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我不還手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176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推開壓在身上的人,雙眸放光的坐起,心中默默給易羽書堅個大拇指,這救命聲,喊得不能再及時。

  “易兄,白弟這就來救你。”手裡抄起掃帚像狂風般襲卷而過,一腳踹開隔壁房門,如臨大敵似的擺好架勢,扯著嗓子道:“易兄,你可還安好?”

  易羽書從被窩裡慢慢輾轉回身,眼裡滿是感動,蹦著躲到他身後,唇角微張想說點什麼。

  陸沉淵靠在椅背擦拭凝寒劍,輕輕咳嗽兩聲,意思再明顯不過。你若是敢說,我這劍也不是吃素的。易羽書也是聰慧人,委屈巴巴道:“在下的扇子不見了,白弟可曾看見?”

  “你說的可是這把?”

  容瑾倚在門框邊,手裡晃著一把山水扇面,遮去半邊俊朗眉目,看過去既高貴又慵懶。

  易羽書大喜過望的走到他身旁,奪過扇子放在懷裡揉撫幾回,很是風騷的搖啊搖,很是滿意的拍拍他的肩頭,“多謝容王爺幫在下尋回。”

  容瑾撥開他的手,面上看不出半分波瀾,“無事,只是幾日不見,你帶著我的夫人倒是過得越發瀟灑,真叫本王好找。”

  重新躲回白哲身後,這才敢抬頭看他,只篤首一眼便被狠狠震驚,舌頭打結道:“你是容…容瑾?”

  他清楚的記得容瑾曾告訴過他常年以具遮面的緣由。

  那年兩人左右不過立冠年華,在練武場看著士兵操習,容瑾就站在他身側,挑著眉目突然問道:“羽書,你可知道我為何要帶面具?”

  淡然的搖搖頭,還是副風流不羈的老樣子,易羽書哥們好的搭著他,打趣道:“難不成你臉上貼著金子,還怕別人搶。”

  容瑾彈去衣襟上沾染的少許灰塵,怔怔道:“我討厭這張生得與母妃極為相像的臉。”

  他從未見過容瑾的母妃,宮中眾人都只知他是由皇后撫養長大,皇后過繼他的次年就誕下七皇子容雲,想必對他也是不冷不熱,算不得好。

  當時以為他是生得太過不堪才遮住容貌,還好話說盡的悉心勸諫他一番,只差沒把人誇天上去,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老臉丟盡,無地自容。

  這張臉哪是貼了金,簡直比鑲了金還閃死人不償命,說是有人偷也毫不為過。

  易羽書擦擦眼睛,想伸手捏捏他臉上的肉又不敢,不死心的又問遍:“閣下真是容王爺?”

  容瑾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

偏身抱住白哲道:“如假包換。”

  陸沉淵在椅子上呆愣半晌,見他伸爪子抱住自家師弟才回神,叱一聲打開他的手,像護雞崽子似的把白哲擋在背後。怒呵道:“你就是那個拐跑我師弟的混帳王爺?”

  凝寒劍慍著白光直指向他的胸口,只要再往前半步就會紮進心窩,樓下的客房沖出兩道身影攔在他跟前。

  折殷想挑開劍刃反被即墨搶先一步,只得在旁側不爽道:“放肆,你可知刺殺皇親國戚是多大罪責。”

  陸沉淵兇神惡煞的瞪他眼,折殷還未罵回去,即墨就將人按回椅子裡坐好,木頭似的臉上也回敬般他瞪著他,不卑不亢道:“我不許瞪他。”

  折殷坐在椅子上用手敲著桌子,“關你什麼事,他愛瞪就瞪。”

  陸沉淵聞言低頭思量,拐跑師弟是混球王爺,與旁人無甚干係,師傅教導過不能遷怒於無妄之人。

  歉意的望他眼,果真不再瞪他,轉移目標的瞪上容瑾,眼中狠厲更添幾分。

  折殷臉上發熱的扭頭,嘟囔道:“多管閒事。”

  容瑾揮手讓即墨退下,也不做反抗的仍由人如何,劍刃在他胸口一寸間停住,這人怎麼都不閃躲,叫他如何好意思下手。

  陸沉淵細細觀察他會,看著也不像奸惡浪徒,自家師弟的性格他又向來清楚,只要他不出去惹是生非,外人斷不能無緣無故招上他。

  劍刃往前半寸,威脅道:“我要刺了。”

  容瑾淺淺嗯聲,表示自己不會閃躲,“你刺吧。”

  陸沉淵提著劍縮後再往前,即墨拿出自備的茶具泡茶給折殷喝,白哲伸個懶腰,打著哈欠催促道:“師兄,你到底刺不刺,也不瞅瞅都幾更天了,小爺困。”

  容瑾雷打不動的立著,安撫道:“白哲困了,刺完好早點讓他歇息。”

  陸沉淵尷尬的僵住,刺也不是,不刺也不是,扯扯衣襟,神態自若的把劍回鞘,“天色已晚,明日再說。”

  眾人拖著腳步回房,陸沉淵揪住白哲的袖子,又要一頓胖揍,容瑾把人擁緊,情義深長道:“你要打便打我,夫人這柔弱的身子骨萬萬承受不住。”

  白哲順著杆子往上爬,捂住胸口躺在容瑾懷裡,虛弱道:“咳咳,夫君說得有理,快快扶我回屋。”

  陸沉淵被兩人氣得真真捂住胸口喘氣,吼道:“混帳小子,你不是說你是被迫的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