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滿江紅

第四回 旭日同看相知人欲去 荒齋獨守前度

書名:滿江紅 作者:張恨水 本章字數:561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6日 10:57


梅芬看到于水村這種情形,分明是有個八成醉了,笑著舉了一舉空杯子道:“多謝多謝。”李太湖看看于水村,又看看李梅芬,手扶了酒杯子,微笑著。莫新野笑道:“這對碰對兒喝著,真是痛快,我公推李先生敬這位秦女士三杯。”他二人是並排坐的,他說著話,就用腳碰了一碰太湖的腿。太湖向著桂芳微微一笑,正想說什麼,可是正著眼色向人一看,人家臉上一點笑容沒有,連忙收了笑臉,低了頭扶起筷子,只管去撥弄面前那碗炒黃瓜片。

梅芬和桂芳坐在一處的,她就將手胳膊碰了桂芳一下道:“你就喝一杯罷,看主人的面子。”桂芳只得端了杯子,向太湖舉了一舉。太湖難為情,低了頭吃黃瓜,卻沒有理會到。莫新野道:“老李?怎麼樣?人家喝酒了。”太湖一抬頭看見,哦了一聲,馬上舉起杯子來。不料手伸得過快,沒有拿住,把杯子打翻了。這一下子,他雖沒喝酒,臉上立刻也有了醉容。秋華不便讓桂芳老舉了杯子等著,便舉杯向她一笑,喝下一杯了。

新野狠狠的瞅了太湖一下,又用大腿,連碰他幾下。太湖心中明白,向著他點了一點頭。秋華見這幾位客人,各各神氣不同,這酒不喝也罷,別鬧出笑話來了,因之匆匆的搬上飯碗來,無形的把酒停止了。吃過了飯,天色已完全黑了。秋華把這三位女客,一齊引到水村的屋子裡去,讓水村到莫新野屋子裡來搭住。新野見屋子裡沒有人了,便笑問道:“你今天太得意了,問了她住在那裡嗎?”水村道:“她說她寄居在親戚家裡。”新野道:“那麼,在那個學校裡,你應該知道了?”

水村道:“她說她這個學期沒有進學校。”新野道:“什麼,你和她談了許久的話,一點消息都沒有探出來嗎?你談的是些什麼?”水村道:“都是由她問我,沒有讓我問她。我看大概她是為了有她嬸母在當面,有不便之處吧。”說到這裡,卻聽到門邊有一個低微的聲音答道:“對的,准是這樣。”說著,門一推,李太湖先伸進一個頭來。新野道:“為什麼鬼鬼祟祟,有話進來說。”太湖笑著低聲道:“你們看見了沒有?”水村道:“看見什麼?”太湖道:“剛才吃過飯的時侯,我倒一杯茶給她,她笑著點點頭,接過去了。”

新野道:“這也很平常的事,算什麼?你不信,你走過去和她鞠一個躬,她一定也會和你點一個頭的。”太湖見水村怔怔地望著,因笑道:“你不用多心,我說的這個她,是姓秦的,不是姓李的,你幫我一點忙,將來也許我可以幫你一點忙呀。”說著,就笑了起來。這時窗子外的雨,還沒有全止,那簷溜只管浙瀝作響。太湖在屋子裡側著頭聽了許久,又跑出屋子來,先在屋簷下伸出一隻手到天井裡去試探試探,見沒有雨點落在手上,又複站到天井裡抬起頭來看看。

見天上其黑如墨,一點星光沒有,卻有一陣陣冰涼的空氣撲到臉上,正是在下濛濛細雨。水村在屋子裡問道:“外面還在下嗎?”太湖很高興,跳起來答道:“雨還在小下,也許明天……”一句話未了,天井裡的青苔石頭,滑得他拍吒一聲,向地下一滾。

水村新野聽到,同時問怎麼了。太湖道:“哎喲!這一下子,把我渾身骨頭都震麻了。至少我要半個月不能坐板凳。”新野出來看時,他坐在泥地上,還不曾起來呢,笑著彎了腰道:“這真是樂極生悲,快些起來罷。你還打算讓那位女士來攙你嗎?”太湖輕輕叫道:“莫作聲,莫作聲,讓人家聽到了,什麼意思。”說著,兩手撐著泥地,爬了起來。走到屋子裡看時,衣服的下身,完全是泥糊了,自己也笑起來。他回房洗手,換了衣服,又跑了來,指著上面屋子道:“他們賓主還在談話,客人早起不了,一定在這裡吃早飯去。”

新野道:“那末,你可以和她們照兩張相。”太湖道:“沒有膠片了。”新野笑道:“所以我早就恭祝你,一天要能照五打膠片才好。我這話能算是說錯了嗎?”大家又笑起來。三人又說又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直到各人的眼睛都昏澀著睜不開來,這才睡了。次日一醒,水村馬上披了衣服,走到天井裡去看看天色。昨晚所猜想的,完全不對,原來天色已大晴了。屋外一棵綠樹,拂著陽光,想是太陽高升了。掉轉身馬上向屋子裡走。只見李太湖打開窗戶,揉著眼睛,向天上望去,一見水村就笑道:“糟糕,天晴了,客走了嗎?”

水村笑著搖頭道:“我不知道,我不是起來看天色的。怎麼著?客人走了嗎?”太湖道:“我不知道,客都走了嗎?”忽然上屋子裡有人答道:“有勞二位惦記,我們還沒有走呢。還好,天色倒放晴了。”說話的人走到天井裡來,正是李梅芬,她一隻手撐了堂屋門,一隻手理了鬢髮,也不住的抬著頭望天呢。水村和太湖倒都有些難為情,向著她各笑了一笑。她道:“你二位早哇!”水村笑道:“也不早了。”

梅芬道:“是不早了,我該把她們叫醒,趕快回家了。”說著已轉身而去。水村和太湖的精神,這時都為之一振,趕著整理好了衣服,洗過了臉,同坐在正屋子裡看書。一會子工夫,秋山由後進屋子走出來,笑道:“你兩人真用功。”接著水村的書看時,是一本五年前的中國年鑒。太湖手裡,卻捧的是本日文的政治學。因笑道:“太湖,你幾時學會了日文?你不是說連字母都不認識嗎?”

太湖道:“我也就該學學日文了。”秋山笑道:“你自然也是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太湖還想說什麼時,三位女客可都一齊出來了。水村首先站起來讓坐。梅芬笑道:“我現在知道,于先生在這裡也是客,對我們這樣特別客氣,我們真不敢當了。”水村笑道:“雖然大家都是客,但是我們和這裡的主人,象自己一家人一樣,代主人翁招待招待,那也是應當的。”

梅芬笑著向她嬸娘道:“那末,將來我們謝謝主人,也應當謝謝這幾位先生了。”孫氏點頭道:“那是自然。”梅芬在說這話的時侯,已經對大家望了一望,那雙深藏在睫毛裡一對明珠,很靈活的一轉。接著便一伸手握著秋華的手道:“昨天真是打攪你不堪,過天我再來道謝。不過我還有一句話沒聲明……”

秋華道:“不要緊,不要緊,我們至少都是學界中人,彼此不應該談那俗套。”梅芬笑道:“既是認定我們是學界中人……”桂芳在一旁插嘴道:“梅芬走罷,我實在要趕著回去了。”水村對梅芬道:“何不再坐一會,讓我們到大街去找三輛車子來。”桂芳笑道:“這到大街多遠?等車子來了,又半上午了。你看,太陽多高了。”她說著,手一指疏林樹梢上的那一顆紅日,眉毛皺了一皺。

太湖站在一邊,也不知說什麼好。兩隻手下垂,一會兒捏拳頭,一會兒伸巴掌,一會兒挪搓著五個指頭。然而女客心裡都有事,她們又道謝過了,那肯停留,就都向外走。大家送出大門來,梅芬桂芳又都向大家點了頭告辭。然而不幸的太湖,他恰擠在大家的身後,他點著頭送人,人家不看見。他連忙搶上前一步,站到人面前去。偏是秦桂芳比他更快,已轉身向前走了。他一疏神,忽然叫了一聲秦女士。桂芳回轉身來,止住步問道:“先生,有什麼事嗎?”太湖沉吟了一會,又望了大家一望,笑著一鞠躬道:“沒什麼事,再見了。”

桂芳也只好點點頭。秋山夫婦和新野都幾乎要笑出來,只好咬牙忍耐著。水村也覺這舉動不大妥當,卻胡咳嗽了一陣,把這事混過去。眼望這三位女客,都穿過野竹林子去了,大家才回身進屋。新野首先一個,哈哈大笑起來。秋

山笑道:“現在穿西服夾著照相機的人,大半是時髦人物,很知道怎樣敷衍女子。我不料太湖對於女子的手腕,卻是如此的糟糕。我想你還得跟著我練習練習,免得鬧出笑話來。”

秋華道:“據你這樣說,你倒是個會玩弄女子的。”秋山這才知道自己一句話說錯了,便笑道:“我這是和人家開玩笑,你倒認真。”秋華道“哼!你這就是玩弄女子的手腕吧?”太湖亂搖著手道:“我不跟你學了,我不跟你學了,我看你也是動輒得咎呢。”於是大家一陣哈哈大笑。新野道:“水村,你不必得意,我看你對於女子的手腕,也就未見得高明。那位李女士是多麼文明的一個人,我看你就沒有什麼樣子表示出來你們有愛情。”

水村笑道:“你這簡直是胡說,我和她認識,也只比你們多會一面,這談得上愛情嗎?”新野道:“自然是談不上愛情,但是在你一方面,大概很想向愛情一條路上走吧?要不然,昨晚到今天,你坐立不安,為的是什麼?”水村無話可說了,便向著他一笑,在這一笑之中,大家自然也就知道他的意思所在了。自從這一天之後,大家談起話來,不是李女士,便是愛情,越談越有味,越有味也就越迷戀起來。

到了第三天吃午飯的時侯,秋山先笑道:“這一餐我宣告禁止談戀愛,我家裡已經沒有米了。吃過飯,除了水村不算,我們分路出發,去找點錢來維持現狀。而且黴雨期快到了,屋子得趕先修飾。上海的稿費,這個月的,我已先透支用了,沒有指望。我把那部情海輪回小說,寫了一個楔子打算拿到報館裡去兜兜生意看。但是這也未必就能先借錢。倒是秋華有兩張風景繡屏,讓她拿去賣賣,設若能賣個一二百塊錢,一切問題都解決了。新野編的那三支新曲譜,何不和歌舞團去接洽接洽,只要你能……”

新野搖著頭站起來道:“不!不!他們穿著漂亮的西裝,梳著油光的頭髮,帶著翡翠和鑽石的戒指,出來喝咖啡,吃西餐,看電影,都有如花似玉的女團員陪著,那才是音樂家。我這個穿藍布大褂子的,編得出什麼好曲譜,走去是自討沒趣。我只要得著在音樂會表演的一個機會,我就不怕了。那時,我要那些穿漂亮西裝的人,看看我這藍布大褂的琵琶聖手。”他說著話,手上拿了一雙筷子高高的舉起來指著屋頂。

全席的人,聽了這話,情不自禁的放下碗筷,霹霹拍拍鼓起掌來。李太湖連忙拿了五隻茶杯,放在桌上,提著旁邊的粗瓷茶壺,斟上五杯涼開水,先舉起一杯來道:“我們恭祝中國琵琶聖手這一杯……一杯涼開水。”大家高興,都陪著喝了。彼此照了一照杯,才重新吃飯。吃完了飯,秋山又想到了沒有米了,便催著秋華收拾東西,要一路出門去。

太湖道:“我雖然不見得有辦法,我也出門去找找路子看。我知道你們菜園子裡的收穫,是不夠許多人吃喝的。小說稿費,那只好算意外,湊湊零用錢罷了。這一回來了三個女客,把你們剩下的臘肉臘魚,都作一餐繳光了,我們也該體諒主人散夥了。”

新野便笑著唱起來道:“主人內容不足兮,偏偏外表有餘。縱彼美之肯再來兮,要招待亦無臘肉臘魚。”秋山笑道:“淘氣我要走了。”他匆匆忙忙包了一卷稿子,和他夫人出門而去。太湖道:“老莫!當真的,我們應該出去想點法子,老梁在這兩個月之中。宣告三次斷糧了。”新野道:“當然,我們也要去找一找路子。小於,你在家裡暫忍耐半天罷。”

水村道:“跟著你們出去走走,也是好的,為什麼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新野道:“我們少不得還要到朋友家裡去走走,你有些不便去,還是在家裡等消息罷。我們若是弄得了錢,一定買兩瓶酒回來大嚼一頓。”說畢,毫不猶豫的走了。水村自然不能勉強跟著他們走,在家裡拿了一本書看看,感不到什麼興趣,一個人又慢慢的踱出了門來,就在菜園子裡散步。看看菜園子西邊,直抵著清涼山腳,山上幾棵蕭疏的樹木,叢集著一片亂草,看不出是六朝遺跡,倒真有些清涼意味。

對面一帶野竹林子,隔了林子,可以看出三個人家的屋脊。猛然間那邊人家一聲雞叫,仿佛是到了鄉下,簡直不會疑心是京城了。正自這樣賞鑒著,忽然聽得有人叫道:“不要走錯了吧?”又一個人道:“不會錯,這個廟在這裡,還錯的了嗎?前兩天走的路你就忘了,記心真不好。”聽那兩人說話,都是女子口音,心裡一動,連忙穿出竹林子向前一看,只見兩輛人力車停在廟角路上,車外站著兩個女子。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梅芬和桂芳。

梅芬先笑著叫了一聲于先生道:“我們又來了。”桂芳也微笑著點了一個頭。兩個人力車夫,便有一個車夫在車上提下許多東西,看時,有點心包,有茶葉瓶,有酒瓶。梅桂二人穿了竹林子到草屋裡來,車夫也將東西送到。于水村將他們引進屋子,笑道:“看這樣子,竟是特意送禮物來的了。主人翁都不在家,我怎能作主收下呢?”梅芬看看屋子裡靜悄悄的,果然沒有人。便道;“主人翁不在家也不要緊,于先生不說過你是半個主人嗎?就請半個主人收下罷。好象總經理不在家,由副經理辦事一樣呢。”大家都笑了。

水村摸摸身上,還有幾個銀角子,就賞給車夫,他謝著走了。他三人都在正屋子裡,二位客共坐了一把靠壁的長圍椅,水村遠遠的坐在一張書桌邊的方凳子上,伸了一隻手用五個指頭輪流亂敲著,皺了眉躊躇著道:“連工人都澆菜去了,我又弄不出來茶水……”梅芬笑道:“你不必客氣,主人不在家,我們就不必多禮了。”水村道:“二位到這裡來,路也不少吧?涼茶倒有,就伯不恭敬一點。”

梅芬搖著頭,又說是不必。水村道:“回頭我告訴主人翁,恐怕他們還要到府上去面謝的呢。”說了這話,自己醒悟過來了,人家的住址,始終還秘密著不肯說出來,又從何而道謝,不免在臉色上又表示著一點躊躇。梅桂二人,似乎都知道了,四隻眼睛一閃,各微微一笑。水村顧不得是涼茶了,就忙著找茶杯子,找茶壺,斟起茶來。匆忙之間,找了五隻茶杯,放在桌上,也就斟上了五杯。及至斟完,將茶送到客人面前以後,才發現了連自己一份,還多兩杯。便笑道:“放兩杯在桌上涼涼罷。”這句話一說完,又想到茶本來是涼的,不覺紅了臉。

梅芬斜著眼珠一望,微笑道:“不必張羅,請你引我們到菜園子看看罷。”說畢,巳是站起身來。桂芳更是覺得坐著無聊,也站起來了。她二人在前走,水村在後相陪,就沿著野竹林子裡一條小路上走著。路兩邊各簇擁著四五寸深的綠草,如在路上鑲滾的綠邊一般。梅芬走著,卻用她那平底的紫呢鞋,撥著草叢道:“還是住在這種地方不錯,空氣好,風景也好,住在街上,連青草都不容易見著。于先生是個畫家,當然是贊成這種地方的了。”

水村還不曾答言,桂芳鼻子聳了一聳,笑道:“好香好香!”說話時,接著一陣木魚響聲,由牆裡傳了出來。她又笑道:“這是和尚在敬香念經哩。文明一些的朋友,不都是要廢掉菩薩的嗎?于先生這些人,倒住在廟隔壁。”水村笑道:“這話有幾層說法,把菩薩當為求福求財的神仙,胡亂去磕頭禮拜,自然是要廢除。若把佛學認為一種哲學,偶像供在面前,卻也讓人得著一種印象在腦筋裡。”桂芳道:“哲學是什麼東西呢?”她很自然的,望了水村,等著回答。水村倒不由心裡一陣疑惑,一個女學生,會不懂哲學兩個字,不能不認為怪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