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正文 第024章:偷溜回府

書名: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作者:福祿小哪吒 本章字數:279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0


  “哦...”

  男子將尾音拖得長長的,微微向上挑勻了眉尾,“原來雲兄不中意男子啊...”

  明知雲舒大意露了破綻,說的皆為圓謊之詞,他偏偏不喜拆穿。

  對比起四周那些錯綜混雜的酬客,暮白與雲舒主僕二人臨窗而坐,容貌與質素堪屬上流。借著窗外的徐風吹晃了燈籠裡頭的燭火,火光搖曳著掃過他們的面,是另一番淡雅端和的景象。

  另類必會引發人們的輕蔑暗諷,此處煙花之地,真正過來飲酒談笑的又會有幾人...

  雲舒漸漸宣粉了雙頰,幾度逢上暮白那隔岸觀火的笑顏,她一邊言語生硬的敷衍著,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生怕自己在微醺混沌中說出什麼混帳話來。

  只相處這麼一會兒,已然有些招架不住了。

  或許敏柔咋咋呼呼的提醒是對的,她就不該答允暮白進坊對飲,明面上是他在訴說自己如何坎坷灰暗的過往與現狀,可暗地裡感到羞恥鬱結的卻都是雲舒...

  再看向對座,敏柔已然醉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雲舒美眸瞻顧了左右,慢慢悠悠的站起身,“今日多謝暮白兄的招待,在下看天色已晚,阿敏又酒醉不適,我們...還是先告辭了...”

  “月明星稀,方才入夜,雲兄這麼早便要走了嗎?”

  “暮白兄見...”

  “叫我暮白...”

  “暮...”雲舒再度舌根沉窒,看他一臉無辜下隱藏的心思不好琢磨,也不敢不從,“好...暮白見諒,回的晚夜路難行,總叫人心不安...”

  男子垂下患手,用淺粉的粗布袖子蓋住手腕,負到身後道:“雲兄說的也有理...夜間作惡之人頻出,若真是被傷到個一點半點...可不白費了雲兄的這身冰肌玉骨...”

  “暮白你...”

  “既是如此,暮白便恭送雲兄與敏公子了。”

  雲舒暗暗搓了後牙,反正都要走了,便當沒聽過男子的調侃,拱了拱手轉身去推搡敏柔。

  “醒醒,阿敏!快醒醒...”

  敏柔的圓臉從桌上抬起,大著舌頭胡言:“嗯...怎麼了...小...小姐...唔唔...”

  雲舒一把捂住敏柔的嘴,故意放大嗓音遮掩:“阿敏!時辰晚了!走了走了!”

  “唔唔...”

  酒後一聲“小姐”喚的雲舒心驚肉跳,置身風塵果然處處招惹是非,敏柔從來滴酒不沾,所以她不曾知曉原來她的酒量這麼差勁!

  早知如此,絕不會讓她跟自己一道進來。

  還好及時捂住了她的嘴,也不確定暮白有沒有聽清那模糊不清的兩個字...

  “呵呵...叫暮白見笑了...”

  於是,在暮白似笑非笑的注視下,雲舒尷尬點頭致意著退出了流連坊。

  醉酒的敏柔格外沉重,倚靠在雲舒肩頭步履無力。

  雲舒也怪不得這丫頭,原是她一意孤行要進流連坊的,現下這般...只能算作她自作自受了...

  待看不見二人遠去的背影後,暮白才一甩袖子坐到了主座上,方才為尊雲舒的“救命之恩”,這位置是由雲舒來坐的。

  眼底的楚楚可憐還未散盡,他已慵懶了身子斜靠在椅背上,淺眸隨著唇角的輕挑微微眯起,對外釋放出極度妖嬈嫵媚的氣息...

  仰頭飲盡杯中最後一滴甘甜,他輕輕探出舌尖在酒盞的邊緣處...沉醉舔舐兩記,再收回口中慢慢吮吸品味...

  隨後將空盞移至俊臉上方,對著仍舊搖曳的燭火自言自語,“雲兄...你的味道...很好啊...”

  ......

  回府途中,二人在馬車中匆匆換回了女裝,可憐雲舒十指從未不沾水,今日竟要幫自己的丫頭梳理更衣!

  馬車在相府門前停住,車夫幫著雲舒將不省人事的敏柔挪下車,夜深人靜四周沒什麼人,車夫也刻意壓低了動靜。

  “有勞師傅費心...”

  雲舒遞給那車夫一袋銀錢,車夫接過後便駕著車從反方向離開。

  他自然知曉收人錢財便要替雇主隱瞞行蹤,雲舒二人夜半男裝外出不宜張揚,所以馬車與車夫皆是敏柔從外頭雇來的...

  細算時辰,這會子管家沈為應已起身打更...

  雲舒趁著府門還未落鎖,拖著敏柔偷偷摸摸從側門溜了進去,相府地界那麼大,想來也不會正巧被他碰到吧...

  下人房比主子的寢殿更早禁行,此刻怕是已經進不去了。不過敏柔是她的陪嫁丫頭,貼身伺候上夜是理所應當的,即便夜不歸宿,也無人會有疑心。

  眼下只需默默回到寢殿,便神不知鬼不覺。

  然而雲舒似乎忘記了一件事...她...對相府的路還不熟悉...

  嫁入相府才幾日,又一直病著足不出戶,沒有敏柔領路,她根本不識得該如何走回寢殿...遭了!

  出去之前並未料到敏柔會醉倒,而雲舒身處光線昏暗之處時便會視物不清,夜裡的相府儼然是暗黑一片,且越往深處照明越少。

  正當她鬱悶無法時,肩上的敏柔動彈了兩下,醒了過來,“小...小姐?”

  “敏柔?敏柔你醒了!謝天謝地...”

  “小姐?咱們怎麼...奴婢...奴婢頭好疼啊...”

  “你飲酒醉倒,我好生不易才將你挪回來的...”

  “啊?”敏柔聲音略高,明顯還沒回過神智,“奴婢該死!奴婢大意貪杯,誤了小姐...”

  雲舒隱隱冷汗,“你小點兒聲...我夜裡瞧不見東西,快幫我看看這是哪兒...”

  “小姐,此處...”

  “誰在那!”

  二人低低的交談聲中乍然插進一道訊問,極不和諧。

  主僕二人皆一驚,雲舒匆忙環顧四周卻瞧不清發聲之人身在何處。

  “遭了小姐!咱們被發現...”

  “噓...別出聲!”雲舒扯住敏柔的手臂,示意她噤聲,很快急中生智,指著後方不遠處一排花叢道:“快...你先去那後頭躲起來...”

  “小姐...”

  “是誰?誰在那裡!快出來!”雲舒聽出是沈為的聲音,而且比方才更大了。

  她越發急切的命令敏柔,“快去啊!躲在那兒千萬別說話,沈為由我去應付,你若在身旁反而引他側目...”

  “好...”敏柔聽話的躲進花叢中,焦急的手心冒汗。

  雲舒稍作深呼吸,調整好神態大步向前邁去,“是沈管家嗎...”

  聞得聲音後沈為快步過來,見是雲舒,不禁疑惑道:“原來是二少夫人,小人正在巡夜,深更半夜的,您為何會在此處呢...”

  “我睡不著就出來隨便走走,哪知走到半途便迷路了...”

  沈為將手中的燈籠向四周探了探,將信將疑:“方才小人似聽有人交談之聲,不知少夫人是在與何人聊天?”

  “聊天?”雲舒裝作無辜看了看兩側,“只有我一人啊,何來與人聊天之說?”

  “啊?小人明明聽到了...這怎麼...”

  “是你睡意朦朧的聽錯了吧,一直只有我一人在此,若你不來,我都不知該找誰幫忙了。”

  “夜裡出行不便,少夫人該讓敏柔姑娘跟著的...”

  沈為嘴裡那樣說著,腦袋還在有意無意的轉來轉去,想來根本不信雲舒的說辭,他以為她傻啊?若真叫敏柔跟隨在側,大半夜主僕二人一起散步,那才真的不合邏輯呢!

  何況沒了敏柔在,才能確保“迷路”這個理由說得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