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我的25歲特工老婆

第一卷 第4章 貓與老鼠

書名:我的25歲特工老婆 作者:夜戰十九樓 本章字數:459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7日 16:50


  這處沙灘背山面海,往西是密林小山,只有東面那條狹小的公路是唯一的逃生通道。

  但此刻,秦情想的不是如何逃生,而是盡可能的拖延時間,把敵人引走。

  至於,能不能給沈浪足夠的機會逃走,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砰砰砰!

  刷刷刷!

  槍聲與奔跑聲此起彼伏,秦情的槍法不錯,但以一敵四,無法做到擊殺敵人。

  而對面四個殺手,顯然是抱著遊戲心態,想做困獸之鬥。

  不多時,秦情被逼進不遠處的山裡,另外三個殺手緊隨其後,只剩下火狐狸留在原地。

  “黑玫瑰上次殺了我的男寵,這次我要怎麼折磨他的男人呢?”

  火狐狸唇角掛起一抹殘忍的笑,搖曳著魔鬼般的身姿朝沈浪走去。

  “你們是哪個組織的?”

  突然,沈浪竟主動發問,刀削的面龐,帶著一片孤傲與肅殺氣。

  “你說什麼?”火狐狸一愣。

  之前他們與秦情的對話,全程英文發音,秦情的英語水準雖然不錯,但還是能聽出不太正宗的華夏味,然而眼前這男人,竟然用的是最純正的倫敦腔,這讓火狐狸略微有些驚訝。

  但,她更震驚的是,此刻沈浪臉上那種冷酷,無情與孤傲,竟然連她這個殺人如麻的劊子手,都覺得有些可怕。

  砰砰砰!

  沈浪虎軀徒然一震,身上緊繃的尼龍繩居然節節斷開。

  這是連汽車都拴得住的繩子,居然就被這個男人輕易掙斷了?

  火狐狸瞪大眼睛,身體不受控制的退後三步。

  “我不想說第二遍,哪來的?”沈浪拔高了音調,簡單,卻不留一絲餘地。

  “沒想到你也是華夏特工,去死吧!”火狐狸這才回過神來,舉槍便射。

  嗖!

  沈浪重心猛地下壓,躲過子彈。

  沈浪出腿橫掃,帶起地上石子如海浪般拍去。

  沈浪雙腿用力,如炮彈般衝擊向前。

  三個動作,只用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堪稱行雲流水,渾然天成。

  火狐狸射出的那枚子彈還在空中飛行,而他的手,卻已經勒住了對方的咽喉。

  “你到底是誰?華夏特工絕對沒有你這麼強大的實力,難道,你是……”

  火狐狸大驚失色,艱難的說出這話。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沈浪冷眉以對,臉上找不出半點憐憫。

  “帥哥,我無意冒犯你,我要對付的人只是黑玫瑰,如果你能手下留情,我願意成為你的女人,哦不,是女僕!”

  火狐狸塗著紅指甲的白皙手掌摸向沈浪,同時挺起傲人的胸脯,張開雙腿,以此展示她誘人的魅力。

  然而,哢擦一聲!

  手起,頸斷!

  “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垃圾。”

  沈浪目不斜視,仿佛碾死一隻螞蚱般簡單。

  隨後,他身影如電,朝遠處小山飛奔而去,速度竟比百米運動員還要快上一線。

  此時,密林中。

  “黑玫瑰,還要做無畏的掙扎嗎,如果上頭不是要抓活的,你早就死了無數回了!”

  黑衣男等三個殺手站在樹上,呈品字型將秦情包圍在中間。

  “萌萌,媽媽對不起你!”

  秦情躲在一個大樹後面,看著手中的槍,裡面僅剩下一發子彈,那是留給她自己的。

  “冥頑不靈,老子對付女人最有一套,讓我來好好玩弄一下這個賤人吧!”

  強壯如鐵塔般的男人冷笑一聲,十分瀟灑的從樹上跳下來。

  噗嗤!

  然而他腳尖還沒著地,突然感覺胸口一震,一隻如利劍般堅硬而鋒利的腳,死死頂在他的胸口上。

  “我的女人,也是你這種雜碎可以觸碰的?”

  沈浪微眯著眼睛,看也不看對方。

  “你、你是誰?”

  鐵塔男一邊說一邊口吐血沫子,那一腳已經把他的肋骨踢碎了。

  “我的名字,你沒資格知道!”

  沈浪冷酷一笑,手掌徒然伸出,一枚寸長的鋼針摧枯拉朽般刺進鐵塔男的脖頸,將他牢牢釘死在大樹之上。

  秒殺S級殺手,只在彈指一揮間。

  若問他是誰?

  一代殺手之王!

  青龍!

  “狂熊,你在幹什麼,為何還不出手?”

  遠處,黑衣殺手喊道。

  可良久過後,沒得到半點回應。

  這讓兩個殺手十分詫異,秦情似乎也預感到了局面的變化,重新振作起來。

  “銀蛇,先纏住那個女人,我去看看狂熊在搞什麼鬼!”

  黑衣男罵了一句,便飛快朝狂熊所在的地方跑去。

  作為這次行動的首領,黑衣男覺得對付區區一個華夏女特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然而,他走到狂熊所在的那棵樹旁,卻發現對方正靠著大樹,腦袋低垂,貌似在做一些男人都懂的事情。

  “艸,這種時候你還撒尿,就不能憋一會嗎?”

  黑衣男沖過去,一腦炮打在狂熊頭上,卻發現手裡黏糊糊的,全都是血。

  “what?”

  黑衣男大驚,連忙拔槍環顧四周,卻看不到半個人影。

  隨後,他仔細檢查狂熊的屍體,發現一枚銀色的鋼針穿透了他的喉嚨。

  “銀針,這是什麼武器?”

  在熱武器橫行的現代,還用這種冷兵器對敵的已經少之又少。

  但很快,黑衣男拿著鋼針的手竟然無端顫抖起來,失聲道:“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龍刺嗎?”

  龍刺,地下世界殺手排行榜穩居皇者之位,那個近乎傳說男人的專屬武器。

  “看來,你比那兩頭蠢豬有些腦子!”

  沈浪如鬼魅般,從另一棵樹後面出現。

  “誰?”

  黑衣男猛地轉過身,用槍指著沈浪。

  “你有兩個選擇,開槍,或者,屈服!”

  微涼的夜風撫弄他的髮絲,指尖煙頭跳動的火苗,就像黑夜中的眼睛。

  面對S級殺手近在咫尺的槍口,沈浪的第一反應不是出擊,也不是躲避,而是閒庭信步的朝他走去。

  “你……你是青龍?”

  不知怎地,黑衣男拿著槍的手不停顫抖。

  他無法按動扳機,因為他聽過,殺手之王青龍的確是

華夏人。

  另外,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殺手敢於模仿青龍,更加不會擁有他的專屬武器龍刺。

  噗通!

  “大人,求求你寬恕我,我不知道黑玫瑰是你的女人!”

  黑衣男竟然雙膝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你替誰賣命!”沈浪波瀾不驚道。

  “這……”黑衣男猶豫了,不透露雇主資訊是這一行的鐵律。

  嗖!

  一枚銀色的小針刺破空氣,直接盯在黑衣男拿槍的手腕處。

  “啊!”黑衣男痛苦哀嚎,更加確信對方就是殺手王中王,一代傳說青龍,此刻的跪服,是多麼正確的選擇啊。

  “說出來你或許會死!”

  沈浪氣勢如山,不容半點質疑,“但,不說出來,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是……是蜜雪兒家族!”黑衣男徹底屈服了。

  “蜜雪兒家族嗎?”

  沈浪抬頭看向夜空,深吸了一口煙,一直波瀾不驚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一抹凝重神情。

  “你可以滾了!”

  “大、大人,您不殺我?”

  黑衣男不敢相信,殺手之王青龍手下,還有人能生還?

  “回去告訴蜜雪兒家族的人,黑玫瑰是老子的女人!”

  沈浪撚滅煙頭,一字一頓道:“如果他們還想打我女人的主意,我青龍發誓,會親自登上蜜雪兒家族老巢,取蜜雪兒、尚道之人頭,為我女人壓驚!”

  “這……是、是我一定把話帶到!”

  黑衣男頭也不抬,顫顫巍巍的跑了。

  與此同時,遠處的戰鬥也進入了尾聲。

  與秦情交手的那個殺手,本來就是隊伍裡實力最弱的,勉強能夠拖延住秦情,但絕對沒有打敗她的實力。

  那殺手與秦情周旋了半天,發現隊友們竟然都不知去向,他又不傻,猜到這次任務肯定出現了變故,所以趁機逃跑了。

  “怎麼回事?難道,總部發現了這群殺手,派支援過來了?”

  秦情拭去嘴角的鮮血,滿是疑惑。

  隨後,她十分警惕的跑出密林,一路上竟然暢通無阻。

  “老婆,你終於回來了,寶寶好怕啊。”

  此刻,沈浪依然被綁在歪脖樹上,一驚一乍道:“老婆,你怎麼受傷了,身上的衣服都漏洞了,你剛才沒走光吧?告訴老公,是哪個挨千刀畜生幹的,我保證不打死他。”

  打死誰啊?

  你沒被別人打死已經是走了狗屎運了,還在這大言不慚!

  秦情暗自腹誹,又歪著頭打量沈浪,不解道:“剛才那群殺手沒對你動手?”

  “他們都忙著去追你了,哪有心情管我啊,話說,老婆你也太厲害了,1V4,還完勝?你是不是會武功啊,降龍十八掌,打狗棍法什麼的,有時間能不能教教我?”沈浪轉移話題道。

  “不對,剛才火狐狸明明留在了這裡,以她殘忍的性格,怎麼會不殺你?”秦情鳳眼微眯,越想越不對勁。

  “哎,別提了,那個騷氣十足的大洋馬,差點把我折磨瘋了。”沈浪歎息道。

  “哦?”

  “你前腳剛走,那妞兒就想對付我,可後來不知怎地,她居然開始脫衣服,要跟我在這裡做些羞羞的事情,也許是我長得太帥,讓她不忍心殺我吧!”沈浪大言不慚道。

  “啊?”秦情有些懵了。

  “老婆,你大可不必擔心,我的心裡只住著你一個女人,所以,我跟那妞兒極力抗爭,沒想到,她居然找來一根鐵鍊,把我捆起來,想跟我玩些另類又刺激的花樣,我當時那個怕啊。”

  “可後來不知怎地,那妞兒接到一個電話,就急匆匆跑了,再後來,你就出現了!”

  沈浪滔滔不絕的講著,也不知道秦情會不會相信。

  秦情一臉狐疑的捏著下巴,如果對方講的都是真的,那就說明,是殺手團夥內部出現了問題,才讓他們不得不提前撤退。

  “總感覺哪裡怪怪的!”秦情喃喃道。

  以她的智商,換做任何人講這段故事,秦情都會表示懷疑。

  但,眼前這個一無是處的賤男卻是個例外。

  之前,秦情已經試探過對方身手,簡直弱的像只雞,被自己輕易就打暈了。

  指望這個孬貨嚇退S級殺手,怎麼可能!

  “老婆,想什麼呢,你不會真的認為我背著你跟那妞兒發生了些什麼齷齪的事情吧?阿浪我的心日月可鑒啊!”沈浪嚷嚷道。

  “閉嘴,那群殺手隨時會回來,先離開這裡再說!”

  秦情也沒時間細想,急忙解開沈浪身上的鐵鍊。

  撲!

  鏈子剛解開,沈浪就撲倒秦情懷裡,很暖,很柔軟。

  “王八蛋,你幹什麼?”秦情用力將對方推開。

  “哎呦!”沈浪無力倒在地上,揉著屁股道:“老婆,我被你們綁了那麼久,全身都麻了,哪站得住啊,要不,你抱我跑吧!”

  “你怎麼不去死!”秦情白了他一眼,轉身朝車子走去。

  “老婆,你打算開車回去嗎?”沈浪見佔便宜不成,只能屁顛屁顛跟了上去。

  “廢話,不開車,騎你回去啊?”

  “老婆,你別那麼凶嘛,我只是覺得,那群殺手恐怕沒走遠,萬一他們在路上埋伏,或者還有第二批殺手來,咱們夫妻倆就真的要殉情了!”

  聞言,秦情立刻停住,賤男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哦!

  看來,這個蠢貨也不是一點用都沒有。

  “不開車,我們怎麼走?那條山路可通不到市區!”秦情冷冰冰道。

  “老婆,我覺得我們可以遊回去啊,你看今夜月朗星稀,氣候宜人,正適合運動,而且在水裡我們還可以鴛鴦戲水,增進彼此的感情,豈不是一舉兩得?”沈浪挑眉道。

  游泳?

  貌似更穩妥一些。

  但問題是,秦情的水性很一般。

  “老婆,時不我待,你就別猶豫了!”

  沈浪一把拉住秦情的手,車震什麼的都弱爆了,阿浪哥今天給你們表演一段海震!

  “我警告你,沒有人的時候不許叫我老婆,懂嗎?”

  秦情瞪了沈浪一眼,一把將他的鹹豬手推開。

  “遵命,老婆大人。”沈浪嚴肅道。

  “你……白癡!”秦情氣呼呼朝岸邊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