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沖神塔

第一卷 啟程之心 (那一刻,我獲得了力量,你卻消失在了我眼前) 第一章 小島上的少年

書名:沖神塔 作者:雕塑小兵 本章字數:375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0


“老爹!我出去玩啦!”戴斯朝正悠閒地靠在躺椅上喝著當地著名的椰果酒的老爹打了聲招呼。

“哦!好,好,好!”

杜蘭老爹匆忙地將送到嘴邊的美酒飲下還沒來得及囑咐些什麼,有著一頭罕見黑髮的戴斯已經跑遠了。

“哈哈,這小子!”老爹笑著聳了聳自己泛紅的鼻子,又拍拍了拍自己已經變得圓鼓鼓的肚子。

他還是很猶豫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提著的酒瓶子:“哎!【夏普拉】這地方最美好的地方果然還是酒啊!”

輕聲念叨完了之後,布蘭老爹臉上的猶豫一掃而空,一口氣就將剩下的酒全部灌入自己的嘴巴。

因為灌的太快,不少酒水還溢出了嘴角。

但他絲毫不在意,他將喝空了的酒瓶扔到了一旁,舉起袖子抹幹了自己嘴角殘留的酒水。

“哈!這樣大口喝酒才是人生最美妙的事情啊!”

就在杜蘭老爹還在感歎的時候,我們的小戴斯已經跑到了這座名為【夏普拉】的小島上唯一的一家酒館前。

“戴斯今天又來啦!”正偷偷躲在酒館門口抽著哈芃煙草的酒店老闆老皮茨頓朝著一臉期待的戴斯打了個招呼。

“吟游詩人還在嗎?”

“在!在!”老皮茨頓愜意地將【哈芃煙草】卷起來、點著。

緊接著他眯起雙眼,眼角的皺紋深深地疊在了一起。

他舒服地吸了一口:“這次的哈芃很純啊!”老皮茨頓很滿意手中的捲煙。

剛要進門的戴斯看到老皮茨頓很沉醉的表情。他停下腳步好心地提醒老皮茨頓:“老皮茨頓,首先抽哈芃煙草對身體不好。另外要是被艾絲大媽知道了她肯定又要打你了。”

說著戴斯指了指門,示意酒館老闆娘還在裡面忙乎呢,要是她現在看到皮茨頓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會發飆的。

“嗚嗚!善良的小戴斯總是很關心老皮茨頓。我很感動,只是……”老皮茨頓用煙頭指了指酒館內:“但是,喜歡聽故事的小戴斯,我可要好心提醒你,吟游詩人已經進去好一會兒了。”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戴斯一邊叫著一邊沖進了酒館。

果然已經有不少人圍在了吟游詩人旁邊。

看樣子他剛剛唱完一曲,現在他正在調試他的小豎琴。

戴斯趕緊找了空的地方坐下。吟游詩人清了清嗓子,他緩緩彈起了豎琴,雖然這把小豎琴已經很破了,音質並不是很好。但是對於我們的小戴斯來說並不要緊,他更喜歡的是接下來的故事!

諸神

賜予我們

這片廣闊的世界

我們

因為諸神的仁慈

誕生

諸神創造我們

至高的神王將自己的手拂過乾旱的荒漠

所有熾熱的沙子啊

跳動起來

隨著神王的力量

纏繞住神王的手指

它們盤旋向上

直入雲霄

即使在荒漠的邊界依然能感受它的雄偉

九十九層

九十九層啊

它通往諸神的宮殿

這是諸神對我們歷練

這是諸神在尋找他們的繼承者

這是前往神國的天梯

它是沖神塔

它腳下的烏爾達哈

沙漠中的神跡

凡人從這裡走出

分散世界各處

他們依然牢記神王的約定

到達沖神塔的最高處

迎接神王的恩賜

……

修長的手指緩緩拂過琴弦。一曲終。

還算年輕的詩人感到有些口渴,隨手拿起吧臺上的一杯酒一口氣就喝光了。

“兩枚綠盧布。”剛剛將杯子放下,艾絲大媽就將手攤在了吟游詩人面前:“外加你昨天賒的帳,今天你應該給我五枚綠盧布。”

吟游詩人的臉上堆起了笑意:“艾絲大媽!”

“才來兩天就學會套近乎了嗎?沒用!”艾絲大媽毫不留情地說道:“一枚盧布都不能少!”

“我……能再賒一次帳嗎?”聲音很微弱,很沒有底氣的樣子

“很抱歉,本店利薄只能賒帳一次。”

艾絲大媽話音剛落,吟游詩人以多年的經驗知道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他將小豎琴往背後一甩,拔腿就跑。

一看就是逃跑的好手。

不過艾絲大媽也是吃素的。

只見她雖然身材已經發福到不忍直視,但是依然像是當年有著苗條身材般地跳起,手撐在吧臺上,她看似輕鬆的一躍就翻過了吧台,以不弱于吟游詩人的速度追了出去。

“好啊!你又偷偷抽哈芃了啊!看我回來不好好收拾你。”追到出去的艾絲大媽自然發現了正在偷偷抽哈芃的皮茨頓。

“可憐的老皮茨頓又要躺在床上一段時間了。”戴斯一邊在心中默默為老皮茨頓祈禱,一邊趁著大家都追出去看熱鬧的時候偷偷地從吧臺上摸了一壺已經只剩下小半瓶的椰果酒藏在了懷中。然後他又輕手輕腳地從酒館的後門溜出去。

離開了酒館之後戴斯就朝著家的方向跑,他的家在島東面的臨海懸崖邊上。

“感謝諸神,可憐的布蘭老爹今天又有酒喝了!”跑著跑著戴斯想到杜蘭老爹看到今天他又成功地弄回一瓶他最喜歡的椰果酒一那高興的樣子。高興的老爹就會去深海捕魚,而我們的小戴斯就可以吃上一頓超級豐盛的晚餐了。

想到每次杜蘭老爹去深海捕回來那些他都不認識的大魚,然後給他做一大桌海魚宴戴斯就會很激動

,這是他從小到大最喜歡的東西了。

從酒館到戴斯的家,有一長段海邊懸崖道路。

這邊每天洶湧的海浪都會拍打堅硬的岩石,戴斯小的時候很怕這聲音。不過現在他不怕了,他現在經常瞞著老爹偷偷地爬下這片懸崖。

長時間的海水拍打,海岸下也形成了一小片略顯平坦的岩石海岸。

戴斯經常能在那崎嶇不平的小石灘上找到一些被破碎的岩石卡住的海螺。他會把海螺貼在耳旁,刺鼻的海腥味讓他感到難受,但是海螺中間總是會隱隱約約傳出聲音吸引著他。

他聽不清楚那聲音在說些什麼,所以他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

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將海螺帶回家聽上一整天。

但是,似乎只有在那片常常被海水淹沒的海灘上才能聽到那古怪的聲音。戴斯將海螺帶回家,那奇怪的聲音就聽不到了。

但這一次他經過那片懸崖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在懸崖下的那片小石灘有個人。戴斯仔細一瞧發現竟然是剛剛從酒館裡逃出來的吟游詩人。

戴斯連忙將偷來的酒死死地拴在自己的腰間,然後他靈活地爬下了懸崖。

“喂,艾絲大媽沒抓到你嗎?”

戴斯的話將看著海水陷入沉思的吟游詩人拉回到了現實。

“當然,我躲在這裡她自然找不到我。”這名吟游詩人得以洋洋了一番。然而在他得意過後他才反應過來,他身後剛剛有人在和他說話。

這一下把他嚇得不輕,他一個踉蹌差點掉到海裡。狼狽的他轉過頭發現是戴斯:“我還以為是艾絲大媽又找上來了呢。”

“啊,我認識你,你今天也來聽我的詩了嗎?”稍微緩和過來的吟游詩人認出了戴斯。

“這兩天我都來聽了。我很喜歡你的故事。”戴斯伸出手:“我叫戴斯。”

而對方也握住了戴斯的手:“我叫凱恩是一名在旅行中的吟游詩人。不過……”

“不過什麼?”戴斯追問道。

“我想我也許會留在這座島上吧,停止我的旅行生涯。”凱恩淡淡說道,“這是我剛剛決定的!”

“為什麼?吟游詩人不應該是不停地流浪然後收集越來越多的故事繼續傳送下去嗎?”戴斯追問。

凱恩笑了一下:“可是吟游詩人也是人,是人都會覺得累。而我現在確實感受到了旅行的疲憊了。我想是時候休息一段時間了。我不一定會長時間的呆在這兒,但是我相信我會在度過一段時間的。”

說到這兒凱恩的笑意更濃了:“因為我喜歡這裡。”

“這樣啊”。

“嗯,因為我喜歡這裡的酒。”

“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哈哈,確實是非常棒的酒!咦?你竟然帶著!”凱恩這時注意到了戴斯腰間掛著的椰果酒。

戴斯看從了凱恩眼中透露出來的“綠光”只得出了一個資訊那就是:沒錯!我就是一個酒鬼!

所以,戴斯連忙緊緊地保護好酒:“我告訴你,你別想打這酒的主意,這個是我帶給老爹的酒。”

“老爹?”

“嗯,杜蘭老爹,把我帶大的人。我們就住在懸崖頭上的那座小屋。”

戴斯指向了他家的方向。天色漸漸有點暗淡下來了,小屋那兒點亮了燈,背景是大海,天空。

小屋的燈仿佛就是這片天地中搖搖晃晃。這一刻,戴斯像是被感動了,就小小的光芒其實就是家。在這片天地之中他的安息之處。

凱恩也注意到了戴斯臉上表情的變化。

“你老爹對你很好吧。”有些感歎地凱恩緩緩開口。

“嗯。”戴斯重重點點頭:“我不是我老爹的親生孩子,我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嗯……那段時間的記憶有點模糊了。我記得我老爹那個時候帶著我來到這座小島。”戴斯回憶著。

“你們也是從其他地方來到這兒的嗎?”

“對的,老爹當初帶著我,告訴我他喜歡這個地方。於是他就在那個懸崖的位置蓋了那幢小屋。”

“你老爹是做什麼的?”

“他是個漁夫。但是平時很少去遠海打魚,只有他高興的時候才會到遠海。”

“他原來也是個漁夫嗎?”凱恩問道:“我指他沒有來到這座小島的時候?

戴斯搖搖頭,他已經沒有更早的記憶印象了。

“對了。”戴斯想到了什麼:“你以後會編寫我們的故事嗎?”

“我們的故事?”凱恩疑惑不解。

“我和我老爹生活在一起的故事!”戴斯笑著說。

凱恩搖頭:“不會。”

“為什麼?”

凱恩笑了:“因為你不是冒險者,你們也沒有驚心動魄的故事。”

“可是我喜歡,老爹一直對我很好!”戴斯笑了笑轉身離去了,飛快地爬上懸崖:“太晚回去老爹會擔心我的,我要回去了。”

凱恩點點頭。

“我喜歡你的故事,你不是說要留下來嗎?你能給我說更多的故事嗎?”

“行!”凱恩抬起頭,他看到戴斯正看著他。

傍晚的風有點大,他眯起了眼睛,看到少年深色的瞳孔沒有一絲雜質。

當然傍晚的風中也帶來了艾絲大媽憤怒的聲音:“你別以為你能一直躲著!”這嚇得凱恩連忙閉上嘴不敢再開口了。他對少年揮揮手,少年也轉身朝著家跑去。

在那裡老爹等著他……回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