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庶女生存指南

正文 第7章 小心侍候

書名:庶女生存指南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7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0


“喂!你叫誰神棍呢?”

“怎麼?莫不是妳心虛害怕了?騙人不成惱羞成怒?”

一提起這件事,段茉兒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如果不是這混蛋出面攪局,金富貴手裡的那只青玉描金碗此時已經被她弄到手了。

見她一臉氣鼓鼓的模樣,李玄臻只覺得異常有趣。

他搖著扇子慢條斯理的笑道:“見過膽子大的,倒沒見過像妳膽子這麼大的,妳可知道我騎的那匹千里神駒有多名貴嗎?可妳卻膽大妄為的險些害牠尾巴斷掉,妳該慶倖的是我的馬目前還安好無損,不過牠尾巴上掉的那幾根毛,妳可要按天價賠償。”

不理會段茉兒越來越難看的臉色,他心情大好道:“看在妳是個姑娘家的份上,我也不和妳多算,就五千兩白銀好了。”

“五千兩?你搶錢啊?”

“怎麼?妳拿不出來?不過沒關係……”

他指了指剛剛被揣進懷裡的香囊,“在妳沒把債還清之前,妳的東西就留在我這裡當抵壓品好了。”

段茉兒被他囂張的模樣氣得大叫,她不客氣的指著他的腦袋,怒道:“你這個人究竟講理不講理?不分青紅皂白就亂冤枉好人不說,如今還想訛詐我銀子,看你穿得體面長得人模狗樣的,做人怎麼這樣不辯是非呢?”

李玄臻挑眉,眯著眼笑道:“第一次有人敢用人模狗樣這四個字來形容我。”

段茉兒回哼他一記,“如果你不把我的香囊還給我,我保證還有更多讓你無法接受的第一次等著迎接你。”

這威脅雖然說得有聲有色,卻把李玄臻給逗笑了。

“好啊,本少爺倒是等著,看看如果我不把香囊還給妳,妳能讓我迎接怎樣的第一次?”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可恨?你一個身高七尺的大男人,沒事拿一個女人家的香囊幹什麼?那東西又不值錢,就算你把它賣了,恐怕也不值一兩銀子。”

“既然這麼不值錢,妳又何必如此緊張?”

“因為那香囊是我娘親手給我繡的。”

“也就是說,這香囊對妳來說意義非凡嘍?”

“那是自然。”

“唔,那在妳沒將五千兩銀子還給我之前,我更應該把它留在身邊做抵壓,免得妳賴帳。”

“可我根本沒有五千兩銀子。”她氣得大叫。

“妳是不江湖騙子小神棍嗎,隨便出去騙騙人,說不定就有傻瓜上趕著把五千兩銀子送到妳口袋中呢。”

“都說了不准叫我小神棍。”

“哦,那妳叫什麼名?”

“我叫段茉兒……”

急吼吼報上名後,才發現自己上了他的當,她氣得小臉通紅,神色更加生動,惱怒的抬起腿就想踹過去,卻被李玄臻一把抓住她的腳踝。

“姑娘家就要乖巧聽話一些,太過粗魯要爛在家裡嫁不出去的。”

“我嫁不嫁得出去關你屁事,喂,你快放開我啦。”

她右腳被他手掌握著,只能用左腳單腿直蹦。

“妳罵了我,應該向我賠禮道歉說句對不起,妳剛剛還想踹我,更應該給我磕頭認錯賠個不

是。”

“我……我賠你奶奶個爪!”

段茉兒氣極敗壞的想要再次動用武力,結果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向前撲去,李玄臻雙手一張,將小丫頭抱了個滿懷。

他戲謔笑道:“讓妳賠個不是,妳怎麼還投懷送抱了?”

段茉兒被氣得渾身發抖,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咬了一口,未等他叫痛,便掙脫他的懷抱,頂著羞紅的雙頰,轉身逃跑了。

李玄臻看著自己手背上的小牙印,上面還殘留著幾滴口水。

抬眼,那小身影已經消失無蹤。

搖起扇子慢條斯理的扇著風,唇邊的笑意也隨著剛剛發生的一切,而慢慢擴大起來。

這個小東西甚是有趣,值得研究一番。

當天傍晚,被他派出去打聽消息的明軒便將段府裡的情況向他做了一個詳細的彙報。

原來那個段茉兒是段府的二小姐,年紀只比段靈兒小了三個月。

兩姐妹雖然都姓段,在段府的待遇卻是天差地別。

段大小姐是正房所出,有段夫人在那呵著護著,吃穿用度自然是能有多好就有多好。

至於那段二小姐段茉兒,因為是庶出,娘又死得早,段德遠段老爺老實木訥膽子又小,沒本事和段夫人對抗,眼看著自家小女兒遭受冷遇,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僅僅從大小姐和二小姐住的房間環境就不難看出,段茉兒在段府的日子過得並不算太如意。

兩年前有人給段二小姐說了門親事,沒想到臨成親的前夕,那新郎倌竟得重病死了。

從那以後,段二小姐克夫的傳言又在盛陽傳開,

雖然她現在才芳齡十七,可再過幾年若是還嫁不出去,就算生了一張貌若天仙的臉,恐怕也會變成老姑娘而無人問津。

李玄臻一邊品著茶,一邊聽明軒給他帶回來的彙報。

當明軒說到段茉兒天生克夫命不好時,還揚唇淡淡笑了笑。

明軒見主子聽了自己的彙報後不言不語,忍不住頓了頓口,小聲問道:“莫非少爺對那段二小姐有什麼想法?”

李玄臻沒回答他的話,倒是將一直被他占為已有的香囊從懷裡掏了出來。

這香囊繡著十分雅致,裡面的香料也與普通姑娘用的有些不同。

很香,卻香得不膩人。

香囊裡那顆銀白色的小鈴當適時發出叮叮噹當的聲音。

他將鈴當拿在手中,認真打量著這只鈴當的模樣,上面的花紋仍舊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像咒語又像經文。

他斂了斂眉頭,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明軒見主子不吭聲,也不敢輕易說話。

打量了好一會兒之後,李玄臻將鈴當重新放回香囊裡,又認真把香囊揣好。

“那段二小姐,倒是個有意思的姑娘。”

半晌後,大銘王朝堂堂四王爺竟冒出這麼一句話出來。

明軒有些驚訝,當年他以伴讀的身份被選為四皇子的陪讀,從四、五歲時就跟在四皇子身邊小心侍候。

雖然主子現在已經二十有二,早過了弱冠之年,但京城四王府裡,如今卻半個女主人都沒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