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正文 第028章:扶不上牆

書名:嫡女當嫁:腹黑夫君太會寵 作者:福祿小哪吒 本章字數:246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6:00


  “此話當真?”

  “相...相爺,小人...不敢亂聽亂說...”

  沈安士沉下一口氣,“知道了,命人去叫他過來...”

  “可是二少爺還未...”

  “便是死在塌上了,也要將他給我抬過來!馬上去!”

  “是是!”厲呵的一聲嚇的沈為兩股戰戰,麻溜向外頭廳外跑去了。

  “父親又是為小遲的事不快嗎?”沈棲流適時開口,並取過茶盞給沈安士沏茶。

  聽沈棲流所言,便是這樣暴怒的事時有發生,已經見怪不怪了。

  沈安士歎氣兩眼無奈,“你這個弟弟當真是扶不上牆的爛泥,他若能有你一半要好,為父也不至如此!”

  “父親息怒...小遲年歲尚小,正是貪玩的時候...”

  “都娶妻了還小!?”沈安士重重放下茶杯,波及到雲舒手邊都是一震,“十五束髮,二十弱冠,那混帳準備到何時長大成人!?”

  “父親,小遲才二十二歲...”

  “你別說了!”

  他打斷沈棲流,儼然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想當年為父相繼為你們操辦弱冠禮,自然是盼著你兄弟二人成人後互相督促,修身養性,雙雙成為品行優良之人,誰知會到今日天差地別的地步!”

  沈棲流垂眸,自我檢討,“父親大人息怒,是我懶怠了,沒能教導好小遲...”

  “光靠你教導又有何用?他就是塊爛泥!”

  說到氣頭上,沈安士越發停不下來,“為父實替你母親感到不值,當年懷了他便是百般不適,臨了生產還為他搭上了性命!饒是如此,他也依舊是個不爭氣的!不止是白費了為他請的那些先生導師,就連當初為他弱冠花銷的銀錢,為父都覺不值!”

  “是...”

  提起母親,沈棲流也沒什麼印象,沈棲遲出生時他也不過三四歲,這麼多年,必淡忘了...

  許是提到了妻子,沈安士眉宇間浮現一絲歉疚,是對沈棲遲的失望,叫他無法與死去的妻子交代,父子二人就此陷入短暫的沉默。

  雲舒坐在沈安士對面,對於他們交談的內容有了一些瞭解,想開口勸說安慰他兩句,但轉念一想,這畢竟是他們沈家的家事,又關乎沈老夫人,恐說錯什麼惹亡者忌諱,所以還是不便插嘴。

  沉默片刻後,沈棲流才又開口:

  “動怒無益于身子安泰,父親氣過便算了,小遲是小孩子心性,要改也並非一朝一夕...”

  “哎...”雲舒看到沈安士有些疲憊,語氣放軟了些,“你做兄長的便一味替他說話吧,那混帳東西仗著你寵他,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呵呵...自家弟弟不寵,難道還便宜了外人去嗎?”

  “你啊...一向正經,何時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氣氛被沈棲流這麼一攪,倒也松泛了許多,雲舒端著的心才入腹,又聞沈棲流痞氣的聲音落下。

  “父親,大哥...”

  雲舒抬面一瞧,男子如午後貓兒一樣慵懶的嗓音,與他身上鋪天蓋地的酒味兒一同襲來。

  她隨即眉頭輕皺,極不情願的起身應付:“給夫君請安。”

  沈棲遲頂著滿頭雜亂的墨發,只用一根月色緞帶粗粗綁在腦後,順著長短不一的發尾向前看,半截腰帶垂在腰間,

沒有扣全,一張宿醉面孔像打焉了的黃花菜,媚眼半睜,星點胡茬落在他白皙的面上,很是突兀...

  這一口“夫君”叫的雲舒冷汗涔涔,她沒想到沈棲遲竟能如此不修邊幅,那副邋遢模樣當真是登不得檯面!早知如此,她便繼續稱病躲懶了...

  誰知沈棲遲在聽到雲舒問安後,倏地彈開雙目,待二人視線交匯後,他有片刻的呆木...

  怎麼...怎麼沒人告訴他,雲舒也會來?

  意識到雲舒的存在已為眼見事實,他開始無比慌亂的整理衣襟,扯弄腰間玉帶...

  心急而為總是沒有好結果的,本就褶皺錯位的錦衣再他一陣折騰後,反而更...

  雲舒撇了一眼被他自己扒開的領口,中衣裡頭健壯的胸線還在頻頻外露...依照她推測,他身上這件衣裳,恐怕還是昨日那件吧...

  沈安士見他如此模樣,忙不迭責駡出聲:“混帳!還知羞恥為何物嗎!成日就是這副德行!邋裡邋遢的是存心要丟我相府的臉嗎!”

  沈棲遲垂下腦袋,“父親,我...”

  “你什麼你?”沈安士激動的站起身,湊近沈棲遲罵道:“可恨天不垂憐,叫我有了你這麼個臭小子,我當你老子遲早要被你氣死啊!”

  說完這句他一口氣兒沒喘勻,掩唇咳嗽起來。

  沈棲流立刻過去扶住他,“父親!父親大人息怒!”回頭吩咐,“沈為,快倒茶來...”

  雲舒見狀也不好幹看著了,蓮步輕移到了沈安士跟前,福身:“請父親大人保重身子...”

  沈安士喝了口茶,好不容易才緩過來。

  “真是委屈你這丫頭了...讓你日日對著這混小子,想必也是十分為難吧...”

  “父親言重了...舒兒從不覺得有任何為難...”

  當然談不上不為難了,自嫁進來到今日,她根本也沒見過沈棲遲幾面,平日沈棲遲從不留宿她房裡,偶爾到訪也只是例行公事的掩人耳目,不肖半刻鐘便走了...

  “快起來...快起來...好孩子...”

  沈安士扶起雲舒,“遲兒是孺子不可教,縱然是委屈...只能望你多擔待了...”

  “是...此本就是舒兒的責任...”

  沈棲流趁機插話道:“父親說了這會子話,想必餓了吧,不妨...傳膳吧...”

  “唉...坐吧,都坐下吧...”

  見沈安士應允,沈為便下去吩咐膳房。

  不料沈棲遲才邁開長腿,便聞沈安士斥責,“衣衫不整的子孫有何臉面上沈家的膳桌?去,去那頭整理好了再過來!”

  順著他手指方向,沈棲遲抿了抿薄唇,“是...父親...”

  雲舒跟隨他移動的背影下意識喚出聲:“喂...”

  方才她也說了,侍奉夫君長輩是她的本分,那夫君儀容不得體,自然也有她的不是之處,所以...她理應同他一道過去...幫助他...

  “舒兒別管他了,你自己先坐...”

  “父親...”

  沈棲流破天荒替沈安士幫腔,“弟妹便由他去吧...小遲也不是孩子了...”

  此話也不錯,但不知怎的,雲舒就是聽了不痛快,何況她如何不知沈棲流的醉翁之意?

  “舒兒去去就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