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壹 第二十一章 兜兜朝天翻了個白眼,疾幽就算是髒你們也看不出來好吧

書名: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作者:白辰紳士 本章字數:328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5:48


第二十一章:

    夜晚的雁門關是讓人有一種莫名的心悸。蒼氓站在城牆下,盾刀放在腳邊,背靠著牆,垂著頭像是在想些什麼。

    城牆上站崗的士兵目不斜視,看著遠方,寂靜無風。

    “……”蒼氓突然抬起頭看到遠處一道快速襲來的黑影。

    黑影走到他面前才停下了腳步,摘掉兜帽,露出一張風塵僕僕的俏臉。“他怎麼樣?”蒼氓問了一句,那人笑了“你是問我弟媳還是問你的姐夫?”

    蒼氓笑了下勾住他姐的脖子“你成事兒了?可喜可賀。”他姐故意嬌嗔的看了他一眼“這種事不能亂講,再說,有你姐辦不了的事嗎?”

    倆人邊走邊聊,蒼鸞一臉春風得意“雖然他還是有點不情願,但也是我的掌中之物了。”“攤上你這麼一個強勢的女人,也是有他受得。”“我說,我的弟媳才可憐好吧。”蒼鸞看著他弟“攤上這麼個男人也是不容易。”

    兩人進了營中,到了帳篷裡,蒼鸞才伸了個懶腰,臉上帶出一點疲憊。“他的小腿被直接斬斷了,好在其他地方沒被傷著。李君策那邊已經派人去找萬花大夫看看能不能接骨。”

    “如果接不了…”蒼氓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咳了兩聲,然後岔開了這個話題“狼牙的駐紮地已經被我方探子找到了。”

    “在哪個方位?”

    “東南方向,一個山腳。靠近他們駐紮地旁邊有個村落,裡面一個村民都沒有,估計是被狼牙擄去當了俘虜。”

    “…開戰之前不是讓附近所有村落的居民全部進雁門關嗎?怎麼還會漏掉一個?”

    “他們村長是個固執的人,捨不得那邊的粱田,所以不願意搬離。”

    “…這倒是讓他們手裡握了個好把柄。”蒼鸞把身上的披風摘了下來隨手甩到了椅子上。

   剛準備給自己倒杯水喝,那外面就傳來了喧鬧聲。蒼鸞給蒼氓使了個眼色,叫他出去看看,大半夜的黑燈瞎火的是誰在鬧事。

   蒼氓走出去一看,只見那月光打著的雪白的地上扔了一具沒有頭的屍體。血拖了一路,在大半夜特別慎人。“怎麼回事?你!出來!給我解釋一下。”蒼氓點了一名士兵,那士兵大概也沒明白怎麼回事,摸著頭支支吾吾的說“統領,我…我也是剛路過,就聽到有人喊了一聲,過來一看才發現這有具屍體在這,無聲無息的,怪嚇人的。”

   “今晚站崗的是誰?”

“是我。”從人群裡又擠出來一個高大的小夥子,他也有些懵看著那屍體“我不知道這東西怎麼來的,我在門口守的好好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也沒看見誰從我那經過啊。”蒼氓稍微把人群分散了一些,仔細看了一眼那鮮血的拖動痕跡,他一路走過去,發現痕跡在大門口轉了個圈,隱沒到草叢裡去了。

  那片草叢後面是個小樹林,人沒法從裡面安安靜靜的經過,但動物就不一樣了…比如…狼。

  站崗的小哥突然覺得背後一陣發涼“統領,這該別是那些畜生幹的吧…”

   蒼氓用手指丈量了一下泥地上印著的爪痕“沒錯,的確是一匹狼。”

   四周立刻一陣譁然“咱們營裡進狼了?!”“還殺了人…”“這人…”

   

   “怎麼回事?”蒼鸞從營帳中走出,她又穿上了自己的玄甲,看上去又是那個冷靜機敏的將軍了。“營裡進了狼。”蒼氓簡單明瞭的說了事情的重點,然後立刻吩咐了幾人去周圍巡邏“都給我提高警惕!這樣的事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

     “明白!”

  “……”蒼鸞仔細的看了看地上的屍體“他這身衣服不像是咱們營裡的,倒像是一名牧民。”“看起來是一名經常勞作的人。”“頭都被咬沒了…還挺慘的,找個地兒給埋了吧。”

   蒼鸞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冰冷,一眼看去只有無盡的寒意“這種把戲一把的畜生可做不出來。”蒼氓低頭看他姐“什麼意思?”

   “脖子的斷口整齊而且沒有其他零碎的齒痕,明顯是生前被人用刀砍下的。”

   “你的意思是,這是有人故意向我們示威?”蒼氓的語氣明顯提了起來“一群蛇鼠之輩還有膽子向我們示威?”明顯他已經猜出幕後的作俑者了。

   “故意送來這具屍體就是想告訴我們,那些村民在

他們手上,如果我們敢輕舉妄動,這些村民一個都跑不了。”蒼鸞頓了頓繼續說道“還有這狼,狼牙軍的王牌就是這些訓練好的戰狼,在戰場上,這些狼都是以一抵百的傢伙小看不得。”

    蒼氓讓人把屍體抬了下去,自己看著那片小樹林不知道在想什麼。

  “阿氓,死心吧,野獸的力量不是我們能抗衡的。”

  “我想去試試。”

“別在關鍵時候給我犯軸,乖乖回去躺一晚上。明天我們再商談此事。”

  …

  而此時在馬廄休息的烈鬃突然聽到了馬廄後方傳來了異樣的聲音。

像是什麼猛獸在進食,空氣中還飄來了噁心的血腥味。

肌肉撕裂和骨骼斷裂的聲音讓烈鬃有些膽戰心驚,他靠近馬廄後面,只見那裡有一匹被吃到一半的小馬。一頭渾身泛著銀灰色光芒的傢伙正用一種貪婪的目光看著自己。

   […!!野狼?!]烈鬃嚇得往後倒退兩步,但馬上鼓足的氣勢與野狼對視。他的腦海裡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蒼雲軍軍營裡會出現這玩意?!還拖走了營裡的小馬?!

  這狼看見烈鬃就挪不開眼睛,在馬廄後面的護欄打轉,嘴巴裡一直發出呼哧呼哧的詭異聲音,大概是想用這聲音讓獵物感到恐懼。

   “嗷吼!!”一聲稚嫩的獅吼讓烈鬃回了神,他一看聲音的來源,那小傢伙正張著牙齒都沒長齊的嘴,憤怒的對著那狼吼著。

  

   那狼大概也是沒想到在這裡會遇到獅子,有些吃驚。但他看清了這敵人的真面目後,就更加肆無忌憚,張開血盆大口就向那幼獅沖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從陰影裡竄出了一道黑影,跟狼撲到一塊,烈鬃趕緊把幼獅叼進了馬廄。那小獅子還不服氣,咋咋呼呼的想往外沖。外面跟狼糾纏的,正是君寶口中的黑毛怪。

  這黑毛怪身上還黏著幾根馬草,脖子上還掛著天策的軍徽,但那表情早就不是平常的溫柔老實。

  狼從黑毛怪的壓制下掙脫出來,還咬了黑毛怪一口。黑毛怪和狼隔了一段距離,狠狠地盯著對方。

 

   小獅子有點焉,估計是被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嚇到了。黑毛怪受了傷,他知道自己這樣是不能在狼嘴下堅持多久的,於是他對著狼狂吠起來…在馬廄周圍巡邏的士兵聽到了犬吠意識到了不妙,立馬向這裡跑了過來。

   那狼見人類拿著火把跑了過來就想逃跑,黑毛怪沖上去咬住了它的脖子,使勁把它往後拽。

  這時士兵已經趕了過來,一刀背把狼打暈了過去。

  蒼氓也趕來了,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烈鬃後,才看到蹲在一邊舔傷口的黑毛怪。“疾幽?!”蒼氓走過去抱住他,欣慰的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怎麼來蒼雲的,不過這次多虧了你。”

  黑毛怪不懂他說了什麼,傻兮兮的舔了他一臉口水。那只幼獅也湊了過去,還沒舔上黑毛怪的傷口,黑毛怪就猛的一縮,把受傷的地方拿的遠遠的,然後再舔幼獅圓滾滾的腦袋。

 

   “…兜兜這身上全是泥巴,好好一頭小雪獅都給滾成小黃獅了。”旁邊有人打趣道,蒼氓一看還真是,伸出兩根手指嫌棄的把幼獅提了起來“你一天到晚在外面瘋,就不能好好學下疾幽,瞧你髒的。”那小獅子還不服氣,吭哧吭哧的想轉個身咬蒼氓,但並沒有成功。

“我回去給你洗個澡,好好給你搓一搓。順便把疾幽帶去給大夫瞧瞧。”蒼氓一手抱起一個,大步離開,留下幾個士兵在原地收拾。

    烈鬃正想回去睡覺,這時一個士兵撿起了一個小背篼“誒…這啥?裡面裝的全是草…”

  烈鬃一聽,看了一眼那背篼。正巧是以前,他讓黑毛怪給君寶送皇竹草的背篼。心裡突然多出了一些莫名的情緒,滿滿的,溫暖的充斥著他整個身體。

   第二天那天策的送信員要走的時候,才提起了疾幽的事。原來是李君策不放心,想把疾幽送過來護著蒼氓。沒想到正巧就趕上這一遭,送信員都被自家將軍的料事如神給震驚了。

  

     蒼氓借著疾幽受傷要養傷的理由,把疾幽留了下來。看著送信員漸漸遠去的身影,蒼氓甚至生出來讓他把自己帶到李君策身邊的想法。

  

     回過神來又覺得自己的想法可笑至極,搖搖頭,回到帳中抄起了清心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