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王爺,別這樣

正文 第三十章 誰最厲害

書名:王爺,別這樣 作者:公子言 本章字數:178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45


  揮滅燈火入眠,淡淡答道:“好!”

  伸手將人攬進懷裡,溫熱的身軀相貼,等到他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才重新睜開眸子。在頸脖間留下幾個異常明顯的紅痕,動作輕柔似水,生怕把人擾醒。

  握住他的手心十指相扣,細不可聞道:“你想要的,本王都可以給。”說著眼裡稍瞬即逝的閃過絲陰霾,擁著人的力道不由得加重幾分,唇角挑起邪氣的微笑,“所以,你休想再逃。”

  天明,陸沉淵必然是起得最早的那一個,陸家莊的作息時間有著嚴格規程,做為師兄更是非守不可。好在他並不是多愛睡懶覺的人,白哲看似不靠譜,也不敢在重要的集訓日子裡睡到日上三竿。

  在江湖中若提及陸家莊可能還有人不識,若念到北宗那便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哪怕是剛入門的小混子也知道北宗掌門身居武林盟主之位。

  按理說這樣一個名門大派,日日晨練必是少不了,門派裡有幾個身嬌體弱的師弟師妹,平常懶著不起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只是師傅每隔五日都會前來訓話,因此這日是無人敢缺席不到的。北宗裡除去慕名而來的江湖子弟,還有些是陸莊主年輕時救回來的孤兒,白哲就是其中之一。

  看眼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人,陸沉淵穿戴整齊的立在邊側,垂眸望著他白裡透紅的面頰,指尖戳了戳他臉上的嫩肉。

  溫和的捏捏被角,隨後篤然掀起,吼道:“還不起床是不是想我一劍送你長眠!”

  易羽書受驚的從床上蹦起,很是恐慌的看著他,忙問道:“何事,可是有賊人索命!”

  陸沉淵把人提起來,就著熱水催他洗漱,笑容可掬道:“無事,就是想讓你陪我練武。”

  嘴裡乾咳一聲,易羽書不知所措的穿好衣物,這種事情他為何不去找白哲,師兄弟相互切磋不比他個外人強,磕磕巴巴道:“在下不會武藝。”

  手忙腳亂的束起墨發,歪歪扭扭的倒騰半天也不見好。陸沉淵嫌棄的盯著他,終是忍不住搶過梳子,手法嫺熟的幫他綰好,“我練,你看。”

  易羽書讚賞的摸摸墨發,這頭髮倒是比府裡的丫鬟綰得還好些,就連常年伺候他的小菊都比不過。

  春分的晨間還帶著露水,陸沉淵來到客棧後的小院時早有人提劍在舞著。

  即墨劍法淩利,招招取人性命,折殷就坐在一邊的石桌旁撥弄算

盤。墨筆在帳本上行雲流水的記寫,時不時抬頭說幾句招式,即墨聽到後就立馬變換,看過去竟有些一唱一和的趣味。

  陸沉淵索性和他對練喂招,兩人都是個中好手,招式舞得精彩至極。易羽書出身將軍世家,兵法固然學得多,劍術類的書籍看得也不少。

  口中念出招式,陸沉淵也隨之轉換,即墨落入下分時折殷便出聲提醒。

  兩人鬥得酣至淋漓,白哲站在不遠處看得不亦樂乎,手裡拿個白麵饅頭啃著,嘟啷道:“即墨雖不錯,但到底還是師兄厲害些。”

  容瑾怕他噎住,端杯溫茶立在他身後,“那我與你師兄那個更厲害些?”

  白哲一時語塞,他又未見過兩人比試,如何知道誰更厲害,為保師門面子自是信誓旦旦道:“師兄可是有名的高手,你怎麼比得過。”

  容瑾神情凝住,仰頭將茶喝盡,白瓷杯子不知扔到哪裡去了,冷聲道:“是嗎?”

  白哲正看到精彩處,頭也不回的回句,“自然。”容瑾握緊拳頭,隨手折下根樹枝,寒氣凝成冰凍在葉子上,身形往前微移,白哲幾口吃完饅頭攔住他道:“你幹什麼?”

  “讓你看看到底誰更厲害!”

  白哲是見過他本事的,兩人要是真打起來,這小院子就不用要了,頭疼的揉揉鬢角,無奈道:“有什麼好比的,師兄的劍是師傅親傳的護宗寶劍,世間僅此一把,削鐵如泥,殺人刀鋒不帶血。你拿個樹枝上去不就是送死麼。”

  容瑾漠然注視著陸沉淵不斷挽出的劍花,轉頭問道:“在你心中是不是你師兄最厲害?”

  腦海中回憶起往昔被陸沉淵追得滿地跑的悲慘模樣,不假思索的點點頭,“除了師傅外,師兄確是最厲害。”

  嘖嘖,也不想想,能攆得他上竄下跳的人會不厲害麼,被追著揍的人又不是你,你怎知其中苦楚。

  淡笑著揮退即墨,陸沉淵擦擦額間的汗水,白哲從懷裡掏出個包好的饅頭遞過去,陸沉淵隨手接過咬兩口。

  像是看到什麼,眉頭突然緊皺,細長的手指稍微往下扒開他的衣領,頸脖處露出大片紅痕。陸沉淵黑著臉使勁擦了擦,印子不但沒有消去反而加深幾分,越發鮮豔奪目。

  容瑾好心情的打開他的手,幫白哲理正衣襟,陸沉淵寒聲問道:“這是你弄的?”

  抿唇微笑的點頭,陸沉淵突然暴怒的舉起凝寒劍向他襲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