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一章 醉酒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228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4


半倚在酒樓上的人往口裡扔著一顆又一顆的花生米,偶爾未接中也不惱,顯然對此玩得不亦樂乎。

桌面擺壺清婉的雕花釀,城外一路飛奔而過的馬蹄聲擾了他的耳朵。周圍嘰嘰喳喳的議論聲更是煩得他頭疼。不由得將頭探到窗外去,順著聲音的源頭尋去。

從馬車裡下來的人著件淡紫色的印花袍子,飄散的髮絲用支玉釵別在腦後,白哲目光牢牢的盯著那人臉上的半張銀色面具瞧。幾道聲音乘勢鑽進他耳裡。

酒樓中不少前來用飯的客人低聲道:“聽說那便是從邊疆大獲全勝的容王爺,此次回京怕是少不了封賞,也不知又會有多少名門望族還未出閣的大家閨秀巴巴的等著嫁過去。”

往小二手中甩幾枚銀錢,白哲手裡提壺酒便踏出菜館子的大門,下樓時正碰上那所謂的王爺,微微挨近身子,與他肩膀擦著肩膀的別過。那人淡淡的瞥他一眼,眸子透出抹冰寒。

白哲頭也不回的走遠,回到宿夜的小客棧裡這才低低笑出聲,手裡不住搖晃著剛剛順來的和田玉佩,眼底的得意之色溢於言表,露顆小虎牙道:“狗屁的王爺,不過是浪得虛名,又怎敵得過我妙手神偷。”

解開一半衣物,正要跳進木桶裡洗個澡便睡覺時,輕輕的叩門聲響起,白哲打個哈欠,慵慵懶懶踏著步子去開。首先映入眼簾的還是那身淡紫色的袍子,身側縱使散去隨從也透著一股子貴氣。

進到屋內,自顧自坐在椅上,青蔥纖長卻不失陽剛之氣的手指探出來,直直擺在他跟前。白哲愣愣神,還來不及做何反應,那人搶先說道:“玉佩,我的!”

木桶裡的水還在滋滋往外湧著熱氣,白哲高挑著眉毛,有些不可一世的頑固味道,也懶得與對方打啞迷,哼道:“進到我手裡的東西自然就是我的,你若有本事搶回去便是。”

將玉佩半別在腰間,擺個姿勢就要動手,容瑾皺皺眉,還未等人看清身影晃過去,再回到椅子上時手裡儼然多出塊玉佩。

悠悠吐出聲道:“武功,你不行!”

聽著他輕藐的語氣,白哲半晌才回過神來,挽起衣袖子要衝過去拼命的架勢。才踏一步又生生止住不動,本就剝得差不多的衣物徹底散開,白得晃眼的鎖骨暴露在空氣中,精細的腰肢恍若盈盈不及一握,胸膛身下的風光更是一覽無餘。再看看容瑾手裡,除了玉佩之外儼然還多了根褲腰帶……

白哲憤恨的剜他眼,臉上的神色陰情不定,不斷變換,是青了白,白了黑,黑了又紅。苦於看不見他蒙著面具的神情,白哲一把奪過帶子,不忘狠狠啐一口道:“玉佩還你,趕緊麻溜著滾!”

用力踹關房門,泡在水裡,只覺得憋屈至極,還沒在誰手裡栽過這麼大的跟頭,這仇非得報不可。在心裡誹謗好一會,這才閉上眸子,沉沉的睡過去。

月色埋在深深的雲層之間,容瑾手裡握著玉佩細細摩

擦著,燭光被風吹得明恍恍,面具下的薄唇難得的勾起一抹弧度。

  寒東早早逝過,三月裡桃花開得最盛,正是踏青的好時候。文人墨客,富家公子,都喜歡坐著馬車一邊談天論地的賞過美景,累了便讓小廝在花下擺幾張自備的桌椅,飲上兩壺美酒和點心,那份舒服爽利自然不在話下。

可換到白哲眼裡卻又是另一回事,不過是一群自許風流的二愣貨子在一起相互裝x。又怎比得上在樹上飲酒睡覺來得消休,樹下人的笑聲偏偏擾得人煩怒暴躁,酒葫蘆不由分說的扔下去。

被一旁護衛牢牢接住,一直沉默不語的容瑾這時倒是抬起頭望向樹間。

  遙遙四目相對,只見他一身白衣泱泱,腰間別支紅色的穗子,墨發用帶子束一部分在腦後。

風一過,揚起滿樹的桃花碎瓣,輕輕柔柔,白哲就倚在高高的樹幹間,微怒的小臉潤上一層水色蕩漾,杏花眸裡更是波光粼粼。

容瑾隔著面具又是一笑,只覺得這等風貌惑人不己。

白哲縱身躍下來,有上回的教訓後也不再動手,只是幹望著周圍七七八八的男男女女,半晌回頭憤恨的瞪著他。容瑾立馬會意的擺擺手,幾息之間,人散個乾淨。

林子裡安靜下來,時不時傳來幾聲翠鳴,白哲舒舒服服坐在矮椅上,也不講究客氣,端過桌面上的酒入口。濃郁的酒香味鋪在喉嚨裡,不帶一點辛辣之氣,竟是御用的醉仙釀。

白哲見他似具木頭人般的坐在對面,既不言語也不飲酒,便覺渾身不自在。倒一杯推到他那側,對面的人還是一動不動,擺明不給面子,心裡這麼一想就忍不住開始較真。

“喝!”擠一個字出來,白哲看不見他在面具下皺眉,起身直接坐到他身旁的青地上,也不管衣料上是否會沾上露水。手裡舉著酒杯在他眼前擺動。

語氣裡帶著明白了當的諷刺意味道:“難不成大名鼎鼎的容王爺竟是個連杯酒都不敢喝的貨色?”

容瑾聞言眉目皺得更深,歎口氣,說句孩子氣的話,“喝就喝。”然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白哲見他喝了這才心滿意足的笑起來,嘴裡叼塊點心,用手捅捅一旁的人,有兩句沒兩句的搭著話。半晌還聽不到回答,白哲扭過頭去,剛想開罵,便看見容瑾仰倒在青地上。

不由得捂著肚子笑得歡樂,說出去也真是個笑話,這戰神容王爺居然真的一杯倒。想必這一時半會也醒不了,將人扶起身子來,林子裡連個鬼影都沒有,更何況是人。

學著他的樣子也歎口氣,還未說點什麼,便被人按倒在地面,炙熱的男性氣息鋪面而來。白哲喝了不少酒,身子軟得不行,奈何他力氣又大得很,只得呆呆由他壓著,一動也動不了。

  喚他兩聲也沒反映,抽出一隻手掙扎著,耳邊都是他綿長火熱的呼吸聲,白哲微微側身,身上的人便輕哼一聲,似是蜜語又似柔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