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庶女生存指南

正文 第2章 被迫停了下來

書名:庶女生存指南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9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0


被罵成江湖騙子的姑娘忙不迭以手遮臉,氣惱的瞪了白衣公子一眼,在對方露出得意的笑容的時候大罵一聲,沒等金富貴發難,轉身便向門口逃去。

被狠罵一句的白衣公子搖著扇子繼續笑,早在那算命老頭踏進這家飯莊的時候他就看出對方的真實身份。

只不過看她一臉振振有詞的模樣實在有趣,便坐在一旁邊吃東西邊看熱鬧,直到那小丫頭提出要讓飯店老闆買棺材避邪時,他才忍俊不住笑出了聲。

許久沒講話的青衣男子搖了搖頭,對白衣男子道:“少爺,以後這種閒事咱們還是少管為妙吧。”

白衣男子笑而不語,坐回桌前繼續吃飯。

“本來事情都已經快要辦成了,沒想到中途殺出來個程咬金,把到手的買賣全給毀了。”

一口氣從“喜客來”飯莊沖到街口北轉三十米開外的棺材店後,段茉兒已經脫掉老道袍,扔掉破布包,恢復十七、八歲少女的模樣。

她氣惱的一邊喝涼茶,一邊用小扇子扇風,扇的同時,嘴裡還不斷罵著那個擾她好事的白衣男子。

棺材鋪的老闆是個年紀與她相仿的姑娘,清清秀秀細眉大眼,見她氣得小臉直發白,忍不住小聲道:“算了茉兒,也許我命該如此,既是這樣,我也不再多加強求了。”

“可是妳與何大勇明明就是兩情相悅,是何大勇的娘太多事,才提出那麼個苛刻條件,如果僅僅因為一隻碗就斷送了妳的終身大事,就真是太划不來了。”

不是她段茉兒多事,而是那何大勇的娘根本就是死腦筋不開化,堅持要冬杏提著青玉描金碗才能進婆家。

因為那青玉描金碗是當年兩家訂親時的信物,當初講明,一旦冬杏出嫁,那碗就要做為嫁妝,一起隨著冬杏進婆家。

沒想到中途有變,碗被人搶走,害得冬杏立場尷尬。

“誰讓我命苦,自幼失了爹娘,家裡唯一的寶貝還在二十年前被金富貴搶走了,現在大勇哥的娘不承認這門親事,我也沒辦法,也許一切都是天生註定。”

段茉兒睨她一眼,不認同的搖搖頭,“冬杏啊,有些命數雖然是天定的,但只要自己肯努力改變,也不是改變不了……”

正說著,就見兩個騎馬的年輕男子打棺材鋪門口經過。

原本對於外面的行人她並沒有多在意,可是當她不小心瞟到騎馬的男子居然就是在“喜客來”飯莊中打擾她好事的白衣男子時,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的叫駡一聲。

棺材鋪小老闆冬杏被她嚇了一跳,“茉兒,妳怎麼了?”

段茉兒指著從棺材鋪門口經過的兩個年輕男子,怒道:“那個害我沒把玉碗拿到手的禍害,就是那個穿白衣裳的男人。”

冬杏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過去,雖然看不太真切實際長相,可那人的身材氣度,衣著打扮卻給人一種人上人的感覺。

街道兩旁經過的大姑娘小媳婦似乎都被白衣男子的氣勢所吸引,他所途經之處,無不留下少女回眸的目光。

冬杏紅了紅臉,小聲道:“好個翩翩佳公子,這等風華

絕代的人物,咱們盛陽可是不多見呢。”

段茉兒白她一眼,“就是這等風華絕代的人物,活生生將妳嫁人的機會給剝奪了。”

冬杏的脾氣一向溫馴,雖然事情沒辦成,可太過執著也不是她的本性。

段茉兒見她露出一臉認命神態,氣得直罵娘,忍不住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惱道:“妳這個不爭氣的,要不是認識了我,遲早被人給欺負死。”

說著,就見那白衣男子和青衣男子在一家玉器店停了下來,很快有小廝過來給他們牽馬,兩人一同向玉器店內走去。

段茉兒眨了眨大眼,哼笑道:“那個不長眼的傢伙既然讓我不痛快,他自己也就別想再痛快。”

冬杏一把拉住她的手,緊張道:“妳要做什麼?”

“給那位自以為是的公子找晦氣去……”

盛陽城在大銘王朝非常有名,因為這裡盛產玉石,大多數商戶都以賣玉製品發家致富,很多外省的客人路經至此,都會專程來盛陽帶幾塊珍稀的玉石回去珍藏。

李玄臻乃當今皇帝的四皇子,人稱四王。

此番帶著貼身護衛明軒出京,就是想到盛陽買些上好玉石帶回京城。

可惜兩人一路從京城逛來,始終沒發現讓人眼前一亮的好玉。

聽聞盛陽四全閣賣的玉石成色不錯,結果兩人進去轉了一圈,仍舊是敗興而歸。

踏出四全閣大門之後,明軒小聲道:“少爺,自古以來流傳一句話,就是黃金有價玉無價,只要您有這份心,就算帶回去的不是絕佳上品,老爺也會很開心的。”

因為兩人這次出行是隱姓埋名,在人前明軒都用少爺來稱呼自家主子,至於他口中的那位老爺,自然就是大銘王朝當今的皇帝了。

手執骨扇的白衣公子李玄臻聞言微微一笑,“你家老爺自幼錦衣玉食被人侍候著長大,從小接觸最多的就是金銀珠寶,雖說黃金有價玉無價,但成色不好的東西,也是絕對入不了你家老爺的眼的。”

搖了幾下扇子,繼續道:“既然咱們都已經來了盛陽,為何不趁機選個真正能讓老爺入眼寶貝回去討他歡心呢?”

“可是少爺,咱們此番來盛陽,是有要事在身的,您忘了白太傅的吩咐嗎?”

李玄臻不緊不慢的將扇子合攏,“太傅交待的事情在暗,給老爺選禮物的事情在明,如果不把明面上的東西掩飾好,暗地裡的東西豈不是會很快爆光?”

明軒聞言,立刻低下頭去,“少爺教訓得對,是屬下過於心急疏乎,才差點主次不分。”

李玄臻笑而不語,邁著小方步,慢條斯理的和明軒走出四全閣大門。

小廝已經將兩人的馬拴在馬棚裡,在小廝的引領下,兩人來到馬棚,解開繩栓上馬,正要離去時才發現兩匹馬向前走了幾步,便奇怪的停在原地。

馬上的李玄臻和明軒同時一怔,向後望去,就見兩匹馬的馬尾中間,居然拖著一條細細的繩子,那繩子將兩匹馬的尾巴牢牢連接在一起,所以才導致兩匹馬沒走幾步,因為那繩子的牽扯,不得不被迫停了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