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一個漫長的夜晚——旅人無家可歸,初迎黑暗黎明 E:拒絕者,賽麗婭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384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13


夜裡不會有人傾聽我的心事

白日更不需要期待

因為明天無異於今日

唯一不同的是

今天算是過去了

但明天是未知的

未知就是我的恐懼

------------------------------------------

“雖然暫時已經脫險,但是我們現在不能讓您一個人回家。那樣太容易被追蹤到了,所以請跟我們一起去人多的車站廣場之類的再分頭吧。

另外...那條褲子,希望您回家後立馬銷毀它,以免給您帶來無妄之災。

對於這次您所遭遇的危險,我們非常抱歉...但是此刻卻沒有辦法給您補償,還得勞累您冒著危險跟著我們走。真的很對不起,矢澤先生。”

走在月夜下灑滿銀光的小路上,恩雅對著被十五個女性包圍著前進的燈神輩鄭重的道歉。燈神輩的腹部整個露在了外頭,他的上衣有一部分在攻擊中也被打爛,而他現在所穿的褲子則是恩雅從自己的白袍上撕下來讓另外一個不知名的聖女縫合後給他的。

“不...沒什麼!我才是要道歉...真慚愧,竟然要一群女性來保護我...”雖然沒有減緩腳步,但隨著燈神輩的回答聲音越來越小,頭也是越來越低。

“矢澤先生很內向呢,話也不多。矢澤先生平時都是這樣的嗎?您似乎有很多心事,但您卻不懂得去傾訴,或者...沒有傾訴的物件?”

從燈神輩的身邊傳來溫和的女孩子聲音——他側頭看去,發現那是一個跟其他聖女一樣全身包在白袍中,帶著面紗的瘦弱聖女。

她有著一頭柔順的亞麻色長直發,從中間分開梳向兩方,露出了皎好圓挺的額頭,那細膩的白皙像剛剝開的雞蛋般誘人。

可是接下去的雙眼卻被綢緞蒙住,顯然是一個盲人,但此刻卻如同正常人那樣行走自如。

甚至仿佛可以看見到燈神輩投來的目光,她還特地微微側頭以示敬意,那張美麗優雅的鵝蛋臉透過了面紗跟綢緞、給予了燈神輩一種奇異的感覺——仿佛這個聖女的眼睛正透過了綢緞,直接直視著他的內心一樣。

“啊..嗯。”燈神輩在那不知從何而來的魔力視線下感到慌亂,而在聽清那位聖女的話語時,他下意識地作出了敷衍回答。

“我叫賽麗婭,矢澤先生。在這些人中除了恩雅姐姐之外,就屬我最大了。如果您需要一位元傾聽者,我願意為您效勞。在去到車站之前,我還有時間為您祈福。我希望,這次的相遇能夠帶給你一些正面的幫助。”

雖然沒有得到燈神輩的認真回答,但自稱賽麗婭的聖女卻只是微微笑著,毫不在意。她的聲音婉轉而悅耳,有一種說不出的魔力夾雜在其中。

“我們都是聖職者,平時的工作也就是帶給人們啟示與祝福。雖然我的年紀並不算大,也不算得上睿智,但請相信我,相信我們吧。我們生來就是為了帶給人們幸福,即便是年紀最小的貝莉娜,她也已經在履行這份神聖的職責。

不管您有怎麼樣的故事,只要願意傾訴,我相信,一切都會好很多的。在不算漫長的生命中,我與數百的告解者相遇相知,我成功地進入了他們的內心,令他們放下那些沉重的負擔,勇敢大步向前...沒有永遠的迷途羔羊,只是缺乏一個引路者罷了。我說了這麼多,您現在願意對我說些什麼了嗎?”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麼說好。謝謝...非常謝謝你!但我想、我想我會自己得出...答案的吧。”低著頭的矢澤燈神輩,視線只一直放在雙腳前一點的地面上。

儘管賽麗婭聖女的話語有一種奇妙的魔力吸引住他,但在這個問題上,他卻始終不能“踏”出自己的第一步。

他在恐懼著什麼嗎?

他在為什麼感到不安嗎?

可他不是已經敢沖出去保護恩雅了嗎?

壓在他身上的東西,是心理醫生們嗤之以鼻的小問題。但是他們在面對燈神輩的時候,只能對燈神輩的雙親舉起白旗。

這個男人的不安與恐懼導致他的自閉,令其不敢走出家門,暴躁抑鬱,與社會失聯。

並不是很嚴重的心理疾病啊,可就是無法攻克!

無數人曾經試圖開導燈神輩,也有人成功的令他試探性地伸出腳來。

可是在即將踏出他心中的木屋時,卻總是會因為旁人對他的一點小小不友好、或是什麼壞事而輕易地失去這股衝動。

他的心是受了傷不錯,但這樣的傷應該是可以痊癒的啊!

然而就仿佛是他拒絕痊癒一樣,他的傷口始終都在流血,他始終不能得到拯救。

時至如今,他一次也沒有...一次也沒有踏出心中的木屋。

就算是現在,名為賽麗婭的聖女小姐對他伸出了手...可是他依然拒絕去握住她。

或許...他已經對自己絕望,早已放棄想要得救的心情,以避免再次失望吧。

但是賽麗婭並沒有放棄,她依然保持自己的微笑,在心中打著腹稿。

可是當她想要讓移開視線的矢澤燈神輩把視線移回來時,她身旁的高挑大聖女——恩雅,卻伸手阻擋了她。

在賽麗婭回頭看向她的時候,大聖女面無表情,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哎...好吧。”被阻止了之後,賽麗婭輕歎了一聲。但她沒有詢問恩雅的意圖——因

為她們早已無需疑問。

當恩雅阻止了她,她便徹底放棄,等待恩雅的行動。

只是,顯然一臉悲傷的她還是為此感到非常的可惜。

----------------------------------------------------在馬路的另外一邊,優雅貴族一般的他孤身站在路的中間。

此刻他身邊的路燈與監控已經全部被破壞,月光自由地傾灑在他的身上,將他的金髮與他的身姿映出了夢一般的美感。

這個優雅的貴族青年,他的名字叫米佧納·羅讓·恩布裡多——現年二十七歲,出身於神職家庭,幸福美滿。

在六歲時,他便被他如今所在的神秘教會組織的學校錄入,更在八歲時正式受教皇洗禮而加入教會內部,成為年紀最小的成員。一絲不苟的他認真地對待一切,虔誠敬拜著神祇,不管是熱情還是能力都高於其他人。很快就在二十五歲時升職外務神官,在同時被教皇賜婚,如今已育有一子。

他今天之所以會站在這裡,是因為他接到了命令——將背叛神的人帶回去,不論生死。

在大約三十分鐘之前,他與隸屬他的教會人員追上了那群叛徒。

然而不知道發生什麼差錯,隱藏在旁的暗殺部隊成員自己跳了出來,但這對他而言也只是小差錯罷了。

在對方先聲奪人,叱呵他帶出了暗殺部隊時,他沉著的反擊對方:太過天真。

那些叛徒是真的很天真,她們分作兩隊,為首者帶著三個身形接近主要目標的人往另外一邊逃去,而其他人則是按照她們原定的逃跑路線繼續跑...

她們在羞辱我嗎?他不禁在心中泛起這樣的自問。

看上去就是一目了然的誘餌,假目標。

雖然也有可能、對方正是想要製造出這樣的錯覺給他看,但是他太瞭解那個女人...她太過仁慈,只會把自己當做一個犧牲者,所以她一定是誘餌的那一邊!

而就他所知的情報,其中有一個叛徒的能力是開啟傳送門,可以傳送到她所認識的人身邊。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們的意圖也是顯而易見了。

當時,在聖女們開始分頭逃跑的時候,米佧納只是站在原地輕描淡寫的分配了人員,就自己帶著人追著對方的大部隊去了,畢竟不管怎麼說,他的目標只有那個被叫做【莉切莉雅】的聖女。

但就在快要圍住對方的時候,被叫做小竺的聖女忽然從空中掉落出來。

要說米佧納有什麼算錯的地方,那就是小竺的【傳送】的程度了。

本來以為只能讓少數幾個人通過的通道,在小竺大口嘔血的催動下,令包括她本人在內的所有人成功地進入了通道中。

發射過去的子彈就這樣落空了。

所以米佧納現在站在這裡——這說明他已收起了輕視之心。

此刻,他那看不見的神術波動覆蓋了方圓兩公里。

他無需用眼去看,腦海裡就出現了那一隊共十六人的行蹤。

多出來了...一個。

米佧納睜開了雙眼,現在無需消耗力量維持他的心眼感知,他已經可以用自己的肉眼捕捉到他們的行蹤。

————————————————————————————————————————

————————————————————————————————————————

拒絕者:賽麗婭

稱號由來是她的能力——歎息之壁,可以把一切都拒絕在壁外的神之力

歎息之壁,本是神庭牆門的凡間稱呼。

在持有神之力的名為賽麗婭·法米利的聖女手中時,是會在其面前出現的半透明的金色巨大牆壁——最大能達到一公里寬,六百米高,二十米厚!

往壁正面方向的任何向她移動的物體都會受到強大壓力,任何向她傳播的能量都會加速消耗。

理論上,是絕對沒有任何凡間能力能夠攻擊到壁之後的聖女的。

然而作為這份強大的代價,在樹立歎息之壁的過程中,聖女賽麗婭·法米利也無法移動自己,更無法移動牆壁。

除非是收起牆壁再次地樹立!

樹立最大牆壁時間需要四秒,從小牆壁慢慢變大的話每秒也只增大一些,這便是身為凡人的賽麗婭·法米利能夠使用的最大力量。

——————————————————————————

賽麗婭的外觀:

她有著一頭柔順的亞麻色長直發,從中間分開梳向兩方,露出了皎好圓挺的額頭,那細膩的白皙像剛剝開的雞蛋般誘人。再往下看,是一條褐色的寫滿了咒文的綢緞,蓋住了她的眼睛。長長的綢緞往後延去,在她後腦上的秀髮穿過後打了一個結慢慢垂下。

她筆挺的鼻樑頂起了綢緞,在下麵露出了誘人遐想的一條細縫,讓人很想窺視一下,有著這樣美麗臉龐的女孩到底有著怎樣的一雙眼睛。

在那之下,是顯小卻有著健康櫻紅的嘴唇。優雅的鵝蛋臉令她看上去像一位貴族的深閨小姐,年紀雖小卻已有迷人的風情。就像一朵夜間的花蕾,正在幽幽盛開。

今年二十二歲,血型為O,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

喜歡熱鬧的環境,討厭反復刺耳而無意義的聲音。

喜歡吃糕點,不喜歡需要費力剝開的食材。

用一句恩雅的話語來評價她,那就是——雖然目盲,卻不心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