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二日至第三日的深夜——疲於奔命的旅途 H:木偶戲,卑鄙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43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19


“世界上所有偉大者都曾去過杜莎…而他們的行為都有一群盲目跟隨的人…如果不是因為杜莎的周圍地形這般惡劣,恐怕杜莎就會失去它的光環,再也沒有靈氣跟信仰了。”————————————————————————————————————“我姓林...是個古老的姓氏吧...我既沒有朋友,也沒有親人...不對,應該說我曾經有過,但全部都失去了。除了我堅持保留下來的姓氏之外,包括在我名字在內的一切,都成為了歷史,被命運碾過並層層覆蓋。你們願意的話,可以以雨人這個稱號來稱呼我。”這是...怎麼回事?矢澤燈神輩無法理解,但他的小腿正被那個男人的手緊緊地抓住,而男人的身體也慢慢成型。一邊對矢澤燈神輩說著莫名其妙的話,一邊粗暴地把燈神輩拖倒在地,並用腳牢牢的踩住燈神輩的膝蓋彎。“遠處的小姐們,如果還要跑的話,這個小子的腿就會斷了哦。我保證,如果由我下手的話,我會做的非常過分的,我會把雨變成一條條的鋼絲塞入他的血管跟肌肉中,令他稍微動一下都會疼痛萬分。”說著十分殘酷的話語,還低頭朝著燈神輩示威般的溫和一笑。燈神輩清楚的意識到了...這個男人十分瘋狂!“剛剛我對你做了一下自我介紹,是希望你能夠認識一下我,我既不是惡魔也不是鬼怪,我是個存在著的人類...你應該還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會放你走。等我把小姐們帶走時,我就會放走你,不用太擔心。不過如果你敢掙扎或是反抗,我就會把雨編織成鋼絲塞入你的肌腱神經血管等部位,讓你生不如死,你明白了嗎?”面無表情的做著可怕的威脅,男人漫不經心的模樣在看到遠處的聖女們開始往這邊投來焦慮的眼光時,他露出了獵人獵到獵物時的笑容。車站內已經變得冷清,剛剛的無辜乘客們完全走光。而眾人頭上的‘洞’隨著雨的繼續降落,缺口越擴越大...而灌入的雨水也是越來越多!“你不是教會的人啊,雨行者...為什麼你會到這裡來?為什麼要擋住我們的去路?更抓了一個無辜者威脅我們...你的自尊哪去了?你的驕傲哪去了?我聽人們說,你應當是個十分自重自豪懷抱驕傲的人啊...請您放開他!有什麼就請沖著我們來!”說話的人當然是恩雅,她一手橫攔在身後,另外一隻手則是蓄著光芒。她的額頭滿是汗水,面對這個傳聞中的殺手,她不敢有一絲的鬆懈,如果她有一點差錯,那麼這裡的所有人都很可能被他一人殺光!“確實,我不是教會的人,沒必要對你們的事情管太多。但畢竟是工作,我也不得不做啊...雖然我很討厭對女人動粗,但我真的很需要錢,所以抱歉咯~我對你們之間的糾紛不感興趣,我只知道我需要儘量的避開牽扯到無辜人,把所有聖女跟知道消息的人都帶回去,這就夠了。現在走過來吧,從車廂裡走到這片雨水傾瀉之地來。那樣我會安心很多,還是說...你們決定看著這個傢伙受苦甚至受死?”依然是冷漠的面無表情的說著話,男人眯著眼凝視著遠處的聖女群們,手上緊緊的抓著燈神輩的小腿,他的話語雖然不再帶著冷酷氣息,但卻讓燈神輩感到十分恐懼。因為他能清楚感受到小腿傳來的寒意,這個男人的手抓住的地方,比正在淋雨的其他部位還要冷!這個男人冷酷又可怕,就連他的體溫也是那麼的令人感到不適。聽到了男人的話語,恩雅想也不想的對著這邊喊道:“我答應你!我們會走到雨中來,但在我們移動腳步的時候,請你放了他!你知道我們絕不會欺騙你,但我們不敢相信你的人品!”“喂?我的人品有那麼的不堪?不要像小狗一樣的動不動就露出無辜受害者的眼神,我會很傷心的啊!”面對雨人的冷笑話,聖女們卻是沉默的望著他,眼看自己的插諢打科反而出現反效果有冷場的感覺,雨人有些無奈的撓了撓頭,罕見的露出了符合外表的鄰家男孩尷尬的模樣。“不過放就放了,奉勸你們不要做任何傻事,就這麼走過來吧。在這狹窄的地形我就是無敵的,我幾乎可以瞬間到達這裡面的任何一個地方。而且外面已經被教會所通知的官方部門包圍,他們雖然不知道這裡發生什麼事,但絕不會讓你們走或是讓車啟動。所以你們無路可逃!我有點說多了,不過這只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安分下來,我不希望有女孩子在我面前受傷!聽說你們已經失去了一位聖女,我很抱歉,但我對我的工作充滿責任感,所以請!不!要!輕!舉!妄!動!”放開燈神輩的小腿,把腳從燈神輩的膝蓋彎移開,男人一邊看著遠處的聖女,一邊平舉雙手喊著。看到男人放開了矢澤燈神輩,恩雅手上的光芒開始消失,她沉默不語,本來就在車廂外的她此刻邁動腳步朝男人那邊走去。而聖女們也一一下車,慢慢的向雨的範圍裡走去。但借著清一色的白袍跟大雨的遮掩,重新戴上面紗的恩雅悄悄地對自己身邊的小個子聖女說著話:“小竺,待會開一個門讓矢澤先生先走,等你一摸到他,立馬讀取他記憶裡感到安心的地方開傳送門讓他過去!”而後者面臨大敵緊張的不敢說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而與她齊肩並進的貝雅則是緊緊地握住她的手,令她感到一陣溫暖跟安心。但就在發著抖渾身冰涼的矢澤燈神輩走到聖女們面前的時候...異變發生了!矢澤燈神輩的雙手不自然的抬起,隨後作出了奇怪的動作——他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說是說要放了他啦,但我還是覺得很不保險。抱歉啊,我說了謊。雖然答應你們要放他走,但我不是老闆,不敢亂下決定。所以這只是個誘你們出來的謊言罷了。我真的是很抱歉...這太不光明磊落了!可我必須負責到底!請見諒了!”那個男人帶著歉意的聲音說著令人憤怒的話語,隨後就如同身處悠閒時光一樣的拿出了一個音樂播放機,戴在了耳朵上按下了播放鍵

,天上的雨依然毫不保留的墜落在他身上,但是照他的表現來看,那個播放機應當具備相當厲害的防水功能。“雖然我為人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連能力也是需要動的水才可以觸發。但我又特別討厭麻煩,所以麻煩找上門的時候我就會解決它,而麻煩還沒上門的時候我也不會在意損失點什麼聲譽之類的去阻止它登門拜訪!嘿,在我眼裡,這是非常值當的事情!”男人單手點著老式播放機切換歌曲,連看也不看遠處的十五人, 他也沒必要去看,因為那十五人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不僅是矢澤燈神輩,走進雨中的所有聖女也都一樣做著奇怪的姿勢,然後掐向自己的脖子!“林!你好卑鄙!你這還算是男子漢嗎?”大喊怒吼出聲的....居然是矢澤燈神輩!他邊憤怒的控訴著遠處那個帶著耳機悠哉悠閒的男人,邊用力的把自己的雙手往後‘拉’!“居然利用我...為什麼不敢自己來作戰...你這膽小鬼...是操控我體內的水...做到這樣的操控嗎?”燈神輩之所以會那麼的激動 ,是因為他覺得因為自己受到利用,再次的害到聖女們,感到非常的自責跟憤怒。“喂!我說你不要給我按上莫名其妙的設定好不好?現在的人總是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自以為是的腦補別人的一切...真是有夠討人厭的!我如果能在那麼遠的地方操控你體內的‘水’的話,那我也不必來做這種事情了吧?那種事情恐怕是神也做不到的!不過你應該不知道關於法則之類的事情,跟你說了也沒用。總之我已經覺得很可恥了,你別再刺激我啦”雙耳帶著耳機,但卻清楚聽到矢澤燈神輩的聲音,男人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他對自己的能力隻字不提,只是借著聽著自己耳機中響起的旋律,來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忿感。對他而言,暗殺一事並不算什麼,但他並不希望對女性下手,更別提還用一個無辜人來做人質要脅,這對他而言是一種丟臉的行為,但恰恰是這樣的行為,才能保護自己的目標們不會遭到更大的傷亡。“是...是雨水吧!你把數量龐大的下落的細長雨水連成線...附著在我們身體上,借此操控著我們的身體...對吧?”恩雅吃力的把自己的雙手往後‘拉’,她高仰著頭,聲音無力的試探著對方的能力。‘嗖!嗖!’與此同時,數架極快的飛行器從車站附近的上空飛了過去。或許聽到了恩雅的問話,或許沒有,男人沒有馬上回答她的話語。而在飛行器過去時,男人抬起頭望向上空,在看著雨滴落下時後,他慢慢的閉上了雙眼。下落的雨滴輕輕撲打著他的臉,在他的臉上形成石頭投入湖面一般的一圈圈的漣“是表演用的滑翔機,嘿,教會這次真是有夠賣力的。為了把人們的注意力從幾個車站中移開,不惜做這種成本極高的事情。嗯,你剛剛說的不錯,這點告訴你們也無妨?”依然保持著閉眼抬頭接受雨滴的動作,男人輕輕地開口說著。隨著他的說話,數道雨水滴落到他嘴巴中,然而並沒有令他嗆到。矢澤燈神輩注意到了這一點,他開始思考關於這個男人的能力...這個男人無論是身體哪個部位接受雨滴都會產生【變成湖面一樣】這樣的結果,那麼在雨中...他豈不是等同無敵?聽到男人輕聲的回答,恩雅用力的讓自己的頭部側了一下角度,因為她要低頭向貝雅傳達消息。她溫柔的朝從剛剛開始一直注視著自己強撐雙手的貝雅微微笑著,企圖帶給對方一絲勇氣,然後輕輕地低聲對對方說:“就用那個吧...範圍你應該心裡有底,而剛剛飛過的東西你應該知道可以怎麼用了,就用那個吧!貝雅,你做得到的!我們就全靠你了!”“我...我一定會全力而為的,恩雅...姐姐!”得到了恩雅的鼓勵與慰藉,貝雅的眼神開始變得炙熱,她把視線從恩雅身上往上拉。【我做得到...我可以拯救大家!】她又在心裡篤定的給自己打氣,隨後發動了她的能力。“林,你的不果斷,你的驕傲自大就是你失敗的原因!你既得不到神的祝福,也不會有人為你祈禱...所以你沒有專注的心!你既容易輕視對手,又不懂得尊重戰鬥,所以你抓不到我們!”恩雅的話語,斬釘截鐵。令抬頭閉目的雨行者林緩緩停下頭來,張開了雙眼,看著這邊。“哦?戰鬥?不,我不把這個當成戰鬥,你們之中有十四個女人,另外一個是什麼都不會的普通人。嘿,我並不把這個當做戰鬥,如果是戰鬥,你們早該死了。我這樣的行為反而是庇護你們...你們真的認為逃得開我?”男人張開他狹長的雙眼,眼神略帶迷離的看著遠處的人群,他的嘴角彎起微妙的弧度,用自傲而略帶嘲諷的口氣對恩雅說道。此刻把自己掐暈倒地的聖女已有六名,但令誰也想不到的是矢澤燈神輩卻還在跟自己被操控的雙手維持著拉鋸戰。【有意思,意志力居然有這樣的強烈。嘿,具備了成為戰士的基本條件了呢。】對矢澤燈神輩的表現顯得有些吃驚,男人眉毛輕輕挑起,饒有興趣的看向燈神輩。在身體在操控的情況下,不僅考驗著身體能力,更重要的是那份意志力!男人清楚著這一點,因此才會對燈神輩的表現感到驚訝。【聖女們...又因為我陷入了困境,可惡...為什麼總是這樣連累著他人...我...我不想這麼無用的啊!】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矢澤燈神輩在雨中顫抖著跟自己的雙手作戰,就在他快要失去力氣的時候,他的耳邊忽而響起了跟剛才滑翔機差不多的聲音,但又比那個更尖銳一點。“嗯?”男人迅速的摘下了自己的兩隻耳機,好好的跟播放機一起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之中,隨後身體就像拆分成千萬隻螢火蟲一樣進入了下落的雨滴之中,隨後在不停折射到不同雨滴中的移動方式下朝上而去!當他飛到半空中恢復實體,站在未被破壞的房頂時,他看到了聲音的來源...而對方也筆直的沖著他而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