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四季盛歌的輪回

四季·序章 序章(2)

書名:四季盛歌的輪回 作者:天羽龍鰭 本章字數:46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0


只是……

現在……

·

—————————————————————————————————————————————————————

·

“哥,哥,起來了。”

“……小雨,再讓我睡會兒嘛。”

現在,十三歲的賀輝辰與同歲的賀鰭雨在床上展開了拉鋸戰,賀鰭雨有著一股蠻勁,抓住賀輝辰的被角就是不松。

“烏啦啦啦~~”賀熙雨叫著語調奇怪的聲音,最終將被子掀開。

賀輝辰睜開了眼睛,不滿的道。

“一大早就這麼有勁,打雞血了嗎?”

“不是雞血,是開學,開學!”

賀鰭雨跳下床,

“趕緊起來啊,哥哥!”

“不,我要睡覺了!晚安。”

說著將自己的頭用被子蒙住。

“誒?哥哥,起來!賴床的話也是小雨我幹的啊。”

“嘛,角色反轉一下吧!”

裝作妹妹的口腔說道,

“姐姐,讓輝辰我再睡一會嘛。”

“哥……不對,弟弟,那也不能賴床啊!嗚啦啦啦啦~~”

怪叫著,又是將整個被子從賀輝辰的手裡搶出來。

不情願地睜開了眼睛,恢復了正常口吻,同時有些不滿向自己的妹妹抱怨著。

“換來換去,小雨你怎麼都還是不會讓我睡覺吧。”

“誒?我有說過我的作戰計畫嗎?”

一副無辜的樣子。

厭煩了,索性根本不用被子了,反正是夏末,雖下著雨,但還是比較熱的。

“我睡了,小雨再見。”

合上了眼睛,準備睡覺了。

賀鰭雨仍舊不依不饒的纏著賀輝辰。

“既然這樣……”

一蹦蹦到了賀輝辰的臉前,

“那麼,一起睡吧。”

剛剛刷過牙的草莓的香味從自己妹妹的嘴中,好像是離的非常近的刺激著自己的皮膚。

突然感到了有一些的不妙,於是睜開了眼睛,一張自己熟悉的妹妹的臉映在臉前。

“哇啊啊啊啊!!!!!!”

這可不行!

“幹什麼啊!”

條件反射似的閃下了床鋪,頭一下子撞到了櫃子上,

“好痛!”

“切,還不都是哥哥你毛手毛腳的。”

賀鰭雨坐在床上。

“不准咂嘴!”

這行為是真的很不好,

“還有啊,今天怎麼了,這麼急著讓我起床?”

“今天是開學啊。”

賀鰭雨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自己便先看向了確立了一下。

賀輝辰點了點頭,便看向日曆——八月二十三日。

在日曆的那一天,有用紅色的記號筆圈著圈,旁邊是自己不知何時寫的字——軍訓。

“什麼嘛,不是開學,是要軍訓啊。”

“嘛,性質都差不多的,重要的是能和哥哥在一起出去啊。”

一把將自己的手臂摟住,撒嬌道。

“太近了!閃開啊!”

……

與此同時,樓下的餐廳之中。

“吳季三,孩子們在天羽市的生活就交給你了。”

三十歲的賀熙鰭喝著牛奶說道,但是外表上卻依舊很年輕,

“我和沫雨還是要走的,我們都已經不能再一次適應城市生活了。”

“鰭首,就交給我吧。”

吳季三低下頭表示同意,畢恭畢敬地說,

“不過,有時間就回來看看,鰭首和我們隨時歡迎。”

“熙鰭,和雨兒輝辰說了嗎?咱們要走的事?”

沫雨握著賀熙鰭的左手問道,有點擔心的眼神在她的容貌上浮現。

“輝辰會理解的,雨兒也是……”

賀熙鰭倒是想得很開,估計是認為他們都是自己的兒女吧。

蹬蹬蹬蹬……

一陣急躁有力的腳步聲傳來。

這時,賀鰭雨從樓上跑下來。

“開學,開學,開學!!”

口中大聲的高喊著這種類似遊行示威的口號。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學生嗎?期待著開學。

“小雨,很喜歡開學啊。”

“是啊是啊。”

“爸爸也是的。”

父女倆這樣輕鬆的就打成了一片。

“雨兒,今天不是開學,是軍訓哦。”

夏沫雨笑著糾正道。

“軍訓,那是什麼?”

小手放在太陽穴的位置,賀鰭雨發起疑問。

“沒什麼特別的,小雨。”

賀熙鰭的話很是寵愛這個小一點的女兒,

“保持你的活力吧!”

好像是在安慰的口氣,不過這安慰也太提前了吧。

“是,老爸。”

“你爸我才三十歲,不算老哦。”

賀熙鰭有點不滿,畢竟自己看起來也就是大學剛剛畢業的男青年,未免也不能稱其為【老爸】啊。

“那麼……是,小爸!”

賀鰭雨改口道,這個稱呼甚至……

都有了些不尊重的嫌疑了。

“額,這樣也不對吧。”

賀熙鰭苦笑道。沒有責備自己的女兒的無理,這樣溺愛女兒的父親還真是少見啊。

“那我該怎麼叫?”

賀鰭雨為難了。

“啊,這個啊……”

“一大早的吵什麼吵,有那麼多的豐盛的精力幹嘛啊。”

這時,賀輝辰走了下來,顯然還生著氣,

“小雨,以後別隨便進我的房間。”

“啊,為什麼啊。”

賀鰭雨轉移了對話人物,站了起來,不滿的說。

“你哥哥我需要耳根清淨,很需要。”

走過賀鰭雨,來到餐桌前坐下。

“切,無聊。”

“好啦,好啦,輝辰,雨兒,今天是軍訓的第一天哦。”

夏沫雨轉移了話題,充當了和平使者,嘛,這也是媽媽的工作啊。

“怎麼又是軍訓,都是二零四零年了啊。”

“前年年教育部就宣佈在新界恢復了教育山的所有制度,老傳統畢竟是老傳統,不會特意改變的。”

吳季三解釋道。

是的,現在是西元二零四零年年八月二十三日,【四一六事變】結束九周年紀念日,現在所在的城市是一座戰後的新興城市——天羽市,位於黃淮華北平原。

父親和母親先早一步吃完了早餐。“吳季三給你們辦好入學手續了,是市區的飛影中學哦。”

夏沫雨說道這,與自己身旁顯然是夫妻關係的賀熙鰭相視一笑,

“爸爸媽媽就在那認識的哦。”

“誒?真的嗎,好棒!”

賀鰭雨很興奮地說道。

“哦,是嘛。”

賀輝辰平淡地回應著剛剛從來也沒有聽到過的新聞,

“我知道啦,什麼時候走?”

一對雙胞胎,為什麼性格那麼反差呢?

誰知道呢。一冷一熱的。

對於賀輝辰的口氣,賀熙鰭也沒有說什麼,他曾經也說過,自己的兒子跟自己高一高二的時候的性格非常的像,要想改變,必須有什麼契機的

只能先是看了看表,回答道。

“現在快七點四十了分,學校軍訓要求八點半到校。”

賀熙鰭之後便要宣佈那件事了,特別是小雨,他得好好注意一點,

“另外,輝辰,鰭雨,你們聽著。”

“怎麼了?”“什麼?”

兩人雙雙都抬頭望向賀熙鰭。

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語氣認真嚴肅一點。

“爸爸和媽媽從今天起就回太行山裡了,天羽市的生活完全是要你們自己過的。”

賀熙鰭表情很認真。

好一會兒,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是時空停止了嗎?

“不,爸爸,留下來!”

率先開口,賀鰭雨很任性地說。

預料之中的事,賀鰭雨是那種很需要家人陪伴的孩子。

“雨兒,聽爸爸的話。”

夏沫雨有輕柔的聲音安慰著那個人,

“爸爸和媽媽習慣了山上的生活了,在城市裡生活不適應了,知道嗎?”

知道已經決定了的事情,賀鰭雨捨不得,眼睛開始流淚了。

“把眼淚擦乾。”

賀輝辰抽出一張紙,

“小雨,就讓爸爸媽媽回去吧,不是還有我了嗎!”

這樣平靜地說,仿佛自己與賀熙鰭夏沫雨二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小雨的淚將紙弄濕了,真的是潸然淚下。

“可是……”

小雨還是想留下來父母。

畢竟是家人的。

“沒事的……”

賀輝辰也開始用一種捨不得的口氣說話了,

“還有我呢。”

摸了摸小雨的頭。

“和媽媽的一樣柔軟呢,小雨。”

瞬間,賀鰭雨不哭了,甚至滿足的點了點頭。

“哥哥,和我在一起生活,不要丟下我……”

“當然!”

“生活上的事,請務必託付給我們。”

這時一直沉默著的吳季三突然起身,向眾人行禮,

“輝辰和鰭雨是鰭首的孩子,我們這裡也有照顧的義務!”

“老吳,別沒事就鞠躬,我只是一任之首,不至於。”

賀熙鰭貌似把這事看的很淡,甚至都不想提出來。

“小雨,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算了,爸爸你走吧,我跟著哥哥就行了。”

賀鰭雨想了一會兒,點頭了。

“恩,小雨乖,我有空會來看你和輝辰的。”

賀熙鰭笑了笑,低頭親了一下小雨道,

“沫雨,我們也去收拾行李吧。老吳,你準備送孩子們去吧,不用管我和沫雨了。”

“可是……”

“你別忘了,我和沫雨都是特別的。”

霎時,賀熙鰭低聲說出了一句與剛剛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的話。

賀輝辰聽了後,腦子裡一直覺得這話中有話。

但卻是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是,那麼鰭雨與輝辰,這是學校送來了兩套軍訓服,吃完早餐後去穿吧,我們八點在門口見。”

吳季三的話語中有些妥協的成分,並順勢遞給了賀輝辰與賀鰭雨兩套軍訓服。

賀輝辰接過軍訓服,說了一句“我吃飽了”後,就上樓了,隨後賀鰭雨像是小跟班一樣的也走上了二樓。

“吳季三,不要告訴孩子們我與沫雨的特別之處!”

突然地,賀熙鰭用充滿威懾的口氣說道。

“我銘記在心,只是,不和鰭首打個招呼嗎?”

“打招呼是很麻煩的,你告訴趙浩軒,叫他好好與政府溝通,畢竟羽鰭之末聯盟已達萬人,天羽市這裡,老吳你的北局更是有五千人的規模,就算以前再怎麼幫助戰後重建,政府如今不會坐視不管的。”

“我會轉告鰭首的。”

夏沫雨此時已經收好了東西。

“熙鰭,好了!”

“嗯!”

賀熙鰭拉起沫雨的手,走出門外,吳季三也跟了上去。

天是陰暗壓抑的灰色,鳳吹走了夏末的悶熱,眼前是一片雨境,細雨落下,打在三人身上。

“那就這樣,再見,吳季三!”

吳季三深深地向二人鞠了一躬,刹那間,二人身上一陣暗紅,瞬間沒了蹤影……

……

軍訓服是正品的零七式野戰裝,網格狀的碼型迷彩,賀輝辰默默地穿上去,感覺很舒服,小時候在自己家裡,爸媽經常把這種衣服改成各種樣式給自己和小雨穿上。

他剛一換好衣服,就聽見三聲叫喊。

“哥,哥,哥。”

——哢哢,砰!

隨後自己的房門便又被打開——是撞開,賀鰭雨闖進來了。

“小雨,不是說好了嗎,不要隨便進我的房間!”

賀輝辰煩躁地閉眼說道,自己的妹妹,不會是那些裡小說經常提到的兄控吧,那樣的話……

“別在意那些啦,哥哥,時間快到了!”

喊著的同時便挽起輝辰的胳膊,拖著他就往樓下奔。

門前停著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SUV,吳季三打開後車門。

賀輝辰被推到車內,這才發現天空下著雨,賀鰭雨也隨後坐了上來,重重地關上車門。

“輕點啊!”

賀輝辰抱怨道。

賀鰭雨沒有理會輝辰的話,在車廂裡舉起右手,對吳季三說。

“發動引擎吧!”

“這句話還能再多一點熱血嗎?”

吳季三苦笑道。

“大叔,讓我們一起穿越吧!”

“性質完全變了有沒有!”賀輝辰選擇了沉默,他望向窗外,望向雨境。

自己的妹妹比自己更適合城市的活躍氣息,雖然已經來天羽市兩年,但自己沒有感受到這裡的美好,反倒自己的妹妹整日開心著,歡笑著。

窗外的雨勢有增無減,沿途的高樓被雨霧籠罩,朦朧的感覺接踵而來,

——希望中學生活不要太糟。

賀輝辰心裡想著。但又有了一種擔心,他在兩年的生活中,沒有出過一次家門,對人情世故的瞭解,都是網路中看到的,學習由母親負責。總之,他不懂得如何自然與外界交談。

賀輝辰不再看外面的風景,他開始有些擔心了,中學六年該如何度過。

【待到四季盛歌時,夢想之路鋪錦緞。】

這是……她說的話……

真的會是那樣嗎?

【也不知第幾個夏季的夜晚中,與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女生聊到了半夜。】

……

“哥——哥——”

隱約有人在叫自己。

賀輝辰睜開了眼,發覺自己的手被賀鰭雨握住。

“怎麼了?”

“到了哦。”

“是嗎?”

“是啊,總之先下車吧。”

賀鰭雨說著與賀輝辰一塊下了車。

“飛影聯合中學……嗎?”

賀輝辰面對校門口的石碑振振有詞道。

在今天,就在雨境之中,賀輝辰與賀鰭雨的中學生活,開始了。

同時,四季之序也在夏末雨境之中拉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