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毒妃禍國不殃民

正文 第九章 鬼迷心竅的男人

書名:毒妃禍國不殃民 作者:子鳶 本章字數:292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1日 10:57


蘇陌涵就那麼把玩著手中的黑色小花看著韓玥,面上並沒有韓玥期待看到的嫉妒,怨恨,甚至,連傷心都沒有。

今日的蘇陌涵穿著一襲淡青色的衣裙,上面還繡著竹葉。

竹,清新淡雅,高風亮節,穿在蘇陌涵身上,卻是別有一番滋味,光是看著便就感覺悅目。

而韓玥為了氣蘇陌涵,竟穿了一身粉色的衣裙,也許是不適合,又也許是本就是青樓出身所以世俗氣重了些,怎麼看,怎麼多了幾分媚意。

光是衣著便就是蘇陌涵勝了一籌,別說一個雲淡風輕,一個隻想炫耀了。

兩人之間的氣憤當即有些詭異,韓玥只覺得自己一拳打在的棉花上,沒讓敵人痛,卻讓自己鬧心。

韓玥忽的看向蘇陌涵手中的黑色小花,便就輕聲道:“ 姐姐手中的花兒可真好看,不知,可否讓妹妹看看看。”

蘇陌涵手上停頓,一雙明亮的黑眸有異芒閃過。“你確定你要看?我的花,別人可碰不得。”

韓玥淺笑點頭,櫻色唇畔輕啟,分外誘人:“妹妹實在是喜歡,還請姐姐割愛。”

“既然你非要看,也只能給你了。”蘇陌涵將手中花兒給她,睫羽卻是垂了垂,眸中的光芒有些狡黠。

既然她非要看,那後果,也只能她自己承擔了。

韓玥接過,卻是伸出尖利的指甲捏著嬌嫩的花瓣。

韓玥發現蘇陌涵一直盯著自己,當即心中冷笑。

看來,她很在乎自己手中的花兒,那麼…………

韓玥貌美的面上依舊掛著淺笑,手下用力,一半的花瓣就被她扯了下來。

“啊~姐姐,真是不好意思,花兒,竟然這般嬌弱這可怎麼辦。”韓玥驚呼一聲 ,面上 卻沒有一絲悔意,反而有幾分的得意。

“你還是不碰花瓣的好。蘇陌涵好心提醒,但是在韓玥看來,蘇陌涵已經動怒了。

蘇陌涵,你卻是珍視的東西,我越要毀掉。

韓玥眸中閃過冷芒,裝作沒有聽到,將花瓣放在手心笑道:“這花兒,可真漂亮。”

而隨即,韓玥發現不對勁,花兒放的手心上,竟然癢了起來。

韓玥沒有在意,只是撓了一下,而沒想到,竟然是越撓越癢。

韓玥發現不對勁,看著蘇陌涵冷聲道:“蘇陌涵,你做了什麼。”

“你看到我做了什麼?我可是什麼都沒做。”蘇陌涵一臉的無辜,心中卻是冷笑。

她都已經警告過了,是她自己自找的。

而這時,君北辰卻來了。

他本是去尋韓玥,卻得知韓玥在這裡,本是詫異,還是過來看看。

“玥兒。”還沒走近,君北辰便就喚了一聲,語氣是蘇陌涵從沒享受的輕柔。

雖然蘇陌涵對君北辰沒有情,但是也許是原宿主留下的情緒,蘇陌涵覺得心中抽痛,一時間,竟是煩躁的狠。

而韓玥聽到君北辰的聲音,當即神色一動,閉上了眸子,再睜開眸子,眸中已然是水霧一變。

韓玥站起,走到君北辰身邊,纖長的手指輕扯著他的衣袖,柔聲喚道:“王爺。”

看著低垂著眸子的韓玥,君北辰面上這才有幾分笑意,輕聲道:“怎麼了,玥兒。”

韓玥抬起頭,露出一雙泛著水霧的眸子。

韓玥輕咬著下唇,語氣有些輕顫:“王爺,我們走吧!”

不得不說,韓玥的手段實在是高明,她並沒有說什麼,反而是裝成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等待著君北辰的發問。

果然,君北辰見韓玥這麼一副委屈的模樣,心中當即一緊,攬著她纖細的腰身輕聲道:玥兒,怎麼了。”

韓玥卻是看了一眼蘇陌涵,繼而飛快的低下了頭,諾諾道:“沒…………沒什麼。”

君北辰看出了端倪

,冷眼看向蘇陌涵,沉聲道:“是不是她欺負你了。?”

正在看韓玥表演的蘇陌涵挑眉,心中咒駡。

這個君北辰,真是眼瞎,什麼都沒問就斷定是她,這和她是有多大的的仇恨。

韓玥抿唇,將自己的手放到君北辰面前:“不知道姐姐做了什麼,玥兒手心癢的難耐。”

君北辰看向韓玥的手心,果然是紅了一大片。

“你做了什麼?”君北辰看向蘇陌涵冷聲質問,心中卻是煩躁,這個該死的女人,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消停。

“王爺,你可誤會了,這和我可沒有關係。”蘇陌涵聳肩否認,這確實和她沒關係。

她都說了,她的花,碰不得,是韓玥自己作的,怎麼能怪她呢?

韓玥挽著君北辰的手臂,一邊抓著手心,一邊對著蘇陌涵柔聲道:“ 姐姐,玥兒不怪你,只是手心實在是癢的難受,還請姐姐,將解藥交出來。”

韓玥這麼一說,君北辰當即瞪著蘇陌涵,俊美的面上有些怒氣。

這個女人,狡辯的功夫真是愈發見長了。

看著君北辰明顯質問的面色,蘇陌涵心中也來了火氣,看這韓玥沉聲道:“我方才就已經說了,那花兒你碰不得,是你非要碰的,和我有什麼干係。”

這個女人,真是讓人討厭。

韓玥面色一變,看著方才已經被自己丟到地上的黑色花兒,美眸中有些詫異。

這花,竟然有毒。

想著還真是自己碰的,韓玥連忙拉著君北辰的衣袖輕聲道:“玥兒只是貪那花兒長得好看,所以才想姐姐討來。玥兒沒想到,那花兒竟是有毒。是玥兒粗心了。”

韓玥一番話說的巧妙,以退為進,先承認自己的錯,卻是間接的告訴君北辰 。

她不知道那花兒有毒,而蘇陌涵知道,卻沒告訴她,這和親自下毒有什麼區別。

君北辰蹙眉,看著蘇陌涵的眸光也愈發的厭惡:“你這個女人,城府真是愈發的深了。快些將解藥交出來,若是將解藥交出來,本王可以饒了你。”

“毒不是我下的,是她自己惹得禍。”蘇陌涵不耐煩的重複,同君北辰有幾分較真的意思。

背黑鍋可以,但是背多了,便就讓人所不喜了。

見蘇陌涵三番兩次的忤逆自己,君北辰眸中閃過狠戾,大步上前逼近蘇陌涵。

看著面色陰沉的君北辰,蘇陌涵一驚,拔腿就想跑。

但是還沒有跑出一步,衣服便被抓住,接著脖頸被扼住,整個人被壓在石桌上。

“竟然三番兩次的對玥兒下毒,你就這般容不下她?真是個毒婦。”君北辰厭惡的看著蘇陌涵,手下用力又沉聲道:“本王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將解藥交出來,否則………….”

君北辰說著,手掌又用力了一些,蘇陌涵連喘氣都困難。

蘇陌涵拼命的扒著他的手,大聲道:“君北辰,你不能殺我 ,我可是前朝公主,你若是殺了我,如何向皇上交代。”

皇帝留著她的性命,就是為了彰顯仁厚,若是她死了,天下人會如何看待他,其他國想必也會嘲笑皇上。

所以他對於蘇陌涵格外的寬厚,也導致了蘇陌涵刁蠻狠辣的性子。

而君北辰自然知道孰輕孰重,但是他也沒有鬆手,只是沉聲說了兩個字:“解藥。”

見君北辰如此固執,蘇陌涵扒著他的手沉聲道:“解藥就是那束花的枝葉,塗抹在手心便可。”

見蘇陌涵坦白,君北辰這才放過了她,彎腰將掉落的花撿起,這才看到花兒竟然缺少了一半,而那一半,卻是散落在地。

君北辰眸色輕閃,扯下幾片葉子走到韓玥面前,將葉子的枝葉小心的塗抹在她的傷口。

半響,君北辰看向韓玥,柔聲問道:“可好些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