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壹 第二十三章 臥槽我還沒有做好準備你能不能含蓄一點

書名: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作者:白辰紳士 本章字數:25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5:48


第二十三章:

     今天一早,在我還是迷迷糊糊的時候,我的眼前一片火紅。當時我愣了三秒鐘,心中還自嘲道,呵,你丫沒出息的,居然想他想到出現幻覺了。但是等我完全睜開眼睛的時候,那一片火紅還在,燒的熱烈,就像是要整個馬廄點燃一樣。

  

   我有些不敢置信,慢慢抬起頭。就看到那顆鬃毛被梳的整整齊齊的火紅的大腦袋,逆著朝陽…看的我差點哭了出來。

  [寶寶?]

[寶寶你大爺!叫我唐太宗!]

[……]

他還是那副有些懦弱的性子,被我吼了就委委屈屈的看著我[你難道就沒有一點點想我?]

[…不想!一點都不!]我狡辯道,心跳如擂鼓…

[但是我想你。每一天都在想你。]他認真的說。

    我覺得我的心臟要保不住了…它已經脫離我的控制,撒著歡要往這紅磚牆身上蹦。

   [寶寶…]他壓著聲音喊我的小名,那顆大腦袋就拱過來了。我往後退了兩步,最後退無可退,被抵在牆上讓他蹭[喂喂喂!你離我遠點!我他娘的…啊啊啊…]

我都能看到你周身散發著實體化的愛心了好嗎?!見到本大爺有那麼高興嗎?!

雖然本大爺也有那麼一丟丟的高興…但也只是一丟丟…真的只有一丟丟!

墨翡離我們離的老遠,站在石槽那邊慢悠悠的吃著草,看見我在看他,就立馬把視線移開了。

臥槽,你這種態度和反應搞得我像是在做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還要打仗嗎?]

[我主…呃…奴隸他好像身體有些不舒服…]烈鬃還賴在我身邊,看上去並沒有要挪開的意思[然後就告假回來一趟…]

[你還要走嗎?]我裝作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問道。

[…大概今晚就要趕回去…]烈鬃有些失落[蒼雲那頭還容不得疏忽…我們也只是偷了個空子跑出來。]

看來黑鐵皮也是豁出去了啊…我偷偷瞥了一眼主帳,平時這個時候,奴隸都該出來做晨練了,而現在裡面沒有絲毫動靜。

完了,我的奴隸又要被欺壓了…

[寶寶…]這傢伙今天是準備一賴到底了嗎?這樣子我很為難的,因為我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我已經成年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寶寶了?]我很難為情,雖然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成年,但是軍徽在身,我已經是一匹合格的戰馬了。

烈鬃看到了我脖子上的軍徽,目光一暗[那還真是恭喜了。]我正得意洋洋,但是看到他是這樣的態度,心裡也有些不舒服[你那是什麼表情啊,難道不應該為我覺得自豪和高興嗎?]

[你知道這個軍徽意味著什麼嗎…]烈鬃用暗沉的目光注視著我[戰場,鬥爭,無盡的殺戮…]我有些心慌,但還是跟他對視了回去[你這是不信任我的能力嗎?!]

[如果可以…作為你的朋友,我這輩子都不想看你上戰場。]他一字一頓的對我說。[可是我的朋友都是優秀的戰馬!我不希望被排除在外…我也…]我也想上戰場和你們一起出生入死…

烈鬃靜了下來,安靜的看著我。[…難道不是這樣嗎,你作為我的前輩,應該我多指導我才對吧…?]

[前輩?]烈鬃喃喃道[我一點也不想當你的前輩…也不想做你的朋友…]

我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看著烈鬃認真的眼神,有種想逃的衝動。[那個…我有點渴…我去喝口水…

]

[我想做你的雄性!]

[噗!!!!!]我一口水噴到旁邊的墨翡身上。

墨翡嚇的連罵我都顧不上了,那眼神還以為自己見鬼了。

[你…沒被黑鐵皮傳染什麼奇怪的病吧?]我顫巍巍的說道[…比如能把公的看成母的…的那種睜眼瞎一樣的病?]

[我沒病!我認真的!]

[我他娘的也是認真的!!]我終於吼回去了,雖然面紅耳赤,心跳的要從嗓子眼滾出來,但是我還是覺得一股鬼火燒到腦門。

烈鬃被我吼住了,有些訕訕的[寶寶?…]

[我他娘的是雄性!你眼睛瞎了!!]我大聲罵了回去,然後撞開馬廄的門,撒腿就跑。清晨的風也吹不走我滿身的火氣。

墨翡用見了鬼的眼神看了看烈鬃,又用一種[臥槽這孩子今天吃錯藥]的眼神看著跑走的我。烈鬃氣餒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看到墨翡站在馬廄的另一頭有些疑惑[墨翡?你站的那麼遠幹嘛?]

[…我覺得你們兩個都不正常,我離遠點以示清白。]

[……]

    [去你娘的雄性!]我罵罵咧咧的吃著馬場清脆可口的小草[我長的就那麼像雌性嗎?!哈?!他憑什麼那麼大言不慚!?]

   玉米用一種無聊的眼神看著我[所以你一大早來找我就是讓我聽你發牢騷?]

[你難道不覺得他很過分嗎?說這種話!他根本就沒把我當朋友!]我氣憤的又咬了一口小草。

  玉米朝天翻了個白眼,心裡暗想,可不是不想當你朋友麼…

旁邊默罕聽的一頭霧水,只能默默吃著自己的草當一堵合格的背景牆。

[聽你說真麼多,我差不多也明白了。]玉米打斷我的罵罵咧咧[不如我換個方式問你。]

[問吧。]

[你願意當他的雄性嗎?]

[見鬼了,我當然願意!……意…呃…]突然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說了什麼很可怕的話,偷偷瞄了一眼玉米,玉米正用一種[果然如此]的眼神看著我。後面默罕一臉震驚的看著我。

我覺得我活了這麼久攢的臉面在這一刻全丟了出去…

[傻君寶。]玉米總結道[你喜歡他就說啊,你看人家多直接多大膽,撩膀子就是幹啊。你在看看你,跟個鵪鶉似得…臉都埋肚皮上了。]

[…]我現在腦袋還是懵的。為什麼他回來一趟,我就這麼毫無防備的把自己給賣了呢…誒…我為什麼要說把自己給賣了…?

玉米把吃剩下的馬草全部推給了默罕。默罕溫柔的看了他一眼。

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你們難道不覺得兩匹公馬在一起有哪裡不對嗎?]

玉米毫不在意的說[誰在乎那些啊,等你成年了第一次發情的時候,不管你面前是公還是母,你都一樣得上。喏…你看默罕,當初李容紀那個傻蛋,忘了我倆的發情期,把我倆還跟平時一樣關在一起。結果當時就出事了,默罕又是個睜眼瞎…提起他那狗日的玩意就把老子騎了,騎完了老子還說不認識,老子回頭就是一腳…雖然那段日子挺不好說的,但是你看現在我們還不是該吃吃該喝喝。]

我貌似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回頭看了一眼一臉“忠厚老實”的默罕…

[你別想那麼多,你要是真過不了這個坎,軍營裡的母馬多的是,等你發情了,那還不排著隊等你“播種”]玉米笑的很猥瑣。

我突然感覺後背一涼。

其實這麼想想…烈鬃其實還是挺好的…我默默安慰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