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交換!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第一卷 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episode14.白狼

書名:交換!我居然變成了美雪!? 作者:Bakyura 本章字數:1067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6


——————————————————————————————————————————————————————————————————

現在:19:40

——

鼻子裡充斥著難聞的機油味。

喉嚨好渴……就像快要燒起來了似的……

好想喝水。

身體也像失去了體溫似得,感到無比寒冷。

……

慢慢睜開模糊的眼睛,我到底失去意識了多久……

到底……發生什麼了?

“這……這裡是……”

我抬起頭……看著四周的情況。

我現在所處的位置……似乎是個廢棄的工廠。

附近堆積著許多破破爛爛的空箱子,垃圾,玻璃瓶子等,而且灰塵也很重的樣子,但……看起來地方倒是十分空闊。

四周的光線並不太好,只能通過外面的燈光或者月光之類的光線從窗戶處照進來,可能是因為被廢棄了的緣故,理所當然也沒有燈光來照明了吧。

……

為什麼……我會在這種地方?而且就這樣靠在消防栓的金屬管道旁坐著睡著了……

頭好痛……

咯拉——卡啦——

發出了金屬的鎖鏈聲。

想捂住頭卻發現雙手完全動不了。

“……?”

雙手被鎖在了身後的金屬管道上了。

……

這到底是……

——

對了……我好像想起什麼了……

記得那個時候確實有個人用乙醚之類的藥物將我弄暈……

然後又來了另一個人將我抬到這個地方來的嗎?

……

但這個手銬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要這麼做?

出於什麼目的……

經過反復的思考之後,我所得出的結論……只有一個。

——誘……誘拐?

等……等一下!?

誒誒誒誒!!?

“呼——呼——”

深呼吸……總之先深呼吸冷靜下來。

冷靜……冷靜……

不管發生什麼。

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靜……

……

“醒了嗎?”

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從不遠處的暗處傳來。

我不禁仔細眯起了眼睛看了過去。

正中間穿著白色休閒西裝的傢伙坐在暗處的破舊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著這邊。

坐在那裡的男子,從外表上來看年齡應該也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髮型是那種比較張揚的刺蝟短髮。

一、二、三、四……

身邊還有六、七個人的樣子。

即使我這邊沒有被銬上手銬,也很難從這麼多人手裡逃走……

……

完全不像是普通的誘拐犯啊。

如果真是誘拐犯的話,絕對不可能會有這麼多人。

那……他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庫……”

四肢就像不是自己的身體一樣,麻木的感覺充斥著全身。

“剛剛醒過來我勸你還是不要亂動比較好,我們不會對你做什麼,但只是建立在你能乖乖配合我們的情況下。”

坐在沙發上的傢伙看上去是這群人的老大。

走到了光線照得到的地方下。

染成了銀白色的刺蝟頭在微弱的光線下顯得格外刺眼。

皺著眉頭的表情看上去也非常凶相,就是那種僅僅瞪一下都可以把小孩給嚇哭的臉。

並不是太粗的手臂,佈滿了肌肉的線條,看得出來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鍛煉。

……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挪動著乾燥的嘴唇……勉強從喉嚨裡發出了虛弱的聲音。

“王雨雷,按照你們這邊的讀法應該就是這麼叫的吧。”

好奇怪的名字……是中國人嗎?還是韓國人?

但明明說著這麼流利的……

“擺出這副表情是怎麼了?難道覺得我不像是外國人嗎?”

隱約聽到了身後小弟們的笑聲。

由於實在很難發出聲音,我只能搖了搖腦袋。

因為名字的發音很難記,就暫時稱他為雷好了。

看到我不說話,雷在一旁抱起了雙臂輕輕笑著。

“哼……不用這麼驚訝,我從小就在這個國家長大的,會你們國家的語言這種程度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

雷朝這邊走了過來,低下身子。

“唔……”

用力地掐住了我的下巴,硬是將我的臉扯到了他的面前。

類將臉湊了過來。

“那麼關於我的閒聊到此結束,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

“雪見守 那個傻瓜現在在什麼地方?你是知道的吧,別想耍什麼小花樣。”

“……雪……見……?”

這個在美雪口中、在夢中聽到過、以及不久之前他們在我快要昏迷前也提到過的名字。

“喂喂……裝傻可不太好哦,我覺得那傢伙不至於會為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傢伙冒著被卡車撞死的風險來救你吧,你是那個傻瓜的女人吧。”

“我……不知道……”

那雙如同野狼一般兇狠的眼睛盯著我,仿佛隨時都能夠將我撕成碎片一樣。

眼神中不停地透露著殺氣。

“我說過的吧,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會對你做任何事,不然即使你是女人我也不能保證之後我會對你做些什麼,快告訴我!雪見那白癡現在在什麼地方!”

好強的壓迫力……

被這麼盯著根本連一字都說不出口。

心臟就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了一樣。

……

但是……

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啊……

況且,雖然聽說過這個名字,但對於這個人卻完全沒有印像。

更不用說他在什麼地方了。

……

冷靜……必須要冷靜下來。

“嘁……”

看到我不說話,雷嘖了下舌。

將掐著我下巴的手放開。

轉身向在陰影處的兩個傢伙走去。

……

“您幸苦了,大哥。”

“審問結束了嗎?大哥。”兩個穿著連帽衫寸頭的傢伙年齡明顯要比雷大上幾歲,身體看上去也很壯甚至比雷還要強壯簡直就像兩頭大猩猩一樣,卻喊他叫做大哥。

不光是這兩個人,在場的所有小弟都像大猩猩一樣壯,只是這兩個特別像……

……

“呼——算了,組裡的規矩不能壞……再下去說不定會真衝動地揍下去……真是麻煩死了,女人什麼的。”

雷似乎冷靜了下來,聲音也比之前柔和了些。

嚇死我了……

“喂! 那邊的小姑娘,你手機帶著的吧?”

雷回過頭再次詢問我。

即使聲音冷靜了不少但那雙銳利的眼睛所帶來的壓迫感絲毫沒有減退。

“我想應……應該在書包裡……”

總之先不要激怒他。

而且……手機裡應該也沒有什麼其他的秘密才對……

就算給他們看了也不會怎麼樣。

雷對著如同大猩猩一樣的小弟抬了抬下巴應該是示意他們去把書包拿來。

但兩個人卻撓著頭。

“……抱歉……大哥……那個時候走得太急了,把她的書包留在原來的地方了。”

雷聽到了他們的話,歎著氣。

“哈……我就知道,真是的……不過算了……這也不能怪你們,光是能夠抓住這小姑娘對你們來說我已經很意外了。”

雷思索了一下。

“沒有被其他什麼人看到,或者被跟蹤吧。”

“應該……沒有吧。”

雷與其他的小弟們交談著。

現在這樣看上去,似乎並不像是個非常不通情理的傢伙。

……

我咬著乾燥的嘴唇,窗外的燈光灑在身上。

手被鎖得死死地,完全沒有能夠掙脫的可能性。

喉嚨好渴。

肚子也好餓……

頭也還有些暈暈的。

從中午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有吃過……

突然有些懷念早上父親做的乾巴巴的烤麵包了。

……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啊……

完全不明白……也許這句內心的吐槽從醫院醒來到現在已經出現在內心中出現了不下幾十次,但現在這種情況真的是越來越不靠譜了。

第二天的報紙上會不會登上“女高中生被誘拐,活活餓死在廢棄倉庫中”這樣的標題呢。

“唔……為什麼總是遇到這種倒楣的事情啊……”

突然感到後頸處一陣冰涼的感覺。

“嗚啊!!”

被嚇了一跳。

“喂……喝嗎?”

雷拿著一瓶寶特瓶礦泉水貼在我的臉旁,應該是剛從冰櫃裡拿出來的,這個倉庫處於斷電的狀態,也就是說剛從便利店買來的,從冰涼的程度來看應該就是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家便利店嗎。

看來這裡應該也不是什麼根本沒人會來的地方。

……

“我倒是也很想喝……但是……”

我動了幾下被銬住了的手。

雷抓了抓頭髮看了看他的小弟們,而那些小弟們立刻別過了臉,都故意不在看這邊。

“嘁——真麻煩……”

雷不耐煩地在我身邊蹲了下來,幫我把瓶子的蓋子擰開,送到嘴邊。

“喝吧。”

那個穿著黑色連帽衫的大猩猩在一旁操作著手提電腦,也許是在將我的狀況通過郵件發給他們想要找的那個人吧。

那個叫雪見的傢伙。

“你在瞎看什麼,到底喝不喝啊?”

那雙銳利的眼睛瞪了我一眼。

“唔……喝……”

說完,雷就一把將瓶子塞進了我的嘴裡。

就……就不能稍微溫柔點嗎?

……

因為喝得太猛,好多水都從嘴旁流了出來,流到了胸口,但完全沒有去顧及的閒暇,僅僅是貪婪地吮吸著。

第一次覺得到……原來礦泉水也是點甜味的呀……

……

“嗚啊……咳咳咳……咳咳……”

“喂喂,半瓶……你難道是水牛嗎?”

還不是因為你嗎……

……

雷看了看只剩下半瓶的寶特瓶,拿著礦泉水的瓶子站了起來。

“……”

“等你男朋友來了我們就會把你放了,只要你乖乖呆在這裡我們什麼事情都不會做的。”

“我都說了我沒什麼男朋友,而且我也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人啊,話說回來你們要找那個人做什麼?”

“只是有些賬必須要和他算清楚……那個白癡居然就這麼大大方方地從歐洲跑到這個地方明明連這裡發生了多大的事都不清楚,但這和你無關,你的工作就是協助我們乖乖做你的人質。”

雷將寶特瓶裡剩下的水全都毫不介意地灌進了自己的嘴裡,然後將瓶子放回了便於回收垃圾的之中袋子之中。

……

“人質嗎……”

我的臉上不禁露出了苦笑的表情……

“但如果你們說的那個人沒來怎麼辦?打算一直這樣把我綁在這裡嗎?”

“別太天真了,我可沒這麼好的耐性。”

“要……要撕票嗎……”

看到雷那兇狠的眼神,我再次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又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

……

“撕票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時間到了只能證明你和那個傢伙沒什麼關係罷了。”

雷的意思是到時候會放了我嗎?

“我讓那邊的大猩猩每半小時就給雪見那白癡發一次郵件,就說如果十二小時沒見到人就砍下一根手指。”

我仿佛聽見自己的內心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聲音。

這些人……是真正的黑道啊……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吵死了!開個玩笑罷了,如果我真想做早就做了。”

“誰來救我啊!!我不想被剁手指啊!”

“嘁……麻煩死了!”

雷沖上來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從腰間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抽出一把蝴蝶刀抵住了我的脖子,狼一般兇惡的眼神盯著我的眼睛。

喉嚨……瞬間發不聲音了……

……

這是……

來自於內心的恐懼感……“再敢多發一點聲音我就真剁了你的手,明白了嗎?”

雷用著非常平和的語氣說著,但是……比起之前……如今安靜下來的雷卻更顯得可怕。

“唔——”

我輕輕點了下頭,糟糕了……眼淚都被嚇出來了……

我原來是這麼膽小的傢伙嗎?

也或許是因為變成女生的緣故……對於這方面的承受力也會變低了吧。

“喂喂……大哥好像把女孩子弄哭了誒……”

“笨蛋……居然當著大哥的面說,你不要命了嗎!?”

在一旁陰暗處的小弟們,嘰嘰咕咕地討論著……但是……這邊卻聽得十分清楚……

“啊!?你們幾個蠢貨又在說什麼?想挨揍嗎?”

“沒……沒有的事!大哥!”

……

我……之後究竟會被怎麼樣啊……

——

就在這時……

“漆葉!!”

是曾今聽到過的聲音喊著美雪的名字。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敞開著的門口,燈光將影子拖得很長。

一個人正站在那裡,渾身是傷,因為背著光的關係無法看清他的長相。

“你們在做什麼……”

少年憤怒地朝倉庫裡面喊著。

回音環繞在整個空間。

……

雷慢慢站了起來,轉過身擋住了我的視線。

難道這個人就是雪見嗎?

“喂喂……普通的高中生給我滾一邊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難道你也認識這女孩?”

毫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如今的雷顯得格外冷靜。

但這也是最可怕的一面。

“果然又是你們啊……真是有段時間沒見到你這張臭臉了啊,雷!你們把漆葉抓來這裡想做什麼啊?”

“這與你無關吧,這小姑娘難道是你新馬子嗎?之前那個呢?如果不是,想管這邊的事之前,就先給我輟學了再說,在校外打架對你來說沒什麼好處吧。”

我眯起了眼睛,通過外面微弱的燈光在雷的身後隱隱約約看見了那頭熟悉的金黃色的頭髮。

……

“紀田……同學?為什麼會在這裡……”

“漆葉!我馬上就救你出來!”

太危險了! 他一個人來的嗎?而且已經渾身是傷了,看來已經打過一架了,可是……一個人怎麼可能是在場這麼多人的對手啊。

況且每個人都像大猩猩一樣強壯,除了那個王雨雷。

“別多管閒事,我們這邊的情況可不是你這種高中生能管的了的,乖乖滾回家去。”

“還是老樣子不聽人話啊,她是我的朋友,為什麼要做這種事?你們【興義社】不是應該在池袋那塊活動的嗎?跑來這種鬼地方做什麼?”

“我說過了,想管這邊的事就先給我輟學了再說,還是學生的你就別給我去想這麼多事,你也不想把事情鬧到學校去……”

“別開玩笑了!!!”

紀田同學和雷原來就認識嗎?好像還很熟的樣子。

而且……現在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平時那個輕浮的紀田嗎?

那雙眼睛透出與雷相同的氣息。

“傷害我朋友的傢伙即使對手是你我也不會原諒!你是明白的吧!”

紀田靠近這邊。“正大哥……我們沒有那個意思……”

“是啊……正大哥。”

看樣子不光是雷,在場的所有人應該都認識紀田森正這個人。

還稱呼為 “正大哥”,難道紀田同學以前也是他們這一邊的人嗎?

……

不行……這些傢伙是真正的黑道,你快點離開這裡,紀田同學!他們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太危險了……總之,千萬不可以激怒他們。

為了這個才剛交的朋友……值得冒上這麼大的危險一個人來救我嗎?

“沒關係的,漆葉,這邊很快就能夠結束的,而且……我和這群混蛋們的孽緣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了。”

紀田的眼神中除了憤怒看不到一絲恐懼感。

沒有絲毫的迷茫。

……

“哼——眼神不錯嘛,要打嗎?嘛……難得活動活動身體也不錯。”

比起精神緊張的紀田,雷倒是一幅輕鬆的表情,似乎完全不把紀田同學放在眼裡。

“正大哥……這……這個真的是誤會啊……”

之前在那裡操作著電腦的大猩猩應該是想阻止兩個人打起來。

但兩人完全沒有聽進去的意思,在場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

不……

這完全已經是混入私情的決鬥……

不管什麼解釋都已經阻止不了這兩個假貨了!

“……老子可是看你這臭白毛不爽很久了!雷……”

雷靈活地轉動著手中的蝴蝶刀。

“還真是巧啊,我對你這煩人的小黃毛也早已經厭煩了,從以前開始你有贏過我一次嗎?怎麼樣?是要我用上這把刀讓你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嘴再也說不出話嗎?”

“哼……要是你不用的話,我這邊可是會很頭疼啊。”

紀田這話是什麼意思?

“還真是自信呢,那讓我看看你這段時間打架方面的成長吧。”

好快!甚至都不給人反應的時間,就將手中的蝴蝶刀刺向了眼前的紀田。

“唔……”

好危險……

雖說憑藉著紀田強大的反射神經躲過了這一擊。

……

可是……紀田卻被之前那一下完全沒有預兆的進攻打亂了陣腳,差一點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

“紀田!!”

不禁喊著他的名字,明明心中知道如果這個時候發出聲音的話會更加打亂他的節奏……

但是在思考之前,聲音就已經發出來了。

……

紀田想趕緊恢復體勢。

不過……雷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的意思,完全就像要置紀田于死地般完全沒有絲毫停下攻勢的意思。

第二擊、第三擊。

紀田……完全陷入了被動的狀態。

……

在場的所有人,沒人敢發出絲毫的聲音,也沒有任何能夠插手他倆的機會。仿佛完全沉浸在這兩人緊張的世界。

鋒利的刀刃斬斷了幾絲金黃色的頭髮,雖然紀田最大程度地躲開了這兩擊,卻完全失去了平衡,整個人倒在地上。

“很遺憾……真是退步了呢,這就是曾經被稱為【怪物】的傢伙嗎?”

雷將到反手握住,打算給倒下的紀田最後一擊,手中的蝴蝶刀沒有一絲猶豫,完全不給對手絲毫喘息的機會。

“嘁……”

……

怎麼辦!快跑啊!紀田完全不是這傢伙的對手啊!

明明好不容易才交的朋友!

可惡!!

我不停扯動著拷著雙手的手銬,仿佛要將手掙斷一般不停掙扎著。

就在這時……

紀田連忙抓起了地上厚厚的土灰灑向了突刺過來的雷。

“什……”

雷趕緊停下了攻勢,用左手擋住了眼睛,並向後退了幾步拉開了一段距離。

“……臭小鬼。”

紀田立即從雷視線的死角處以滑磊的姿勢滑向了雷的身後站了起來。

但是雷……即使是暫時失去了視力的類,仿佛已經看穿了紀田的行動似得,立即向後揮下了手中的匕首。

“紀田!小心後面!”

紀田極限地躲開了雷的這一擊,然後以一記漂亮的中段腿,一腳將雷揮下的匕首踢開。

“噢噢噢噢!!!”

然後一拳揍在雷的臉上。

非常漂亮的反擊!

……

但是雷被這樣的一拳揍後也幾乎沒有露出什麼太大的破綻,依靠著拳頭帶來的慣性,隨即就是一記迴旋踢,一下子就將紀田整個人踢飛了出去,並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完全就是【怪物】級別之間的戰鬥啊……

“庫……”

紀田就這樣倒在了我面前,隨後被圍上來的大猩猩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紀田!紀田同學你沒事吧!”

“被這麼多人壓在下面,怎……怎麼可能沒事啊……”

……

“正大哥,放棄抵抗吧。”

“是啊!好好聽大哥的解釋吧……”

壓在紀田身上的幾個大猩猩也開始勸說紀田同學。

……

血從紀田的額頭處流了下來。

因為剛才雷揮下匕首的那一下沒有完全躲開嗎?

“喂!振作點啊!”

我對著靠在我身旁的紀田喊著。

紀田沒有說話,但眼神似乎在向我傳達些什麼。

……

“呸……”

雷向一旁吐了一口夾著血的唾液。

“大哥!”

“你們別給我大驚小怪的,這點小傷算得上什麼。”

……

“還是脾氣這麼大啊,雷。”

“哼,你太在意我手裡的傢伙了,明明之前這麼好的機會能將我擊倒,為什麼要跑到我後面來,真是愚蠢透了,沒有那個戴眼鏡的小鬼你真是什麼都做不到啊。”

雷的眼神裡不帶任何感情。

“可能吧……但……至今我有說過只有我一個人來嗎?”

“什麼?”

……

急促的腳步聲……

雷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回頭。

身體剛移動了一半停了下來。

……

雷閉起了眼睛。

“原來如此……真是不錯的計畫。”

原本在雷手中的蝴蝶 刀如今在另一個人的手中,正架在雷的脖子前。

“不過,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雷即使被刀威脅著也沒有慌亂了陣腳,聲音還是和原來一樣平靜。

在身後的男人穿著和大猩猩們相同的連帽衫,用另一隻手推了推眼鏡。

因為穿著相同的衣服所以在這之前完全沒有被發現。

“這裡原本就是我們以前的集會所,至於應該怎麼不被人發現進來,我比你可要清楚得多。”

雷看到了二樓的窗戶打開著,再加上紀田闖進來之前就有了的傷痕。

“哼哼……真是失策了呢,被你們打倒的傢伙們現在怎麼樣了?”

“在外面的工地裡睡得正香呢。”

雷笑了一聲。

在場的小弟們似乎都想要衝過來解救自己的老大。

“都別動!不然你們大哥就完了,你也把手舉起來,雷。”

“是是……”

雷一幅無所謂的態度將雙手舉了起來。

……

“吉……吉川同學……”

為什麼連吉川同學都在這裡?

“洋平大哥……為什麼連你也……”

“這……這不是洋平大哥嗎……果然和正大哥一起來的嗎?”

“他是怎麼進來的……”

在場的七八個大猩猩們……不對……小弟們開始討論了起來,時不時將視線轉向我和紀田這邊。

“喂喂,區區高中生是不是做得有點過火了?用刀威脅黑道可不是高中生該做的事情吧。”

雷的聲音裡帶著嘲笑的語氣。

“那……要不要試試看,反正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接下來只要輕輕劃過去就行了不是嗎?為了對付你我可是在路上想了十幾個點子,果然還是這個辦法成功率最高呢。”

吉川依舊面無表情地說著抵著雷的蝴蝶刀稍稍向上抬了一點。

“哼,讓我猜猜……森正手裡那一把土灰應該從進來開始就握著了吧,而他從一開始就是我手裡的這把小刀嗎?真是敗給你們了,你們兩個畢業以後要是成了NEET乾脆一起來我們組吧,你可比那群大猩猩強多了。”

“我會考慮的,不過那個可能性無限接近0。”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了,那麼你現在準備怎麼做?在這裡殺了我然後救走那個小姑娘?”

“我還不至於為了你這傢伙把自己的前途都給搭上,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漆葉之間發生了什麼,只要你放了她我自然也會放了你。”

即使與真正的黑道交涉,吉川還能如此沉著冷靜,根本不像是一個高中生該有的心態,他們這群人曾經到底發生過些什麼?

雷沉默了一會兒。

“啊啊……真是敗給你們了,看來我手下的笨蛋手下們似乎抓了個不該抓的大小姐回來了啊。”慢慢將手伸向了抵在自己脖子前的蝴蝶刀,很輕鬆地就從吉川的手裡拿了過來。

“你能夠通情達理真是比什麼點子都要管用呢。”

“看在你們兩個小子的面子上,姑且就放了那個小姑娘吧,記得下次威脅人的時候記得別用刀背,你的這種幼稚的舉動說不定會害死你自己的,洋平。”

誒~?終於要放了我了嗎?那之前那些嚇死人的場景都是在演戲?

……

“謝謝,不過我想應該沒有下次了吧。”

“哼……是嗎?那就好。”

雷冷笑一聲,將蝴蝶刀收好重新放回了口袋之中,而眼前的大猩猩們也將被壓在我面前的紀田放了開來。

“之前真是對不住啦,正大哥還有那位大小姐。”

那些大猩猩們也很有禮貌地向我和紀田鞠躬道歉了。

……

總算松了一口氣,真是想不到,幸好紀田和吉川與這些人是朋友(應該吧……)不然事情絕不會就這麼簡單結束的吧。

說起來可能是因為剛才的事情,被嚇出了一身汗渾身都好難過的……好想快點洗把澡……

這群傢伙該不會忘記了我還被銬著吧,快來幫我把這個討厭的手銬個解開啊。

……

“紀田同學,沒事吧?”

“沒事……只是被那一下踢得有些反胃,漆葉……比起我多關心下你自己吧,他們真沒對你做什麼嗎?”

“嗯……他們還給我喝了水。”

“水……?”

紀田的視線慢慢下移,突然捂住了嘴,然後又捂住了眼睛把頭別了過去。

“紀田同學,你怎麼了?”

“NO……NO……”

“NO?”

這傢伙難道被雷給踢傻了嗎?到底想說什麼啊?

“……No bra……”紀田小聲地說著……卻被我聽的一清二楚。

“那裡!?”

作為男性(心理層面)的本能,沒有聽到這個詞還會無動於衷的吧,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看了看紀田,那傢伙幹嘛連臉都用手遮起來了啊。

“喂……我說你該不會被踢昏了吧……”

紀田用手遮著眼睛,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

“有什麼奇……”

上身僅穿的一件襯衣被弄濕了……

居然被弄濕了……但重要不僅僅是這些。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心中無聲的尖叫已經突破了200分貝,以至於忘記該怎麼用喉嚨發出聲音了!!

早上因為美雪不在的關係!!完!全!忘!記!穿!拉!

……

之後因為雷喂我喝水時灑出來了不少,再加上嚇出的冷汗……

這不是完全暴露我現在是真空的了嗎!?

“噫……!!”

喉嚨好像身體的本能一樣發出了聲音,卻被紀田用手堵上了嘴,好想喊出來啊!

好像用手遮住胸部缺發現被這 該! 死! 的!手銬給死鎖死住拉!!

“別……別發聲音……不然大家不是都知道了嗎?”

紀田說的沒錯……因為事情發現得太突然,所以……

我真是太不冷靜了……

“冷……冷靜點了嗎……”

我點了點頭。

“總……總之我只看到了一點點……所以……”

“那還不是看到了嘛!?快那件東西幫我遮一下吧或者讓他們放開我啊!”

“哦……哦哦!”

紀田慌張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也只有一件襯衫,所以也無法脫給我。

怎麼辦……

“喂……你們兩個在那裡幹什麼啊?這麼快就開始說情話了嗎?”

“能不能不要用那種容易讓人誤會的說法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

誒……!?

那個搞笑派的紀田居然還能找得到女朋友!?

真的假的啊!

不不不……現在不是關心這些的時候……

雷手上似乎拿著手銬的鑰匙……已經站在了紀田身後了,而吉川也在旁邊。

拜託別這個時候過來啊!

“……原來如此……”

雷的嘴裡發出了一聲冷笑。

吉川推著眼鏡,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吉川的表情有了細微的變化。

“唔……漆葉,你原來還有這種……”

“不是挺性感的嘛,小姑娘。”

——

“別看啊!!”

好想找個洞鑽進去啊…… 再也嫁不出去拉!!

“誒……大哥,你們在看什麼呢?”

“有什麼好看的啊,洋平大哥,也讓我們看看吧。”

聽到了我的喊聲,那些大猩猩也要過來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哭……到底老天為什麼要讓我接受這種羞恥的考驗啊!我已經不行了……誰來救救我啊……

“別過來,有什麼好看的只是給這個小姑娘松個手銬而已,都跑過來打算幹什麼?想挨揍嗎?”

雷瞪了一眼那群打算跑過來的大猩猩,一瞬間都像中了石化魔法一樣一動不動。

美杜莎嗎?你是……

雷脫下身上那件西裝扔了過來,正好蓋在了我身上,而他如今只穿了一件運動背心。

“……謝謝……”

紀田終於把這該死的手銬給拆掉了!

而我披著雷的衣服,感覺有些太大了,上面還殘留有些淡淡的煙草味。

吉川與紀田在一旁拉著已經坐麻了腿的我,一點點走向門外。

……

“啊,對了,有件事差點忘記和你說了,雷。”

吉川臨走前拍了拍雷的肩膀。

“什麼事。”

雷不緊不慢地靠著牆點上了一支煙。

“過會要跑的時候朝後門跑。”

“什麼意思?”

……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員警先生!這邊!”

這不是鈴的聲音嗎?遠遠傳來鈴的聲音,連她都來了嗎?

……

雷嘴裡剛點上的煙差點掉在了地上。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走運了,哈哈哈哈。”

“洋平!你算計我!你小子報警了?”“是小正報的,話說……你有時間在這裡和我說話,還不如快點帶著那群笨蛋快點離開吧,你們應該已經不受少年法保護了吧。”

“……還是和狐狸一樣一點都沒變呢,喂!趕緊撤退了!還傻站著幹什麼?沒聽見他說條子來了嗎?”

——

……

等到鈴與員警先生們趕到這裡時,雷和那群大猩猩們一瞬間都已經跑得連影子都不見了……

“啊……身上的衣服忘記還給他了……”

……

一切……

就像是一場鬧劇一般,最終迎來了終幕。

直到現在……我還是沒有搞清楚,這一切究竟發生了什麼……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