泛起了波瀾。

而我人生第一次的變數...

也伴隨著看不見的命運的車輪... ...

兇惡地碾向了我。

“前面的事態好像嚴重起來了,我們趕緊離開吧?”朋友的視線越過了我,緊緊地盯著我身後的隊伍前排,緊張的說道。

就在我準備回頭的時候,“跑!”就被朋友拉著跑動了起來。

“做什麼...在公共場所奔跑喧嘩是會被...”

我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在我們逃跑的前方突然出現了障礙物——

六把無人握持卻忽然出現的懸空槍支!

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完全摸不著頭緒,在我的生命裡,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儘管這個世界裡存在著數不盡的強大能力,但我只是個普通的學生好嘛!

我的名字,叫做矢澤燈神輩,是個沒什麼特點的普通的高中生,父母也是非常普通的職員,我既沒有特殊的天賦與能力,也不認識什麼奇怪的人。緊緊拉著我手奔跑的那位朋友,也是跟我相差無幾的普通的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為什麼我們會遇上這樣的事情?僅僅是因為放假而想要回家..

我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

變數卻悄然來襲,在我沒有察覺的日常裡,來的如此之近。

在我看到那六把疑似異能的懸空槍支時,我呆滯在原地,腦子裡已經開始回憶自己的人生,產生了以上的抱怨。

為什麼我會經歷這種事情?我是個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而已啊!

然而,沒有人回答我在心底的怒吼。

巨響響徹於耳,六把槍的槍口同時冒出了火花,而我在倒地的時候才聽到了槍聲。

思考停止了,我的視野裡只有懸空的槍支,跟噴灑出來的熱血..

但那不是我的。

在我的十五歲那年的冬季的某天下午,我的平靜人生被投入了石子,我的命運迎來了第一次的變數。

我所在的車站遭遇了恐怖襲擊,但我連對方的臉也不曾看見。

在朋友拉著我逃命的時候,眼前出現的浮空槍支,我一時間也難以接受。

就在我呆滯下來的時候,就在槍口即將冒出火花的時候...

我的朋友,他推開了我。

身中十一發子彈,在倒地的時候連話也說不出來,連表情也完全扭曲看不出他的心情。

他就這樣的死去,就在我的面前...

不...不該是這樣的...

我最要好,不,我唯一的友人!

死亡,不!不!

不可以死!至少...你不該...你不該為我而死的。

朋友...

我的...朋友。

在那之後的事情我全然不知,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數日。在前往他家參加葬禮時,在門口處就被他憤怒的家人推倒在地,挨了拳打腳踢。

“都是因為你!我的兒子才會死去!”

“你這種人渣!你怎麼還有臉來參加他的葬禮啊!”

是啊...都是因為我。

在那之後,我頹廢下來,學也沒有上,工作也沒有去,社保人員來過幾趟,心理醫生也有看過,但我就是沒有再踏出家門。

我已經無法再踏出這個家...再也...再也不敢面對外面的世界,無法原諒自己,也無法走出不安。

父親默默的忍受了這樣的我,但是沉默寡言的他歎息聲越來越多。母親的嘮叨只會讓我心生厭惡,隨即大吵起來。

我不僅因為負罪感而頹廢,更在那之後失去了許多許多重要的東西。

明明還是年輕人,但我卻能感覺到,我的血液不知不覺的就已經完全冷卻了。

但是這樣並沒有獲得平

淡,變數接踵而來。

父親離家的時間越來越長,母親的嘮叨越來越繁。

兩人在家時,吵架也是越來越多。

“都是你放縱孩子這樣,你看看現在他都成這樣了,你怎麼做父親的?”

“我怎麼做父親的?那你呢?你怎麼做母親的?我光是要養家就夠累了,怎麼還有心力去開導孩子。你呢?還總是買這買那,你有想過孩子需要什麼嗎?你除了天天嘮叨還會做別的嗎?現在這樣他不是完蛋了嗎?你又做了什麼?”

猛然因為一點小事而吵起來,互相佔據上風,或是父親,或是母親。這樣的情景持續了很久很久...

再接著...雖然沒有家暴,卻是嘴仗上多次輸給了母親的父親的離家。

面對默默哭泣的母親,我無能為力。我也想走出去,但就是不敢,感覺自己懦弱無能,感覺自己無法與人溝通,更對外面充滿了恐懼。

我矢澤燈神輩,在白日裡也感覺不到光,亦不覺得溫暖...能體會到的,全然是絕望。

終於我的父母離婚了,在我的父親沉默的搬著行李箱出去的時候,他回頭最後一次的看向屋內的我。

雖然他什麼也沒說,但在對望裡我看到了他眼中的失望,那是對我的絕望,對於家的深深的疲憊。

他帶著灰白的頭髮離開了家,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而母親依然天天對我嘮叨,可腰彎的更要緊了,雖然染過發,但臉上的憔悴怎麼也無法遮掩。

而那時我十八歲,仍然是不敢真正離開家。

偶爾會走出去,但也只在大廈附近,穿的很邋遢,恐懼四周的人,十分刻意的注意旁人,一旦人多便立馬逃開。時刻注意著自己的行為,想著自己的動作會是怎麼樣的,會被當成異類嗎?僵硬的調整著自己,哪怕是走路的姿勢。偶爾會自言自語,說一些從書上或網路上看到的名言或人物臺詞,感覺自己已經具備了看透事情的能力,然而我依然不敢離開家。

變數越來越可怕。

用了數年的手機損壞了,讓我很傷心。電腦出了問題,讓我很緊張。損壞的東西我都沒有勇氣自己去修,只好大聲的吼著母親去送修,或者撥打電話讓人上門修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別再打亂我的生活...求求你們!!!

聽到母親也像父親一樣歎氣,看到母親比以前樸素許多。

我默默的記下,發誓自己要努力,就開始學點什麼吧?

然而在第二天鬧鐘響起,我便覺得累的要命,關上鬧鐘就當昨天的誓言沒有發過。

在醒來的時候我寧願對著電腦,也不想對著教材。

拜託母親買來的教材,翻了翻覺得十分麻煩,便丟在一旁。

我不該是這樣的...但我,無法堅持自己,我連自己想要做些什麼都無法清楚!

我已經沒救了吧...我不止一次的這樣想。

不知不覺從普通的家庭條件,變成了要節約過日子的情況。

我越來越害怕,偶爾也會想要對母親說,我去找份工作之類的吧。但是那依然是不行的!我根本沒有那樣的勇氣!就算話到嘴邊還是會再咽下去...

我,依然不敢出門。

我開始不安,不安的過著每一天。

要說起我的不安,那就像是——

在暴風雨中躲藏在木屋之中,但木屋佈滿裂痕,搖搖晃晃。可是自己已經失去直面暴風雨,前去下一個木屋的勇氣。這個時候,恐懼著,不安著,但除了等待木屋裂縫越來越大最終粉碎把自己拋棄之外沒有其他的退路了。所以每天都在害怕木屋的裂縫擴大跟徹底崩塌,但又依然不敢直面暴風雨。

這個時候,我極其的恐懼,不安的過著每一天。

我又該,如何是好呢?

當時年僅十八歲的我,沒有任何主意。

------------------------------------------------------

----------------------------------------------------

東方乃亞希(我、矢澤燈神輩所在之國家)

一個東方的小島國,面積35.8萬平方千米,由首都亞希、亞庫、亞州、亞奧四大島以及其他數千小島組成。人口數目兩億,國旗為黑底紅星,意為照耀世界的希望之國。

以黃種人類為主要種族,主要組成人類為亞希族,主要用語為乃亞希語及國際通用杜莎語。

由於是島國,內陸資源貧乏,但工業卻是極其發達。為世界前十進出口國。

國家為無總統的圓桌參謀制。通常靠參謀們投票通過日常條規與法務。

在戰爭時期,曾經熱衷侵略他國,隨後被阿努比斯的復仇之軍碾過,自此陷入了無皇族的混亂之中。此後在數次大改之下, 成為了今日的乃亞希。

國花為垂枝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