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三章 這位公子好手段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228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白哲帶著滿身疲倦回到客棧中,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側邊,一層薄薄的棉絮被他蹂躪得不成樣子。好在腰間的疼痛已經緩解不少,閉上眼腦海裡全是那張淺笑的臉,好不容易磨到入睡。

  嘩一下從床上蹦起來。

  惱道:“該死,做夢都不得安寧。”

  也真是魔障了,居然會夢見自己躺他懷裡,兩眼含情脈脈,如膠似漆,甜膩膩的喚一聲,郎君!

  白哲頓時全身泛起雞皮疙瘩,看著窗外已經泛白的天際,索性起床打盆水洗淨臉龐,提劍在院子裡一招一式的練著,心中逐漸安定不少,等到巷子裡飄蕩過包子香才停下。

  百無聊奈的縮在屋子裡躲幾日,就怕會有人找上門來,結果倒是風平浪靜,白白憋屈自己。白哲嘴裡哼唧道:“看來這容王爺只是說笑。”

  吊著的心落下來,卻不知為何又有那麼點詭異的不服氣。

  大中午,陽光和煦,白哲晃悠悠走到茶館裡,靠窗邊坐著,點壺毛尖,讓人上盆瓜子,聽著紛紛擾擾的江湖消息,神情頗為愜意。

  “楓丹城裡最近出了件奇事,聽說有位王孫貴胄竟然有龍陽之好,也怪了,此等事說來並不光彩,誰知那王爺卻揚出要明媒正娶這種話。”

  離他僅有一桌之隔的大漢正講得眉飛色舞,豪放的聲音絕對說不上好聽,偏偏描繪得妙趣橫生,聽起來就像十成裡有九成九是真的。

  周圍鄰近的相桌紛紛湊過去,白哲吐出瓜子殼,也豎起耳朵聽。

  有人搭腔道:“此舉實在有違常倫,未免太過了些。”

  白哲端起茶水送到嘴邊吹散熱氣,暗地裡誹謗,哼,豈止太過,簡直就是傷風敗俗!

  大漢扯著粗嗓門繼續說道:“聖上居然未怪罪,睜隻眼閉隻眼的由著這位王爺去,可惜不知哪位才俊能有如此手段,把人迷得這般暈頭轉向。”

  “這位王爺卻是何人?”穿著藍衣錦緞的公子急急發問。

  大漢遲疑一會,用手撓撓頭頭,“有人說是前陣子班師回朝的容王爺,容瑾,我等小民不甚清楚。”

  白哲細細抿過茶水,乍然間聽到這個名字,險些燙壞舌頭,心頭壓抑一口老血,欲吐不吐,又隱隱有上湧的趨勢,那他們之前所說的莫不就是……

  眾人沉寂,不過半刻又問及後續發展。白哲見那大漢還想起話頭,當即抽出利劍,淩空一砍,狂暴的劍氣將桌面劈成兩半,杯碟七零八落叮碎滿地。

  罵道:“誰編的這些胡話,也不怕傳到官吏耳中,治你們個污蔑皇族的大罪。”

  此言一出,果然無人再敢多議,眾人漸漸散開,白哲也準備踏步離去。茶館的老闆倒是迎上來,帶著刻意討好的笑,指指地面殘屑,生怕他手起刀落,大開殺戒。

  白哲頓時明白何意,打壞東西自然要賠錢,摸摸腰側,他今日好像只帶茶錢出來………

  面色尷尬的看老板眼,正要緬著臉賒帳,一錠銀子已經扔進老闆懷中,未見其人已聞其聲,只聽見一把極其悅耳的男音道:“我替他付。”

  白哲不由得回過頭去望,原是

先前發問的藍衣公子,雖是春日,手裡也執把扇子風騷的搖啊搖。

  藍衣公子嘴角浮著極為輕挑的微笑,面容倒是生得精緻瀲灩,由其一雙眉目,仿若沉如幽淵,斂盡星辰,別有的清俊雅致。因此這番造作的姿態由他做出來,也並不惹人生厭。

  抱拳回道:“多謝,在下白哲,以後公子若有用得到的地方,儘管知會一聲。”

  藍衣公子收起摺扇,十分自來熟的搭上肩膀,說話也是哥倆好的語氣,“小事一樁罷了,白兄客氣,不用公子公子的叫,直接喚我名諱易羽書就是。”

  白哲有些彆扭的往旁邊挪挪,尋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易羽書嬉皮笑臉的神色立馬一變。

  皺起眉目道:“白兄,今日哥哥我有急事,等會若有人進來問,是否見過一位藍衣公子,你可萬萬不能透漏愚兄行蹤,隨手指個反方向給他們即可。”說完,打開摺扇遮住臉火急火燎的從後門溜了。

  走後不出三分鐘果然有幾個灰衣小廝找進來,其中一人朝他問道:“少俠可曾見過身著藍衣的公子,面容也生得清俊姣好。”

  “見過,往城北街剛走不久。”白哲按照他所說指個反方向給小廝,好在他平日裡厚臉皮慣了,睜眼說起瞎話來也是不慌不忙。

  小廝彎腰行禮謝過,帶著人重新去尋。

  白哲一路走在大街上還是能聽見有人議論此事,直罵晦氣,心中頗為不痛快,卻還帶起一絲連自己都未察覺的微妙感覺。

  夜半。

  白哲將自己好幾月攢的銀票揣兜裡,轉眼來到青樓門前,準備聽支小曲安慰安慰自己,也算為這兩日遇到的破事去去黴運。

  靈霄國向來民風開房放,男人流連花叢,三妻四妾也實屬平常。不少達官貴人更是愛玩弄戲子那一套。

  白哲雖常逛青樓,但卻潔身自好,從未叫過什麼姑娘做陪,說是聽曲,就真是聽曲。

  選個偏僻的角落一人獨坐,高臺上,美人梳著精緻繁雜的髮髻,懷抱琵琶,咿咿呀呀唱著,白哲半眯眸子聽得入神。

  一曲完畢,又有人踏台獻舞,大概是酒水灌得太多,肚子裡有些不舒服,白哲起身前去茅房。穿過鶯歌燕舞的人群,外廂安靜不少,快速解決完之後出來系著褲腰帶。

  抬起頭,發現有人目光灼灼盯著他看。系褲腰帶的手卡殼般停住,白哲甚至能看到那雙眼裡醞釀而起的憤怒,沒由來心虛一陣,皮笑肉不笑的擠出句:“好久不見,容王爺,原來你在我對面如廁啊!”

  容瑾帶著半邊面具的臉徹底黑下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語氣裡帶著漠然和細不可聞的醋意。

  白哲渡步到一旁洗淨手,被他質問得有些委屈道:“男人到這等地方還能做什麼,閑得蛋疼來聽曲不成,沒看出容王爺竟也深夜寂寞出來找樂子。”

  他可不就是過來聽曲的麼………

  白哲反過來懟他幾句,卻沒注意這話說得酸意沖天,容瑾呆住,近乎咬牙切齒道:“你來嫖!”眸子裡閃過寒芒,一把將人拉進懷裡,用手捏住他的下巴,力道大得可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