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交換!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第一卷 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Episode4.名為【家】的地方

書名:交換!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作者:Bakyura 本章字數:97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6


——————————————————————————————————————————————————————————————————————————————————

結果……在那之後,我果然一夜都沒能合上眼。

就這樣,被那個美雪折騰了整整一晚上……

“好……好困……”

而我現在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吧。

但是……

現在我需要的並不是來自任何人的同情。

“阿拉……小雪,早上好,已經醒了嗎?”

而今天,換上了便服的霧島鈴,早早地就推開了病房的門。

我強忍著昏昏沉沉的倦意,勉強在臉上擠出了僵硬的笑容。

“……早上好,霧島……這麼早就來看我了嗎?謝謝你。”

“嘛~~因為早上還有社團的集訓嘛,正巧路過這裡所以想著還是繞進來看看美雪的狀態吧,不過看到美雪你現在已經沒事了的樣子真是太好了呢。”

霧島將裝有水果的籃子輕輕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小雪怎麼看上去很累的樣子啊,昨晚沒睡好嗎?”

“不……沒什麼……或許是之前睡得太多了的關係吧……”

明明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還讓霧島費這麼多心,我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哈……”

如今還在床上保持著跪坐姿勢的我,不禁再一次輕輕歎著氣。

經過了一晚上的女生常識課程,想必今天的我女子力應該會大幅度升級了吧。

不……從一個男性的角度上來說,這種奇怪的說法也太牽強了吧……姑且心靈還是男孩子的我,已經連作為男性最後的尊嚴都已經被我給如此輕易地捨棄了嗎。

不過……

或許是對於現在的情況依舊還是沒什麼實感的緣故。

總覺得……做女生還真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

無論什麼地方都不能按照自己原來的想法隨心所欲地去做。

……

回想起數小時前……美雪對我悉心調教時所說的那些話。

“正坐的時候不要把腿趴開來!就這麼想讓其他人看到我……不……你的內褲嗎!?直到習慣為止給我一直就保持著這樣的姿勢!”

……

“別這麼快就坐下來啊!如果穿裙子的話得先把裙子擼平了再坐下去,明白了嗎?”

……

“語氣!語氣就不能再溫和一些嗎?”

哈……

或許是因為還沒習慣這個身體的緣故吧,走路也好,說話也好,就連突然多出來的胸部的存在也好,直到現在都還是沒法習慣呢……

直到現在為止……

這時……我才深刻地體會到,那些男生們最愛的東西,而在女孩子們的眼裡或許只是個礙事的存在……

女孩子的身體……有時候想想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

按照我與美雪在之前定下的約定,從此之後……我必須繼續扮演著【失憶了的美雪】這樣的設定。

可……當我向美雪問起了一些關於美雪自身的事時。

“你現在可是失憶的狀態喲……告訴你了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被這樣敷衍似的給打發了……

而如今……那個真正的美雪大人卻占著房間一旁的沙發上,像一隻小貓一樣縮成了一團,呼呼睡起了大覺。

明明之前才說過幽靈是不需要睡覺之類的話……

——

從日程上來看,如果順利的話,中午應該就能夠辦理完所有退院的手續了吧。

所以……鈴今天一大早就趕過來,替我收拾著我的行李……

而只能坐在床上的我……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好了……這樣就都搞定了。”

很快就將所有行李都收拾完畢的霧島,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

“那個……霧島,我……”

“嘛~~小雪就不要這麼見外了,和以前一樣叫我的名字,鈴就可以了。”

“鈴……嗎,嗯……我明白了。”

確實……明明對方一直都是小雪小雪這樣的叫著我,如果只有我這邊叫著對方的姓氏豈不會顯得很失禮嗎?

所以,我想都沒想地就接受了那孩子的意見。

“鈴……總感覺我醒來之後,許多事都需要麻煩到你,真的是很抱歉……”

“不不不~~沒有的事。”

鈴走到了我床邊的位置,輕輕坐了下來。

“今天是週末,原本也是想早點來看你的……但是……突然想起來今天好像還有特別重要的集訓來著,所以就提早過來了。”

鈴笑著說道。

話說回來……鈴是什麼部的來著,說到週末集訓的話……

看來應該是運動系社團的樣子呢。

青春……真是好呢……

“這樣啊……真好呢。”

“不……一點都不好……”

聽到了我的話,鈴一下子就消沉下去了……

看鈴現在的樣子……似乎並不怎麼喜歡週末集訓的樣子啊。

“哈哈……”

而陷入尷尬氣氛的我,也只能以苦笑回應……

“對了,小雪……今天……有想起來些什麼嗎?什麼都可以。”

我輕輕地搖了搖腦袋。

“果然……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鈴的臉上,再次露出了有些遺憾的表情。

“也是呢……哪有這麼快就能恢復記憶的啊……”

“嗚……抱歉……”

我抓了抓後腦的頭髮說著。

“那個……話說回來我想問你個問題可以嗎?鈴。”

我轉過頭瞄了一眼那個窩在沙發上,背對著我們睡大覺的幽靈美雪。

“嗯?啊……只要是我知道的問題的話。”

“……就是那個……怎麼說好呢,總覺得……我自己來問這個問題會很奇怪吧。”

鈴歪著腦袋,一臉迷惑的樣子。

我再次瞄了一眼身旁那個緊緊縮成一團的傢伙。

“就是那個……以前的美雪……不……我……是怎樣的一個傢伙呢。”鈴將手指放在嘴唇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嗯~~~~……”

“……”

我安靜地在一旁等待著鈴的回答。

“這還真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呢……不過,果然本人問出這樣的問題確實會感覺有些奇怪呢……”

其實並不是本人啦。

美雪是美雪……我是我……

雖然我並不知道原本的自己到底是什麼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至少這點我還是可以斷定的……

畢竟……話題的物件就在我們的旁邊呢。

只是……只有我才能看得見而已。

“也……也是呢……”

我尷尬地笑著。

“不過小雪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對自己的過去比較在意也沒什麼意外的吧。”

“嗯。”

“說起來……小雪從小就是個不太愛說話的孩子吧,而且也不喜歡和人交談,完全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啊……不太愛說話……以昨天那副毒舌的形象,完全想像不出來啊……

“啊……抱歉,小雪……其實那樣也不是什麼壞事……就是……就是有時候會讓人感覺有些……很難交流什麼的……”

“……”

關於這點,我非常贊同呢……

鈴說著說著便低下了腦袋,時不時地觀察著我的表情。

可能是看到我一直不說話的樣子,以為我一定是生氣了,露出了有些驚慌失措的表情。

“嗚……對……對不起……是我說得太過分了嗎……”

“唔嗯……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什麼都想不起來,相反還能瞭解下自己的過去呢,不是挺好的嗎?”

“是……這樣的嗎……小雪真的沒有生氣嗎?”

“嗯……真的沒關係啦。”

倒不如說,再說得過份一些也沒關係。

“話說回來,美雪……不……我和鈴的關係,從鈴的樣子上來看,大概很久之前就認識了嗎?”

“唔嗯,小雪和我,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是同學了呢。”

“誒……?已經這麼久了嗎?”

“嗯……但是以前的小雪似乎從來都沒有像這樣和我好好說過話呢,總覺得和以前的小雪交談就像隔著一面很高大的牆一樣,完全沒有辦法走進小雪的內心的感覺……”

高大的牆……嗎?

沒有什麼實感呢……

鈴,說著說著,語氣中帶著有些寂寞的情感。

“抱……抱歉……這些話不該當著本人的面說吧……我又說了奇怪的話呢……”

“噗哧……”

我忍不住微微笑出了聲音。

“誒……?”

……還真是個率直的孩子呢。

“不不不,完全不需要在意……倒不如說我更希望能瞭解一些這樣的事。”

我再一次斜眼看了一下在那邊打著盹的美雪。

“總覺得小雪醒來以後好像完全變了個人一樣,而且說話的語氣也有些像男孩子了呢。”

……

啊……這傢伙的感覺好敏銳……

還是說是我自己太沒有自覺了呢。

要……要是被發現了該怎麼辦……

不……應該不會被發現吧……畢竟現在的我就是美雪啊……

“是……是嗎……啊哈哈哈……哈哈……”

手不禁習慣性地揉起了後發。

“果然還是好奇怪呢……”

鈴再次低下了頭。

糟糕了……這樣下去的話……

“噗哧……”

這次輪到了鈴輕輕捂著嘴笑了起來,是純粹發自心底的笑容。

可……這樣一來,反而感到有些不安的我卻陷入了不知該說什麼的尷尬……

“哈……哈哈……”

我應付似的假裝也笑了幾聲……

難道是因為我的發言很奇怪,而被鈴討厭了嗎?

鈴用袖子擦了擦因為笑得太用力而擠出的眼淚。

“這樣的小雪並不討厭喲,倒不如說很喜歡呢……不管小雪變成什麼樣子……小雪就是小雪嘛。”

“……”

在一旁縮著身子的幽靈美雪身體似乎抽動了一下。

“不管怎麼說,還是希望美雪能夠快點恢復記憶呢,這樣也能早些回到學校吧,大家都很擔心小雪你喲。”

“嗯……其實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觀察期似乎也已經沒有必要了,如果順利的話下個星期大概就能恢復正常的生活了吧。”

“真的嗎?小雪,太好了!”

“嗯……謝謝。”

看上去,那孩子真的很高興呢。

為了美雪的事,在之前一定也擔心了很長時間了吧。

“啊……不過……和班級裡的大家又要重新開始認識了呢。”

“嗯,確實呢……要是能和同學們好好相處就再好不過了。”

“現在的美雪,一定沒問題的啦。”

鈴看了下病房裡的鐘,表情突然似乎僵硬了一下。

“嗚啊,已經這個時間了嗎……要是遲到了的話,又要被部長……總之小雪多注意身體,我……我還要參加社團的集訓,所以必須先走了。”

“誒?……哈……”

“而且我們的監督老師可是很可怕的呢。”

“可怕……?”

“據說能徒手將熊都給撂倒……”

“……”

真的假的啊……那樣不就成怪物了嗎?

一定是開玩笑的吧。

鈴對我微微苦笑著,在病房門口擺了擺手。

“那麼……路上小心。”

“嗯,拜拜。”

鈴輕輕地將門關上,伴隨著小跑的腳步聲離開了。

……

直到腳步聲漸漸遠去後。

“喂……剛才你都是在裝的吧”

在哪裡縮成一團的幽靈還是一動不動。

“反正又沒有人看得到你,這麼做一點意義都沒有吧,話說幽靈根本就沒法睡覺也是你說的吧。”

幽靈美雪的身體微微再次抽動了一下。

“失……失算……”

裝睡著的美雪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臉變得紅紅的……

“真好呢,有一個這麼棒的朋友,人也很漂亮也很溫柔,和某人完全不一樣。”“你該不會對鈴那孩子發情了吧。”

“說什麼蠢話呢,至少我只是努力扮演著你,將她看作是你最好的朋友罷了。”

幽靈美雪漂浮在了半空,在一旁玩弄著自己的發梢。

“朋友嗎……那種美好的東西,這樣的我真的可以有嗎?”

“誒……?”

美雪看上去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

“怎麼說呢……我其實有些不太擅長對付鈴那孩子。”

“……”

“即使和你說了你也不會明白的吧……”

美雪將臉別向了一邊說話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

“像我這種人,倒不如像現在這樣消失了比較好。”

美雪的臉透露著些許的涼意與悲傷,儘管說得非常輕,但……那是只有我才能夠聽得到的聲音,無論說得多輕都像是在耳邊細語一樣清晰。

但我……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權當作沒聽到似得。

我……開始變得更加在意了……

美雪這傢伙的身上,到底發生過些什麼。

不久之後。

來醫院接我出院的,是一個陌生的男人,而這個人就是當時那個自稱是美雪父親的男人。

不過……今天才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位,我今後將要稱之為【父親】的男人。

——

打理得看上去非常清爽的頭髮。

穿著一身黑色的高檔西裝,一看就覺得很貴的皮鞋。

戴著一副黑邊半框眼鏡,很難從鏡片下的眼神中讀出這個人現在正在想些什麼,表情看上去很嚴肅,應該是那種不太會笑的類型吧。

年齡也許在四十歲出頭,但樣子卻顯得有些滄老,兩鬢處開始已經有了些白髮。

但……

是錯覺嗎?

總讓人覺得……這個人讓人不禁有種是在故意疏遠我的感覺。

我……真的能夠將這個人稱之為【父親】嗎?

在辦理好了許多繁瑣的出院手續後。

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

簡單地換上了預備好的便服,是一條純白色的花邊

洋裙,同時,似乎也是美雪最中意的一條洋裙。

“要是敢偷看一眼不該看的,我就馬上殺了你。”

被這樣威脅了。

於是在洗手間美雪捂住了我的眼睛,摸著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換上的。

說實話……雖然我現在也並不能確定。

但大概這是我這短暫一生中,第一次穿裙子吧。

下半身感覺有些涼颼颼的……

——

期間我也詢問過護士小姐關於那個在車禍中救了我的少年的情況。

卻因為“病人的資訊是不能隨意洩露的”為理由而被拒絕了,一無所獲。

據說是轉移到了其他醫院的樣子……但具體的事卻一概回答不知。

到頭來……我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

而現在的情況。

我正和美雪的父親坐在同一輛轎車上……

面對面……

是的,如今美雪的父親就坐在我的對面。

即使我沒有了以前的記憶也明白,現在我坐著的這輛加長版的車光是看外表就知道是非常高級的那一類車。

所謂的父親正看著各種各樣資料以及檔,而且有不少都是全英文的,真是個在車上都不忘記工作的敬業男人。

可……

直到現在為止……

我與美雪父親的對話都沒有超過半分鐘以上……

而美雪本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不見了……就如同蒸發了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

轎車平穩地行駛著。

而美雪的父親只是專心地看著他手中的資料,一路上依舊還是半句話都沒有。

總覺得……

氣氛好壓抑啊……

……

“嗚……”

不行……得說點什麼才行……

“那個……”

“美雪,記憶的事情我聽說了,不過不需要擔心,按照現在的樣子就好,我會拜託在美國那邊的熟人為你進行最好的治療。”

父親……說話時,甚至連頭也沒有抬起來過……

“唔……嗯……”

車廂內再一次變回了安靜的狀態。

除了車內空調微弱的聲外,完全沒有其他一點聲音。

才剛開口就結束了話題……

美雪那傢伙……居然把我一個人和這樣的父親丟在一起,明明之前還說過要24個小時監視著我呢。

“呼——”

我微微地歎了一口氣……

就這樣安靜地坐在座位上,將手撐著臉貼在車窗,看著窗外緩緩劃過的風景。

車子平穩地行駛在新宿的車道上,這種感覺到底是熟悉……還是懷念呢……

我不知道。

因為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一切的一切都是完全沒有看到過的風景,新鮮而又陌生。

——————————————

已經不知像剛才那樣無聊了多久,車子……終於停了下來。

“美雪,我們到了。”

父親再次開口時,是在我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

“啊……嗯……”

我輕輕地點頭回應道。

年邁的司機率先下車後,親自幫我們把兩側的車門打開。

總覺得……有種被當成有錢人家的大小姐的感覺……

……

“有段時間沒來這裡了吧……”

“啊……嗯……”

就算這麼說……我也什麼都不知道啊……

“我認為你能住在這裡的話,應該能對美雪你的記憶恢復有些幫助。”

“這裡是……”

現在的心情……該說是驚訝呢,還是不安呢……

“簡直……就和花園酒店一樣啊……”

眼前的洋館庭院著實會讓人嚇了一跳,建在城市中的大型獨立別墅。

獨立的庭院,歐式風格的屋頂,陽臺。

紅色與白色的相互交映。

庭院的四周還種植了不少植物。

庭院內的建築與庭院外面的高層對比完全就像是兩個世界一樣。

等等……這裡是市中心吧……

這裡是東京市的市中心吧……之前確實是在新宿的車道上的吧!

“快進去吧,這是你的家。”“欸……我的……啊啊……嗯……”

這裡是……我的!?

這麼高級的房子真的能住人嗎?而且還是在新宿這種市中心內……

這到底得花多少錢啊……

難不成美雪其實是某個大財閥的女兒?

……

這兩天以來難以接受的事情實在太多了,突然好想佩服自己為什麼能夠這麼快就接受這些難以接受的事實……

“羽島……”

大門前門牌上寫著【羽島】的字樣,美雪原來是姓【羽島】嗎?

……

說起來也真是奇怪,明明和美雪只是剛剛才認識不久的人,卻連姓什麼都不知道就直接喊起了名字。

不過美雪似乎也比較希望這樣叫她,還記得昨天晚上詢問起她的姓時 “直接叫美雪就可以了,雖然總覺得被自己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很奇怪。”被這樣回答了。

羽島美雪 嗎?

……

話說回來,那傢伙到底躲到哪裡去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看不到她的身影,該不會就這樣消失不見了吧。

要是就這樣消失了,只留下我一個人,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啊……

父親甩下了仍還處於有些不安的我,獨自走進了洋館內。

“……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我隨後快步跟在父親的身後,也同樣走進了洋館內。

——

“……”

我……突然發現,自己似乎特別不擅長壓抑自己的感情……

“大得……稍微有些誇張了吧……”

雖然和之前看著外觀時想像的樣子差不多,但……果然還是讓人好驚訝……

如果我的常識沒有跟著記憶一樣混亂了的話,這應該也是歐式現代風格的裝修吧。

……

巨大的吊燈,簡潔的大廳中放著幾幅抽象派的畫作,落地窗的光線非常好,以至於這麼大的屋子在有陽光的情況下不用開燈也能夠照亮整個大廳。

“打……打擾了……”

在玄關處將鞋子擺放整齊……

“隨便一點就好,不用這麼緊張。”

父親面無表情地說著。

“好……好的。”

我的臉上,勉強擠出了有些僵硬的微笑。

拜託,你這樣老是板著臉我也很難隨便啊……父親大人……

“那個……父親是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嗎?”

眼前的中年男子稍稍楞了一下,隨後輕輕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

“【父親】嗎……好久都沒聽到你這麼叫過我了。”

“……”

男子望著四周空闊的大廳,平靜地繼續說道。

“嗯,確實在這裡已經一個人住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呢。”

“那……我的母親……”

——嘀嘀嘀、嘀嘀嘀……

正當我想詢問美雪母親的情況時,卻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給打斷了。

“抱歉……美雪,有什麼問題先等一下吧。”

父親走到一旁拿出了自己那部看似十分老式的手機,就是那種就連攝像頭都沒有的那種,接起了電話……而我好像又被孤零零地丟在了一旁。

“是的,我是羽島。”

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我開始欣賞起了擺放在大廳內精緻的各種裝飾以及收藏品。

有水晶制的塑像,也有看似是古董一樣的花瓶。

要是一不小心摔碎了那件,說不定要打上一輩子工才能賠得起吧。

不……說到底……姑且這也算是【我】自己家的東西吧……

為什麼我會突然有想要賠償的念頭。

……

不過……相比起這些,在落地窗邊放著一台華麗的黑色三角鋼琴最吸引人的注意。

沒有一點灰塵的琴面上,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不一樣的光澤。

“嗯……我知道了……不是說那個計畫已經終止了嘛?……嗯……再說詳細一些,把那些報告傳真過來吧。”

在電話對面的人,應該又是在和父親談論著工作上的事情。

還真是一分鐘都離不開的大忙人……美雪的父親……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要好好體諒才行吧。

“嗯,我明白了,那麼我還是乘現在過來一趟吧,讓他們準備好預案和會議室……嗯……現在就過來,項目的事情等我到了再詳細和我說吧。”

從剛開始,父親就一直保持著面無表情不帶任何情感的狀態。

這也是一個商業人必要的狀態,無法讓人摸透心思的撲克臉。

……

將厚重的舊式手機重新放回了上衣的口袋,然後從衣掛上重新套起了大衣。

“父親……又要出門了嗎?”

“啊……是的,其實我也想多陪你說一會話,只是工作上又……”

父親面無表情地說著。

……

但是,我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昨天來看我的時候,父親也只是過來稍稍看了我一眼,在確認我的身體狀況沒有大礙後便匆匆離開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以至於我甚至連自己父親的樣子都還沒記住……

“沒關係,我也明白父親在工作上也很忙的吧……”

“果然你也覺得我不是個合格的父親吧,美雪。”

“雖然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但是我認為……以前的我應該也會像這樣目送著父親離開的吧……”

我這麼說著。

……

中年男子再次推了下眼鏡,完全看不清鏡片下的眼神。

父親沉默了一會。

“嗯……那我先走了,你的房間在二樓,一路上回來一定很累了吧,好好再多休息一會吧。”

“嗯,請一路小心。”

父親將手搭在了門把上。

“對了,美雪……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你能夠考慮下將姓氏改回來,當然這邊也會尊重你的看法,那麼……”

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帶感情的語氣。

“姓氏……?”

但還沒等我將問題問出口……

——哢嗒

伴隨著關門的聲音。

——

空闊的大廳內……如今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

“啊~~~~啊啊~~”在這個大到甚至說話都能聽見回音的大廳……

“哈……那麼接下來,做點什麼好呢……”

好安靜。

四周都太安靜了……

總感覺身體有些怪怪的。

女孩子應該怎麼上廁所這個問題從之前就一直縈繞在腦海中。

嗯……感覺只要坐上便器然後全身放鬆下來就……差不多就是這個感覺吧。

不對不對……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嘛……先不管這個了,總之到時候再說吧。

我的房間是在二樓,對吧。

走上鋼琴邊的旋轉式的樓梯。

穿過二樓的走廊,卻完全不知道那個才是美雪的房間。

“真是大到容易讓人迷路的程度啊……這樣的房子到底要花多少錢才能買得起啊。”

大概是普通人辛勤工作一輩子也買不起的程度吧。

我毫無意義地對著自己吐槽道。

……

花了好久才終於找到了房門前掛著“美雪”字樣的房間。

“就是這裡嗎?”

……

總之先進去吧。

“話說回來……在沒經過他人的同意就擅自進入別人的房間真的沒問題嗎?”

不過稍稍也有些好奇就是了……

女孩子的房間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算了……想這些也沒用……我現在不就是那個美雪嗎……

我打開了房間的門。

——

水藍色的基調,整齊的櫥櫃,書架上整齊地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

“嗚啊……全是外文原版的書啊……”

詹姆斯·提普奇、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查理斯·狄更斯的作品。

還有不少即使看到翻譯也不認識的名字,雖然我失去了大部分記憶,但是一看到這些作家的作品……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可能是以前我也有拜讀過他們作品的緣故吧。

真是不可思議呢……

而其中詹姆斯·提普奇的作品出奇的多,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的話,詹姆斯·提普垂是20世紀中後期的一名美國科幻小說作家,雖然筆名為詹姆斯卻是一名女性作家,其中也有不少作品在國內也有文庫翻譯版,美雪難道是詹姆斯的書迷嗎?

回過頭看來。

書桌上擺放著電腦,以及一些照片。

床鋪的被子也打理得非常整齊,四周也沒有一點灰塵。

“除了書櫃外,其他的地方似乎也是個十分普通的房間嘛,和想像中女生的房間有些不一樣……”

乾淨的牆面上……甚至連明星或者其它什麼的海報也沒有。

一個多麼沒有性格的房間啊……

……

稍稍有些失望呢……還以為可以通過房間的一些小細節來更加瞭解美雪這傢伙。

“啊,對了……”

差點忘了,美雪的手機正好也帶在身上。

正好那傢伙也不在,乾脆看看裡面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資訊吧。

比如男朋友的電話什麼的。

像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前來告白的傢伙一定堆得像山一樣多了吧。

……

我吞下了一口唾液。

手機的指紋鎖驗證什麼的很輕鬆地就破解進去了。

嘛,這不是必然的嘛。

畢竟這原本就是美雪的身體啊。

“哼哼,讓我看看哈……這樣就能抓住那傢伙的把柄了。”

嗚額……不對,要是真的有那種傢伙存在的話,對我來說,事情不會變得很糟糕嗎?

畢竟……現在我才是美雪吧……

……

“啊咧?”

……

【空白】

“什麼……都沒有?”

是的。

除了一個標注著“家”的電話之外,手機的儲存電話中一個號碼都沒有,郵箱也是,通話記錄以及郵件記錄也一樣。

就好像是個全新的手機一樣。

【空白】……

如同一張白紙一樣。

所有的記錄全部都是空白……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