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十章 潔癖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167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白哲閉口不言,在床上難耐的滾著身子,滾得披頭散髮,這一憋就足足憋了半柱香的時間,白哲臉色難看的一骨碌爬起,好賴不賴的掀著被子,滿是幽怨。

  “小爺不幹,王爺就能不許人半夜如廁嗎?你這是濫用權職,我要上官府告你。”

  “告為夫什麼?本王倒要看看那個官府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接你這一案。”

  白哲坐在床上撒潑,扯著容瑾的衣角又拉又咬,他在江湖裡混跡數載,哪天過得不是比神仙還逍遙快活的日子,現在竟淪落到連茅廁都不許去的地步。

  看著平躺在身側不為所動的人,白哲氣得火冒三丈,牙根癢癢,抬腿直接坐在他腰上,大力抓住他的雙手按在床頭,今日個索性就同歸於盡。

  容瑾呆滯片刻,無悲無喜,也不做反抗,墨發揚在臉上,他想動手撥開,白哲死死扣著,嘴裡吹口氣,青絲登時隨氣散開。

  鳳眸如踏花碎浪般勾著白哲看,白哲臉上一紅,火氣不知不覺去下七層,容瑾不做聲他也不動,兩人保持著這個怪異的姿勢兩兩相望。

  到底是白哲先繃不住,移開目光抬頭望向房梁,頗為緊張的從他身上下來,心如鑼鼓。

  木木的撓頭道:“小爺先去解決三急。”

  急匆匆穿好鞋子,一溜煙的奪門而出,目標直指茅房,那速度堪比羽箭,真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剩幾個時辰便是天明,白哲站在房門前使勁拍著面頰,剛才真是鬼迷心竅,他竟然下意識想親上去,那彎薄唇的滋味在腦海盤旋再盤旋,如何也揮散不去。

  躡手躡腳的回到房裡,容瑾已經睡著,白哲欣賞會他的睡顏,最後將原因歸咎在他太過惑人的樣貌上。

  鑽回被子裡總算閉眼,結束完這亂糟糟的一天,容瑾睜開眸子把人摟在懷裡,一張被子裹得牢牢實實,初春夜裡極為動人。

  白哲一覺睡到日上三竿,起床時有丫鬟打好熱水在旁側伺候著,洗漱好後將發束梳起,用緞帶綁好,換身制做講究的精品衣裳,他本就生得朗雅,如此一襯更顯風流倜儻。

  不消多說,這衣服定是出自折殷的手筆,不愧是王府,昨日個才量好尺碼,今天就能立馬趕工出來,這樣好的面料,他定要讓他多賠幾

件。

  折殷正在庫房裡點算帳本,背後一涼,突然打個噴嚏,揉揉眉心,筆上沾點墨汁,在冊本上勾勾寫寫,算盤不斷響動。

  即墨從背後拍下他肩,豆大的墨點滳在紙頁上,模糊大片,一個個的無所事事,盡給他添亂,毛筆反手一甩,想濺他滿身墨汁。即墨身形晃動,退到幾尺外,地面灑下一線形狀不規則的黑點。

  站起身撫額無奈,好吧,他剛才暫時忘記即墨常年一身黑衣了。

  折殷將筆藏在身後,面色不善道:“你來幹什麼?”

  即墨低頭啞聲,目光死死盯著鞋面上那點細微得不能再細微的小墨點,眉頭一皺,臉色臭得可以與被搶了糖葫蘆的孩童相聘美。折殷順著他的目光往下看,笑得春風得意。

  不錯,他就是知道他有深度潔癖,故意來噁心噁心他,誰叫他平日裡一點塵都沾不得的苦大恨愁臉。

  上次讓他個拿落了灰的帳本,他居然回去洗了不下數十回手,他的賬薄上是有瘟疫嗎,混蛋!

  即墨俯身想脫下鞋子,看眼地面上的塵土,又想想等會還要走一大段路,頓時放棄這個想法。再看眼折殷新換不久的乾淨鞋面,眼皮都不抬一下,悠悠道:“脫掉。”

  “哈!脫什麼?”

  折殷捂緊衣裳往後退,腰枝抵在桌案上,即墨緩緩逼近,書本七零八落,散落一地。

  折殷滿臉漲紅道:“你別想亂來,我可不是斷袖!”

  說完拼命護住胸前,誓死捍衛貞潔的模樣,他怎麼不知道即墨什麼時候也染上這種愛好。

  “嗯,我知道你不是。”

  說完便在他震驚,羞怯,惱怒的神情下將人抱上桌面,然後慢慢俯下身子,托起他的足尖,吧啦一下脫了他的新鞋。瞬間閃身到椅子上更換。

  折殷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完成這行雲流水般的一系列動作,千言萬語的說教都堵在喉嚨裡,不上不下,欲吐難吐,臉色比鍋底的黑灰還要黑上幾分。

  許是他太過炙熱的眼神終於刺殺到某人,即墨停住換鞋的動作,嘟喃句,“居然小了。”

  又在他幾欲殺人的眸光中換回自己的鞋子。

  毛筆發出清脆的響聲,斷成兩截,折殷赤腳從桌案上下來,為什麼這個人還不去死一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