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二章 醉酒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226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4


盯著他略帶春色的眉梢看幾眼,心中頓時明瞭,臉色嘩啦一下染得通紅,急忙逃出身來,卻又被人按住,白哲感受越發火起的溫度和越來越近的薄唇,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事實證明他也確如其想的做了,頭顱往上傾著,動作迅速的往他勁耳邊咬去。容瑾稍稍的偏低一會頭,白哲又是下死心要咬醒他,使了狠力氣。綁著面具的細線應聲而斷,風撩動耳側的碎發,灑出幾縷在他的面上,有些發癢。

銀色的面具滾落到一旁,容瑾慢慢轉過臉來,花瓣碎落一地,鳳眸裡載著難盡的顧盼神飛。白哲被他盯得呼吸一洷。

前段時間他逛花樓才見了天下第一美人花魁娘子的婷秀玉立。而此刻那美人卻連容瑾的一根小手指頭都比不上。這大抵才是真正的顏如冠玉。

容瑾似靈玉砌的薄唇勾起一彎弧度,在他丟神之時,衣物早己被人扒得七零八落。紅潤的舌頭帶著濕氣舔一下他的嘴角。白哲立馬回神過來,掙扎著起身出來,再漂亮再貌美,那特麼也是個男的!

  身子動彈不得,就像條案板上的魚,任人宰割,白哲只得認命的溫聲勸著“容王爺,你快醒醒,你我都是男子,你不能………”未說完的話被堵在喉嚨裡。

  舌尖卷著舌尖的狂舞,時而溫順又時而暴淩,掃過口腔內的每一個角落,帶著醇醇的酒香。吻到興時,帶出一抹銀絲,容瑾好心情的看著他在自己身下喘氣。

雙眸間帶著撩人的風情,白哲瞧著他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毫不猶豫的罵起來。“姓容的,我告訴你,你若是還不起來,我遲早滅了你!莫以為你是個什麼勞什子王爺我便怕了你!”

容瑾封住他喋喋不休的小嘴,白哲被他吻得雲裡霧裡,由不得自己反抗半分,舌際間的攻城掠地,進退得防,更是輸得一敗塗地。

別人喝了酒都是發瘋,他倒好,喝了酒是發春,白哲終於意識到,和一個醉鬼講道理是行不通的,當然,罵也沒什麼鬼用………

白哲奮力抽出一隻手來,也顧不得輕還是重,對這他後頸脖猛然一錘,容瑾登時愣神,然後倒在他身上迷糊不醒。

  白哲推了推他身子,經過剛才一番反抗已經累極。扣在腰間的手臂剛勁有力,心有餘悸的瞅他一眼,見是真昏過去,也懶得再折騰,便由著他睡。

  等到日落西山,天邊透出彩霞時身上的人才醒,容瑾拍拍發痛額頭,此時兩人的樣子實在說不上好看。身子相互交纏擁在一起,衣衫不整,一眼望去,身下人精緻的勁項上還留著大大小小的紅痕。

  容瑾瞪大雙眼,立馬從他身上爬起來,臉上神情變幻莫測。白哲被壓得渾身酸痛,由其是腰,因為抱得太緊,用力一動就像要斷了似的。

  拍去身上塵土,用手揉著腰,容瑾一言不發的盯著他看,此時見他揉腰動作,臉上立刻發熱,起一層紅暈。慢吞吞移步過去,幫他揉著,連聲音都不由得放緩道:“是這

裡痛麼?”

  白哲聽出他不自然的語氣和一臉那什麼的嬌羞就知道他肯定誤會了。連忙急急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容瑾手上動作一僵,嚴肅道:“我知曉這種事難以啟齒,大丈夫頂天立地,我容某又豈非敢做不敢當之人,你放心,我……我會負責的。”說完這番話後,頭便低下去,臉上的紅暈更是加深不少。

  白哲似看智障般瞪他一眼,推開在腰間的手,用極其彆扭的姿勢走著,他暫時不想跟白癡一般計較。

  負責,說什麼屁話!他對男人可沒絲豪興趣,這天下間的窈窕佳人他還未看夠,怎麼能折在這種彎路上。

  又想起面具下那張風華難絕的臉來,這世間真的會有人及得過他麼。

  容瑾站在他身後,愣在原地動也不動,雙手握緊,眉心深深糾著,等到白哲越走越遠才下定決心的追上去。自己不算太古板的人,要了別人身子卻不負責,這種混帳事他暫時做不出來,儘管對方同為男子。

  容瑾瞬間來到他身前,白哲抬眼看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的功夫又把面具重新帶上,不免覺得有些掃興,卻沒阻止那雙扶向腰間的手,真不怪他矯情,的確是又酸又麻。

  容瑾從懷裡掏出根指節大小的哨子,朝著天空一吹,別看這玩樣小,聲響卻直入雲霄,嚇散不少林中雀鳥。

  約莫半刻鐘後,貼身隨從便追上來,老老實實跟在他們身後,不少人好奇的盯著白哲望,卻不敢多發一言。

  後背上熱切的視線快把他身體刺出幾個窟窿,白哲回頭狠狠瞪他們一眼,吼道:“看什麼看,沒見過把腰閃著的麼!”

  眾人噗嗤笑一聲,連忙低下頭去。

  這一笑可把白哲那點可憐的挽尊心都戳成粉末灑一地。

  當即甩開容瑾的手自顧自往前走,他一個傲立武林數年的妙手神偷,何時被人這樣看過笑話。

  容瑾不折不饒跟上去,我拽你推,你踢我躲,兩人一來二回的開始了拉鋸戰。

  白哲自問不要臉也是出了名的,倒沒想過在這茬上還能棋逢對手。

  惱怒的大吼一聲道:“你究竟要如何也給句明白話,粘著我算怎麼回事。”

  兩人停在原地不動,隔著面具看不清他此刻表情,瞅一眼紅透的耳尖,白哲知道他必然又臉紅了。

  容瑾細想一會,聲線極其端正認真,道:“明白話?你是指……名分?”

  “這也是我考慮不周,先前既然對公子做了那等事,若不能紅燭以待,終身不娶這一點容某還是能做到的。”

  此言一出,身後跟著的隨從立馬露出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曖昧不明的視線如萬箭齊發而來,不偏不倚,牢牢定在白哲身上。

  白哲大概是被氣得狠了,臉上竟然也微微發燙,忍著腰間傳來的疼痛腳尖輕點,借著樹木攀飛而起,頃刻間消匿,他怕再呆下去會嘔血三升。

  “容王爺,我白哲不需要任何人負責任。”

  清澈的聲響回蕩在耳邊,容瑾望著他離去的方向眉毛一挑,“回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