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毒妃禍國不殃民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衣櫃中的孟浪

書名:毒妃禍國不殃民 作者:子鳶 本章字數:304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48


那名婦人一聽,面上有幾分笑意,剛想說話,身側又走來一名紫色華服的婦人。

看著已然是半百的年級,面上卻是撲了厚厚的粉了,她挽著那位婦人的手,扯著嗓子對著上官淺笑道:“尚書夫人可經不住王妃的祝賀,王妃還是收回這句恭賀吧!這得子是好事,但是從王妃口中說出,怎麼都讓人不舒服呢!”

這名婦人是侍郎夫人,她的夫君屬於大皇子陣營。

她一直想把自己的女兒送往大皇子府,怎奈,這個毒婦竟然仗著自己家大業大不讓她女兒進府。

還有蘇陌涵那個毒婦,還當眾羞辱她的女兒是野雞。

害得她女兒鬱鬱寡歡,雖然說,她現在家道中落,但是她的女兒只能嫁給一個六品官的家中,十分不順心。

所有的一切,都怪這兩個個濺.人。

上官淺明顯知道,所以她並沒有說話,反而是忍著。

而侍郎婦人卻是看向蘇陌涵,陰陽怪氣的說道:“尚書夫人啊,別說這王妃的祝賀你不能收,這側妃的祝賀就更不能收了,一個亡國公主,哎呦喂,真是晦氣,還是少看兩眼的好。”

說完,尚書夫人也是冷笑道:“你說的對,我家才兒,確實不需要一個亡國公主的祝賀,所以蘇側妃便就不用說了。”

哎呦呦,她根本沒想說的好。

這兩個女人怎麼回事,神經病吧!

等等,尚書夫人,侍郎婦人?

蘇陌涵眸色一亮,心中壞笑。

她就說怎麼這麼耳熟呢,這幾位,可是出現過她的劇本中的炮灰啊!

她蘇陌涵沒什麼大本事,就是聰明,記憶力好,凡事看過的劇本便就能記得七七八八。

既然這樣,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蘇陌涵冷笑,忽的笑道:“哎呦呦,說的對,尚書夫人呐,我還真的不能為愛子祝賀呢!這太不合適了。”

尚書夫人蹙眉,聽著蘇陌涵這輕佻的語氣有些不悅。

而蘇陌涵卻是湊近她的耳邊冷聲道:“尚書大人已經五十有六了,竟然老來得子,真是難得啊,就是不知,這其中,有沒有別的什麼………….”

蘇陌涵隨口說了兩句,那尚書夫人卻是臉色一變,驚恐的看了蘇陌涵一眼,連忙找個措詞離開,身形狼狽。

那侍郎夫人一愣,當即對著蘇陌涵沉聲道:“你說了什麼。”

“想知道嗎?”蘇陌涵輕笑,伸出手指勾了勾,語氣有幾分蠱惑:“你過來,我告訴你。”

侍郎夫人蹙眉,但是還是有幾分疑惑,當即靠了過去。

蘇陌涵也俯身,卻是低聲道:“我只說了句,侍郎夫人你的女兒也懷孕了。但是…………聽說,好似已經懷孕七個多月了,但是侍郎夫人的女兒,好似是七個月整的時候才成的婚吧!”

“你……你胡說什麼。”侍郎夫人臉色嚇得煞白,有些語無倫次。

而蘇陌涵卻是冷笑不語,恰巧這時前方的君北辰對著兩人招手。

蘇陌涵抬步走過去,也懶得與這些人糾纏。

上官淺也是冷笑,抬步朝著君北辰走去。

“你這般招搖,就是自掘墳墓。死無全屍,就是你的下場。”上官淺忽的冷然出聲,清麗的面上有幾分的嘲諷。

蘇陌涵卻是嗤笑,冷聲反擊:“你這話的,就像是你不招搖,人家就會放過你似的。方才連個屁都不敢放,現在叫嚷什麼。”

她本就不想與她廢話,怎奈她今天說話這麼難聽。

上官淺被蘇陌涵的話驚得怔愣在原地,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蘇陌涵已經走到君北辰身邊。

而當看到君北辰身後的韓玥時,兩人卻是一愣。

雖然韓玥現在也已經是君北辰的側妃,但是她是青樓出身的女子,按照慣例,是沒有資格參加皇家宴會,現如今,君北辰竟然將她帶來了。

韓玥看著兩人錯愕的神色,眸中卻很是得意。

青樓出身又怎麼樣,她還不

是踏進了這人人豔羨的皇宮。

“入座吧,不要亂跑。”君北辰冷聲提醒,帶著身後的韓玥入了座。

蘇陌涵也和上官淺坐在身後。這時,有宮女上了酒水,而就當經過蘇陌涵的時候,酒壺忽的灑落,酒水灑了她一身。

那宮女連忙跪下身子輕顫,一個勁的求饒:“奴婢之罪,奴婢知罪。”

“算了。”蘇陌涵蹙眉,掏著手帕擦拭著身上的酒漬。

上官淺蹙眉,沉聲道:“成何體統,還是去換身衣裙吧!”

那宮女連忙道:“側妃,奴婢帶你去換身吧!”

蘇陌涵知道這宮中的規矩多,只得點頭,站起身準備跟著宮女走。

但是不經意的一掃,卻看到上官淺那眸中不明意味的光芒。

蘇陌涵一愣,止住了腳步。

君北辰見此輕斥道:“愣著做什麼,速去速回。”

“是。”蘇陌涵只得遵守,抬步離去。

跟著宮女七拐八繞,一盞茶的時間,才來到了一處宮殿:“這裡便就是換衣服的地方,側妃請進。”

蘇陌涵並沒有起疑,只是感慨了句真遠,直接抬步走進。

但是只要她這時候回頭,便就能看到,身後原本一臉懼怕的宮女此刻卻是面色陰沉。

蘇陌涵抬步走進,見裡面果然有一櫃子的衣裙。剛準備脫衣服的時候,忽的聽到一聲曖昧的聲音。

蘇陌涵張了張嘴巴,朝牆壁走了走,果然,那一聲聲曖昧的聲音聽得極為清楚。

這可是皇宮,竟然有人在這裡野戰,誰這麼大的膽子啊!

蘇陌涵靠近窗戶,頓時有香氣湧進,聲音也愈發大。

我去,這麼激烈。

蘇陌涵驚歎,吸了幾口香氣,忽的覺得有幾分熟悉,不禁又靠近吸了幾口,忽的傳來女子高亢的嬌吟,蘇陌涵怕被發現,連忙藏進另一個衣櫃。

“嘖嘖,太開放了。”蘇陌涵嘟囔了一句,下一刻,卻被緊緊的捂住了嘴巴。

蘇陌涵一驚,接下來便就聽到君北辰的聲音:“是本王!”

君北辰?她不是在宴會嗎?怎麼在這裡。

蘇陌涵剛這麼想著,忽的感覺一雙有力手放在她的腰間,隨即響起男子的低沉聲音:“別動。”

而蘇陌涵卻覺得心都緊了幾分,耳邊那曖昧的聲音也愈發的響亮,顯然正是激烈的時候。

不知為何,蘇陌涵卻覺得,覺得幾分的燥.熱,而這燥.熱的感覺,也愈發的強烈。

特別是,聞著身後男子身上的香味,和聽著他的粗喘。

她自然知道,她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該死,方才的那香味,竟然是催情香,而且藥勁這麼猛,虧自己覺得好聞還偷偷的吸了幾口,天啊,她是在作死。

外面的戰況猛烈,而蘇陌涵也已經意識模糊,咽了咽口水,忽的轉身攀附上君北辰的脖頸。

“你幹什麼。”君北辰低聲訓斥,沒察覺到蘇陌涵的異樣。

蘇陌涵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覺得君北辰的聲音這麼好聽,身子的燥.熱讓她不禁緊緊的摟著君北辰的脖頸,嬌軟的身軀也貼上他的。

“蘇……”君北辰準備低吼,卻被嬌軟的唇堵著,接著感覺胸膛滑入了柔軟的手。

君北辰蹙眉,抓住了亂動的小手。

“別動。”蘇陌涵不滿的嘟囔,忽的站起,整個人爬在君北辰的身上,櫻唇朝君北辰的脖頸而去,那冰冷的感覺,讓她忍不住舒服的輕吟,也想要更多。

此時的蘇陌涵已經失去了理智,雙手伸進君北辰的衣袍內摸索,雙腿也不安分的亂蹭著,她還想要更多。

君北辰眸子深沉了幾分,反客為主,將蘇陌涵壓在身下,俯身咬上推她的鎖骨。

手準備的覆上她的酥.胸,那柔軟的觸感讓君北辰的身子也更加的燥.熱,伸出一隻手將她的胸前的衣裙扒開一些。

“恩~”蘇陌涵愉悅的輕呼,小手向君北辰的下身探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