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沖神塔

第一卷 啟程之心 (那一刻,我獲得了力量,你卻消失在了我眼前) 第六章 突襲!極東之港

書名:沖神塔 作者:雕塑小兵 本章字數:44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4日 00:10


“佩加洛港原本只是一個小地方。但是越來越多東海島嶼上的珍奇被人們發現了之後,這邊變漸漸形成了一個大港口,用來與東海各個島嶼之間的交通運輸。”貝爾對一無所知的戴斯介紹到。

早上兩人差不多時間醒來,在廚房戴斯就找貝爾聊了起來,貝爾也很高興有人能陪他說說話。

他和師父兩人在這片海上已經航行了快要有一個月了,師父一直埋頭于研究。所以這段時間貝爾都沒和人說幾句話,他都感覺自己快要忘記語言的發音了。

“這樣啊,那每隔一段時間到我們小島的貨船應該就是從佩加洛出發的吧!”

戴斯所住的小島大多數的島民是釀造椰果酒來換錢的。

只有極少數的人和杜蘭老爹一樣出海去捕魚,給小島提供一些基礎的肉類供應,因為大海是神秘的,同樣也是危險重重的。所以,很少有人會像杜蘭老爹一樣出海了這麼多年依然平平安安一點危險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應該是吧,畢竟佩加洛是東海岸最大的港口了。”

聽著貝爾指手畫腳的描述,戴斯腦海中浮現出一艘艘大船,一艘艘比他見過的任何船都要大的船停靠在海邊,那應該就是佩加洛的景象。

“那一定很壯觀。”戴斯有些感慨地說道。

“什麼?”

“哦,我是說佩加洛的海港一定很壯觀。”

貝爾笑了笑:“那是肯定的,到了你就知道了。一艘艘大船進港的時候絕對是最壯觀的!”

“對了。”戴斯想到什麼,“你說過你也要去沖神塔是吧?”

貝爾點點頭:“沒錯。我也要去沖神塔。”

“為什麼呢?”戴斯搖著頭問,“我是因為對我和老爹有約定,所以我必須要去沖神塔,到達最高層!”

“我啊。”貝爾默默鼻子,臉微微有點紅,“反正也過了好幾年了,沒什麼好害羞的了。”

“我是為了愛麗絲,哈哈,她是我原來一個村的女孩子。我一直喜歡她,我們村裡也有人多和我同年的男孩子喜歡她。她對我們說,她喜歡的是最勇敢的,最強的冒險者。就像是吟游詩人在詩文中傳頌的那樣的英雄人物。”貝爾喝了一口水繼續說。

“所以,我就出來冒險了。我有火屬性的神力,就被師父看中了。現在隨著他學習,學到本領了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去沖神塔。我要成為一名最最偉大的冒險者。你比我先去一步沖神塔,但是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相遇的。”

戴斯笑了,原來在島上的時候都沒有什麼和他年紀相仿的人。

這是第一次他和同齡人有這麼多的交流:“我也相信,我會先去沖神塔等你的!”

其實自從離開了村子之後,貝爾又何嘗有什麼機會和同齡人交流。

所以,這一次他聊的很開心,因為他遇到了一個和他一樣要去衝擊沖神塔的年輕人。有同樣目標的人總是會產生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這個時候戴斯發現似乎外面的海面上面的船隻漸漸變多了。不再是放眼望去除了深藍色的海水之外看不到其他的東西的情況了。

“已經到達佩加洛的範圍了嗎?”貝爾也朝外望去。

戴斯走到甲板上海風之中似乎已經夾雜了一點陸地的味道。那是草、花、樹木的清香。

“差不多要再航行小半日就能到到佩加洛港了。”貝爾走到戴斯身後,“之後我就要隨師父一路北上。”

“嗯。”馬上就要踏上大陸了,戴斯內心之中也有點小激動。

“咦,這些船怎麼都突然加速了?這邊的海水已經比較淺了,他們難道不怕撞到礁石嗎!”這個時候貝爾忽然發現周圍兩艘大船忽然都突然提速了。

“快看後面!”戴斯回頭,一艘漆黑的船正緊緊地跟著他們。

“該死!是海盜!”貝爾叫道,他連忙去掌舵,“我以為到達佩加洛的範圍內就安全了,就沒注意。沒想到海盜這麼倡狂,在這種海軍隨時能出動的地方行動!”

“我要加速擺脫他們了!”走進船艙的貝爾對戴斯說道,“你注意一下有沒有海盜通過繩索爬上我們的船!”

“好的。”戴斯點點頭朝著船的尾部移動過去。

“對了,最尾部的船艙裡有武器,你可以找一件順手的。萬一有海盜登上船!”貝爾不忘提醒戴斯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很快,人造神力提供的動力加到了最高速!船身也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了。

戴斯到了船尾貝爾所說的船艙。果然裡面擺滿了武器,戴斯看到了一把與他在黑暗的世界中所用的刀比較相似的刀,他隨手就將其拿在了身邊。

雖說,貝爾已經將船提到最高速了。但是因為他們沒有提前的預警,所以海盜的船已經很接近他們了。就看到海盜在船頭朝著他們的船扔出了幾根金屬制的繩索。其中絕大多數都沒有勾住戴斯他們的船。但是仍然有兩根牢牢地固定在了戴斯他們的船上!

戴斯連忙提起刀要將繩索砍斷,由於是特殊金屬製成的,他砍的很慢。

海盜們可不是什麼善類,他們不會等到戴斯把繩索砍斷的。

所以他們快速地通過繩索爬了過來。

在第一個海盜登上他們的船的時候,戴斯才砍斷了一根繩索。現在他不得不應戰了。

“哈,原來是個黃毛小子啊!”第一個登船的是一名留著大鬍子的海盜。

他一臉凶相地看著戴斯,大概就像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那樣。

戴斯此時自然是很緊張的。他沒有任何的戰鬥經驗,而對面兇狠的海盜自然不會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看他們隨意地擺弄著武器,戴斯感到手心出汗。

‘冷靜,冷靜。只有冷靜面對你才有可能贏!’戴斯在心中暗暗告訴自己,‘不能夠隨便地亂出手。這樣會被他們找到破綻的。’

所幸的是,船的過道並不是很寬,只能容一個人通行。戴斯也只是不停後退,來保持他與海盜之間的安全距離。

但是,海盜們似乎也不慌不忙地逼近戴斯:“你的大人呢?難道就你一個人來對付我們嗎?哈哈哈!”他們注意到了戴斯臉上極力要掩蓋住的一絲懼怕。

為首的一個海盜看到戴斯不回應,膽子自然是大起來了。他突然間腿部發力,沖向了戴斯!同時,他手上鐮刀狀的武器

也揮向了戴斯。、

海盜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尤其是面對這樣的一個看上去才十五六歲的少年。

他有自信第一下把戴斯的武器擊落,然後第二招的攻擊就能將沒有任何武器保護的少年殺死!

鐮刀的刀鋒撞擊到戴斯的刀的瞬間,他突然感覺到情況不對!他抬起頭,發現不知道何時,這個臉上還略顯懼怕的少年的神情已經變了!

變得冷靜,同時還有冷漠,最讓他感到詭異的是少年的雙眼不知為何瞳孔中泛過一道血光!

看著沖到眼前的海盜,戴斯一瞬間是不知道如何去應對的。他只是下意識地將刀橫檔在自己面前。

在海盜的鐮刀和他的刀碰撞的瞬間,他感到虎口一陣發麻,刀差點就要脫離了他的控制!

就在撞擊的同時,他忽然感到自己腦子也像是被炸開了,眼前一陣陣的眩暈,耳邊‘嗡嗡’聲也停不下來!

就仿佛之前破碎的記憶片段一下子湧入到了他的腦內。在黑暗之中和無窮無盡的食屍魔戰鬥的畫面,一幀一幀地浮現在他眼前。

雖然他感覺時間過了很久,其實在外人的眼裡也不過就是彈指一瞬。

武器間的碰撞還在繼續,那個臉露凶相的海盜還沒有來得及後退。戴斯的刀動了,就如當初他斬殺食屍魔時候的那樣。強大的力量從戴斯的手臂傳遞到了刀上!他將海盜震退。

耳邊似乎有迴響起了那冷冷的聲音:“戰鬥……戰鬥……戰鬥……”

戴斯提起了刀,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一次回到了身上。他進攻了,在所有人都沒料到的情況下,他進攻了!

刀劃破空氣!這是海盜們無法反應出來的速度,是他們所抵禦不了的力量!就這樣,又一次像是回到了那片黑暗的世界,一切都變成了很輕鬆的事情。

戴斯將海盜們一個接著一個斬殺!乾脆俐落,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刀隨著提升的控制切入人體最脆弱的部分並加以破壞。然後從死者身上拔出刀!鮮血隨著刀鋒劃出了令人心醉的弧線,灑在了牆上。

前面的海盜已經發現不對了!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他們想要後退,退回到他們的船上。他們多麼希望自己當初沒有踏上這艘船!

但是,他們身後的海盜沒有發現前面的不對勁,他們還在一個勁地朝前擠著。在他們眼裡這艘船任然還是他們盤中美味的大餐,他們還渾然不知盤中的大餐已經反過來變成了一隻可怕的魔鬼!

“戴斯,快蹲下來!”戴斯的身後突然傳來了貝爾的聲音。

貝爾將他的師父叫了過來,以他師父的實力對付這些海盜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他師父的神力已經聚集完畢,即將發出。所以他連忙提醒戴斯蹲下,以免被他師父的神力誤傷到。

貝爾的聲音將正在殺戮中的戴斯拉回到了現實,在他蹲下的同時,他明顯地感受到了一股強勁的熱浪從他的頭頂飛過。一個蘊含著極高極濃縮的火球落在了海盜們中間,產生了低沉的爆炸聲。又有好幾個海盜瞬間被劃為了灰燼。

後面湧上來的海盜聽到了爆炸聲,終於發現事情不對勁了。

“有【神力師】,快跑!”有人突然喊道。【神力師】在這個世界上是實力的化身,聽到‘神力師’三個字。海盜們連滾帶爬地飛快撤退了,由於還要通過繩索才能爬回他們的船速度太慢。大部分的海盜直接選擇了跳船逃生!

看到海盜匆忙地撤退,貝爾和他的師父走到了戴斯的身邊。剛剛形勢比較匆忙他們也沒有多注意,現在他們突然看到地上近十具被簡單粗暴地摧毀了生命的屍體的時候。連貝爾的師父都有了一絲驚訝。

“這都是你做的嗎?”他那蒼老卻還依然十分清明的眼睛看著戴斯。

“我?”戴斯低頭,看到他的刀尖上面還在滴血,“應該是我吧,我有點……”

“戴斯你好厲害!不愧是已經能去沖神塔的人!”貝爾倒是拍了拍戴斯的肩。他很羡慕戴斯的實力。

戴斯被貝爾拍了拍肩,差點沒有站穩。一下子身體內的力量似乎都被抽空了,一陣陣的疲勞感襲來。

“你就是貝爾那天救起來的人?”貝爾的師父沒有關心貝爾的眼中已經全是崇拜的小星星了,他淡淡地問道。

“對的。”戴斯點點頭。

“如果你有神力,你應該會很強。”貝爾的師父留下了這句話,久默默一個人回到了船艙有繼續做起了他的實驗。

“哈哈,不要介意。我師父他從來沒有這樣誇獎過人。他這麼說,已經說明你很厲害啦。”他看到戴斯依然沉默不語,“再說沒有神力也沒有任何問題。你看永恆守護者愛德華多不是也沒有神力卻已經是大陸最頂端的人了嗎!”

戴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他依然還能感受到手上傳來的力量。

似乎在那片黑暗的世界中發生的事情已經開始漸漸影響到他了。

貝爾依然滔滔不絕:“你看愛德華多至今只輸給過一個人。那可是從沖神塔九十層下來的人呢!”

“嗯,我知道。這是吟游詩人說過最多便的故事了。”戴斯點點頭,他將刀還給了貝爾,“這邊血腥味太重了,實在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貝爾突然醒悟過來,確實味道並不能讓人覺得舒服:“哈哈,剛剛我太激動了。沒注意。走,我們到前面的甲板上面去。這個時候應該已經能遠遠望到地平線了,接下來我們要排隊進入港口了。”

“好!”戴斯點點頭,他也確實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周圍全都是血腥的味道。

貝爾走出去幾步,發現戴斯還在原地。有些疑惑:“沒事的,這些屍體到港口了就叫人把他們處理掉。”

戴斯搖搖頭,顯然他在想的不是這件事情。

他從地上將第一個被他殺掉的那個海盜的手中取下了那把鐮刀:“我缺少一把武器,這個我能拿走嗎?”他晃動了幾下這把短柄的鐮刀,黑色彎彎的刀鋒沒有一絲反光。

“沒問題啊!”貝爾聳聳肩。他先一步來到了甲板,“看!那裡就是佩加洛港!”

貝爾指著遠處,一座海邊的城市出現在他們眼前。即使現在距離仍然很遙遠,但是戴斯依然能感受到這座城市的巨大,雄偉!仿佛一隻盤踞在海邊的雄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