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正文 第027章:避而不見

書名: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作者:福祿小哪吒 本章字數:246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0


  枝上鳥兒拉起尖細的嗓音,長短不一的鳴叫著,沒過多久從不遠處傳來窗子被推開的聲響,鳥兒驚動,雙翅撲騰,飛去了府外頭。

  “唔...熱死了...熱死了...”

  大樹枝丫還留有輕微的晃顫,從那裡向斜對方瞧去,正好看見方才由合變開的視窗處,弱弱伸出半截纖細白皙的小臂。

  五月中旬,逢天氣好的時候,晨起的陽光也逐漸有了灼熱感,雲舒聳拉下一張小臉,倚靠在寢殿明窗邊煩悶不已。

  雲舒向來最是怕熱,她也厭惡發汗時渾身黏膩的感覺,若非必要,她就連寢殿大門也不願邁出。蹙眉抬面,心想一早便這麼熱,到了午後還不知要怎樣呢,如此一來,她連用早膳的心情都沒了。

  敏柔收拾好妝臺上的物件,從雕了寒梅圖案的衣櫃中取出一件淺色薄煙紗,“小姐...今日著這件外衫如何?”

  頸似生根了沒有轉動,只淡淡斜了斜美目,“都是差不多的衣裳,你看著選吧。”

  見她百無聊賴的將下頜枕在臂上,視線定格在窗外不知名的地方,愣愣發呆,敏柔捧著衣物走近她,“這幾日小姐一直鬱鬱寡歡,像是做什麼也提不起勁兒似的,是否又身子不適了呢?”

  “哪兒就這麼嬌弱了...”

  “奴婢看您面色還不是很好,您又不肯繼續喝藥,若再弄壞了身子...可怎麼好啊...”敏柔的圓臉上佈滿了擔憂,小姐任性喝藥時“偷工減料”的事兒也沒少做。

  表面看上去病症是消除了,然而女兒家身子本就該好好調理著,由內養外才是根本。小姐這般神思憂鬱,是極容易招惹寒症的。

  雲舒長睫撲顫,沒有理會她。

  “哎...”年歲比雲舒還小,操心的事卻不少,“小姐該去正廳用早膳了,這會子老爺剛起,奴婢伺候您再收拾收拾...”

  將手中衣衫遞過去,所謂的“收拾收拾”便是根據裡頭襦裙的顏色搭配個輕薄外衫,兩條藕臂便能隱于薄紗間,若隱若現的極富美感。

  說實話她真不願一日三餐都對著一家陌生男子,還得如此費心挑擇衣裳,前些時日借著抱恙的由頭得已躲避,如今卻是不行了,沈安士是長輩,雲舒自然應付慣了,至於餘下二人...

  哎...

  如此趕鴨上架的心情直至沈安士由人攙扶著落座,雲舒也沒能摒退。

  正中一方圓桌不大不小,差不多能容下五六人,雲舒剛抵達正廳時沈安士還沒來,唯見沈棲流一人正襟危坐在桌邊。

  “大哥安好。”

  沈棲流腦後的墨發被一根緞帶隨意束在一塊兒,發尾垂落在一匹淡青色連雲錦料子上,隨著他轉頭的動作,髮絲根根打滑。

  視線交融,給她以一貫和煦的笑容,“弟妹來了...”

  “是...舒兒有禮了。”

  “自個兒家中不必多禮,弟妹身子方好,別站著了...”說著他揮過身側伺候的僕人,將距他一人之隔的座位向外拉出。

  “二少夫人請坐。”

  雲舒盯著那板凳看了兩秒,才道:“有勞貴手...”

  “弟妹...起的也挺早的...”

  一人之隔尤嫌不足,沈棲流又略微向前傾了身軀,衣袖無意擺動時,甚至能點擦到雲舒的薄紗。

  回門那夜“有幸”攬她

入懷,雖是趁人之危,收尾也很草率,但女子柔軟芬芳的觸感足夠叫他日夜回味了。他是多麼盼望能再遇見她,去拉近二人的關係。

  可是這丫頭似有意躲避他一般,自那日後一直稱病不肯踏出寢殿半步...

  病...自然是藉口...雲舒怕熱懶得動彈,也有一大部分原因是為避免二人相見,憑生尷尬。

  情動的沈棲流不知...他認為的“親近”,其實是雲舒無法推拒的反感。

  她不是傻子,身子即刻退後了些,“前些日子病著沒能陪父親大哥用膳,總覺得心中過意不去,今日自覺好多便耽誤不得了,侍奉夫君長輩,乃是舒兒的本分...”

  長輩...

  沈棲流輕微眸黯,“弟妹口中的長輩...也包括我嗎...”

  “自然包括...”雲舒頷首道:“夫君的兄長便是舒兒的兄長,古語有言長兄如父,舒兒自然視大哥為父親一般的長輩...來敬重...”

  “長兄如父...”

  原來在她心中,他與沈安士存在的性質...沒有不同。

  沈棲流默默重複這四字,眉心微動,從雲舒平淡鎮定的眼中可以看出,她並無說謊,何為夫君何為兄,她分的清明亮堂。

  還真是可笑的男人,他竊喜自己近水樓臺的契機,恰恰是雲舒否決他的致命武器。

  揉開眉間皺褶,他並未因此死心,“這樣說是抬舉我了...父親大人在上,我...不敢與之比肩...”

  “是...”

  正說著,沈安士玩笑的聲音從廳口處傳來,“你們兩兄妹談的可興起...說為父什麼壞話呢?”

  年近花甲的沈安士,面容俊朗看上去還算精神,不過這幾日正趕上春夏交替時節,他的身子也有些不大痛快。

  為著一國之相的安康,皇帝特免了他幾日早朝。

  “父親大人早。”

  “父親大人早。”

  沈棲流與雲舒幾乎同時起身,又異口同聲的請安道。

  中間缺少了某某,他們男才女貌並肩而立,毫不違和。男子為這珍貴的“默契”暗自歡喜,也是忽略了一旁人兒的淡漠。

  “坐吧坐吧...”沈安士走近沈棲流,拍了拍他的肩道:“尋常用早膳隨意一些即可...難得今日舒兒身子好了...便快些開膳吧,別叫餓著了...”

  隨後由沈為伺候著緩緩落座。

  雲舒大方穩重,聞言又是一福:“多謝父親大人記掛,舒兒只是小病,這些時日延誤了給父親請安,是舒兒的不是...”

  沈安士愛聽識大體之語,看著雲舒便更喜歡,“好孩子別這樣說,為父知曉你是個懂事的丫頭,凡事不喜誇大...恭順知禮自然要緊,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

  “是...蒙父親大人疼愛,舒兒定會養好身子...”

  “那就好...快坐下吧丫頭...”

  “多謝父親...”

  雲舒落座垂手,臂上薄紗順勢飄動...近側的沈棲流好像是有意加深了呼吸,淺眸微眯...想將那一股子閨閣裡的幽香嗅個完全...

  沈安士正想命人上膳,刮了一眼桌緣,又偏頭問道:“老二怎麼還沒來?”

  一旁沈為俯下身子,用手掩口在沈安士耳邊絮絮兩句,只見沈安士的面色陡然變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