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六章 婚期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230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白哲憤恨剜他一眼道:“容瑾,青樓之事只是個誤會,你若不信,改日可親自喚易羽書詢問。在下也真的不是斷袖,能否放我一馬?”

  再次故技重施想要飛身離開,折殷扯著他手臂上的袖子,布料扒拉聲裂開。白哲愣在原地,今日實在倒楣透頂。

  容瑾從懷裡掏出根緞帶,將他的手在電光火石間綁好,然後笑眯眯的從袖子裡再掏出根鍛帶將腳也並同綁上。

  把人打橫抱起,略帶得意道:“不能,而且,你的袖子現在不是斷了麼,放心,衣服我會再給你買。”

  白哲一愣,他說的斷袖怎會是此斷袖之意。捅捅他胸膛,偷偷詢問句:“容王爺,你莫非真有龍陽之好?”

  容瑾低頭看他,面具下的表情極為複雜,吐出幾個字,“你說呢。”

  白哲無辜眨眨眼,開始討價還價道:“這等事也沒什麼好丟人的,你若能放我走,我定然替你尋個上等貨色,如何?”

  容瑾乾咳聲,在他耳邊輕聲道:“單單夫人就夠為夫頭疼,再來一個如何吃得消。”

  誰說要替他納妾!

  他話裡的意思從容瑾嘴裡曲解出來全然變了味道。

  被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扭過頭,白哲躺在他懷裡一路招搖過市,他這回在楓丹城可算露個大臉。

  半隻袖子在風中飄飄蕩蕩,有那麼幾分滑稽,指著跟在後頭的折殷鬱悶道:“衣服讓他雙倍賠償。”

  折殷無故躺槍,捧張笑臉風輕雲淡,整個王府的財務都由他上下打點,莫說賠件衣裳,養著他都沒問題。

  回到府內。

  即墨帶著人早早在前門恭候,折殷平日裡管著王府進賬與瑣碎事物,防守安全這塊由即墨負責,一前一後,將整個王府料理得井井有條。

  折殷看見他便哼聲,鼻孔朝天出氣走了,他也是個心性高的,兩人武功路數都在伯仲之間,憑啥即墨管護衛,他就得算爛帳。

  兩看相厭,即墨惱他說一是二太過張揚,折殷嫌他磨磨唧唧不夠快速。形如水火,融合不進卻又相互制衡。

  容瑾把人放開,親自取出幾套衣服,穿在白哲身上鬆鬆垮垮有些顯大,環顧一圈,凡是見到他的丫鬟下人紛紛行禮,白哲暗爽,好歹享受把高高在上的感覺。

  白哲身上所餘銀錢己不多,在王府混幾天,順手帶點東西回去也不虧本。既然是他把人搶回來,就得好吃好喝伺候著。

  心中小算盤打得啪啪響,嘴裡興致索然的發問:“不知本少俠今晚睡在哪?”

  容瑾伸手指個方向道:“自然是與我同睡,夫妻間本就該如此,你雖還未入門,我卻不會虧待你。”

  他這話說得滿臉正氣,理所當然,言語間盡是關懷理讓,沒有半分輕佻紈絝之意,若不是白哲是個公的,差點就信了呢!

  自己什麼時候同意的下嫁?又什麼時候承認過他喜歡男人?勾住容瑾的肩膀,白哲忍住想一掌拍死他的衝動,謀殺皇親國戚可不是開玩笑的。

  壓制住火氣,心平氣和道:“容王爺真是客氣,我一個江湖浪蕩子,睡哪裡不是睡,給在下間普通廂房足矣。”

  容瑾凝神想一會,像是懂得什麼道:“夫人說得有理,是為夫莽撞了,你我還未成婚就同居一室,傳出去想必會惹人非議,毀了夫人清譽也不好。”

  屋內下人個個露出好奇,詫異,驚愕的表情,白哲又忍受回萬視盯人之感,被他左一個夫人右一口為夫喊得頭皮發麻。

  下意識往腰側邊伸手,空空蕩蕩,劍呢!他的劍呢!

  雙手緊握成拳,無奈垂頭,白哲坐在椅子上不與他計較,靜下心來平氣,他的內力已經克制不住在翻滾,再不調息,他怕會震死別人。

  見他不做聲,容瑾只當是默認,繼續興高采烈的說道:“既然如此,擇日不如撞日,娘子,我們今夜就成婚如何?”

  嘭一聲,離白哲最近的雕花桌子碎成兩半。

  難道他不知道最惹人非議的是,堂堂一個王爺,卻要娶個男人為妃這種驚天大八卦麼,容瑾你的清譽才馬上要毀於一旦!

  “容瑾,你能否別再說話,婚期的事能不能稍後再談。”白哲憋會氣,終於忍不住般說句,他還不想當第一個被氣死的人。

  摸摸下巴,容瑾有些不明所以道:“為甚?這婚期有何問題?就算是今日不娶,明日也還是要娶的。”

  很好,這是在告訴他,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嗎?白哲語重心長道:“王爺若是不能八抬大轎,明媒正娶,那這個婚不結也罷!”說著哽咽兩下,很是傷心的樣子。

  偷偷用餘光打量他的神情,容瑾果然站定在原地認真思考,讓丫鬟喚來折殷,“婚期之事,就交與你去辦,若是有半點差池,提頭來見。”

  折殷領完話準備出去忙活,突然回過神,像是聽到什麼不得了的字眼,雙眼瞳孔放大,猛的返回身,顫抖著指向白哲道:“王爺,您難道真的要納個男子為妃不成?”

  容瑾不假思索的點點頭,仿佛只是在做一件極為平常的小事。

  看到他點頭,折殷撲通跪在地面,“王爺,這可如何了得,哪怕為了香火傳承著想,也還請三思!”

  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王爺不近女色的原因竟是在這。

  此番言語一出,白哲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手舞足蹈,可算來個思維正常的人。

  容瑾極淡的瞥他眼,周身溫度都下降不少,初春天氣還帶著寒意,廳裡的人都忍不住打個哆嗦。

  “折殷,該你做的事你辦好就是,不該你插手的,最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王府規矩你該知道。”

  折殷跪在地面咬牙,髮絲上蒙層冰霧,起身中規中矩退出去,是他糊塗了,容瑾要做的事,有誰擋得住。

  暗地裡舒口氣,細細想來,他跟隨容瑾己有數年,實在未看出王爺是何時染上龍陽之癖。

  今日他又無端受到此等毀滅性打擊,等成婚消息散播出去後,也不知靈霄國內會有多少人的下巴跌個粉碎。

  想到等會即墨知道這事後的表情,折殷心中突然舒暢不少,來到白哲身側,叫上幾個裁衣丫鬟替他量身。

  白哲拉住折殷的手,義憤填膺,他怎能如此快就敗下陣來,他應該絕不妥協,豁出命去勸誡容瑾才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