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聖靈魔血

第一卷 若櫻之靈 19.對白

書名:聖靈魔血 作者:朝倉音姬 本章字數:28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2:46


洛英就這樣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房間,剛才明明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疲勞感真的就這樣一股腦的湧了上來,然後就倒頭埋進了床裡。

(“呐,你就這樣準備睡了?”)

正準備就這樣睡過去的洛英被若櫻搭話了。

(“那當然,誰叫我是個沒人理的孩子呢”)

明明之前喊她理都不理,現在自己正困的時候卻特意來搭話,這不明擺著是在耍人麼,於是洛英自嘲起來。

(“嘛,之前沒回應你是因為這並不是別人能幫你得出答案的東西啦”)

聽到來自洛英的冷嘲熱諷,明顯能夠感覺到對方是在鬧彆扭,若櫻只好向他解釋了起來。

(“是嘛?連給點意見都不行?”)

即使聽到這樣的解釋,洛英還是不依不饒。

(“說是給意見,可是那樣的場合,無論我出聲說什麼,都有可能誘導你的思考,萬一之後你後悔起來,這鍋豈不是要甩給我?”)

(“哈?甩鍋給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雖然若櫻就這樣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不過另一邊的洛英卻擺出一副無法理解你在說什麼的樣子。

(“因為你並沒有真心信任我不是麼?”)

(“什……這怎麼可能,若櫻,你到底怎麼了,一會說什麼甩鍋給你,一會又說我不相信你”)

聽到這個問題的瞬間,不知是因為恰巧命中還是感到荒謬無比,洛英的反應瞬間激動起來,之前的睡意也在刺激之下蕩然無存。

(“雖然只是猜測,不過你之前用那樣的問題向我尋求意見難道不是在試探我麼?”)

(“試探?試探你什麼?我只是真心向你尋求意見罷了,還有不管是剛才的那句話,還是之前對於美月的種種,你總是‘猜測’‘猜測’的,你究竟是根據什麼來猜的?還是說你有什麼根據不成?如果沒有根據,那不就是惡意中傷麼?”)

若櫻一次又一次的猜測懷疑,之前只是針對美月,現在連自己也被盯上了,還說著什麼試探,洛英對此感到強烈的不滿。

(“既然你否定了那是試探的意思,那麼我換一個問題”)

兩人之間能夠感受明顯的溫差對比,洛英這邊顯示是越來越激動,反觀若櫻那邊則依舊是用淡淡的聲音問到,全然沒有受到影響。

(“又是什麼奇怪的猜測麼?”)

聽著若櫻無視自己的問題又開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洛英感到了一股莫名的煩躁,沒好氣的說到。

(“你為什麼信任我?”)

(“還以為你又想說什麼,差不多的問題昨天晚上不是就討論過了麼?因為……”)

正當洛英準備將昨晚的理由再說一遍的時候,若櫻打斷了他。

(“不要再用昨天那種說法了,因為現在的狀況不一樣了”)

(“什麼不一樣了?”)

(“因為根據今天的瞭解來看,魔法明明是出現在我們相遇之後的。那麼當時使用著像是魔法一樣的力量和我戰鬥的那個女人又是怎麼回事?而且我也有著類似的魔法,甚至還操控了你。結果就是你殺死了那個女人,之後被封印了起來,直到昨天陰差陽錯的恢復了記憶,然後從我共用給你的你父親的記憶中得知了那個女人的真實身份,還有一個所謂的幕後黑手,你不覺得一切太都過順理成章了麼?所以……)

(“所以?”)

(“你懷疑起了我,試探性的向我詢問你父親記憶之中的那個男人是誰,你認為我知道那個人卻沒有告訴你是有原因的。如果我回答說不知道,那明顯是不可能的,畢竟已經在記憶裡出現過了,那樣你會認為我不可信。如果我回答你是誰,那麼也有可能是幫你樹立了一個復仇的目標,而這個目標可能並不是你真正的仇人。所以最後我選擇了沉默”)

若櫻用仿佛確信一般有力的話語訴說著自己選擇沉默的理由以及洛英對於自己的試探究竟為何。

(“哼……我知道你保持沉默的理由了,既然如此,我就暫時‘真正’的相信你吧,那麼結果呢?那個男

人究竟是誰?”)

聽完若櫻的分析,洛英放棄了掩飾,語氣一換再次問到。

(“就像你看到的那樣,只有長相,我附身于你的父親身上是你還沒出生的時候了,一開始我們甚至能夠對話,不過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就像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一樣,沒有找我說過話,而我向他搭話,也完全沒有回應,仿佛聽不到一樣。因為這樣,我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之後我醒來過兩次,而最近的一次,就是我們相遇的那一天”)

(“明明一直在沉睡,為什麼突然就醒來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你父親心中強烈的感情波動吧”)

(“……”)

(“我剛醒過來只是看到一眼那個男人的臉,之後他就離開了,並沒有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男人離開後你父親的情緒也還是很不穩定,之後發生事,你也都看到了”)

(“好吧,記憶裡有那個男人的理由我清楚了,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了,想必也你沒必要騙我了,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我很好奇”)

(“什麼事?”)

(“你是怎麼知道那個女人不是我的親生母親的?”)

(“還記得我剛說的醒來過兩次麼?”)

(“記得,那又怎麼了”)

(“其實第一次是你出生的時候,正好是那個時候,我看到過你的親生母親”)

聽到若櫻見過自己的親生母親他非常震驚,因為從來既然那個女人不是自己的生母,那自然另有其人,只是知道居然若櫻還見過,但這麼一來問題又來了。

(“什……,那為什麼你的記憶裡面沒有她的樣子?”)(“……這我也不知道,明明知道有這麼個人,但就是無法回想起她的樣子,就好像被抹去了一樣”)

(“這怎麼可……”)

(“不,確實有可能的,你難道忘記了有魔法麼?”)

(“你的意思是抹消記憶的魔法?”)

對於若櫻想要表達的意思洛英猜測到,雖然想到了某種可能性,但是這太可怕了,以至於他不敢確定。

(“確實有這種可能,不僅僅是你的父親,連同我一起被釋放了這種魔法。我的情況可能是抗性的問題所以還記得有這麼個人,但是你的父親應該是完全不記得了才對”)

(“可惡……搞不清楚的事情又增加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層出不窮的謎團讓他應接不暇。

(“所以至今我都沒說,為了避免引起你的混亂”)

(“好吧好吧,算我錯了還不行麼?”)

聽到若櫻似乎有為自己著想的打算才選擇隱瞞的,這也讓他無法真的怨恨對方,只能有點不情願的認錯著。

(“自作自受”)

明明已經認錯了但還是聽到這無情的批判,無力感再次傳來,之前因為興奮而算去的倦意緩緩開始侵襲身體,他打了個哈欠繼續說道

(“哈~~這樣看來,早在我還沒出生的時候在這個世界就有會使用魔法的人存在咯?”)

(“是的,包括我在內,肯定還有其他人”)

(“明明之前一直就有,卻沒被發現,可是三年前突然爆發了出來又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只是猜測……算了,你討厭猜測,所以就目前來看我不知道原因”)

(“你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生氣啊?我不是認錯了麼”)

這次換做若櫻生氣起來,洛英只能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勸說到。

(“認錯就有用,那這個世界上還要員警幹什麼?”)

(“為什麼你說臺詞的功夫這麼熟練啊!”)

(“哈~~我累了,今天就這樣吧……Zzzz”)

(“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啊,喂…喂…睡著了?………唉,算了我也睡吧,魔法什麼的還是明天再想吧”)

就這樣,在兩人相遇的第二個夜晚,彼此之間的信任度終於提升了一個檔次,只是不知道這是快還是慢就是了。

(“相遇的夜晚,還是第二個,好可疑……”)

(“喂……你不是睡了麼?”)

(“……Zzzz”)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