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安

第二日至第三日的深夜——疲於奔命的旅途 Q:來吧,齊科神父

書名:不安 作者:雨無痕淚滿衣 本章字數:42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13


“你也有惡魔的力量嘛...難怪,難怪你不會被麻醉彈麻醉。然而這份惡魔的力量嘛...在我看來,它正侵蝕你的靈魂,讓你染上狂傲自負的惡習,甚至會你覺得自己可以超越人類,支配人類。在我看來...這份惡魔的力量帶給你的只有詛咒而沒有祝福,它已經成功侵蝕了你了。”站在雨人五十米外,神父淡淡的說著,他把手上的麻醉彈收進懷中,又從裡挑出了其他的數枚子彈,而雨人則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重新把子彈“上膛”,神父抬起頭來注視著雨人,在仔細打量了雨人後,他的表情又變得和善,更用之前溫和的語氣開口說道:“你看上去才十八歲左右,你還有很長的人生道路可以走,有興趣聆聽神的啟示嗎?我的教區也曾經有出現像你這樣年紀的惡劣之人,但他們無疑都有著善良的靈魂,在接受了神的教導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也可以做到的!只要你停止向惡魔那邊靠攏,神就會寬恕你!無論你做過什麼樣的事情,只要你本質是純淨的,就可以得到救贖!我相信你可以得到救贖的,為什麼不試著放棄爭鬥,投入神的懷抱中呢?”靜靜的聽完神父的勸誡,雨人的表情產生了微妙的變化,他既像是悲傷,又像是在冷笑,用著一副十足嘲諷的表情看著神父,舉起了自己的雙手。“我的手上染滿了鮮血,有男的、女的、老的、幼的。我是個殺手,是勤勞率成功率都排在前頭的殺手,我閉上眼睛就可以聽到無盡的哀嚎...你說我只要停止向惡魔那邊靠攏就可以得到解脫?不不不,你錯了...我早已身處地獄。還有,糾正你兩點——一:我並不是看上去的這麼年輕,甚至我已經老到忘了自己幾歲的地步。二:我的能力於我而言是詛咒沒錯,但他卻不是惡魔的力量。不過向你說了估計也沒用,像你這樣的傢伙,通常我只會說這麼一句話。來吧!發動攻擊吧!被洗腦的可憐人!”雖然最後的聲音是中氣十足的大喊出聲來,然而雨人卻沒有像他話語所說的那樣等待神父先行攻擊...在說話間他就從衣服的下擺中取出一小瓶的水往前灑去,隨大喊後身體也迅速的進入向前飛去的液體中...令液體的速度加快的向神父那邊飛去!還沒等神父“瞄準”!受到雨人操控的承載著雨人的液體已經瞬間出現在神父的面前!“你說我傲慢自負?不,那只不過是我的自信...你又老又慢又無力,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能力雖然有點奇怪...但卻不足以打敗我,你就在自己的麻醉彈下昏迷吧!不知名的神父!”凝聚出實體的拳頭狠狠地打在神父的胸前,另外一隻手則迅速的從神父的懷中掏出了之前的麻醉彈,在雨人的超快速度與強大力量下,麻醉彈被雨人用手強行的壓入了神父的左手中!緩緩跪倒在地,神父雙手的子彈沒有發射出去,只是順著手掌滾到了地面上。【這個男人的速度好快...我大意了,這個男人他...從這裡我還能瞄到兩個聖女...但是已經不是麻醉彈了...算了...這是...神的旨意嗎?】懷中的子彈全部掉落在地,神父也重重的倒在了子彈的旁邊。凝聚了完全的身體的雨人,一邊發出“哎呀沒想到教會都讓中年大叔出來幹這種事了!真是夠了...”的輕歎,一邊慢慢地跨過了倒地的神父,朝著剛剛聖女發出大喊的方向的樹林走了過去。-----------------------------------------“那位是齊科神父,雖然我對他的瞭解不算太多,也只見過幾次他。但根據你們描述的外表跟表現來看,應該就是齊科神父沒錯了。”在鎮子上的小巷中,剛剛醒過來的恩雅在聽完聖女的彙報後,輕輕的朝眾人介紹道。“齊科神父他本有可能接任教皇...然而在他進入神學院不久,他就覺醒了自己的異能...但是,在教會中,魔法師的血脈無異于惡魔的血脈...他就這樣被放棄了。隨後在他從神學院出來後的三十年內...他都呆在自己的教區, 與世無爭的過著生活。他在自己的教區被視為人們的第二個父親一樣的存在,是可以令人感到非常溫暖的人。他本不該被捲入這件事情中,他什麼也不知道的...我見到他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的,他絕對不會是一個虛偽的人,或者是一個隱藏罪犯!他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神父,是一個配得上黑袍的聖徒。沒想到...教會的手段竟然已經變得如此惡劣。為了停駐我們的腳步...”“雇傭了我追回你們不說,還同時找來了有著惡魔的力量的神父...有意思...更有意思的是,他們居然讓我的後輩來殺我。有意思的很呢...我真想知道你們身上背負著什麼秘密,反正我已經被徹底捲入了...不管我今後何去何從,我都無法再回到殺手組去,我也成了獵物...嘛...有這個傻蛋在,你們就是不會告訴我...對吧?真讓我感到心癢癢的...”站在小巷的出口處,雨人怪裡怪氣的腔調傳來,他此刻已經換上了一件帶著披風的長黑衣,腳上的白色皮鞋也變成靴子。他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冷血動物努力的裝出自己能讓人感到溫暖一樣的表現。然而這時候也沒有人會在意他的說話腔調,聖女們悶悶不樂的靠著小巷站著,夢霓跟貝雅一人一邊暈乎乎的抱著恩雅的手熟睡著。燈神輩恢復了自己走神的模樣,正蹲在雨人的腳邊發呆。“一開始我只是想找你們幫忙把我運出境...用幾個水瓶裝滿變成靜止液體的完全溶解的我帶著出去...結果沒想到還是我幫你們解決了一樁麻煩。話說回來,我想到這邊的警方因為我製造的騷動已經相當警覺,所以沒有敢把那個神父綁在身邊,只把他藏在比較遠的樹林裡.

..現在估計已經醒了,我很擔心這其中會出什麼事情來...”忽然間想到了什麼,雨人低頭注視著脫下帽子的恩雅的長髮說到。“你的意思是說應該用某種辦法帶著齊科神父嗎?沒有意義的...齊科神父為人正直,被教會蒙蔽的他一旦醒來只會繼續對我們做出攻擊,不會配合我們的。如果我們變成綁架者,那麼我們之後說什麼他都難以相信...而用他來要脅教會的話...以教會對燈神輩的漠視來看...我覺得他們不會顧慮齊科神父的生命的,你的做法已經很對了...但是情況對我們太過不利,況且現在我又想到了一些事情...這令我感到非常不安。”輕輕的用手梳理兩個小聖女的頭髮,恩雅臉色略帶憂鬱,語氣消沉的回答著雨人。氣氛一下子變得沉默下來,大家幾乎都靜止不動了一樣,只有燈神輩每隔一會就望望恩雅,以及望望巷子外的情況。“恩雅小姐,能不能給我三根你的頭髮?”在沉默了一會後,雨人忽然走到了恩雅的面前,彎下腰來說出了奇怪的要求。面對這樣奇怪而無禮的要求,恩雅一時間也感到詫異而慌亂,但她同時也意識到了什麼,輕輕地從貝雅的懷裡抽出了手,拔下了自己的三根銀色長髮,遞給了雨人。“喂,你是叫矢澤燈神輩對吧...身上有錢或是其他有價值的東西嗎?什麼都好,拿出來吧。”有些畢恭畢敬的接過了聖女的三根銀絲,雨人從胸口部位的內衣中拿出了一個古樸的朱紅袋子,把它裝了進去,又走到了矢澤燈神輩的身邊,用腳踢了踢燈神輩叫道。然而燈神輩手忙腳亂的在自己身上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上衣口袋的半排小脆糖之外,他包括手機在內的大部分東西都在遭受退魔彈的攻擊中跟著褲子以及他原來的下半身灰飛煙滅了。“這個就好了。”從迷茫的燈神輩手上搶過那半排糖果,撕開包裝把其中一顆丟進了嘴裡,雨人的臉上出現了市儈的笑容。“我!雨行者,雨人,此刻正式跟兩位定下口頭契約,目前沒有合同,就這樣將就吧。我將護衛你們雙方直到我的死亡,而報酬我也已經收到手了...那麼口頭契約正式成立,握個手吧。雖然有點老土,但我決定保護你們走到最後了。”伸出手來,帶著商人笑容的雨人大嚼口中的糖果,對兩人笑著說道。------------------------------------------------“齊科神父做事很一絲不苟,他先前的話語說到十五人。我害怕他回去後也對米佧納那麼說,那樣的話,米佧納就會產生懷疑...神父可能不知道賽麗婭已經犧牲的消息,但米佧納卻是知道的...先前雨人先生回去後並沒有告訴他們燈神輩依然在我們隊伍裡...然而神父的報數就會讓米佧納產生懷疑...我害怕他會誤解什麼,害怕他會覺得燈神輩已經從我們這邊得到了什麼訊息...如果真是那樣,以他不擇手段的作風...我害怕他會對燈神輩的家人下手。以他們的能力,想要追查出矢澤燈神輩也就在這幾天內達成。雨人先生,能夠拜託你回燈神輩家一趟嗎?要保護燈神輩的家人啊!對了!帶上小竺就方便來回,搶在他們前頭先到燈神輩的家裡去!然後還要帶上燈神輩,看情況由你判斷能不能讓燈神輩回家...這事情就拜託你了,我們已經把燈神輩捲入到極其危險的境地中,如果能讓他回到原本安靜的生活去...那我們也就可以少掉一份自責了呢...”恩雅的話語仿佛還響徹在雨人的耳邊,令雨人一時間又轉頭去看身邊的矢澤燈神輩。接下護衛任務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帶著燈神輩回家看看...他們此刻正出現在燈神輩所居住的廣京的某居民樓的三樓!剩餘的到八樓的燈神輩家的路,他們要小心翼翼的探上去。-------------------------------------------------與此同時的燈神輩家。白色的長髮遮住了左邊的眼睛,瘦長的青年在矢澤燈神輩的房間的物品上翻找著...“就是這個了...他絕對會觸發的...”發出了邪惡的笑聲,白髮的青年輕輕的把手放在了那個物體上。“矢澤燈神輩...即將抹殺!”——————————————————————————————————————————————————————————————————————————-————齊科神父本有望接任教皇的天命之子,最終卻因為意外覺醒了異能而被白教排斥,連母親也因此疏遠了他。但是在寧靜小鎮中的生活讓他放下了過去的怨念,投身於為了人們幸福的光輝道路之中,在接到教會的任務後義無反顧的決定由自己去阻止恩雅這前任大聖女的背叛。優雅的外表,黑色的短髮,良好出身的氣質,茶色的眼眸,這位神父即便步入中年也仍然保有相當的魅力,因此在教區可謂人氣不低。喜歡紅茶,討厭異能。生日七月十一號,最喜歡的愛好是聽歌劇或翻看教典。因憎惡自己的異能所以並未給能力起名字。他的能力是可以在自身存在的’點‘與鎖定的目標的’點‘建立看不見的聯繫,在達成連結之後的他的所有投擲物品都會帶著巨大衝力直接擊中目標’點‘,無法被防禦也無法被阻止,甚至還可以破壞彈道之上的一切物品,是非常可怕的能力。但由於使用者是毫無殺意的齊科神父,因此這一招的威力也被大幅降低,並且齊科神父也從不使用。——————————————————————————————PS:章節名字捏他於《JOJO的奇妙冒險第六部》中主角空條徐倫最後的臺詞——“來吧,普奇神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