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二日至第三日的深夜——疲於奔命的旅途 L:殺手組,新的人員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52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0


雙手上傳來巨力,強行被阻住下落的燈神輩感到了手快被拉斷的痛苦,他不禁睜開了眼睛,看見了面前的現象...

四周的火已經熄滅,焚化爐四周的壁破破爛爛,雨水從各處的破洞裡打進來。在他們落下的管道中落下一條碧藍到晶瑩剔透的繩子。而繩子上,是一手抓住繩子,一手用繩圈套住燈神輩雙手的雨人!

“我的手有個比較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兩個手指的指甲特別銳利,可以輕易戳破自己的皮膚,造出流動的血,而只要是動起來的液體我就可以進入跟操控。嘿,雖然只是一滴血液,但打破管道的壁卻還算是很容易,只要打破壁我就可以把水導過來。你很有意思,我不想讓你白白死去。嘿,現在沒火了。不能跟我同歸於盡了吧?”

打破了自己面無表情的冷酷形象,雨人低頭輕笑著對被綁住的燈神輩用他奇妙的嗓音低語。

----------------------------------------------

“隸屬殺手組織羅特馬皇冠的雨行者,其能力是在動起來的液體中自由穿梭,最快甚至可以達到一半的音速...受傷也可以通過液體來修復自己的身體,下雨時等同於物理上的無敵。年齡名字來歷血型愛好都是迷,除了知道是一個非常驕傲的人之外對他人的是一無所知。評價為A,極危險的殺手。收費貴但效率高,為人冷漠而不多事,是純粹的殺手,值得雇傭。原來你的來頭這麼大啊...”拿著從雨人口袋中拿出來的殺手雇傭嚮導書,貝雅從中找到了雨人的介紹頁,念著上面的由多國文字記載的介紹,隨後她便抬起頭來好奇的打量著雨人。

“是啊,我就是羅特馬皇冠A組所謂的‘雨中惡魔’,小聖女難道以前沒有聽過我嗎?這樣不太行啊,要提升各方面的知識面,才能成為像恩雅小姐這樣的人呐。”坐在貝雅的旁邊,雨人用著極其微妙的笑容對旁邊的小聖女輕輕說道,其的話語已完全不符合他之前的形象,但他本人卻看上去很開心。

不錯,雨人及聖女團跟燈神輩,此刻就像友好的朋友們一樣,在另外一棟完好的大樓中的房間裡坐著聊天。

就在二十分鐘前,雨人及時的編制出長繩拉住了自己跟燈神輩,同時從焚化爐壁上的洞口湧進來的雨水被壓成高壓狀態,直接沖滅了焚化爐。救下了燈神輩後,又放了被束縛的聖女們...雨人表示出了自己的友好。

當時的聖女團面面相覬,燈神輩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然而事實就是這樣,雨人已經放棄了這次的任務。

“沒有什麼奇怪的,你們既是女孩,又是不做壞事的女孩,而那個男人也讓我有些感觸。雖然我很喜歡錢,也需要錢,但是人生總要有點別的追求嘛,比起把好不容易才遇上的有趣的你們逼上絕路,我還不如就此放棄這次任務好了。反正我已經當膩了殺手,雖然看上去是個很牽強的理由,但說句實話我並不熱衷這項職業。況且我還自認並不是什麼惡人,所以我就就此收手好了。我會自己向老大他解釋,雖然他應該會很生氣,但是,嘿,誰叫我是出色的人才呢...

”雖然放棄了任務,但雨人並不打算停在這裡過夜,按照他的意思,他還是要趁著還在下雨“坐免費車”回去。

“你就當我是NPC被觸發了隱藏劇情算了。”

儘管非常離譜,但看在雨人那張鄰家男孩一般的陽光笑臉跟冷笑話的份上,眾人也只好放下戒備——畢竟對方的強大毋庸置疑,對方既然放過了他們,那應該就是真的了吧。

“我不明白,教會為什麼會雇傭你們...”坐在大廳的中間,身邊是貝雅跟夢霓在噓寒問暖,恩雅一邊活動著手腕,一邊緊盯著雨人發問。

“其實要不是跟你們聊了一會,我也不知道雇傭我們的居然是白教教會的組織。嘿,看來你們這個教會很不單純,不過想也知道,暗地控制梵理那麼大一個國家的教會怎麼可能是單純的。雖然我不知道那麼大一個教會還需要匿名雇傭我們是為什麼,但姑且悄悄一猜,可能就是你們已經逃出了國界,導致他們緊張了吧?決定了哪怕殺死你們也要帶回去,但事情萬一暴露就很不好,所以他們想要找替死鬼。比如我們這種職業殺手,足夠扛起殺死聖女的罪名不說,一旦我們收了錢也就不會在意被倒髒水了。不管我們有沒有達成任務,他們都不在意,反正他們也派了人的。恐怕從你們踏入乃亞希的時候他們才真正堅定了哪怕殺死你們也要帶回這樣的想法吧?雖然我很好奇你們這些聖女的真實身份,但作為殺手,壓制自己的好奇心是最基本的條件,我不會問你們太多,恐怕你們也不會告訴我...以及那邊那個傻蛋路人吧?為了不連累我們。”站在門口,雨人的半臉連同眼睛都被他重新製造出的牛仔帽斜斜擋住,儘管他面朝著恩雅她們,但誰也看不見他的眼神。

“是的...為了保護燈神輩,我們誰也不會把秘密告訴燈神輩,他知道的越少...他的危險就越少,對您也是。”恩雅的聲音中帶有一絲的無奈,她的眼神中卻流轉著某種奇妙的光輝。“嘿,我明白的。在我回去後,我就會告訴他們我只見到十四個聖女好了。那麼,希望後會無期了。不然如果下次見面,恐怕是我被老大要脅著來殺你們了呢...還有那個傻蛋路人,膽怯固然纏人,無意義的死志卻也不是什麼好的感情。在明白什麼才能幫助你保護想要保護的事物之前,不要輕易捨棄自己的生命!”沒有說出再見,雨人回頭便撲進了雨中,就這樣在門口消失了,在外面無盡的雨夜中,而聖女們只隱約看見一道奇妙的異光往遠方飛去。

“他雖然不算是個好人,但他也不是個惡人。他應當也有著一份沉重的過去,才會變成這樣外在吊兒郎當,內心細膩而深邃的樣子吧。希望他能夠得到幸福吧...祝他好運。”恩雅的眼睛越過了無盡的雨夜,凝望著雨人離開的方向,她的眼神專注,此刻正衷心為那個殺手獻上祝福。

-----------------------------------

“拒絕你的任務會是什麼下場...你是知道的吧?雨行者!”低著頭對對方說話,老者低沉的聲音從帽檐下傳來,他正在與這個業界裡號稱是勤勞率前三的殺手商議著他違約的事情,這是一件可笑的事情,然而老者卻一點也笑不出來。他壓著喉嚨,企圖讓面前這個不知輕緩的殺手感到壓力。

“我只說一遍,我不接受你的威脅,如果你還敢對我做出威脅...那麼我就會攻擊你!除了我的老大之外沒人能夠強迫我執行任務,不過就算我拒絕自己的任務,也只不過是偶爾偷次懶,你明白了嗎?明白了就滾蛋!嘿,你們的髒錢!我不要啦!哈哈!”面對白教使者的威脅,那個笑的一臉開朗的男人卻毫無畏懼,一把踢開了談判桌的他看著氣急敗壞的老者猛然站起身走了出去的同時...也暗自掐著自己的大腿。

雖然說得很豪氣,然而只有雨人知道,自己的心...此刻其實是正在滴血。

不管怎麼說...那可是一大筆的錢呐!

----------------------

----------------------

昨兒下了一整天的雨,今日卻是豔陽高照的天氣。在這乃亞希的邊境城市裡,闖入了誰也不知道的兩個不得了的遊客。

表情輕鬆的雨人拿著電子地圖,一邊走著一邊尋找出境站。他的另外一隻手上拿著數顆巧克力,而嘴裡還含著一顆糖果。耳朵上帶著新買的耳機,兜裡塞著新買的播放機,聽著耳機中慵懶的音樂,他的心情雖不是好上天,但也算是從昨天那損失鉅款的陰影中脫離出來了。

然而就在轉彎的時候,有個不長眼的路人,卻是直截了當的撞上了雨人...不僅是巧克力掉在地上,糖果也在這一下被撞的不小心直接吞下去了!

“你這傢伙...你!”就在雨人怒氣衝衝的要找對方算帳的時候,對方從脫落的斗篷下露出的身軀卻令他大吃一驚。

對方帶著一個尖銳的鋼鐵製造的鳥嘴頭盔,在頭頂鑲著數道彎刀般的長角。眼睛是由上下兩塊不同顏色的三角水晶鑲嵌而成,耳朵是成塊的厚厚的棱形鉑金,上面鑲著許多的鑽石。這還沒有完!胸前的平坦胸甲一看就知道是黃金鑄造,上面寫滿了不知名的符文文字,而脖子上還鑲著一塊紅寶石!背上的脊椎倒刺跟木頭也都是上等的木頭所制,腰帶是華貴的絲綢,跟胸甲一樣上面繡著不知名的符文文字。兩條腿粗而短,靴子如同獸人的腿部一樣,但仔細看看就發現,那真的是兩條獸人的腿所製造的靴子!兩隻手長而細,臂甲跟肩甲成菱形連在一起,而手上則是四根帶著玉石尖指甲的爪子!

一大堆的奢侈品所制出的詭異而帶著奇怪美感的極具邪氣的人偶!

就在雨人還在吃驚時,對方發出了他的攻擊!

“我乃是取代你加入A組的新人殺手杜比元!去死吧,雨人!”人偶飛速的運動著塗著紫色唇彩的嘴唇大喊,同時做出了自己的攻擊。

出乎意料的慢!頂多就是普通人的水準,在攻擊還來到雨人面前時,雨人已經發出了自己的兩下攻擊。

第一拳打在了人偶的眼睛之上,可怕的怪力讓水晶發出‘哢’的一聲,人偶向後倒去!這還不算完,就在人偶踉蹌著後倒的時候,雨人的膝撞準確無誤的踢在了人偶脖子上的紅寶石上!就在紅寶石爆碎開來的時候,雨人更加迅速的抓住碎片往自己的褲子塞去!

“別打了!別打了!你這是浪費我的財寶,你知不知道這一副人偶值多少錢?雖然是我的念凝出來的人偶,但身上的裝飾都是我花了好大力氣才弄出來的啊!你要打下來就算了,別弄碎啊!太可惜了!”詭異的人偶說話時的動作也非常的詭異,只見它一邊說話一邊不停的伸直跟彎腰,就像在鞠躬道歉一樣。

“你說你是取代我的人?別笑死我了,就你這麼弱的控偶師...還想取代我?真想嚇死我!哦對了,地上的巧克力一共有六塊,既然是從我手上掉下去的東西,那每塊就算一千三百萬好了。我的羅特馬帳號是282816334,下午的時候我要是收不到錢,你就做好死的準備吧!現在給我下跪道歉,你害我還沒品味糖的美味就咽下去了,快道歉!雖然是人偶,但下跪道歉的誠意我是可以感受到的,我還忙著走,快點!”十分的囂張,一邊勒索著可憐的刺殺者,一邊擺出了高傲的姿態收起了自己的播放機跟耳機,要雨人求著對方下跪道歉。“我不是控偶師,我是念力使!這是我念的具象化!替身人偶pca!你打pca也沒用!你怎麼打他我本人都會安然無恙的在一公里外的安心的吃著三明治,哈哈哈...我的能力非常強大,有無限的可能性...你以為我什麼都沒準備就敢來找你嗎?你太驕傲自大了!我是有備而來,我確定我能打敗你...攻擊!”一邊說著亂七八糟的話,人偶一邊慢慢地單膝跪下,隨後就在它要把另外一邊膝蓋也跪下的時候,它的話鋒一轉,以自己跪下的膝蓋發力,向前撲擊!

它的襲擊還是成功了!抱著雙臂羞辱著對方的雨人並沒來得及跳開,右腿已被從四根爪子中間忽然冒出來的刺針,深深的刺入了!

然而...

在血液冒出來的瞬間,雨人的身體立刻的液體化,不僅瞬移到人偶旁邊去,連受傷的地方也恢復了!

在閃到人偶旁邊後,直接一腳踩住了人偶的腰部,以雙手拉起了人偶的上半身...然後以腿用力的踢擊人偶的腰部!直接把人偶踢的揮出半個圓,令它重新跪在地上!然後牢牢地踩住了它的雙腿!

————————————————————————————————————————

————————————————————————————————————————

繡白芽梵米勒

俗稱白教的教會,由聖·蜜妮菈①一世創立,信仰的物件是生之大殿裡以蜜妮菈為首的諸位神祗。

其原身是為了殲滅不死惡魔之王布林多·萊布·D·諾德斯而由精靈的“聖綠林②”提出的想法中的神聖聯盟。因為種種原因聯盟只維持了四十年便已解散,但其中的人類勢力受精靈的信仰影響創立了繡白芽梵米勒。

駐地為梵理,從創立到到今天梵理都一直有濃厚的神權國度的味道,甚至附近的幾個國家都會被教會的行為所影響,可見白教的不簡單。

面向大眾的有外務部門(管理教會外務事物與負責外交,一般出現在人前的除了普通的神職人員就是他們)跟聖女、神官、神父修女等。

在世界各地都有教區,是世界的二大信仰之一。

雖然白教今時今日已經產生了變質,然而教徒們熾熱的信仰之心著實讓人感到敬畏。

————————————————————————————————————

繡白芽梵米勒的名稱緣由是繡上白芽(一種只生長在精靈森的植物,外表就是銀白色垂枝植物。代表純潔,生命,希望。)的梵米勒(蜜妮菈的頭飾)。精靈對白教的稱呼則是莎瓦娜/納。(蜜妮菈的兒女)

繡白芽梵米勒乃杜莎語,在其他國度有不同讀音跟翻譯,為求統一出現了白教的簡稱。

注①:聖·蜜妮菈跟蜜妮菈並不是同一位,蜜妮菈意味萬物之生,是象徵生的法則的聖母。聖·蜜妮菈的真名為希瓦娜·綠芽,種族人類,父母在戰爭中死亡,由精靈撫育成長並給予姓氏。其在精靈的世界中長大,長大後見證了聯盟的從創立到分開的一切,為了帶給人類希望的信仰而創立了白教。在逝去後被賜聖·蜜妮菈的名號。【白教的出發是希雅娜·綠芽想要讓世界幸福拯救凡人的光輝之心,然而在她逝去不到兩百年,白教就掌控了當時的駐地王國...直到今日,白教的變質令精靈再也不願與其高層同室相處。】

————————————————————————————————————————

注②:聖綠林是精靈族自古流傳的信仰,白教的原身。同樣與白教是信奉生命大殿的諸神的教派,但對比下教義有些許的差異,也不像白教那樣喜歡排異。

時至今日大部分人類已經忘卻了聖綠林,聖綠林變得只存在于精靈與其他一些種族之間流傳,甚至有人看到精靈的儀式會誤會是精靈在緬懷先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