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沖神塔

第一卷 啟程之心 (那一刻,我獲得了力量,你卻消失在了我眼前) 第二章 未知的恐怖,血

書名:沖神塔 作者:雕塑小兵 本章字數:42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43


“今天又去找那個吟游詩人了?”

“嗯,老爹你說為什麼這麼多冒險者要去沖神塔?”戴斯將一塊烹飪好的魚排塞進嘴裡露出了一臉滿足的表情。

“因為要成神啊。”老爹胃口似乎並不是很好,他看著盤中的魚排,“今天我的這份就給你吃吧。”

“哈哈,謝謝老爹!”小戴斯光顧著吃了也沒注意到布蘭老爹那有些蒼白的臉色。

戴斯將杜蘭老爹的那一份也拿過來了:“那,為什麼大家要成神呢?”

這個話題似乎提不起杜蘭老爹的興趣,他隨意地回答:“因為神是無所不能的,這麼多冒險者都想成為無所不能的存在,而大家也有很多夢想想要用神的力量來實現。”

“哦,是嗎。”戴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繼續埋頭清掃起他的晚飯。

“小戴斯,我今天想早點休息了。”杜蘭老爹突然開口,“東西你收拾一下吧。”

“哦,好的老爹。我來收拾吧。”戴斯乖巧地點點頭。

杜蘭步伐微微有些顫抖地走進了房間。

在合上房門的一刹那,他終於忍不住了。豆大的汗水在瞬間密佈在的他的額頭、全身。

後背的衣服也一下子被汗水浸濕,緊緊地貼在他的後背。雖然他發福的肚子已經掩蓋不住,但是當衣服緊緊地貼上他的後背還是能感受到當年肌肉的棱角,以及其中所蘊含的力量。

布蘭的右手牢牢地掐著自己的左手臂,似乎所有的痛苦都來源於左手臂,而他也費勁地用牙齒將左袖撕下。

觸目驚心的是一整條血紅色的手臂,那是一條條充斥著妖異血光的血線佈滿了他整條左手。

那些血線像是活物一樣不停地蠕動著,就像是覆蓋在他手臂表面的血管。而追其溯源則是手臂和肩膀連結出那一個神文——【九十】。

所有的血線都是從這個神文處向其他地方擴散,每一次的擴散都讓他體內的力量越來越弱!

血線的每一次蠕動則是劇痛的根源,這讓杜蘭老爹倒吸一口冷氣。

他忍著劇痛跌跌撞撞地來到他平時放東西的櫃子前。不顧打翻了不少瓶瓶罐罐,他在櫃子中翻出了一瓶黑色的液體。

老爹的呼吸也漸漸加重了,疼痛全身蔓延。這讓他原本很沉穩的手都因為強烈到難以忍受的疼痛而顫顫巍巍,在打開瓶蓋的時候還差點將瓶子摔在地上。

杜蘭老爹將瓶中的黑色液體全部喝下去之後,血線上面血紅色的光澤似乎也開始漸漸消退了。

他像是掏空了最後一絲力氣,無力地跌倒在地上。

而他的左手則無力地垂在地上,這個時候手臂上的血線也不再發出什麼血光,它們的蠕動也停止了。徹底地安靜下來了。

調節了一會兒杜蘭老爹也漸漸恢復了點力氣。他抬起手,借著月光看著手臂上安靜下來的血線。

在安靜的時候它們就像是詭異的紋身靜靜地附著在他的手臂上。血線已經蔓延到了他的手腕處。很快要把‘領地’擴充到他的手上。

只不過杜蘭老爹知道血線已經沒有機會擴散到他的手上,剛剛的藥劑是他從沖神塔上帶出來的最後一瓶藥劑了。在下一次血線的【血潮】爆發的時候,沒有藥力的壓制他是無法熬過去的。

老爹手撐著床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他從衣櫃中翻出了一件長袖的衣服換下了身上這件已經破損的衣服,他不想讓戴斯看到他的手臂。

他深呼吸了一下,又走出了房間想看看小戴斯有沒有好好地在洗碗。

正在刷碗的戴斯聽到身後有動靜。他回過頭,看到的是杜蘭老爹極其蒼白的臉。

戴斯連忙上去扶住布蘭老爹:“沒事吧?”

“沒事,沒事。只是身體不太舒服。”杜蘭老爹有些費力地咧開嘴角朝戴斯笑了笑:“肯定是前一段時間嘴饞了喝了太多的酒。”

“我去幫你倒點水。”將老爹扶到椅子上。戴斯連忙去倒水。

看著戴斯忙碌的身影,杜蘭老爹微微笑了一下。但是,手臂上突然又傳來了一陣劇痛!

‘不是吧,怎麼這麼快又有反應了!’老爹暗暗在心中咒駡道。但是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的雙手平穩地從戴斯手中接過水杯。

“戴斯……”

“嗯?怎麼了?”戴斯疑惑地看著老爹。

杜蘭老爹猶豫了一下還是搖搖頭:“不,沒什麼。我還是去休息吧。”

說著他喝了杯中的水又轉身回房了。

戴斯連忙起身扶著老爹,走到房門口。但是老爹卻擺擺手:“沒事了,我感覺已經好很多了。休息一下應該就能好的。”

戴斯點頭。

再一次回到房間的杜蘭看著淩亂的房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他卷起他的袖子。

果然血線再一次活躍起來。

“該死,這一次血潮怎麼會來的這麼快!”就在杜蘭對著血線咒駡的時候。血線的湧動變得更加劇烈了。

剛剛有點力氣的老爹瞬間被抽空了全身的體力。

這一次的血潮似乎和原來的有些不同了。血線的湧動像是要從他的手臂上脫離出去。

果然很快第一根血線從手臂上脫離了出來,它就像是一根紅色的細線在空氣中不停地搖擺著。有了第一根,很快越來越多的血線從原本寄宿的手臂上離開。它們只有連接著神文的那一頭還附在布蘭老爹的身上。

當所有血線都在空中瘋狂地‘扭動’起來的時候。他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因為疼痛的源頭以詭異地姿態懸浮在了空中。

懸浮在空中的另一頭忽然間像蛇警告敵人的時候那樣豎立起來。數不清的‘頭’豎起來。它們像是有眼睛一樣看著杜蘭老爹。

而後它們突然朝著一個方向飛行。因為它們的另外一頭連接著布蘭老爹,所以老爹一瞬間被這些線猛然地發力拽得飛了起來。

而後這些詭異的線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樣瘋狂地在房間裡亂竄發出‘吱吱’的聲音。

這聲音很像是開水壺快要燒開時因為蒸汽要衝出壺蓋時發出的那種刺耳的讓人

不舒服的聲音。

而因為血線瘋狂的亂竄,杜蘭老爹就像是被很多紅色的繩子提著那樣在房間裡不停地亂撞。

正在外面的戴斯突然就聽到房間中傳來了雜亂的聲音。

他以為老爹出了什麼事,連忙沖入房間。

映入眼前的是杜蘭老爹痛苦地被一些紅線拽著時而飛起時而重重地撞擊到地上或是牆壁上。

老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沖進房間的戴斯。

“老爹這……”戴斯有點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他現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要靠近我!”話音剛落,杜蘭老爹又一次被重重地拽到了地上。那些血線忽然停止了瘋狂地移動,它們的‘頭’猛然間轉向了戴斯。

似乎又找到了新的目標。

其中的一條血線原本圓圓的頭突然變成了一根細細的針狀物體。

“不!”杜蘭老爹瞬間反應過來血線要做什麼。

這是一場被認定為聖神的儀式,從他離開沖神塔的那一瞬間就要進行的儀式。只是被老爹一直壓制著,現在它們終於突破了他的壓制。

被推遲了許久的儀式即將進行,儀式是聖神的,所以不容許有任何的干擾。

突然闖入的戴斯就是所謂的干擾!血線在瞬間刺出,簡單乾脆俐落地瞄準了心臟。

就在血線行動的瞬間,杜蘭老爹也動了。闊別了許多年,那恐怖的殺氣再一次從布蘭老爹的身上散發出來!

他一手將刺向戴斯的血線抓住,血線掙扎了一下,想要繼續刺出。但是它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因為杜蘭老爹已經將它從身體上拉扯下來了!被扯下來後老爹的手臂上多出了一個深深的小孔,不停地有大量的鮮血從中湧出。

似乎這樣的舉動激怒了其他所有的血線!它們又一次紛紛掉‘頭’轉向了杜蘭老爹。杜蘭老爹看到這一幕笑了一下,他並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猙獰。

然後他右手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左手!

“啊啊啊啊啊!!!!!!!”

杜蘭老爹額頭上的青筋都暴露出來了!他竟然硬生生地將自己的左臂從自己的身體上扯下來!

隨後他將斷手痛苦地扔在了地上!

“老爹……”戴斯看到這一幕顫危地朝倒在地上的老爹走去:“你的手……”

即使在時候杜蘭老爹還擠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

大量的鮮血流失讓他臉上也失去了血色。

老爹還在努力掙扎著站起來。

但是,忽然間那被扔在地上的斷手扭動起來!緊接著地上出現了一個漆黑的黑洞。就仿佛是宇宙最深處的黑洞那樣,黑的讓人感到感到心悸!斷手在瞬間就被黑洞吸了進去。

杜蘭老爹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整張臉都因為害怕變得扭曲了:“快跑!”

他朝著戴斯嘶聲力竭地喊道。但是,晚了!黑洞中在短暫的安靜之後,無數血線湧出。其中分出了三條線綁住了杜蘭老爹的手足。

“聽我的!快跑!”

看到戴斯跑出去的身影,他笑了笑。那些血線已經開始用力將他要拖入黑洞之中。

但是,戴斯卻沒有聽他的話。

很快戴斯又折返回來了,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劍,是原來放在客廳中的一把裝飾用的短劍。

“傻瓜!你怎麼又回來!快跑啊!”杜蘭老爹看著戴斯又跑回來,他漲紅著臉朝著小戴斯吼道!

雖然這一系列事情發生的很快,發生的一切讓戴斯感到恐怖。但是他還是緊緊地握著劍柄:“老爹,我不會拋下你的!”

說著他舉起劍沖向了抓住老爹的血線。

這一瞬間戴斯似乎感到武器實在是很奇妙的東西,原本他害怕的不行。但是在他握手劍柄的瞬間他感覺到力量似乎充斥滿他全身。

他踏著沉穩的步伐,幾條血線飛舞起來要阻止戴斯的前進。

戴斯揮出了一劍,他沒有學過任何的劍術,雜亂無序的劍根本就攻擊不到速度極快的血線。

血線在戴斯揮舞出的劍光中隨意的穿行。然後所有攻擊他的血線的‘頭’又一次化作了尖刺。

沒有幾個瞬間,尖刺就深深地刺入了戴斯的心臟!戴斯的鮮血從胸口順著刺入他的血線流出。鮮紅的顏色,分辨不出是戴斯的鮮血還是這妖異的血線。

同時,戴斯的劍也停了下來。劍重重地掉在了地上。然而血線並沒有就此停止另外幾根線分別紮入戴斯的四肢,強大的力量直接將戴斯重重地釘在了牆上。牆壁因為強烈的撞擊都出現了幾道裂縫。

“不——”杜蘭老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發出了一聲的怒吼,朝著還在空中舞動的血線。

他死命地掙扎,然而血線牢牢地控制著他,血線已經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

但是他像是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地繼續掙扎著!

他要擺脫一切,他要衝起來!他要衝到戴斯的面前,用他僅有的一隻手堵住戴斯身上的血孔,堵住不停噴湧而出的鮮血!

終於血線在深陷到接觸到杜蘭老爹的骨頭的時候斷了。老爹拼了命的跑起來,仿佛現在這短短的幾米是他人生中跑的最遠的距離。

手即將碰到戴斯了!

但是,被扯斷的腳已經再也使不出一點點的力氣。

他要倒下了……

“戴……斯……”

在杜蘭老爹身後的血線變成了一把鋒利的血刃,它沒有任何的猶豫追上老爹,血刃揮下!鮮血濺了戴斯一臉。

依然溫熱的鮮血。

————————————

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暗,離自己越來越遠。

戴斯知道自己的身體被刺穿了,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他只是覺得身體越來越冰冷,難道是熾熱的鮮血流掉的太多了嗎?

他看到杜蘭老爹向他沖過來。他想伸出手去抓住老爹。

但是他已經喪失了對他身體的控制,手並沒有抬起來。老爹也沒有抓到他。

老爹的鮮血濺到他的臉上……

然後眼角有眼淚滑過,與鮮血混在了一起,像一滴血淚滑過臉頰,最後滴落在了地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