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正文 第022章:對飲成三

書名: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作者:福祿小哪吒 本章字數:255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0


  桌上小置觥籌,那男子心懷感激還特要了幾盤珍饈來下酒,雲舒本也不覺饑餓,但在看到坊內別出心裁的菜式後,也起了要淺嘗一筷的衝動。

  敏柔坐在二人對角顯得很拘謹,畢竟這種地方人頭魚龍混雜,縱然有什麼精緻美味的佳餚,她也無法完全投入進去享用。

  “敏公子為何這副表情?莫不是這些的菜式不合公子心意嗎?”

  敏柔兩臂交纏在胸前,正襟危坐的模樣與周圍其他享樂之徒格格不入,沒准他們都在譏笑他青蔥稚嫩,像是頭一回進妓院不懂規矩呢...

  “沒有...沒有...我只是...”

  “阿敏與在下初來乍到,不曾見過什麼世面,也確是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呢...”

  雲舒取過一個酒盞遞給敏柔,隨意解釋一通,“此處歌舞昇平,富貴異常,我二人眼界小...讓兄台見笑了...”

  “恩人切莫這樣說...”男子執起酒壺起身為雲舒與敏柔斟滿,“暮白看得出二位公子定是富貴榮華之人,且潔身自好,哪裡像我...”

  說著眸似淡了兩分...

  雲舒立刻發聲轉移話題:“使不得使不得...阿敏不會飲酒的...兄台叫他飲茶便可了...”

  “對對對...我...我從不沾酒...”

  二人拗不過男子手勁偏大,還是由著他將兩杯酒斟至溢出。

  隨後男子捧著酒盞俯身向雲舒作禮:“此次暮白有幸活命,全仰仗了恩人援手,此番大恩無法言謝,還請恩人定要飲下此杯酒水...”

  雲舒也起身,回禮:“舉手之勞而已...莫要掛懷,恩人恩人聽著生分的很,兄台直呼在下名諱就是...”

  “恩人好性情...”男子唇齒含笑,將雲舒的客套話理解為得求親近的邀請,“說起來也是暮白的疏忽,寒暄了這許久,尚未問出恩人尊姓大名便要敬酒賠罪,實在該打...”

  “好說好說...”雲舒嬌弱的身板向前一傾:“勞兄台垂詢,鄙姓雲,這是在下的隨從阿敏,我二人並非雲城人氏。”

  “原來是雲兄...”

  男子複又舉起酒杯,“濃霧散盡,雲開天明...雲兄此姓大有豁然開朗之意,今日拖雲兄的福暮白才能逃脫困境,暮白在此願雲兄一展宏圖,不可限量。”

  接著揚起纖頸,飲了杯中酒下腹。

  雲舒的眼睛不可抑制的鎖定在他白皙細膩的頸間,同時持著酒盞的手也在跟隨萌動的凡心,漸漸絞緊...

  從春夢中走出來的男子,便連飲酒開頜這類最尋常微妙的舉動都引人注目...雲舒從不承認自己是個色欲至上的女子,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到暮白麵上的那一刻,心中某些晦澀的思想還是要瘋狂滋長...

  她說的沒有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于雲舒是...於男子,也是...

  隨著一粒凸起的喉結圓潤滑動,雲舒仿佛聽到了他恣情吞咽的聲音,他也及時捕捉到了雲舒兩頰不易察覺的紅暈...

  “雲兄是否不勝酒力,似叫酒氣上了臉?”

  “...怎...怎會...”

  雲舒慌張抬手撫上自己的臉頰,異樣的熱度令她無地自容,...該死,她就這些定力嗎?

  還沒等她開口辯解,坐在的對頭的敏柔忽然囁嚅一聲,兩眼一閉倒在了桌上。

  再看她面前的酒盞空空如也,雲舒背心直冒汗...合著這丫

頭是一杯即倒的?

  真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敏公子...”男子投去關切一眼,又回過來道:“原來敏公子當真不會飲酒...”

  “是啊...他一直就是這樣子...”此刻雲舒面上更紅了,端著酒盞笑的尷尬無比。

  為了打壓羞恥心作祟,也為了證明自己酒力尚可,她急急仰頭將手中酒水一飲而盡。這酒意外的入口甘甜,滑過喉間時醇厚留香,一點兒也嘗不出辛辣苦澀的味道...

  二人放下酒盞落座,雲舒已不敢直視男子。

  反倒男子越來越熟稔的與之攀談起來,“不知雲兄此次來雲城所為何?遊山玩水還是走親訪友?”

  “呃...”雲舒躊躇了片刻,編了個合適的理由,“在下在雲城並無親眷,來此不過是想見識下臨安都城的繁華景象,在下與阿敏從小長在小地方,很怕就此脫了節...”

  “雲兄...當真是灑脫之人呢...”

  “呵呵...哪裡...不過是不甘落後罷了...”

  男子不經意間捋起粗布袖子,露出一隻修長均勻的手,“暮白著實羡慕雲兄的逍遙隨性,邁步就走的自由與膽量...我...應該永遠沒有那種機會...”

  “暮白兄...何出此言啊?”

  檀木桌面襯起男子纖手,男子正盯著毫無異樣的手若有所思,“實話告訴雲兄,暮白並非薄情寡恩之人,王哥口中所說的禽獸之舉,暮白也從未行過半分...”

  果然...雲舒就想僅憑他生了這副謫仙好皮囊,也不至於在此招搖撞騙。

  “那他們為何要那樣污蔑你?”

  “暮白家境貧寒...辛苦寒窗苦讀了十載想著可以借科舉考試一朝揚眉,怎奈何天不垂憐...”

  “你落榜了?”雲舒將腦袋湊過去。

  男子抬面看她目光幽幽,眼中填充的落寞已告訴了雲舒答案。

  “對不住...我...”

  “無妨...雲兄說的極對...”他很冷靜,並未因雲舒心直口快而出言責怪,“我連續兩次科舉名落孫山,家中父母對我失望至極,便不願再贈銀援助,我根本無顏面回鄉,只得在這雲城另謀出路...”

  “所以你便來了流連坊...”

  “不...來此之前我曾尋過其他活計...”

  男子將手移至雲舒眼前,問她:”雲兄看到這只手了嗎?”

  “有...何異樣嗎?”

  “作為讀書人,我竟不慎碰傷了手,如今這只手落下隱疾,無法如正常人一般對外使力...”

  “什麼...”

  雲舒扯過他的手放在兩手間仔細揉捏查看,全然不信外表完好的手,竟已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

  心急的女子並未察覺自己的小手在男子掌間,是何等玲瓏秀氣,男子暗有尋思的撇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二人的肌膚相觸,男子自是疑慮掌心中如凝脂般絲滑的觸感,會是一個娟秀男子帶給他的。

  姓雲的小子身材纖細個頭不高,嗓音輕細發如青絲,一張頻泛羞澀的小臉還及不上巴掌大,再加上現下二人離得極近,他甚至能透過外層淺碧色的錦緞,窺探到裡頭的兩處高聳...

  原來...那時他沒感覺錯...

  自我驗證後男子更篤定雲舒的男子裝束是個幌子,若世間真有如此嫵媚多嬌的男子,他也心甘情願為他割斷壓在他身下的袖子,換他一夜好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