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正文 第016章:逾矩柔情

書名: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作者:福祿小哪吒 本章字數:279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0


  “快起來快起來...”雲藝笑中帶著欣慰,似乎對這女婿很是滿意,“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多禮。”

  “多謝岳父大人疼愛。”

  “舒兒這丫頭一見她兄長便沒有正經樣子,實在是失了規矩,累的你瞧笑話了。”陳氏意指挽著雲湛手臂的雲舒,話中是想替她周全場面。

  沈棲遲秀眉扶風,全不在意:“怎會...舒兒與雲將軍兄妹情深,平日聚少離多,會掛念也是情理之中的。”

  雲湛輕輕揮下雲舒的手,對沈棲遲道:“妹夫如此包容妹妹,真是妹妹的福氣呢。”

  轉臉,雲舒已站到了他身側,想來是方才走過來時,雲湛給她提了醒。

  出嫁從夫,即便回門,也應該以自己的夫君為主,本該是一同拜見父母的,她留沈棲遲一人已是不合禮制。

  沈棲遲順勢握住她的小手,掌心包裹著拉她近身,“雲將軍說的哪裡話,能夠娶到舒兒這樣的溫柔賢妻才是我的福氣,我必當好好珍惜她...”

  言語雖是回應雲湛的,但目光一刻也未從雲舒面上移開。

  他疼惜到幾乎溺愛的眼神,類似於海誓山盟般的承諾,無疑哄住了一家老少。不過在雲舒眼裡必定是執著於表像的,因為只有他盡力裝扮好一個體貼夫君,她才會陪他演完人前的每一場戲。

  一切...這一切是演戲,更是二人不成文的交易罷了...

  眼見夫妻二人這般恩愛融洽,雲藝與陳氏也可稍稍放心了。接下賜婚聖旨那日,他們還擔心這素未謀面的男子能否入得了雲舒的眼,若他品性不良,或是他心高氣傲瞧不上雲舒,又該如何是好...

  現下總算打消了這些顧慮。

  雲舒低頭羞於直視男子,被抓握的手心微微涔汗,“夫君...夫君太抬舉我了...”

  “舒兒一向心氣高,我做哥哥的從沒見她對誰臉紅過...”

  雲湛打趣著對兩老道:“父親母親...舒兒真真是嫁了個好人家,有棲遲少爺這般疼她,您二老終於可以安心了。”

  “是啊,湛兒說的是...”陳氏說著又有些激動,一邊拭淚一邊招呼道:“站得久外頭熱,都到屋裡頭去說吧,湛兒,快將沈家少爺請進府去...”

  “岳母大人太客氣了...”沈棲遲上前又行一禮,“若您不嫌棄,與家父一樣喚小婿遲兒便可...”

  “遲兒...好...遲兒好...如此喚來更親近些...”

  ......

  雲舒將父親母親寬心的模樣看在眼中,自己也不由得笑開了。與沈棲遲假扮恩愛夫妻的決定,是用她一人的哀愁換取一家人的喜悅,怎樣都是劃得來的。

  至於同樣是強顏歡笑的沈棲遲...

  雲舒暗暗冷汗,沒人知道他與她直至下車露面前,還在瘋狂較勁...

  “雲將軍能趕在舒兒回門今日抵達雲城,想來也是很疲累,勞將軍客氣,由舒兒招呼足矣...”

  “呵呵...遲少爺才是客套...”雲湛的笑中柔情收斂,應對間還稍有生疏,“我與棲流兄年紀相仿,也曾有私交,如今兩家又結親,遲少爺便隨舒兒喚我一聲大哥吧...”

  “哥哥...”雲舒在一旁調皮的插話,“哥哥這是在占夫君的便宜嗎?”

  “你這丫頭...方才父親教訓你的又忘了?”雲湛伸手在女子嬌挺的鼻樑上輕輕一刮,“小小女子油嘴滑舌,少摻和男人的事...”

  雲舒委屈巴巴撫上鼻間:“壞哥哥,一回來便欺負舒兒...”

  “好...不欺負你了...我們舒兒大了...自是說不得了...”

  “你還說...”雲湛的以退為進惹雲舒羞中帶窘,她撒嬌般向其捶出兩下粉拳,“讓你再說!我讓你

再說...”

  兄妹間就此毫不避諱的溫馨互動,言行中透出的的依賴疼愛藏也藏不住。當事二人並不覺有何不妥,卻令沈棲遲心有芥蒂,也許雲舒日復一日惦念兄長,根本沒意識到這所謂的兄長,除了是親人,還是個男人。

  一行人來往寒暄著向走進府中,陳氏先行去監督打點午宴,沈棲遲得了空命人將準備好的節禮奉給雲家二老。

  回門本是不該留宿的,但雲舒思念父母兄長直至黃昏時分也不肯離去,沈棲遲眼見她與雲湛時刻不離,黏在一塊依依不捨,也說不出打斷之語。

  最後還是雲藝見天色已晚,恐耽誤了歸府時辰令沈安士生出嫌隙,才道:“舒兒,時辰也不早了,晚些天黑路難行,你與遲兒便早些回去吧...”

  “父親...”

  離別總是難以割捨,然而規矩不可廢,尤其是像他們這般有頭有臉的人物,更是不能違背半分。兩家聯姻不僅僅是將雲舒送去相府那麼簡單,還需要有官位元在身的兩個男人,時刻互為牽制,互為忌憚。

  沈棲遲尚可不懂,雲舒卻不能不懂。

  雲家上下送二人至馬車前,雲舒兩條寡淡的秀眉又蹙緊,面對相見了還不到一日的父母兄長,說話間幾乎要哭出來,“父親母親,哥哥,舒兒...舒兒要走了...”

  陳氏掩在雲藝身後默不作聲,不過想也知曉她肯定在偷偷擦眼淚。

  還是雲藝繼續道:“快走吧,你二人今日起了早定是疲累了,回去要早些休息...”

  “是...舒兒多謝父親關懷...”

  沈棲遲行拜別禮:“多謝岳父大人,也請岳父岳母要保重身子,我與舒兒在外才能放心。”

  “好...遲兒真是個有孝心的好孩子,往後舒兒在相府有何錯處,還勞你耐心指點她。”

  “我們夫妻一體,相互扶持是應該的。”

  雲舒局促著步子在原地,心中有一萬個不舍:“父親母親無需擔憂舒兒,舒兒一定克己復禮,不讓父親母親操心。”

  然後轉面對上雲湛酸楚的俊臉,“哥哥...”

  “好丫頭...快走吧,天都要黑了...”

  “哥哥...”

  雲湛控制不住一縷揪心,走近雲舒:“家中你不必掛心,我此次回城是得了旨意,容許逗留一些時日,父親母親便由我來照顧,所以...”

  頓了頓,他低醇的嗓音又糾纏上一絲溫柔:“所以你只管照顧好自己...”

  皇命下的悲歡離合,都有時間的限定,縱然與雲湛同在一座城,又與相隔千里有何區別...

  雲舒不願她期盼了兩年的相見,只用了這幾個時辰草草了事,“哥哥也是,硝煙之下習慣了作息不定,貪杯傷身,舒兒怎麼能放心...”

  “好了...哥哥答應舒兒了,也會照顧好自己,好嗎...”

  “嗯...那...那舒兒便走了...”

  雲湛無法忽視妹妹望著自己,長睫沾染一滴梨花帶雨的淚,此次一別...不知下次相見,能再將她擁進懷中,要等到何時...

  她懶懶喚著“哥哥”的小臉,沈棲遲可以日夜得見,他雲湛便只能在回憶與夢境中畫餅慰藉,明明...明明他才是最疼愛她的人啊...

  “舒兒...哥哥會想你的...”雲湛情不自禁的壓下身軀,在女子秀氣的額上印下一記淺吻...

  “走吧...回去路上當心些...”

  額上薄唇輕擦的觸感,溫熱帶著酥癢,就是哥哥的感覺嗎...

  雲湛此舉撬動了沈棲遲的佔有欲,他稍許急切的挺身橫在二人中間,借此打岔:“大哥儘管寬心,一路上都有我,我會護舒兒安全。”

  雲湛自知逾越,生硬笑道:“如此甚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