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鳳門帝女

正文 第20章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書名:鳳門帝女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4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0


久違的味道襲來,經過一整晚的緋惻纏綿,這個味道已經讓她十分熟悉。

耳後,傳來他低魅性感的聲音:“天還沒大亮,再睡一會兒。”

“我要回去了。”

“不准!”

“傅東離,你不要忘了我的身份,我並不是你府裡豢養的小妾,也不是你後院裡名媒正娶的夫人,就這麼留宿在你的府裡,傳揚出去,你讓我以後以何顏面見人?”

悶笑聲從身後傳來,不規矩的大手,隔著被子在她光滑的身體上來回遊移著。

“妳這是在抱怨我沒有給你正式的名份了?”

她無力的翻了個白眼,一把揮開他頑皮的手指,“別鬧,我要走了。”

“說了不准。”

“你想怎麼樣?”

“妳還病著,留在我這府裡再多住上幾日,宮裡那邊,我自會找藉口為妳開脫。”

“我的身體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妳的身體是否完好,這是由大夫來定的,不是妳說無礙就無礙的。”

“喂,你這人也太不講理了……”

他含著壞笑,順手將她的嬌軀捲入懷裡,在她耳邊低喃,“如果講理,在南淩,就沒有我傅東離這號人物了。”

她氣惱難平,被迫在他懷中斥道:“你這人還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個好東西。”

“正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說著,還趁其不備,偷親一口。

蘇墨柔眼含薄怒,擦了擦他留在自己臉上的口水,“你還能更無賴一點嗎?”

“就算無賴,我也只對妳一個人無賴,更何況……”

他滿眼調侃的勾起她的下巴,“妳害什麼羞,大家都是老夫老妻了……”

“誰和你老夫老妻?”

“怎麼不是老夫老妻?就算妳不記得曾經發生在我們之間的那些往事,也無法否認,我們以前可是有過肌膚之親的,那個時候……”

他再次偷親她一口,唇邊蕩著壞壞的笑容,“妳可是比現在熱情多了。”

“就算這副身體的主人曾經真的和你有過什麼,那也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不要總是在我面前提這件事。”

“噢?”

傅東離不由得挑高眉頭,很有興致的問:“這副身體的主人……難道,妳不是這副身體的真正主人?”

她臉色一變,被他探究的目光盯得渾身上下不自在,“我意思是說,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所以你完全可以把從前的我和現在的我,當成兩個人去看待。”

他饒有興味的捏住她的下巴,“妳的變化,的確很令人深思,比如不久之前,小太子當眾呈到皇上面前的那份奏摺,就是出自妳的手筆吧。”

“何以見得那是我的手筆?”

他深沉一笑,“小太子有幾斤幾兩重,別人不知道,我可是瞭解得清清楚楚,既然妳想扶他上位,沒有真本事,他也不過就是個被人操縱的傀儡。”

“喂,你答應過我,讓軒弟上朝聽政的。”

“妳緊張什麼?莫非怕我食言?”

“畫皮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佯裝傷心的歎了口氣,委屈道:“墨柔,妳這言論,真傷我心。”

歎息著說完,他懶洋洋的起身,修長光裸的後背頓時呈現在蘇墨柔的眼底。

順著他頎長的後背,一個類似花紋的圖案,順著他的後背直入腰底。

她忍不住伸手,在那花紋上摸了一把,不像是紋身,倒像是胎記類的圖案。

傅東離回頭,性感一笑,“妳這是在勾引我麼?”

她瞪他一眼,小聲道:“你後背上的這花紋是什麼?”

“從娘胎裡帶出來的胎記。”

未等她看清,他已經套上了軟袍,漆黑的長髮,順著修長的後背直垂下來,僅僅是背影,也如此迷惑著別人的視線。

她不敢再看,怕心再度淪陷。

別過眼,慢吞吞起身,將裡衣穿上。

已經穿好衣裳的傅東離見她很笨拙的系著衣帶,不由笑道:“果真是個嬌生慣養的公主殿下,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連衣裳也穿不好?”

說著,湊到她面前,很細心的接過衣帶,慢慢幫她系了起來。

蘇墨柔臉紅,她很想說,不是她不會穿衣裳,而是不太習慣穿古人的衣裳,平日裡都有甯兒幫忙打理,如今甯兒不在,她就只能靠自己。

不過,這男人明明是個被人侍候慣了的主兒,眼下,他卻如此認真的,像打理一件精緻的藝術品般,小心翼翼的服侍著她起床更衣。

心底沒來由發出一陣不規則的狂跳,她想驅趕這種心慌,可耳根子處去不受控制的慢慢發熱,難以形容內心深處的真實感受。

房門適時被人敲開,走進來的,是傅東離身邊的侍女洛梅,她手中端著熱氣騰騰的藥碗,那是丞相府的大夫,讓徒弟熬給蘇墨柔的藥湯。

當他推門而入的時候,就看到自家大人正紆尊降貴的幫人穿衣裳,眼底的柔情綿延不斷,令人心悸。

偏偏被他如此小心對等的人,卻是那個曾經被她不屑一顧的南淩七公主。

洛梅似乎被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眼底瞬間積滿醋意,仿佛蘇墨柔就是那個玷污了她主人高潔靈魂的劊子手,她的存在,讓洛梅深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厭惡。

端著熱騰騰的藥碗走到床邊,趁對方不備,故意將藥碗弄灑,潑向蘇墨柔的身上。

突來的灼熱,令蘇墨柔低叫一聲。

雖然藥湯的溫度已經比剛煮出來的降低了不少,但那滾燙的感覺,還是燙得她手臂一片殷紅。

正幫她穿衣裳的傅東離見狀,反手,想也不想的給了洛梅一個重重的耳光,抬腿,一腳將她踹到一邊。

待洛梅摔倒之際,他有些緊張的抓起蘇墨柔被燙紅的手臂細細打量,“痛麼?”

她心有餘悸,看著手臂上瞬間被燙起的水泡,雖然很想忍住這突如其來的痛楚,可眼底還是不爭氣的冒出兩泡淚花。

原來疼痛,的確可以讓人流出眼淚。

傅東離心底一抽,仿佛那痛同樣灼傷了他的皮膚,那麼嬌嫩白晳的手臂,此刻卻被一片刺眼的粉紅所取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