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毒妃禍國不殃民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皇上抓包

書名:毒妃禍國不殃民 作者:子鳶 本章字數:296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1日 10:57


君北辰察覺到她的動作,咽了咽口水,而這時,外面卻傳來一聲輕斥:“誰。”

糟糕,這女人,真是會挑時候。

君北辰蹙眉,將蘇陌涵推開,閃身出了衣櫃。

蘇陌涵的頭撞在了衣櫃上,疼痛讓她的神智清楚了不少。

蘇陌涵也聽到了外面動靜,這才知道,君北辰這個混蛋,竟然竟自己丟下了。

蘇陌涵咬著唇,甚至縮在衣櫃一角,心中有些懼怕。

在這裡野戰的,定是見不得光的,若是被人發現她,肯定是要把她滅口。

聽著外面越來越大的聲音,蘇陌涵卻有些懼怕自己被發現。

而忽的,外面安靜了下來,接著傳來一陣腳步聲。

蘇陌涵此刻情動的更厲害,但是只能死死地捂著嘴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而櫃子外,卻有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立在那裡,若是蘇陌涵看見此人,竟會喚一聲祈兄,因為這人正是祈臨。

而就在他準備脫下身上的衣袍時,忽的發現,衣櫃處掉落一塊手帕。

祈臨彎腰撿起,當看到手帕上繡著的q版蘇陌涵時,卻是挑了挑眉頭,繼而看向衣櫃,唇畔卻忽的勾起將半解開的衣袍穿上走了出去。

而隨即,衣櫃內的蘇陌涵就聽到外面傳來冰冷淡漠的聲音:“本尊在此處,爾等還不離開。”

接著,便就沒了聲音,外面更是一片平靜。

蘇陌涵松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下來,身內的燥.熱也是愈發的明顯。

蘇陌涵撫摸著自己的身子,忍不住低吟出聲。

她的意識已經模糊,有的只是身體本能的需求。

而就在蘇陌涵實在是受不了的時候,衣櫃門忽的打開。

蘇陌涵卻仿若不知,只是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嬌吟。

君北辰看著衣裳半退,臉色酡紅的蘇陌涵時,心中不禁升起怒氣,還真是個饑渴的女人。

而蘇陌涵好似察覺到身旁有人,當即顫著身子爬出,繼而整個人攀附在君北辰的身上。

“小妖精。”君北辰沉聲說了一句,抱著蘇陌涵便走向內室的軟榻。

蘇陌涵感受到男人的氣息,體內的燥.熱更加明顯,不顧一切的貼著他的身子,難受的不禁低聲嗚咽起來。

而這種嗚咽,對於男人來說,便就是最好的催情藥。

君北辰已經不想再忍耐,伸手將身下女人衣裙扯下,自己的衣袍也被熱情的小女人扒了下來。

君北辰低笑一聲,咬上她的鎖骨,卻沒有用力,只是用牙齒輕磨著。

蘇陌涵舒服的輕吟,身子主動迎和著君北辰。

當兩人合為一體時,皆是發出滿足的喟歎。

中了催情香的蘇陌涵格外熱情,連著君北辰也瘋狂起來。

不大的軟榻發出曖昧的嘎吱聲,窗外的明月好似也被羞得半遮掩起來。

大半個時辰過去,曖昧的聲音還是沒有消失,但是明顯平靜許多。

而君北辰這也才發現,君陌涵的不尋常。

知道她身上的催情香解的差不多了,君北辰卻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反而是更加纏綿。

蘇陌涵半眯著眼睛,緊緊的抱著君北辰的脖頸,迎合著他的撞擊。

而就在兩人情濃的時候,外面外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一名太監在前面帶路,身後則是跟著一臉陰沉的皇上,和皇后。

這個院子有兩個房間,那太監靠著門前聽了聽動靜,繼而對著皇上跪著低聲道:“稟告皇上,就是這間。”

皇上眯了眯眸子,一雙虎眸有些陰戾,伸腳便踹開了房門。

身後的皇后風韻猶存的面上泛著冷笑,蘭花指捏著手帕去掩住鼻子,那鮮紅的指甲泛著幾分寒芒。

而正在激情的兩人聞言都看向門外,面色不悅。

君北辰將軟

被蓋著蘇陌涵的身子,自己則是披上外袍。

皇上走近,就看到這一幕,滿臉酡紅的蘇陌涵僅僅露出一個腦袋,而君北辰看到皇上時,連忙頷首:“兒臣參見父皇,請父皇饒恕兒臣不能下床。”

皇上看了蘇陌涵一眼輕咳一聲背過身去,卻是輕斥道:“辰兒,你太胡鬧了。如此成何體統,還不不快穿上衣衫招待大臣。”

“兒臣知錯,兒臣這便起身。”君北辰點頭應聲,但是眸中卻沒有任何的驚訝,好似知道皇上會來一般。

“恩。”皇帝滿意點頭,抬步走出。

眾多皇子中,只有這個最得他心,也最像他。

還是年紀輕,血氣方剛,還是可以理解,畢竟,他也有年輕的時候。

不過,門外那個太監說他最寵愛的貴妃在這裡給他偷人。

可是,人沒找到,反而讓他撞見兒子的好事,不得不說還是有幾分窘迫。

皇上走出,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個太監,沉聲道:“亂棍打死。”

那太監身子一顫,臉色蒼白,但卻是深深的俯下身,已然認命。

皇后輕飄飄的看了那太監一眼,對著皇上輕聲道:“皇上消消氣,這奴才實在膽大,竟然這般污蔑妹妹。”

皇上深深的看了皇后一眼,繼而沉聲道:“恩,這群奴才是該好好整治了。今日是你的生辰,大臣們還在等著,走吧!”說著,皇上抬步朝前走去,也並未和身後的皇后並肩。

皇后面色有些不甘,只得抬步跟上。

而房間內,君北辰不緊不慢的穿著衣袍,看著蒙著半張臉的蘇陌涵當即沉聲道:“怎麼,還不願意起來嗎?”

“你背過身去。”蘇陌涵忽的有些羞澀,想起剛才自己的舉動,耳根子更是熱的不行。

“怎麼,方才那股孟浪勁去哪了。”君北辰束著腰帶,面上有些嘲諷。

蘇陌涵蹙眉,也沉聲道:“若不是被逼無奈,今日的怎麼可能是你!”

真是的,中了催情香也就算了,為什麼偏偏遇上這個男人。

君北辰一聽,面上有幾分陰戾,伸手扼著蘇陌涵的咽喉,冷聲道:“你在說一句,除了本王,你還想被誰睡。”

看著君北辰面上的陰戾,蘇陌涵身子一顫,這才反應過來這是在萬惡的古代,面前這個男人,又這麼自大,若是自己想睡別的男人。

他現在絕對會殺了自己,對於這點,蘇陌涵深信不疑。

想此,蘇陌涵卻是忽的掩面輕泣,悶聲道:“臣妾是王爺的女人,臣妾對王爺無二心,王爺你應該明白。可是王爺你這般討厭我,若不是臣妾中了催情香,王爺你該是看都不看臣妾一眼的。所以,王爺你怎麼會肯碰臣妾。”

蘇陌涵解釋的滴水不露,雖然君北辰還是有幾分質疑,但是也並未見蘇陌涵與哪個男人有過親近,當即也信了。

回想著自己這些日子對她是很不好,語氣當即便就緩和許多:“好了,起來吧!”

君北辰說著,當即就背過身去。

蘇陌涵這才松了口氣,看著殘破的衣群面上有些苦色,對著君北辰低聲道:“那個,王爺,你給臣妾拿套衣裙唄。”

君北辰蹙眉,當看到殘破的衣裙時面上忽的有些笑意,並沒有拒絕,而是走向衣櫃,拿了套青灰色的衣裙丟給蘇陌涵,而不忘提醒道:“以後,莫要穿那眼熟的顏色。”

“恩。”蘇陌涵乖巧的應聲,心中卻是吐槽。

我愛穿什麼就穿什麼,你說的有什麼用,明日我就穿那豔俗的顏色。

兩人重新回到了宴會,此時皇上正在說著話,誰也沒有注意到兩人。

而韓玥和上官淺看到兩人一同回來,卻是緊盯著蘇陌涵。

當看到她那脖頸上刺眼的吻痕時,兩個人卻是一愣,隨即眸中嫉恨, 那面上的陰戾,,好似想把蘇陌涵撕成碎片一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