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師兄你有所不知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175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白哲裝做沒聽見似的繼續咳嗽,好像要把心肝脾肺都咳出來一般,容瑾看得眉頭直皺,關懷道:“可是夜裡寒氣傷身,為夫叫人去為你抓幾副藥。”

  擁著人上樓,把某人完完整整的拋之腦後,陸沉淵邁步跟隨其後,快一步先到達白哲房門前圍堵。極為不客氣的扯過自家師弟的手,憂心忡忡道:“師弟,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的苦衷,放心大膽的講,師兄定會為你出頭。”

  握著他的手腕微微用力,白哲疼得呲牙咧嘴的往容瑾懷裡鑽,沒有一絲力氣的倒在他身上,看起來柔弱無比又惹人憐愛,“師兄,我………”

  容瑾死死扣住他的腰身,兩人齊齊眼神明亮的望著他。白哲心中早己破口大駡,本就是個誤會,怎麼越到後面越發解釋不清了,更何況是真的已經拜堂成親。

  他若現在說是被迫的,估計會被容瑾掐死,他要什麼都不說,可能會被師兄給抽死。

  白哲咳得更加厲害,腦門上冒出冷汗,容瑾細心的為他擦拭,抱著人坐到床沿,很是寵愛的倒杯水親手喂著。白哲張口就喝,看起來哪裡像是被迫,根本就是蜜裡調油的新婚夫妻。

  陸沉淵站在一旁反顯不自在,他怎麼覺得自己正在發光,比桌上的燭火還亮呢,硬著頭皮開口道:“師弟,有話不妨直說。”

  容瑾這時安靜如處子般不出聲,他卻想看看這小傢伙會怎麼解釋,更何況不是還有份逃婚的賬沒算麼。

  白哲清清喉嚨,心思急轉,猛的撲到容瑾身上,一把心酸一把眼淚的開始哭訴,小肩膀還極為配合的抖了抖。

  “師兄你實在有所不知,我與容王爺私定終身後,在酒樓喝酒欠下巨額金款,只得偷了王府的值錢器物典當還債。做下這等丟人之事,自覺己不配王爺的一腔情深,這才逃婚。”

  白哲說一句就抬頭看容瑾一眼,見他始終都是淡淡的表情才繼續開腔胡謅。

  “誰知才逃婚出來又被師兄你逮到,又問及我成婚的事,我怎麼能說出自己的窘態,只好信口說是被迫搪塞過去。”

  容瑾嘴角勾起點小弧度,手指插進他的髮絲裡緩緩安撫,心知他是在扯謊也不拆穿。酒的確是喝了,不過喝的是王府的醉仙釀。

  他逃婚恐怕是從心底裡不願接受同男子歡愛,至於現在編這段來哄他師兄,怕是為了逃避責罰。沒想到膽

大包天的潑皮兒也有怕人的一天。

  陸沉淵在他開口時便呆住,他嗜酒的毛病他是知道的,可是再怎麼樣也不能偷東西跑路啊,居然還被人追上門來抓住。這也就算了,他如何能誆騙自己。

  現下他有王爺護著,兩人又是你情我願,他這個師兄不能說些什麼,可回去讓師傅知道了定然有頓罰等著,難怪他如此不想回陸家莊。

  順順他的後背,都怪他把人從小慣壞了,這闖禍的勁比狂風卷得都快。“罷了,師兄不管你的那檔子破事,回頭師傅自會教訓你。”

  白哲心裡一咯噔,他怎麼把師傅這茬給忘了,睜著大眼睛晶閃晶閃的看著他。

  陸沉淵不輕不重的敲下他頭,“師兄什麼都不懂,這位王爺只是你的知交好友,師傅也不會知道。”

  白哲面露喜色,頓時明白師兄會守口如瓶,陸沉淵踏出房門不忘對他陰測測一笑,“不過,你得戒酒。”

  回到房內倒頭便睡,也不理他在背後哀嚎,不給點教訓,以後他不得翻天。

  易羽書在裡側抱住枕頭睡得沉迷不己,陸沉淵拔會枕頭硬是沒拽出,將就著擠在一處共枕入眠。

  半夜裡,易羽書翻身把枕頭扔了,像八爪魚般抱著他不放,頭枕在他的胸口上,腳還止不住踹被子。陸沉淵使勁掐他的臉,他不滿的哼哼,緊咬著他的手指。

  陸沉淵一哆嗦,面色難看,手指使勁往外抽,他皺眉咬得更緊,唇舌不安分的舔舔指尖,陸沉淵臉上發熱,猛然拔出來,食指旁破點皮。

  小心翼翼的把他的腦袋挪回枕頭,易羽書重新壓上,像蹭被子般蹭著他的胸口。如此反復幾次,陸沉淵首次敗下陣來任他折騰,潤滑的臉頰貼上胸膛,讓人有些發癢,卻不讓人反感。

  像個老媽子似的給他掖好被角,陸沉淵歎口氣,忍不住心裡升起的怪異思緒,又將手指替到他唇邊。易羽書很是乖巧用唇角輕吻。

  陸沉淵耐下性子,用另一隻手撫過他溫熱的面,臉上透出淺紅,心跳加快幾分。頗為不好意思的背過身,閉上眼想起那荒唐的一吻,神情糾結難解。

  原來與人親吻竟是那種感覺,真是糟糕透頂,他再也不相信戲本上唱的這些悱惻纏綿。哪有什麼神魂不舍,想一劍送他魂歸九天還差不多,那彎薄唇的觸感卻是意外柔軟。

  想著想著便漸漸瞌上雙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