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壹 第二十八章 雙管齊下兩頭開工

書名:聽說今天軍爺買馬草半價哦 作者:白辰紳士 本章字數:245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29


第二十八章:

如果在一個正常男人面前,出現了一名赤身裸體的女性,而她明顯有求歡的意思,那麼這個男人毫無反應就說明他不是陽痿就是真正的柳下惠。

蒼氓是陽痿嗎?不是。是柳下惠嗎?不是。李大將軍可以用自己親身經歷來擔保這傢伙就是個無時無刻都在發情的禽獸。

那麼問題來了,現在有一名女子,赤身裸體的站在他面前,他為何毫無反應。

答案很簡單,因為她不是他媳婦。只能說在蒼氓眼裡勉強有個人形,但是硬要他看兩眼的話,他還會嫌棄這女的沒有他媳婦身材好。

沒有整齊的腹肌,修長的大腿,精緻的鎖骨,你也好意思來勾引我?!

但是女人都脫到這個份上了,他如果直接開口說:你走吧,我對你沒感覺。那麼他很有可能今晚就會被他姐拎著耳朵跪盾牌了。

所以他眯起眼睛,皺起眉頭,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那女子先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真的不夠有魅力,但是現在看到他這幅表情以後,心裡突然泛起一陣憐惜之意“蒼大哥可是有心事?”

蒼氓默不作聲,一杯接著一杯喝著桌上的酒。在他人眼裡,他就是一副被打壓到極點,心中憤懣卻無處可說的樣子。

“蒼將軍實在是太過分了,蒼大哥明明沒做錯什麼,卻如此羞辱你。”女子上前兩步,把胸壓在了蒼氓的胳膊上,做出一副依偎的樣子“蒼大哥,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愛慕之情,我是真心希望你能過的幸福快樂。”

蒼氓心裡一陣膈應,但偏偏那只手他還抽不出來…你要是真心希望我開心,就把你的胸拿開。然而他並不能說出口,臉上的表情越加嚴肅深沉了。

女子以為蒼氓真的在考慮心裡一喜,伸出自己柔弱無骨的小手撫摸著蒼氓結實的後背“蒼大哥…你看我一眼嘛…”

蒼氓僵硬的扭過頭,幾乎都能聽到脖子哢哢轉動的聲音,他生硬的扯出一抹笑容“…你…叫什麼名字?”

“蒼大哥終於想起問我的名字了嗎,小女子名叫木婉渝。”女子欣喜的告訴他自己的名字,一張小巧的臉上飛上一抹淡淡的緋紅,在燈光下顯得格外誘人。

然而在蒼氓眼中,他身邊一直坐的就是一個模糊的人形麵團,麵團有什麼表情,他怎麼看的出來?

他姐一定是故意的,明知道他天生喜歡男人還非要讓他來勾引這女人,這還不如讓他繼續去撿馬糞。

然而女子卻不知道蒼氓的心思,還在暗喜自己離目標又近了一步。正當她要獻上自己粉嫩的嬌唇時,蒼氓不著痕跡的舉起酒杯擋住了她的舉動,苦笑著看著她“我現在心情正是低落的時候無意其他,婉渝不如陪我喝幾杯吧。”

木婉渝還天真的信了,還特別高興的去給他拿酒壺。蒼氓有些想笑,找間諜也不找個靠譜的,這黃毛丫頭在他面前還真不夠看。更別提他姐那只老狐狸。

   李君策在幾日緊鑼密鼓的籌備以後,終於攢齊了能替代那批陳舊貨的兵器。軍師搖著這羽扇裝模作樣的在一張中原地圖面前走來走去。幼子期撐著下巴,用筆戳著手下的紙“我說楊大哥,你走了這麼久,就沒想出來一個對付那個姓葉的法子?”

   楊妄言又走了兩步“怎麼說我也是個正兒八經的讀書人,這種點子我……我實

在是…想不出來。”

  幼子期用筆在紙上畫了個圈“連你也想不出來,難道就一直讓那個傢伙去騷擾將軍?!”

  楊妄言用扇子敲了敲他的頭“你這傢伙,每次都讓我想點子,自己倒是安逸的很。你好歹也是個副將,除了會打仗你還會做什麼?”

   幼子期很慚愧“軍師教訓的對,但是我的點子就是直接把那傢伙抓住打的他什麼都交代出來為止…”

   楊妄言深吸一口氣歎道“簡直爛泥扶不上牆。”

   李君策這個時候進了帳篷,“將軍…”兩人齊聲喊到。“妄言?子期?你們在討論什麼事嗎?”李君策脫下身上的披風,把它掛在一旁的架子上。

   楊妄言一眼看出那披風不是將軍平時披的那件,仔細一看,那居然是用上好的狐裘做出來的,市面上少說也要好幾千兩白銀。“將軍…你這披風…”

  “這披風怎麼了嗎?”李君策看了一眼那披風。

  “…將軍,這披風恐怕價值不菲,是誰送給你的?”楊妄言雖然覺得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但是他還是好奇的問出口。

  李君策笑了出來“妄言你想多了,這就是一般的灰狸子毛做的披風,有多貴重啊。”

  “不可能!灰狸毛不可能這麼整齊有光澤,這明明是銀狐的皮毛製成的披風。”楊妄言激動的用手撩起那披風的一角“你看這上面的刺繡都用的上好的蘇繡,怎麼可能是便宜貨。”

  

  李君策當時就愣在那了,幼子期也傻了。

“你倆咋了?長見識了?”

  幼子期顫抖著用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葉泊然還真是一個有心機的傢伙。”

“沒錯,連本將都被他騙了。”李君策默默坐在桌邊,摁著額頭想要冷靜一下。

“…你們這是被賄賂了?”楊妄言悠閒的搖著扇子。

“他說這是拿來將功補過的一點小禮物…我以為就是普通的披風。”李君策閉著眼睛,一想到自己剛才穿著那麼貴的披風跑出去遛馬,就覺得自己簡直暴殄天物…

“你們還給他不就是了?”楊妄言有些不理解“披風也沒有出什麼問題…現在應該還來得及吧…”

“來不及了…”幼子期面色鐵青“我把披風給了王大娘的女兒,讓她拿去給那些孤兒做衣服……”

“……”

李君策起身僵硬的走到了架子面前,然後看了披風上的一道小口子“妄言,你說這個口子縫補要多少錢?”

“……別想了,你肯定給不起。”

“……”

   三人圍著桌子坐著,幼子期和李君策正在無盡的懺悔著。楊妄言終於忍不住了“我說你們兩個關鍵的時候都還挺聰明的,怎麼光犯這種低級錯誤?他給的東西你們能收嗎?啊?現在好了,欠下這麼大個人情,把你們倆賣了都還不起。”

   “我不管…反正我都還不起了,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看他能把我怎麼的。”幼子期已經開始破罐子破摔了。

楊妄言翻了個白眼“得了吧,你值幾個錢啊。現在還是想想怎麼把你們的錯誤挽回吧。”

“將軍,那位葉公子給我們人人都買了新衣裳,正在外面發放呢。”一個小兵興沖沖的跑來說道。

帳篷裡三人的臉色真是好看的不行。這人情債已經背上了,以後想要拿他可就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