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二日至第三日的深夜——疲於奔命的旅途 O:聖女群,雨夜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552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0


在雨人離開了小鎮的前一夜時,另外一邊的人們卻是度過了不一樣的夜晚。

————————————————————————

就在雨人放棄任務,離開小鎮時,待在房間裡的人終於松了一口氣。

“恩雅...姐姐,您的衣服補好了。”這樣有些畏畏縮縮地說話的,是靠在恩雅所坐的破舊沙發邊的一名大約二十歲的聖女,之前也是由她來給燈神輩縫製褲子。

這位聖女的名字叫艾瑞爾,正是那位與賽麗婭相交甚好,而在賽麗婭死後聞訊癲狂的聖女。

在白日與姐妹們一起哀悼賽麗婭過後的她,現在的精神狀態看起來已是穩定了不少...至少看上去是這樣。

此刻的她跟房間裡其他聖女一樣都脫下了那身白袍在烤火,身上只穿著厚實的貼身長衣,露出來的姣好臉龐皮膚白嫩看上去吹彈可破,而她的右眼下有著一直排的三顆痣,從右眼下一釐米處開始,每隔大約一釐米就有一顆,看上去非常奇特但十分可愛。那一頭淺灰色的直發受著火光的照耀染上紅光,而她琥珀色的眼睛也是如此。

“燈神輩他...去哪了?”接過了艾瑞爾遞過來的白袍穿上,恩雅又環顧四周,忽然發現燈神輩已不見蹤影。

“恩雅...姐姐。”

雙手遞過白袍,艾瑞爾低著頭避開恩雅的眼神,顯然是對早上自己失控時的無禮感到不好意思。

“恩雅姐姐,這是我們一群女孩子的房間啊,肯定是要讓他去別的房間住啊!何況我們還要烤衣服...我剛剛讓貝雅把他帶去隔壁了。”這會,艾瑞爾身後的坐在沙發上的艾莉婕眼看此景,也是連忙站了起來解圍,她先是伸著懶腰說著,然後又從火堆旁邊的架子上拿起自己的白袍穿上。

“雖然雨人應該是個信守承諾之人,但我還是很害怕,那些人會對察覺到燈神輩的存在然後對他下手,讓他一個人待著實在不安全,我去看看他吧。”穿上了自己的白袍後,恩雅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找回燈神輩,這令艾莉婕一下子感到洩氣無比。

而一直喜歡黏著恩雅的夢霓,此刻卻是趴在沙發上睡著了,而旁邊的夏莉給她蓋上了白袍當被子,在看到恩雅投來的微笑後輕輕回以笑容。

在恩雅打開房間的門走出來時,一個小小的身軀就直接一頭撞進了恩雅的懷中。恩雅並沒有太過吃驚,因為這個情況已經發生過不少次。

“貝雅,你怎麼還不睡呢?你跟燈神輩去做什麼了啊。”打開門遇上的不止是撲進懷裡的貝雅,還有站在旁邊的陰暗處的燈神輩,顯然他們是一同去了某個地方回來。輕輕的把貝雅從自己懷中拉出來,恩雅彎下腰一邊寵溺的刮了刮貝雅的鼻子,一邊用著溫柔的語氣問道。

“我們去巡視大樓了,燈神輩說怕不安全,所以要去檢查大樓的各處...我不放心他一個人,就跟著他一起去了,恩雅姐姐我做的對不對啊?”被恩雅抱在胸前的貝雅說著話還撒嬌的把被雨水打濕的頭在恩雅的胸前到處亂蹭,看在燈神輩的眼中,只覺得這是個被溺愛的小女孩...完全不像是聖女。

“巡視大樓?燈神輩,你還特地再檢查了一遍這棟大樓嗎?”聽到了貝雅的話語,恩雅詫異的看向燈神輩,她沒有記錯的話,燈神輩剛來到鎮子的時候已經檢查過附近的幾棟大樓了啊。

“是啊...我還是很不安心,所以特地跑去檢查了一下這棟大樓...本來想再檢查一下被雨人打壞的樓房跟其他的幾棟大樓...但貝雅小姐堅持不去,我就只好只在這棟大樓內仔細的檢查一遍了...如果再遇上有人襲擊...我想我也能多多少少幫點忙...至少避免被設伏吧。”燈神輩站在陰暗的走廊中,恩雅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從他的話語中,恩雅聽出了那深深的恐懼。

“抱歉啊...燈神輩,是我們把你捲入了這樣的危險中來,對不起。但是你放心好了,雨人說過了,他是獨行俠,他的行蹤連隊友都不知道。所以只要他不暴露你的存在,你就是安全的。我仔細想過了,我想米佧納也知道,我們不敢賭這個風險的把秘密洩露給你的...所以米佧納知道了就代表他們以後不會費力去調查你了!等我們離開了這個廢棄小鎮後,你就可以坐車回去了!”

恩雅的話語頓了下來,一邊寵愛的撫摸著懷中貝雅的脊背,一邊凝視著燈神輩,用那溫柔至極的聲音再次說道:

“不過,在回到你的原有生活中去後,我希望你能試著對其他人敞開心胸...接受其他人對你的瞭解吧,因為人不能總是孤獨的啊!如果你會有什麼想說的,現在我歡迎你來找我傾訴,或者是其他的聖女也可以...畢竟我們之前也是常常傾聽教徒的心聲,去開導引領他們的啊。”輕輕放開了貝雅,恩雅站起了身子,走進了沒有開窗的陰暗走廊中...走到了燈神輩的面前。身高大約有一百七十四公分的恩雅,站在身高只比她高四公分的燈神輩面前,溫柔的朝著燈神輩笑著,雖然在這極度的黑暗中兩人都幾乎看不清對方的面容,但這絲微笑的弧度卻是還能分辨出來的。

燈神輩從來沒有這麼靠近一個除了母親之外的女性過,恩雅的臉離他只有十公分,在下著雨的清涼夜晚中,他似乎隱約能感受到恩雅那溫熱的鼻息。他的心如小鹿亂跳,臉也開始漲紅,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了,他連忙往後退了好幾步才能定下神來開始組織語言回答恩雅:“我...我其實...我想只是缺乏安全感而已...謝謝你,但我已經習慣了...我想過些年就會自己好起來了吧...我沒有什麼想說的,還是謝謝你。不用對我道歉啦...其實我才是真的很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算了,你不會接受這些話的。”站在黑暗裡,燈神輩的話語就像清冷的夜風一樣。不知道他過去曾經看過多少心理醫生,不知道他應付過親人多少次。他的話語聽不出感情,只讓人覺得他是真正的拒絕了別人的話語,任由自己這樣的頹廢。

恩雅微微張開嘴唇,但話到嘴邊又覺得不太妥當,等她準備再次開口時,燈神輩匆匆丟下一句晚安便打開了一邊的房門沖了進去並關上了。

話語卡在唇邊,恩雅無奈又憐憫的看著禁閉的房門。

“矢澤先生他一定很缺乏安全感,我看他對電器或燃料開關之類的特別在意。哪怕這已經是廢棄了很多年的鎮子,他也檢查的十分仔細,有的時候還會走回去確認一下自己剛剛看過沒...這種已經算是心理疾病的程度了吧,已經形成了強迫症一樣的現象。而且他自己都說了自己心中總是忐忑不安...恩雅姐姐,你說矢澤先生他除了自閉跟強迫症的表現...會不會其實還有精神分裂之類的啊?”輕輕的抱住了恩雅的腰,貝雅把自己的臉貼在恩雅的背上,她微皺眉頭,對恩雅說著她的所見所想。

“心理疾病麼...確實,我覺得他有著非常強烈的心病的表現,不過你也別把他看成完全的病人啊...儘管他似乎曾經接受過多次的心理治療,但一直是保持這樣的情況...所以我想他大概曾經遭受到強烈的刺激,然後又沒有人及時得真正開導他,導致他慢慢的失去了正面向上的積極心態,與人之間的交流也出現了障礙。後來才會慢慢地接受了頹廢的現實,變成現在這樣子...時間經過那麼久,看他的表現,他現在一定也有對自己感到抗拒才對,但受他的思維慣性影響,他已經難以自己走出那道坎了...

本來我們可以盡可能的找機會開導他...可是賽

麗婭...賽麗婭就在他的面前為了掩護我們逃跑被殘酷的殺害了...我想這也一定令他感到更加的痛苦...可是,雨人是在追擊他後回來才放棄的任務,我在想...是不是他的內心現在已經開始對頹廢的自己產生反彈呢?他一定產生了某種覺悟,這份覺悟令他表現出了讓雨人感到有趣的品質,從而放過了他。

不過...貝雅,其實我還在在想...矢澤燈神輩,會不會是受到莉切莉雅的【王座】的吸引而前來的我們的希望?在他的身上有一份沉睡的血性與勇氣,更有一份神秘的力量...我在想...矢澤燈神輩他...會不會就是命運賜予我們的救星呢?雖然他現在的表現並不出色,但從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深刻厭惡這樣的自己的他,如果我們幫助了他...開導了他...如果我們解放了被自己困住的他...是不是他就會成長成我們的救星呢?

我...好像開始胡思亂想了呢...貝雅,願蜜妮菈寬恕我,我竟然差點想把無辜的人完全捲入我們的災難中...是我太累了吧...我見到賽麗婭她最後的情形後就有些恍惚,我...我不知道接下來那麼長的路,我們要如何走到...

雖然出了教會的控制範圍,但路途上依然不可能會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庇護我們...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安全的把你們都帶到杜莎去...貝雅...你還這麼的年幼,但繼續跟著我們,你要面對的威脅也是致命的...我得把你們都送走,跟燈神輩一樣都送走!只剩下我跟莉切莉雅...讓我一個人把莉切莉雅送到杜莎去就好!”

恩雅的聲音充滿了疲倦跟不安,面對死亡她並不恐懼,因為她相信自己的所為是正義的。然而因為賽麗婭的死,卻讓她意識到了,自己身邊的人的死亡是比自己的死更加可怕的事情...所以她為此感到深深的恐懼。她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保護好所有人的,如果教會真的開始動殺心,她就只能勒令聖女們與她跟莉切莉雅分開了。

可是...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恩雅姐姐!我絕對不會丟下你跟莉切莉雅姐姐的!莉切莉雅姐姐是那麼的可憐...那些人妄想利用她做的事情是那麼的邪惡...我們既然決定一起逃跑,既然都踏上了旅途...怎麼可以自己跑掉!別說是我!其他人都不會答應的!如果你想勒令我們跟你兩分開,那我跟夢霓第一時間就會抱著你的兩條腿不走的!我們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我們就是姐妹!不是嗎!

恩雅姐姐,我們就是一家人啊!哪有丟下姐姐自己安全的逃跑的道理...既然決定了要讓莉切莉雅姐姐得到幸福,既然決定了要粉碎他們的邪惡陰謀...那就一定要走到底才行啊!我反正是不會走的,你命令也好,生氣也罷!我反正是絕對不會離開的!我貝雅·麻吉卡璐對蜜妮菈發誓!絕對,絕對不會丟下恩雅姐姐一個人!就算是死也不會!恩雅姐姐...不要趕走我們好不好...我的【令行禁止】是很有用的力量,我絕對能幫上你跟莉切莉雅的,從梵理逃跑時,也是我擋了好多發的神槍之銳,我們才可以搭上飛機的啊...還有夏莉,還有小竺,還有夢霓...我們都很有用!所以不要趕走我們,帶著我們繼續走,帶著我們往杜莎去...我們就能得到幸福,就算真的會死,我們到死也不會後悔,任何一個人都這樣想的。你們...別光是看啊,你們也說啊,你們也是這樣想的,對不對!”

聽見了恩雅的話語後,貝雅在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被恩雅丟下時,連忙緊緊的抱著恩雅的腰不放!她驚恐的大喊著,想要對恩雅表白自己的心情,激動的聲音吸引了開著房門的諸位聖女跑了出來,目睹同伴到來的小聖女像是看到救星一樣,連忙叫她們也過來勸誡恩雅。

而沖出來的聖女們哪需要貝雅開口催促,她們在意識到恩雅的念頭之後幾乎是爭先恐後的湧了上去包圍住了大聖女恩雅。

而恩雅.... 在被醒來匆匆忙忙抱著自己大腿不放的夢霓所逗笑後,恩雅終於覺得自己的心情恢復了不少。她的眼眶裡開始滾動聚著晶瑩的液體,在意識到自己快哭出來時,她連忙上仰,努力不讓眼淚就此掉落。

“你們...”然而最為善言的恩雅,此刻卻是什麼話也沒能說出來,她的哭腔十分明顯,哽咽的說了兩個字,便自己合上了嘴。

再沒有誰發出一言一語,聖女們圍成一圈手拉著手的低聲哭泣。

只有莉切莉雅沒有流淚...而她跟恩雅之間也空出一個位置來,那是賽麗婭的位置。

------------------------------------

盯著貓眼的燈神輩看著手拉手低泣著的聖女們開始舉行由恩雅主持給賽麗婭所做的簡易葬禮,他的眼神也流露出強烈的悲痛。在其他人看不見的房間裡,他也跟著聖女們閉上雙眼,把雙手手指交叉握在臉前,為賽麗婭做著最後一次的道別與祈福。回想著那個帶著絲綢眼罩,聲音溫和的和善聖女...他懷著複雜的心情,衷心祝福著她能夠登上天國的階梯,去往青鳥大神的殿堂。

一夜無眠,在這個廢棄的無名小鎮中,這十五個旅者為一位高貴的旅伴,舉辦著一場簡陋而真心的葬禮。

------------------------------------------

“終於...我們終於可以離開乃亞希了...燈神輩,你也終於能夠從危險中脫身了呢...”眾人在第二天跨過了名為鳥居群山的山脈區,來到了乃亞希的邊境北海鎮。恩雅回頭望著他們來路那邊的山脈,笑著對一旁的燈神輩說道。

“不過話也不能這麼說,我們每次都覺得可以安全的讓矢澤先生離開的地方,總有人先來一步埋伏...我們在山脈那裡因為沒有交通工具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我真怕也有人先來一步堵我們啊...雖然雨人先生可能真的不會出賣我們,但教會的人肯定會在各個出境點設人埋伏吧?雖然這邊只離落千葉市比較近,而落千葉市好像是沒有什麼出名的教堂,但也有一定危險吧?”緊拉著恩雅的左手不放,貝雅一邊扭頭避開拉著恩雅右手朝自己做鬼臉的夢霓的鬼臉,一邊對恩雅說著話。

顯然,這一點恩雅也想到了。所以她們此刻站在鎮子外的樹林邊盤算著,準備她們先進去,讓燈神輩後走。這樣不管鎮子裡不管發生什麼事,燈神輩都能安全的逃跑。

“那麼...就此分別吧,燈神輩...我早上向你說的話語你要記住啊,還有我給你的書名,你一定要去找找那些書看看...謝謝你,希望你能夠得到幸福。再見了...我衷心期望著一切結束後的相遇...再見。”分配好了東西,恩雅向燈神輩道別,而其他的聖女也紛紛向燈神輩說著再見跟揮手。

不知道該說貝雅是烏鴉嘴,還是教會真的無孔不入,就在恩雅走出樹林的時候。

‘噗!’子彈發出刺入肉體的輕響。

一發不知從何發出的細長的子彈,結結實實的射中了恩雅的手臂!

發射出子彈的人就站在鎮子的門口,看上去...是一名普通的神父的樣子,他所穿的也是教會的神父的衣服的樣式,就是那種普普通通的黑袍神父裝。

“子彈...麻醉...齊..”恩雅似乎認出了黑袍神父似的,她連忙緊抓著身邊的貝雅想說些什麼,但話語還未說完,恩雅就已被藥力麻醉,暈倒在隨後趕來扶住她的艾莉婕聖女的懷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