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冰山女總裁的男保鏢

正文 第23章 掃黃變掃毒

書名:冰山女總裁的男保鏢 作者:摩北 本章字數:418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1日 18:01


與此同時,包房左上角的一個類似於攝像頭裝置的警報器突然發出尖銳急促的警報聲,一道道紅藍光柱閃爍不停。

警方埋伏在洗浴中心外的掃黃大隊,終於破門而入,直奔洗浴中心三樓,密密麻麻的腳步聲此起彼伏。

合著南哥我回國後好不容易嫖一次娼,不光遇到了假裝賣淫女臥底在洗浴中心的女民警,還趕上了警方大規模的掃黃行動,真不知該說是蠢還是晦氣。

轉念間,他更是猛地回想起自己剛才還扒光了這女人的衣褲準備圈圈叉叉,這要是被她帶回人局去,不死也得掉層皮啊!

一想到這兒,他趕忙哭喪著臉解釋道:“警官,你這,我,不是,我哪裡嫖娼了啊,哪裡又襲警了啊?你這不是強詞奪理麼?我冤枉啊我。”

陳漢南一邊解釋,一邊暗自扣著銬住自己的鋼制銬,想了想最終還是放棄了暴力掙脫銬念頭。

雖然吧,掙脫銬對於他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兒,可他還不想高調到當著一個身手不凡的暴脾氣女警面前憑空掙脫銬,這要是被這個缺心眼的大胸妹盯上,以後的日子恐怕就不是掉層皮那麼簡單了,就像剛才所想的那樣,到時候被列入人系統的在逃案犯就麻煩了。

兩害相較取其輕,還是老老實實的拘留室15日遊算了吧,還能管吃管住。

“哼,你說我冤枉你?”陳俊寶怒目相視,星眸中寒光閃閃,滿腦子都是剛才陳漢拿將她扒光了揩油佔便宜的樣子,怒火蹭蹭蹭往上竄。

緊跟著,但見她一把將陳漢南從地上拎起來,隨即毫無徵兆的對準陳漢南的胃部狠狠的掏了一拳,一下子就把陳漢南揍趴下了。

沒等陳漢南再說點什麼,房門突然被人“砰”一下從外面粗暴的踹開了,兩個頭戴凱芙拉頭盔,身穿黑色作訓服,手持79微沖的特警沖了進來,一左一右兩把黑洞洞的槍管頂在陳漢南的腦袋上:“別動,人!”

很快,兩個人拖著陳漢南來到大廳,讓他靠著牆雙手抱頭蹲好,大廳四角上到處是手持微沖的特警,還有大批大批的便衣武警從樓下沖上來。

這一刻,陳漢南鬱悶得差點吐血,那麼多年從來都是自己俘虜別人,沒想到今晚卻風水輪流轉,讓自己在這場聲勢浩大的掃黃風暴中被俘虜了一次,這要是傳出去讓遠在大洋彼岸的兄弟們知道了,還不得嘲笑自己一輩子啊。

他老老實實的蹲在角落上四下蜇摸,試圖尋找逃跑的機會,但很快便死心了,想要衝出去除非是幹掉一個特警搶一把槍,然後把四下警戒的人都幹掉,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臨海市警方為了這次掃黃行動堪稱是下足了功夫,抽掉了大批特警武警前來支援,三樓大廳的窗戶玻璃都被砸碎了,顯然是剛才第一批突入的特警,是通過繩索從樓頂空降而至的。

突然,幾聲瓷實猶如爆豆子般的槍聲響起,緊跟著大廳陷入一片狂躁混亂之中,臨近警戒的特警武警分成兩撥,一部分人尋找掩體持槍警戒,另一部分人將涉嫌賣淫嫖娼的人員收攏到角落上。

砰,砰,砰!

又是三聲振聾發聵的槍響,聽槍聲應該是12號散彈槍發出的,三個特警應聲而倒,被戰友拖著迅速撤離現場。

與此同時,一個兇神惡煞橫肉滾滾的精壯大漢舉著散彈槍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在他身後是七八個唯唯諾諾哭哭啼啼的嫖娼男女,其中還有一個穿著服的年輕女人,一行人組成一道天然人肉盾牌。

大漢再度舉槍摟火,一槍打爆了大廳中央的水晶吊燈,整個大廳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中,角落上的應急燈隨即發出微弱的光亮,警方迫於劫匪手中劫持了人質而不敢開槍射擊,任由劫匪橫行肆虐。

藏身在人群中的陳漢南暗道糟糕,這是遇到毒販悍匪了啊,在國內隨時帶著輕重武器出來活動的,除了人和毒販還能有別人麼?

沒猜錯的話這幾人應該是前來交易的毒販,結果陰差陽錯的撞上了警方的大掃黃,這些傢伙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今晚怕是要血濺日月潭啊!

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為何不趁此機會腳底板抹油開溜呢,畢竟這嫖娼被抓傳出去名聲不好嘛!

正當他悄悄的向著出口退去的時候,眼神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對面毒販的人質中,黃大軍赫然在列,不由得心頭一沉,短暫的思考後又重新向前慢慢挪動過去。

同一時間,黃大軍的目光也正好望向陳漢南這邊,四目相對的瞬間,後者悄悄的對他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此刻,場內的人也抓瞎了,很顯然眾人都沒有預料到,原本的掃黃行動竟會演變成現在對抗毒販的槍戰。

行動預案中根本就沒有涉及到這樣的突發狀況嘛,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得在悄悄呼叫指揮部的同時,堅守崗位保護剩餘人質的安全。

毒販利用人質建立了一道人盾防線與大廳中全副武裝的特警對峙起來,打頭陣的大漢一口地道的東北腔,叫嚷著要警方的負責人站出來說話:“媽了個巴子的,條子都他媽給老子閃開,當官的出來說話。”

……

今天對於市局的實習刑警陳俊寶來說,將會是她終生難忘的一天,原本成功的完成臥底任務,配合警方搗毀日月潭這個組織教唆賣淫集團後,她便將兩拐肩章換成一杠,正式成為一

名光榮的人民人。

可哪料在執行臥底任務的過程中,卻是被一個色膽包天的臭流氓狠狠的調戲了一番,接著正當她配合著大部隊完成掃黃行動之際,卻和一夥武裝到牙齒的毒販遭遇,一照面便有五個戰友倒在對方的槍口之下。

槍響之時,她剛剛從抓捕陳漢南的包房走出來,卻迎頭碰上了倉皇出逃的毒販,原本可以成功逃脫的陳俊寶,在親眼目睹了毒販殘殺人質的一幕後,果斷的站了出來充當毒販的人質。

一路上,許是由於人質中有警方人員,四下的人都有所顧慮,且戰且退不敢激怒毒販,毒販也依照承諾,再也沒有將槍口對準無辜的人質,雙方終於順利的來到大廳形成對峙。

陳俊寶站在人質中央,腎上腺激素不斷分泌,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額頭上不斷滾落,但卻依然冒著生命危險小心翼翼的調轉著胸前的微型攝像頭,將藏身在人質背後的毒販數量,火力配置以及現場的環境等畫面,源源不斷的傳輸到門外的指揮車上。

……

日月潭洗浴中心週邊方圓五十米的地方早已拉起警戒線,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大家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遠遠觀望著警方的此次掃黃行動,卻不知到洗浴中心裡面此刻已然變成了一場對抗毒販的惡戰。

車越來越多,一輛與110聯動的救護車拉響警報呼嘯而至,幾個受傷的特警立馬被抬上車直奔醫院而去,更多的救護車也在路上飛馳著趕往日月潭洗浴中心。

在警方與毒販遭遇槍戰的第一時間,現場指揮部當機立斷,調集了特警狙擊手佔領制高點,並將原來的警戒線向外推進到100米,負責指揮此次掃黃行動的市局領導猶如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安。

就在毒販傳出要和現場指揮建立聯繫的同時,一輛掛著市級機關特別通行證的奧迪A6緩緩駛進警戒區。

一個穿著便裝的中年男子走下車,個頭不高,但極其精悍,眼神淩厲,不怒自威,白襯衣紮在筆挺的西褲裡面,看上乾淨利索。

“羅局。”

“羅局來了。”

……

羅國慶,臨海市人局總局領導,從一名前線幹警一直升到總局領導,完全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得到晉升的,可謂臨海市所有人的偶像。

大大小小的案件破過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抓捕行動組織領導過無數次,幾乎每一次都能夠順利的完成行動,在臨海市警屆,他是超級明星的存在。

羅國慶從車上下來後,只是對著眾人點了點頭,便走向了指揮車。

這一次的掃黃行動雖然是羅國慶組織牽頭搞的,但是卻遠遠還達不到需要他親自帶隊出馬的高度,但是,羅國慶是一名實幹人才,他是從基層升上來的,雖然貴為市局領導,但是每次臨海市有什麼大型的行動,他只要有時間總是會身先士卒,做總指揮,總調度。

“情況怎麼樣?”羅國慶走上指揮車,對著圍在一起的幾個正在愁眉苦臉的身穿服的人問道。

“羅局”幾人抬起頭見是最高長官,下意識的從椅子上站起身,剛要讓座給羅國慶,卻是被他給按住了,“我聽說歹徒手上有散彈槍和人質,情況緊急,先彙報情況給我。”

幾人重新坐下,其中一名國字臉中年男子便指著身前螢幕說道:“羅局你看,這是我們的隊員用微型攝像頭拍下的現場畫面。”

羅國慶盯了盯螢幕,當他看到散彈槍的鏡頭的時候,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掃黃怎麼還掃出了亡命徒了?

羅國慶雖然在心裡非常的詫異,但是表面上的表情卻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如果連他也亂方寸的話,那警隊將會立即人心渙散。

“羅局,經過對比分析,初步懷疑這是前幾天進入華夏境內的一群毒匪,沒想到他們竟然會跑到日月潭來做交易。”本次掃黃的直接負責人市局掃黃組隊長趙永亮眉頭緊鎖著說道。

“人質有沒有受傷?”這是羅國慶最為擔心的事情。

“目前為止還沒有。我已經安排好狙擊手和特警守在隱蔽的地方。”

羅國慶微微點頭,對於自己這個下屬,他還是很瞭解的,趙永亮跟了他將近十年的時間,也是從一個小幹警一路靠著他自己的努力走上來的,他辦事很有分寸,羅國慶對他是非常信任的。

趙永亮接著說道:“不過對方要指揮的出面,我正準備去跟他談判。”

正當趙永亮要走出指揮車的時候,羅國慶攔住了他,“還是我去吧。”

“這,”趙永亮愣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羅局,這太危險了。”

“你是這次的總指揮,現場的情況還需要你去掌控跟調度,我去分散綁匪的注意力,你在後方指揮,一有機會,立即行動,但是務必一定要保證人質的安全。”

羅國慶的這番話說的簡短,但是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縱然趙永亮跟了他將近十年的時間,卻依然也被他的這股威嚴給鎮住。

對比外面的熱鬧,日月潭裡面卻是異常的安靜,被悍匪給抓住的八個人質雖然心裡極度的驚恐跟害怕,但是卻被毒販給喝止的一個個只能無聲的流淚。

而大廳裡面的其他人雖然沒有被劫持,但是卻都不敢往外跑去,人家都發話了,要敢往外跑,直接開槍,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