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沖神塔

第一卷 啟程之心 (那一刻,我獲得了力量,你卻消失在了我眼前) 第二十五章 命運之輪滾

書名:沖神塔 作者:雕塑小兵 本章字數:349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6日 00:13


【茵特拉】的國王蘇西尤看著眼前綿延到很遠處的森林,他的隨從看到他停了下來也紛紛止住了馬。

“三年前我帶這部隊來到這片迷霧森林。”蘇西尤自言自語著,在場的人都不敢多說一句話。他們當然知道迷霧森林對於眼前這位年輕的國王代表著什麼。

三年前,他在這片廣闊的密林之中殺死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他的哥哥,王國除了他之外唯一的繼承者。

那一年老國王對著兩個已經在皇宮的大殿之上因為皇位的爭奪扭打在了一塊的兩人提出了一個公平的對決建議。

“在王國的週邊有一片森林,森林中有一個小鎮。你們每人帶著一百名王國最強大的戰士,誰最先攻下了那座小鎮誰就成為我的繼承者。”老國王在王座上吃力地說道,“我的繼承者是能夠為王國擴充疆土的!”

兩位王子都沒有任何的異議,他們離開了王宮,找來了自己最信任的手下。他們出發了,趕著日月的星辰。

蘇西尤比他的哥哥先到了一步,原本他可以先一步趕到鎮子將與父王的約定完成。但是他卻停下了自己腳步,他讓所有的手下在森林的邊緣埋伏起來。

他靜靜地等著他哥哥的到來。

他的哥哥也不慢,很快他就看到了他的哥哥和他哥哥的部隊。一聲令下,他的士兵們沖出了樹林,他們的劍早已擦亮,劍鋒早已出鞘!這一站,他的士兵將他的哥哥團團的圍住了。他沒有讓士兵們再上前一步。

蘇西尤拔出了自己腰間掛著的劍,這是他哥哥在他十歲的那一年送他的禮物。他一直用劍油保養著這把劍。

蘇西尤提著劍走到了他哥哥面前:“我已經領先了一步,但是那個時候我卻在想即使我我領先你再多,你也終究會到。”

看著自己的哥哥,蘇西尤舉起了劍:“其實王位只有一個,那麼只要有一個人就足夠了。我想事情其實應該就這麼簡單。”

蘇西尤的哥哥沒有說一句話,他只是攔住了他身邊的貼身護衛,貼身護衛原本打算拉響信號彈。

“沒用的,王都離這裡太遠了。”蘇西尤的哥哥留下了這句話之後也拔出了劍站到了蘇西尤的對面,“至少你給了我一次機會。”

“並不是!”蘇西尤笑了,他對自己的劍術很有自信。

蘇西尤的劍術很實用,沒有任何花哨的地方。簡單的劍術只是為了更快地將敵人殺死,即使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哥哥。

因為他想成為王,唯一的王!

所以在交手的一瞬間,哥哥猶豫了,弟弟用劍刺穿了哥哥的身體。但是哥哥卻笑了,因為他終於發現了,自己並不是成為王的料。

他害怕孤獨,但是眼前的這個人並不害怕。

他冷靜的可怕,緩緩地將劍從哥哥的體內抽出,又從腰間取出了一塊雪白的絲質手帕,手帕拂過劍身,將鮮血擦去。

哥哥倒在了地上,弟弟讓手下人將在場的屍體全部埋葬。然後他繼續去完成自己對現在國王許下的諾言。

他騎著自己最喜歡的馬,劍沒有收回劍鞘。

那一天迷霧村的村民看到北方的森林之中出現了一支部隊,一支穿戴著黑色盔甲的部隊!手中持著劍的士兵們沒有說一句話,劍鋒奪走了一名一名村民的生命。

年幼的思佩兒躲在了層層的屍體後面,她沒有哭,她哭不出來。透過層層壘起的屍體的縫隙之間,她看到了那個人的臉。那人穿著最好的盔甲,劍上沾染著最多的鮮血。他站在所有人的中央。

思佩兒淡綠色的瞳仁之上死死地印上了那人的容貌。

很快,這群士兵就離開了,他們放了把火點燃了村子。

思佩兒掙扎著從屍體下面爬了出來,周圍火舌洶湧地吞噬這村莊。不過幸運的是原本陰沉的天空下起了雨。

雨水澆滅了火焰,焦黑的房屋卻已經搖搖欲墜再也不能住人。思佩兒一步步挪動著,她看到了被仍在地上的玩偶,那是原本是一隻白色的小熊。但是它現在陷在了泥濘的路面,變成了一隻黑色的小熊。

但是,思佩兒還是講小熊撿起,抱在了懷中。第一次她抱得是那麼緊,似乎所有人都無法從她那兒搶走。因為這是她的媽媽在她六歲生日的那天送她的禮物,是在遙遠的大城市買來的禮物。

思佩兒抱著她的小熊走到了她的媽媽面前,她的媽媽倒在地上。鮮血留了一地,細碎的頭髮與泥土混雜在了一起。

她深處自己的小手,想要再摸一摸媽媽的臉。

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媽媽動了,她的手也緩緩抬起,大手的手掌和小手的手掌合在了一起。

思佩兒流到了一半的淚水還掛在稚嫩的臉頰之上,她抬起了頭望向了北方,那些穿著黑色盔甲的人是從北方來的!

那麼她就等著他們!在這一片焦土之上,她要復仇。小小的心靈埋下了最深沉的仇恨。

———————————

回到了王都的蘇西尤推開了父親的房門,他的父親無力地躺在椅子上。

老國王看了一眼蘇西尤,他先開口了:“你贏了。”

“對的。”

“果然還是你贏了啊。”

“那麼你該履行你的承諾了吧?”蘇西尤看著自己的父親。老國王慢慢站了其他,他將自己頭頂的王冠摘下,同時他把王冠緩緩遞給了蘇西尤。

接著,老國王一步一步慢慢地離開了自己的房間,這件房間是王宮的最高層,是國王住的地方。現在他是時候離開了。

“對了!”走到了門口的老國王忽然想到了什麼,“你把你哥哥葬在了哪裡?”

正低著頭欣賞自己夢寐以求的這鑲滿寶石的王冠的蘇西尤聽到這兒,身軀微微一震。老國應該還不知道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因為他是馬不停蹄地趕回王都的。

“你都知道了?”

“你們畢竟都是我的孩子,流著我的血。”老國王咳嗽了幾聲。

“迷霧森林。”蘇西尤說完之後便把王冠戴在了自己的頭上。

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自己冷靜的臉,像極了一位偉大的國王。

“迷霧森林啊,那裡確實是片風景美麗的地方。”老國王緩緩地自語道,離開了房間。他合上了房門,最後看了一眼照著鏡子的蘇西尤。

騎在駿馬上的蘇西尤看著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場景,三年前的記憶就像是一片片碎片又組成起一副完整的畫面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裡就是我將反王斬殺的地方。”蘇西尤對著自己的手下指著他當年殺死自己哥哥的地方,“之後我坐上了王位。”

“呼——”蘇西尤長呼了一口氣,把之前的記憶都甩在了腦後,“當然,今天我們不是來看我哥哥的墓的。我們只是要通過這一片我已經征服了的森林去基洛山脈享受一下狩獵的樂趣。”

“聽說這段時間基洛山脈中的魔獸都異常的暴動?”蘇西尤轉過頭問了一下他身邊的一名官員。

“是的,陛下!”

“那麼正好是狩獵的最佳時機,有點挑戰的狩獵不是最棒的嗎!”蘇西尤兩腿一夾,胯下的馬兒一下子沖入了樹林。

他的隨從連忙跟上這位喜怒無常的國王!

但是,森林中的樹木長得很密,大家一下子沒找到蘇西尤的身影。

蘇西尤熟悉這片森林,他很快就來到了當年迷霧村的所在位置,遠遠看去,整個村莊呈現出的是一股死寂的黑色,在這一片充滿生意的森林之中,它就是像是一塊破舊的布披蓋住了這一片土地。

但是當蘇西尤騎著馬來到近處看他就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他看到了村子的墓地,當初追隨他哥哥的那些戰士都被他葬在了這裡。但是現在正片墓地就像是被人翻過了一樣,一個個墓的泥土外翻著,埋入地底的屍體都不知去向。

蘇西尤連忙下馬,這個時候他注意到,他被人包圍了!

不,這些不算是人。是被死屍包圍了!

就是原本被埋在地底的死屍,它們爬了出來,現在十分有序地包圍住了他。

“誰!”蘇西尤一遍遍地掃視四周,“誰在故弄玄虛!”

“我!”

蘇西尤沒有想到的是站出來的是一個小女孩,她穿著一身破舊的灰色衣服,手上抱著一隻髒兮兮還破損了的玩偶小熊。

“你是誰!”蘇西尤將劍尖指向了小女孩,也就是思佩兒。

“想要殺死你的!”少女冷冷地看著蘇西尤,她似乎不害怕蘇西尤那冰冷的劍。

“殺我?”蘇西尤笑了一下,“叫你背後的人出來吧,我可是國王。我現在不殺小孩。”

但是思佩兒卻搖搖頭,“我就是要殺你的那個人。”

“哈哈,小屁孩,你知道什麼是殺人嗎!”蘇西尤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那樣。

“知道!”

“哦?”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還站在屋子裡的戴斯他們從側面看到思佩兒此刻手緊緊地握著,陷入玩偶小熊的身體裡。

“看到了什麼?”蘇西尤一步步向著思佩兒靠近。

“殺……你殺了我的父母!”思佩兒第一次眼睛死死地看著蘇西尤!這也是蘇西尤第一次在一個孩子的眼中看到如此可怕的殺意。

蘇西尤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我不認識你的父母!”

“你當然不認識他們,因為他們在遇到你的第一次就被你殺了!就在這裡!”

思佩兒在原地,用著不屬於她這個年齡的低沉聲音開始講述那一天,黑色的軍隊從北方來,將整個村子毀掉的故事。

故事不長,思佩兒很快就講完了,就在這時包圍著蘇西尤的那些死屍突然間全都暴起,他們尖銳的爪牙伸向了蘇西尤。

蘇西尤連忙提起劍防禦,這個時候在不遠處他聽到了一陣陣密集的馬蹄聲。他的隨從們趕到!

“保護王!”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黑影飛快地擊退了幾具死屍趕到了蘇西尤的面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