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四季盛歌的輪回

第一卷 始于夏末之夜 第二章 夏末伊始的陳鰭軒(2)

書名:四季盛歌的輪回 作者:天羽龍鰭 本章字數:29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50


來到門口,劉晨輝一眼就看見了他想看到的人,那兩個人想必在軍訓之中關係已經夠好了。

“輝辰?你怎麼會在等我?”

“班裡只有一個人,我憋得慌,所以就在這等你。”

賀輝辰一眼看見了身旁的陳鰭軒,這才察覺到自己的存在,連忙打招呼道,

“學長……好久不見。”

“嗯,今天很巧。”

陳鰭軒只是簡單的淡淡地回應道,看樣子自己和那個賀輝辰都不是什麼話多的人,這樣的話相處的應該會和諧一些吧。

“班裡有人?誰?”

個子稍矮一點的劉晨輝大概是覺得適當的要加上一點存在感的樣子,便插話進來。

“那個……白……嘶……白……”

嘶著嘴,賀輝辰有些想不起來了,這個傢伙難道是健忘屬性的嗎?

“白羽鋒吧!”

一下子就爆出了名字,劉晨輝調侃著賀輝辰的記性,

“七天前都知道了,你還記不住!”

“額,沒特色吧……”

總感覺都像是含糊的糊弄劉晨輝的解釋。

“少在那給我裝蒜!”

劉晨輝覺得是可以主導一會兒話題了,便做調查一般地問著自己,

“學長,你能想像那人的性別嗎?”

“嗯……大概是男的吧。”

“吼吼。”

劉晨輝眯起眼睛,這個表情,看來陳鰭軒他是猜錯了,

“雖然說字面上確實像男的。”

突然的話鋒一轉,劉晨輝便向自己公佈了正確答案,這種問題當然是非男即女。

“……”

“但,這只是表面的字形偽裝罷了!其實她是一個女生!”

“……這也行嗎?”

陳鰭軒突然覺得這樣子的他像是再陪兩個閒人一樣,實在過於無聊。

然而這時,察覺不到的劉晨輝卻轉過身體樂此不疲地繼續吐槽賀輝辰。

“你瞧,這麼男性向的女生的名字你卻記不起來,好好檢查一下你的腦子,看看有沒有摻和進去石灰一類的不明物體吧。”

“真的這樣的話我早就不能站在這裡了!”

覺得在校門口的停留也是時候了,雖然他在這裡靜靜地聽著兩個人的對話也不失一種選擇,但是陳鰭軒更願意慵懶地坐在座位上享受著時光的流逝。

“我先去班裡了,有機會再見吧!”

“……那,學長再見!”

·

高中部與初中部是隔著一個高高的鐵柵,分離的教學樓,統一的操場,統一的花園森林。

高中部比初中部要寬敞許多,但是在陳鰭軒眼裡卻只剩下了同級生們對自己的竊竊私語,這實在是聽不下去。

“呐,你看他不就是那個人?”

“對對,高一七班陳鰭軒,開訓首日打傷五位教官。”

“看,他來了。”

“快,快給他讓道!”

這裡是高中的高一專屬教學樓,在高一新生中,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北京同仁堂一樣的響噹噹的招牌,可以向世界推廣的那一種。

眾人的議論沒有持續多久,再見到自己已經進入他們的視線之後。

教學樓裡窄窄的走廊上,人群四下散開,形成了一條寬敞的通道。

陳鰭軒鐵青著臉,仍沒有改變這種往復機械運動,一步一步的穿過人群,但這一次他眼神的餘光一直在觀察兩側的人。

恐懼的眼神,緊咬的嘴唇,帶有厭惡的神態,不協調的雙眉,以及那瑟瑟發抖的雙腿。

——我,真那麼可怕嗎?

他不由自主的在心裡問道。

一聯想起那種恐懼的表情,一股恨意湧上心頭。

“可惡!”

他低吼著停下了腳步,人群中立刻湧現 “噫——”的驚歎聲。

“你們……”

話還沒說完,他的眼神就已經射出去,像地獄惡魔的氣勢以及雕鷹般的眼神,無不預示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幕。

人群,頃刻間四下逃竄,刹那間教室空無一人。

“切!”

陳鰭軒惱透了,他一腳揣在了雪白的瓷磚上,之後那裡便留下了一隻頗有痕跡的黑腳印。

“真他媽混蛋……為什麼自己不能適應……”

“砰——”

高一七班的前門被他重重打開。

由於還未上課,同學們都還在各自忙各自的,門被

打開的巨響聲吸引了在班學生的注意。

“陳鰭軒!”

也不知是哪個“金嗓子”吼出了這一聲“陳鰭軒”聲音如此洪亮。

班裡變得異常安靜,氣氛開始怪異。

陳鰭軒凝視著這些面孔,眼睛不停地在釋放著絲絲他自己都感覺不到的威懾,他吐了口氣,走進了這個班級。

“踏,踏——”

腳步充滿著節奏,路過的桌子旁的人都下意識地躲過自己,其中幾個男生聚在一起互相為對方打氣。他們在軍訓時也是刺頭,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種。

——真是一群膽小鬼!明明那天早上還想給班主任一點顏色看!

冷笑了一聲,就當是調侃了他們的懦弱,陳鰭軒拉開椅子坐了下去。

他取出書本,筆記本和“紅”、“藍”、“黑”三種不同顏色的中性筆,抬頭看了看表,八點半——已經到了上課的時候了。

老師走了進來,手裡捧著歷史課本與教案。

“鈴聲響了哦,快回座位上吧同學們。”

老師貌似很年輕,從聲音方面來說。

但是,老師的話語得到的答案是——

全班鴉雀無聲,毫無動靜。

在過道上的同學們就直直地杵在那裡,坐在座位上的學生也都沒有翻開歷史課本的意思,全班都像是被一種暗沉壓抑的氣氛籠罩著。

“嗯?這是怎麼了?大家都沒有做好上歷史的思想準備嗎?”

全班仍無動於衷,老師不知道,此時陳鰭軒的氣場已經完全充斥全班。

陳鰭軒憤怒了,他起身飛起一腳跺向桌子。

“砰——”

桌子好像發出了悲鳴的嘶吼聲,隨後陳鰭軒站起來大吼道。“這個班,到底要怎麼才能恢復正常!!”

全班刹那間都傻了。

年輕的歷史老師也被驚住了,剛剛的那一吼仿佛是雷鳴一樣的驚天動地。

“……嗚……”

歷史老師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陳鰭軒扭頭一看,大家便也隨著陳鰭軒的目光將身子探了過去,看向老師。

歷史老師單手撐著講臺,另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臉,貌似一直有在輕輕的抖動。

最後,用一種根本就不是剛才音色的變調聲說道。

“這……這節課就上自習吧,老師我……我還有……事——”

說完捂著臉,連課本教案也沒有拿的像小動物一樣地逃出了教室。

“剛……剛剛的反應是……”

陳鰭軒也有些的目瞪口呆,他不知道他的舉動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真的……哭了?

他只能在心中為自己的種種不適應而感到憤怒。

九月一日開學首日的第一節課,上成了自習課,這在飛影聯合高校建校以來共16屆學生,這還是首例,這件事發生的直接原因,大部分人都會認為是陳鰭軒吧。

“叮鈴叮鈴——”充滿歐洲風味音色的下課鈴響了。

“好吧,就先到這!”

英語老師歎了口氣,這大概是受到上一節課歷史老師的影響吧,他在授課的時候時不時都會向自己這裡投來目光,就像在確保自己沒有煩躁一樣。

“呼——下課吧。”

就像是在經歷了一場緊張感十足的示範課英語老師舒了一口氣離開了,而高一七班的班主任沈溪便順勢走了進來。

“全班出去集合列隊,到學校大禮堂參加聯合開學典禮。”

“唉??!”

全班驚呼,這是一個突然的決定。

“別廢話了快去!”

沈溪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會被學生的節奏拖著跑的老師,她還算是有教學經驗的,

“還有你,陳鰭軒!”

陳鰭軒沒有應答,只是默默地走了出去。

沈溪看著他的背影,剛剛她也是十分警惕陳鰭軒從站起到走出的種種行為。

“這孩子,到底是有多難管啊。”

沈溪歎了口氣,她是飛影高中部數一數二的老資本班主任。教過七屆班,在戰爭中活了下來後又來到了這所學校繼續任教,見過的學生種類無奇不有,但面對這個在軍訓的時候和教官鬥毆,並且還是以這個學生完勝而落幕的陳鰭軒,即使有豐富經驗的他仍覺得力不從心。

“不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