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毒妃禍國不殃民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討好太后

書名:毒妃禍國不殃民 作者:子鳶 本章字數:302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48


“雲...雲錦?”女子一愣,繼而乾笑道:“我這身衣裙,可是由皇城中手藝最好的織女繡的,名貴的很。”

“是嗎?”蘇陌涵漫不經心的拉長著語氣,面上似笑非笑。

“不識貨。”女子哼了一聲,抬步離開。

而這一場鬧劇也落在了周圍千金貴婦眼中,原本想要嘲笑蘇陌涵衣著寒酸的人當即住了嘴。

雲錦,千金一匹,穿不起的既豔羨,又嫉妒。

穿得起的,也不會像她們這般掉價,竟不識得雲錦。

而這一場鬧劇落下帷幕,也沒有人去找蘇陌涵的麻煩,也算是歪打正著,落得清閒。

沒過一會,便有一道尖利的嗓音高呼:“太后娘娘駕到。”

話落,眾人便就看到一位貌似慈祥老婦人走來,兩側跟著皇后和貴妃。

眾人連忙跪下高呼:“參加太后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好了,起來吧!”夫人揮手笑了笑,走到主座上坐下。

看著眾人又道:“你們也坐吧!”

“謝太后。”眾人又是高呼,這才抬步坐下。

太后卻是笑道:“皇宮雖大,但是若是要賞蓮,還是這蓮苑好。”

身側的皇后也笑道:“是啊,這蓮苑的蓮花開的總是別處的好,也是花匠門的功勞呢!”

“你說的,有賞。”太后柔和的看了皇后一眼,淡然吩咐。

“臣妾記下了。”皇后淺笑點頭,貼心的拿著蒲扇為太后扇著輕風。

另一側的貴妃也是笑道:“是啊,這裡的蓮花確實是比皇宮的好,光是看著,便就是賞心悅耳目呢!”

“這美景就和人一般,看多了,總是會膩的。”太后一語雙關,比起對皇后的柔和,對待身側的貴妃,卻是冷淡許多。

太后說的是。”貴妃嬌柔的應了一聲,心中卻是不以為意,這個老太婆,一向看她不順眼,她也懶得去討好她。

她只要,牢牢的將皇上抓住便好。

接下來,有糕點茶水送上,而太后則是問候了一下幾位孫媳,還有幾位高官的夫人。

而當太后看到蘇陌涵時,眸中有些疑惑:“這是?”

這女子,怎麼坐在了,淺兒這丫頭身旁,莫不是,辰兒的女人。

上官淺眸中閃過冷芒,連忙道:“回太后,這是蘇陌涵。”

“原來是陌涵了,真是許久不見了。”太后恍然大悟,面上看不出喜怒。

這下,上官淺和韓玥卻有些怔愣。

這太后見韓玥不請自來,為何一點反應都沒有。

蘇陌涵連忙站起,對著太后俯身:“陌涵參見太后,太后萬福安康。”

“過來,來哀家這裡。”太后朝蘇陌涵招了招手,面容慈祥。

而圍觀的眾人,卻是是一愣,好似有些意外,太后對蘇陌涵的態度。

蘇陌涵心中也是忐忑,抬步走了過去。

太后拉過蘇陌涵的手,輕笑道:“以前,你最愛穿粉色,如今,怎麼穿了這麼樸素的顏色。”

蘇陌涵垂了垂眸子,輕聲道:“衣服的顏色雖關喜好,也關心情。更何況,今日是太后主持的賞蓮會,陌涵怎敢招搖。

若說粉色,這嬌豔的蓮池,才更能入太后的眼。”

“你這丫頭,倒是愈發的伶牙俐齒了。”太后開懷大笑,語氣柔和。

“陌涵,多謝太后誇獎。”蘇陌涵淺笑頷首,看了一眼杯中的茶,卻是淺笑道:“太后,這蓮池雖美,但是水氣著實重了些。太后還是喝些普洱茶,普洱茶去濕氣,這時候飲用最好。”

太后聞言點頭笑道:“前幾日太醫還提醒哀家,讓哀家多喝普洱茶。哀家年紀大了,老是忘,幸虧你這丫頭提醒啊!”說著,便對身後的嬤嬤低聲道:“將茶水全部撤下,換成普洱。”

“是。”那嬤嬤點頭,當即吩咐人去辦。

見此,太后又看向蘇陌涵,低笑道:“沒

曾想,丫頭你,還懂茶!”

聽此,蘇陌涵面上有幾分嬌羞,低聲道:“如今百花盛開,天氣是最舒服的時候。陌涵在府中也沒有其他事情,陌涵愚鈍,每日也只能喝喝茶,種種花,來打發時間了。”

太后眸光滿意,當即低聲道:“種花喝茶,是最養心性的,不錯,不錯。你這丫頭,真是變了不少。”

“以前,是陌涵不懂事,做了許多錯事。現在陌涵也想明白了,細水長流的生活,才最自在。”蘇陌涵尚說著矯情話,語氣柔和

其實,說這些話,她自己心中都彆扭。

只是她很懂得,在高位人面前,越謙虛越好。

在老人面前,越乖巧越好。

而事實是,蘇陌涵這番話很有作用。

至少,太后看著她的目光,是愈發的柔和,更讓她坐在自己身側。

在場的千金幾十名,今日也只有蘇陌涵,有這份殊榮。

“哀家在宮中實在乏味,你若是有空,就去陪陪哀家。”太后拍著蘇陌涵的手,笑的愈發柔和。

“這是陌涵的榮幸,陌涵遵命。”蘇陌涵淺笑應下,心中卻是嘀咕,皇宮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她才不要去。

整整一個上午,太后都與蘇陌涵打著趣。

而蘇陌涵也是挑著她感興趣的話題,幽默的話語總是逗得太后歡笑不斷,也惹得許多妒忌。

上官淺和韓玥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呢,本來是想借太后的手對付蘇陌涵。

沒想到,她竟歪打正著得了太后的歡心。

這個女人,何時有了這麼大的能耐。

一日很快就會過去,而待離去時,太后更是賞賜了蘇陌涵一些好茶。

馬車上,蘇陌涵卻是靠在車壁上休息著。

這一日,可把她累壞了,奉承真不是人幹的事情。

而韓玥卻是看著閉著眸子的蘇陌涵,眸子嫉恨冰冷。

沒曾想,竟讓這個濺人躲過了一劫,真是不甘心。

蘇陌涵睜開眼睛,忽的低聲道:“沒想到,你這麼卑鄙,竟然謊稱太后並沒有邀請我。這點上官淺可比你好太多,至少,人家誠實。”

韓玥一愣,蹙眉看看向蘇陌涵,而後者,卻是冷哼一聲閉上了眸子。

韓玥握拳,心中更是怒火中燒。

上官淺那個濺人,竟然這般設計她。

自己不過是拿她當槍使,沒想到,竟然被反咬一口。

而此刻,蘇陌涵心中卻是偷笑。

其實,上官淺還真是沒有說。

她說這些,只不過是想挑撥離間罷了。

這兩個人,明明就是勢不兩立,沒想到為了對付她竟然合作起來。

她們是有多恨自己,就這麼見不得自己好。

待回到了王府,蘇陌涵便就一頭紮在軟被上,舒舒服的睡了過去。

這一睡,便就是第二天日上三竿,而蘇陌涵是被餓醒的。

直到吃的肚皮鼓鼓的,蘇陌涵才捨得放下筷子。

而剛在湖心亭沒呆多久,王府管家便就前來,還搬著四個箱子。

管家看到蘇陌涵,當即淺笑道:“蘇側妃,方才太后派人送來了綢緞百匹,首飾一箱。老奴為蘇側妃抬來了。

什麼?太后賞賜她東西?

“辛苦管家了。”蘇陌涵眸色輕閃,對著身側的水兒道:“水兒,為管家那些酒水錢。’

還不待水兒應聲,管家便就低笑道:“不用了,老奴還有事,就先告退了。”

說著,對蘇陌涵拱了拱手,轉身走出。

而蘇陌涵卻是看著面前的四個箱子,一時不語。

而墨汁最先沉不住氣,將箱子打開

三箱子綢緞,一箱子首飾。

墨水也上前摸了摸綢緞,繼而對著蘇陌涵輕聲道:“公主,這些綢緞雖然比不過雲錦,但是都是上等的。這些珠寶首飾也是,算不得珍品,但都是上品做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