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我的25歲特工老婆

第一卷 第2章 契約婚姻

書名:我的25歲特工老婆 作者:夜戰十九樓 本章字數:246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7日 16:50


  秦情剛準備下車,聽到這話險些一個趔趄摔倒。

  “萌萌,先跟胡媽回家,我和爸爸有事情要談。”秦情忍住心中怒意,將女兒交給保姆,隨後又走上了車。

  “老婆,我們不一起回家嗎?”沈浪疑惑的撓撓頭,又突然眼前一亮道:“莫非,你想跟我單獨交流一會,小別勝新歡,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秦情眼角一眯,她不想回憶已經被眼前的賤男激怒多少次,占了多少的便宜。

  因為很快,這種事情將不會再發生了。

  “剛才萌萌在有些事情不方便說,現在我們可以敞開心扉,聊一聊正事了!”

  秦情解開緊身皮衣的第一顆紐扣。

  “好啊好啊,我最喜歡彼此坦誠相見了!”沈浪連連點頭。

  “這些年,我一個人撫養女兒,導致萌萌缺少父愛,性格變得很孤僻,這次找到你,也是為了彌補女兒性格上的缺失,但,我不想讓女兒看到一個遊手好閒,一無是處的父親。”

  秦情修長的玉手抓起頭髮,將長髮挽成一個高貴的髮髻,看起來更加冷豔,又道:“請問,你打算用什麼方法,樹立在女兒面前的高大形象呢!”

  “老婆,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麼,事已至此,有些事情我也沒法隱瞞了。”

  沈浪點了根煙,原本吊兒郎當的表情盡數消退,臉上反而帶著一種歷經滄桑的堅毅與深邃。

  這讓秦情微微有些詫異,不知這賤男又要搞什麼花樣。

  “事實上,你所看到那個在酒吧當調酒師的我,只是我為了掩人耳目的手段,我的真實身份一旦說出來,你要做好心裡準備!”沈浪正色道。

  “你說吧,我心裡承受能力很強!”

  秦情難得微微一笑,打開一瓶水漫不經心的喝著,心中卻在想:又要開始演戲了嗎?說自己是破產的企業家,還是被家族逐出的富二代,我看你打算怎麼編。

  “其實,我的真實身份是國際地下勢力暗榜中,排名第一的殺手之王,青龍!”

  沈浪銳利的眸子中,閃爍出狂野與不羈的寒芒。

  噗嗤!

  秦情剛喝下去的水,全都噴在沈浪臉上。

  “暗榜?殺手之王?”

  “還青龍?你怎麼不說你是奧特曼啊!”

  秦情哭笑不得,她想過對方可能會漫天吹牛,可沒想到吹得竟然如此清新脫俗。

  你不去演戲,真是屈才了。

  “就知道你不信!”沈浪訕訕撇撇嘴。

  “好吧,殺手之王,既然你已經說出了你的身份,那我的身份也不用再隱藏了!”

  “哦?你也有真實身份?”

  “其實我是華夏頂級特工組織,龍組的頭頭,專門為國家執行各種棘手的任務,而且,也經常對付你們這種殺手!”秦情鳳眼中射出精銳的寒芒。

  “老婆,別鬧了,你怎麼可能……”

  他話還沒說完,卻不得不停住。

  因為,秦情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把手槍,頂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這是道具嗎?”

  沈浪隱藏在下方的拳頭微微握緊,另一隻手,從袖口處夾出了一枚細小的鋼針。

  這些動作都是暗中進行,沒有被秦情發現。

  他沒想到過秦情會有槍,更沒想到,對方會把槍頂在自己頭上。

  要知道,上一次有人敢對自己做同樣的事情,如

今墳頭草已經兩米多高了。

  “說啊,你怎麼不說了?”

  秦情俏臉冰冷一片,帶著嘲諷的冷笑看著沈浪。

  “老婆,你這是打算玩哪一出啊?”沈浪佯裝很害怕的樣子,戰戰兢兢道。

  事實上,沈浪有十成把握可以在一秒鐘之內,將對方的槍奪過來,或者將指尖的銀針,刺入秦情的大動脈。

  但,他不想那麼做,因為他確定,女兒萌萌是自己親生的,他不能對一個為自己生過孩子的女人動手。

  “實話告訴你,如果不是我有要事在身,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也不會找你這種爛人照顧女兒,而你……哼,我在你身上找不到絲毫值得欣賞的地方,所以,既然你已經簽了那份賣身契,那你今後就是被我包養的小白臉,我自然要好好調教你一番!”

  調教?

  呼!

  不是要幹掉我就好。

  沈浪將銀針收回暗處,臉上卻故作驚訝道:“包養?那不是一份平等的婚姻協議書嗎?”

  “就你這個賤男,也配娶我?做夢!”

  秦情朱唇一咬,一記手刀切在沈浪後脖頸上。

  “啊,我暈倒了!”

  沈浪頭一歪,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後座上。

  “嗯?暈倒怎麼還帶配音的!”

  秦情有些疑惑,“白癡,連暈倒的姿勢都那麼讓人噁心。”

  秦情白了一眼擺成大字型,褲子還微微凸起的賤男,快速發動車子,朝海邊行去。

  “我這個老婆,不會真的是龍組特工吧?”

  ‘昏迷’中的沈浪,不由在心裡想道。

  自己可是一代殺手之王青龍,各大組織通緝榜上,懸賞幾十億的存在,真娶了一個特工老婆,豈不是官匪一家嗎?

  “但孩子都生了,我上哪後悔去啊!”

  車開的很快,仿佛要借助極端的速度,發洩內心極端的情緒。

  不多時,車子在遠離市區一處無人海灘前停下。

  秦情打開後門,看了看死豬一樣,嘴角還在留著口水的沈浪,頓時氣得跺腳:“混蛋,我把你打暈,你居然睡著了。”

  秦情傲人的碩果氣得上下起伏,用力將沈浪從車裡拽出來,可費了半天勁,居然沒拽動。

  “怎麼這麼沉?”秦情蹙眉道。

  “不是沉,是姿勢不對,換個我喜歡的姿勢,老公才會配合你啊!”沈浪心裡樂呵呵想道。

  “一會有你好受的。

  ”秦情瞪了‘死豬’一眼,稍一猶豫,便將沈浪抓起來,抱在了懷裡。

  “哎呦,老婆好有力,胸肌好溫暖哦!”

  沈浪簡直樂開花了。

  被打也有這種福利?那以後天天打我好了,最好一天打九次,歡樂無極限啊!

  “王八蛋,昏倒了手還不老實,天生的流氓!”

  秦情抱著沈浪往前走,突然感覺不對頭,這傢伙好像夢遊了一樣,雙手竟然抱住自己的腰,臉貼在自己肚子上。

  這個動作秦情很熟,當年給女兒餵奶也是這樣。

  “賤男!”秦情氣得牙癢癢,快步走到前面一棵歪脖子樹上,拿出一捆尼龍繩,將沈浪牢牢捆在上面,隨後又抽出了腰間一條很別致的黑色皮帶。

  孤男寡女!

  野外!

  捆綁!

  皮鞭!

  沈浪感受到周圍的變化,全身都麻酥酥的,暗贊老婆的花樣可真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