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倘若不曾愛過你

第一卷 第14章 出軌的女人,蘇采青!

書名:倘若不曾愛過你 作者:加加蛋 本章字數:237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04:48


陳海有些不敢相信,直到他完完全全確認在裴樂的床上是這玩意兒後,他的瞳孔無限放大。

陳海又驚又怒,轉著僵硬的脖子,問裴樂,“那……”

陳海說不下去,他看了看我,又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裴樂,“你們……”

裴樂略顯尷尬,欲言又止,最後只是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行了,我累了,你回去吧,有啥事兒明天再說。”

說完,也不待陳海反映,就把陳海推了出去。

陳海反映了過來,搶先一步攔在裴樂的身前,“等下!”

隨後,陳海站在我身前,一臉陰沉的看著我,那種怒火曾經我也有過,當初我發現蘇采青出軌時也是他這般樣子,近在咫尺我就可以感受到他鼻孔裡散發出來近乎癲狂的怒火。

我底氣不足,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你在玩火,知道麼?”陳海對我說。

他話音落,嚇得我猛的一驚,渾身一抖。

不是我害怕他的威脅,而是內心的良心在作祟,看到陳海我終於知道當年我親眼看到蘇采青出軌時的表情,真的真的很痛苦,很痛苦。

我小心翼翼的挪動了下腳步,如果可以,我想嘗試繞開陳海,逃開陳海的那張臉。

陳海沒有選擇攔我,只是狠狠的從牙縫裡吐出幾個字,“趕緊滾!”

雖然說的難聽,但我能怎麼辦?難道我要硬著頭皮待著人家裡嗎?

呵呵,我做不到。

裴樂沒有追上我,可能她也認為她把我帶到家裡偷情是不對的,只是自尊促使她在那強詞奪理罷了。

裴樂不滿,在我身後和陳海爭執著……

“陳海,你這是幹什麼?人家今天幫我們救的場!”

“是,他為了我們救場,我們是應該感謝他,難道你的感謝方式就是這樣嗎?”

……

在漸走漸遠的爭執中,我灰溜溜的逃離這棟大別墅,就連為我開門的家政阿姨看我的眼神都很不自然。

我臉紅,偷情未果,被發現又遭他人唾棄。

我在想:為什麼當時白樺卻可以那麼自然的待在我家?為什麼裴樂可以那樣格格不入的出現各種不適合她的場合卻又不顯尷尬?

冬風蕭瑟,又是這樣,我孤身一人淪落街頭,像個孤兒,難道我只適合流浪麼?

悠悠蕩蕩的,恍然間我又走到了沈語蓉的花店,花店的二樓就是她們的住所了,忽想起沈夢琪的那句話,“大叔!如果還要睡在街頭,你可以來這裡找我和姐姐。”

我自嘲的笑了笑,算了,還是找旅店對付一宿吧。

可笑的是,到交押金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手裡那幾百塊錢的現金根本不夠,我捏著老媽臨走時給我的銀行卡,我猶豫了。

前臺的美女見我無動於衷,帶著疑似疑問的口吻,問我,“先生?”

我回過神,訕訕的笑道,“不好意思,現金不夠,我去銀行取點。”

說完,我轉身落荒而逃,卻沒成想她喊住了我,“先生,這邊是可以刷卡的。”

我頓在原地,猶豫不決,難道我27歲的我又要花老媽的錢嗎?

我捏緊銀行卡,硬生生的不理會她,邁步前行。

我推開門的時候那女前臺不屑的哼了一聲,“什麼人嘛!沒錢住什麼店?窮鬼!”

她以為我聽不到,可偏偏被我聽到了,如果有其他的選擇,我選擇聽不到。

我臉紅,直到跑

出老遠,才漸漸散去臉上的羞熱,但那種丟人的感覺還是心有餘悸。

我沒地方可去,最後只能坐在沈語蓉的花店前,裹了裹衣衫,有了沈語蓉花店的精神依靠,我昏昏沉沉的睡著。

第二天的天亮,我蘇醒,時間仿佛倒回了一般,那張聖母般的臉龐又一次的漸漸的浮現在我眼前。

和第一次見到她時一樣,她嫻到極致,猶如空氣與水般溫潤,看著她有種進入另一種精神國度,無憂無慮,沒有傷悲。

當時,我以為我在做夢,所以就呢喃的嘟囔了一句,“好美。”

沈語蓉稍微愣了一下,隨即臉就紅了個透。

這時,我猛的驚醒,驚坐起來的同時才發現這不是夢。

沈語蓉紅著臉,嬌羞的不敢看我,拿起筆唰唰的寫出一行漂亮的字體。

“你又睡我家門口了。”

我撓了撓沉重的頭,一臉歉意的道,“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

沈語蓉把筆記本輕輕的放在大腿上,輕柔的對我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在意。

可能因為沒有睡好的緣故,我的整個身體都是酸痛的不行,我艱難的爬了起來。

沈語蓉見我要起身,一臉擔憂的看著我,試圖想扶起我。

而我一臉愧疚的看著被我弄髒的床單,臉紅的說,“對不起,床……髒了。”

沈語蓉似乎有些急,張嘴咿咿呀呀的表達著什麼,然而我完全聽不懂,倒是被她奇怪的聲音驚在了原地,很難想像這樣美麗的女人說話聲音如此的怪異。

也不知道是沈語蓉急的臉紅還是怎樣,她紅著臉又拿起本子,唰唰的寫一行字給我看。

“我講話聲音是不是很怪?”

看著她略有傷感的俏臉,我安慰的道,“沒有的,就是我把你床單弄髒了,心裡挺過意不去的。”

然而,我這種較為含糊的安慰還是太閑無力,她搖了搖頭,雙手不是心思的抱著筆記本,未語。

後來,空氣寧靜了一小會兒,我低頭沉思著到底該說什麼救場的話比較好。

最後樓下便來了客人,我松了一口氣,恐怕此時最好的救場就是客人了吧。

這是位女顧客,訂了不少的花,雖說沒有昨天陳海訂購的多,但數量也不少了。

接待客人的時候,沈夢琪不在,因為高中生,這個時間她要上課的。

沈語蓉說話又不方便,索性我又幫了她一把,還是那樣,下午三點之前把訂購的花送到指定地點。

下午,我開著車載著一車的花朝目的地駛去。

而這時坐在駕駛位的就不是沈夢琪了,與沈思琪不同的是,沈語蓉嫺靜的很,就連坐姿都是那樣規範,雙腿閉攏,兩手扶在腿上,玉背挺了筆直連靠椅都不需要。

我本想說些什麼的,為了打發這無聊的時間。

回頭發現沈語蓉津津有味的欣賞著這個的街景,眼中盡是滿足。

我保持沉默,不肯打斷著美麗的氣氛。

到了目的地,這是車展,特定的位置還是需要一些花朵來渲染氣氛的。

安排完一切時,沈語蓉輕柔的抬起手腕,輕輕的抹去她額前細細的汗。

她看著我,溫柔的點了點頭,好似在感謝我。

我也是如此,對她點頭,表是不用感謝。

正當我準備開車離開時,我發現了另一個她。

時隔五年,我又一次看到那個出軌的女人,蘇采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