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二十章 陸家莊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174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陸沉淵收斂下脾氣,把劍重回劍鞘,溫和的笑著,招手道:“師弟乖,過來,師兄保證不打你。”

  白哲抽抽嘴角,他又不是白癡,都這麼多年了,師兄就不能換個招嗎,真當他還是小時候那個毛頭小子會上當麼。

  “師兄,沒用的,你別勉強自己笑了,你看看肌肉都在抽搐,我現在已經長大,絕計不會上當。”

  白哲小時候就是個潑皮無賴的性子,老道士死後被陸莊主撿回去的近兩年不但無所改變,反而越發放肆,整天不好好練功,帶著一群毛頭小子胡天胡地的瞎鬧。

  這首當其衝受到禍害的便是管束他的陸沉淵。

  他生得副好皮囊,不吵不鬧時很討人歡心,陸沉淵只比他大一歲,看起來又溫溫和和毫無殺傷力,因此白哲剛到陸家莊的頭兩個月就將他藏的那點月錢盡數偷去買酒喝。

  陸沉淵發現後氣得臉紅脖子粗,抽出木劍,足足追了他三條街。奈何怎麼跑得過常年逃命的白哲,最後累得靠在路邊的大樹上喘氣。

  也像現在這樣壓下火氣,朝他朝手,眉眼溫柔道:“師弟,別跑了,酒錢的事算了,師兄不怪你,你過來,我有幾句話要交代你。”

  白哲拍拍手,很是得意,屁顛屁顛的跑過去,陸沉淵像慈母般抓住他的手,臉色形如翻書,片刻間變得比鍋底還黑,堪比戲法精彩。

  嘩嘶一下扯開他的褻褲,把人壓在石板上,小木劍啪啪抽在屁股上,兇神惡煞道:“你個臭小子,偷師兄的錢買酒喝就算了,居然連一滴都不給我剩。”

  白哲疼得直叫喚,淚眼婆娑的哇哇討饒,陸沉淵打頓痛快,心裡火氣下去不少,背著他回到陸家莊,看著他揉屁股的動作,心裡難免內疚。

  偷偷拿著傷藥暗地裡給他擦,然而白哲註定不得消休,傷好後,依舊如初的偷他月錢買酒。陸沉淵逮不到他就故技重施,白哲偏偏總是上當,抓到又是一頓熊揍,每每都以他鬼哭狼嚎落幕。

  興許是被他揍得長上記性,自此以後但凡偷月錢買酒都記得給他留上半壇。

  只要陸沉淵不表現出來,外人是無論如何也辨別不出他到底是真生氣還是假開懷,白哲與他一同長大,近兩年居然慢慢摸索出些門道。

  白哲向前幾步,準備破窗而出,陸沉淵摸摸劍柄,看出他的動機也不阻攔,眼眸裡水

光波動,心平氣和道:“師傅年歲己高,武林盟主的重擔怕是挑不起,月底就會廣發英雄貼召集天下各路豪傑。你倒好,聽到消息跑得比兔子還快。”

  陸沉淵說到這裡頓了頓,火氣隱隱有上升趨勢,繼續道:“他又沒讓你繼承盟主的位置,只是說從眾多師兄弟中挑選。”

  “莊中事務繁多,你還來添亂。萬一有些奸佞小人混進去殺人又該如何?那整個陸家莊的臉還要不要了!”

  白哲聞言重新坐下,低聲嘟啷著:“不會的,不是有師兄你在麼。”

  走過去敲著他的頭,陸沉淵差點被他氣笑,“難道現在立在你跟前的是鬼?我不是被師傅派出來尋你了麼,你以為你師兄有分身術啊!”

  房裡一時沉默,陸沉淵喚來小二打掃屋子,重新上兩壺酒和幾樣素菜,“師弟乖,明日跟我回去看看師傅,師傅老了,想你想得緊,又怕你出事。”

  白哲拭去嘻笑神色,鄭重點點頭,陸沉淵這才滿意,輕籲口氣,他這暴脾氣,剛才差點就沒憋住。

  要不是答應了師傅不准輕易出手,他非得把這臭小子吊起來抽一頓,再綁住手腳扔到馬上帶回去。

  夜半,容王府內。

  眾人醉成一團還嚷嚷著要鬧洞房,容瑾讓折殷把賓客安頓好,帶點喜意走進內廂。推開房門,月光照亮滿室餘暉,紅燭燃到一半,屋裡空空蕩蕩再無人影。

  容瑾臉上明媚的暖色漸漸降成冰寒,浮現出憤怒不甘的神情,大吼道:“來人!”

  即墨帶著丫鬟小廝跪在門外,折殷隨後匆匆趕來,滿堂寂靜,俱是一言不發,容瑾把喜服摔在地上,眸中透露出陰冷,“有誰能告訴本王,我的好夫人是怎麼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嗎!”

  跪在地面的小廝嚇得渾身發抖,容瑾從架子上取了劍,移到他跟前,利刃只差半豪就要割破血肉,“說,王府是不是還有其他本王不知道的小路。”

  小廝哆嗦著老實交代,容瑾帶著即墨縱身到後院內牆,穿過小樹林就能直通外街,在地面撿起把摺扇和幾塊撕爛的碎布條。

  他認識這把扇子,白哲逃就算了,怎麼連易羽書都摻和進去。容瑾冷笑聲,立馬折身回去。即墨緊跟其後,開口道:“王爺不去尋王妃?”

  容瑾回頭看他眼,氣得直哼,“不去!他愛怎麼逃是他的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