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庶女生存指南

正文 第25章 故意演戲

書名:庶女生存指南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7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0


最近正值夏季,即使是夜晚,天也熱得躁人。

翻來覆去沒什麼睡意,便披了件袍子去院子裡吹吹涼風。

四王府這時的燈還沒全熄,諾大的王府燈火通明,途經李玄臻書房的時候,就見裡面還有人影走動。

隔著紙窗望著裡面熟悉的身影,心頭滑過悸動,說不出那是什麼滋味。

是依賴,是心安,還是連她自己也無法形容的淡淡幸福。

“偷偷摸摸在外面看什麼呢?既然來了,為何不進來講話?”

書房裡傳來李玄臻的聲音,她嚇了一跳,尷尬得轉身就想走,卻聽裡面的人帶著笑意道:“妳這丫頭,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小了?”

段茉兒被說得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臉色微惱,猶豫了好一陣,才硬著頭皮推門而入。

書房裡,李玄臻正捧著一份公文在燭光下輕輕翻著,見她進來,笑道:“怎麼?才半日不見就想我了?”

“誰想你了,天太熱我睡不著,就出來走走順便賞賞月吹吹風,不小心經過你書房門口,本來都打算轉身走了,沒想到你耳朵比老鼠還尖……”

嘴裡雖然抱怨著,卻沒半分離去的意思。

輕輕掩了門,見他房裡的桌案上還擺了很多公文,便皺眉道:“這麼晚你怎麼還沒睡?”

“京城的日子自然比不得盛陽清閒,況且父皇身體最近抱恙,做人子女的,也是時候多替父母分憂才行。”

“哦,那我打擾你了嗎?”

“還好,批了這麼久公文,現在也有些累了,趁空和妳聊聊天也未嘗不是一種放鬆。”

說著,將手中的公文放回桌案,抬眼笑道:“妳和那位香香姑娘敘完舊了?”

“她累了,我已經安排她先睡下了。”

想了想,扭扭捏捏道:“你送的這份禮物,我很喜歡。”

李玄臻笑而不語,站起身,信步向她走來。

段茉兒被他直直逼近,本能向後退了幾步,小身子卻被他一把抓住,抬起手,在她臉上抹了一把。

“妳躲什麼?我只是幫妳取下頰邊的糕點渣子而已,都已經在大姑娘了,怎麼吃東西還像個孩子似的髒兮兮?”

說著,就見他漂亮的手指尖上多了一顆黃乎乎的糕點碎屑。

段茉兒怔愣半晌,急忙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有些不好意思。

見他笑得那麼得意,便紅著臉直罵自己大意,每次都能被這人挑到錯處取笑一番,真是丟死人了。

“那個……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當初那白……呃,我舅舅說我是天音族後人,可以助你登上皇位,可自從我被接進四王府後,始終過著悠閒自在的日子。”

她又退後一步,語速及快道:“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知道你讓王府上下待我如上賓,肯定有你的理由,我段茉兒雖然是個姑娘家,該懂的道理還是懂一些的。”

“雖然當初你用了不太光明的方法把我騙來京城,但事已至此,我也不會再怪你什麼,你想當皇帝,我自然會幫你,至於怎麼幫,還望你能明示。”

李玄臻被她急吼

吼的一番話給逗笑了,“本王若真想用妳幫忙,也不會等到這個時候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把我帶進四王府,只是做個擺設來看?”

段茉兒不樂意了,“之前你口口聲聲叫我小神棍,那是因為我並沒有用天音族的傳族之寶通天鈴,連我舅舅也說了,那通天鈴上知天、下知地,只要是嫡傳天音族的後人,就可以用通天鈴準確的測出天機。”

見他根本沒把自己的話聽進耳裡,她氣極敗壞道:“你幹嘛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上次我晃動通天鈴時,看到紫微星旁出現兩顆耀眼的帝星,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你真想登上皇位,不將另外一顆帝星打敗,前路便十分艱難……”

還想再說下去,嘴巴就被他給堵住。

李玄臻一臉無奈的搖搖頭,順便把她摟進懷裡,小聲在她耳邊道:“妳這傻丫頭,這種事怎麼能大聲說出來?妳就不怕隔牆有耳,被有心人聽了去嗎?”

段茉兒小身子貼在他的胸前,嘴巴被捂住,只能努力睜著大眼可憐巴巴的看他。

直到他慢慢將手拿開,才不解道:“莫非四王府裡有奸細?”

“四王府上下一共四百多口,本王不可能把這四百多口都當成心腹去對待。”

她嘟嘴哼了哼,“你們這些喜歡玩權弄術的人活得真累,連自己家裡的人也要時刻提防。”

咕噥了一句後,才發現兩人姿態曖昧,便掙扎了幾下,小聲道:“還不快把我放開?”

李玄臻邪氣一笑,在她耳邊小聲說:“放開妳,咱們就沒法說悄悄話了。”

“誰要和你說悄悄話?”

“妳剛剛不是要同本王聊天機嗎?既然是天機,當然不能隨便給人聽去。”

“那你也沒必要抱得這麼緊吧?”

“當然有必要,不抱得太緊,妳說話我聽不清。”

“為何我覺得你根本不想聽天機,而是趁機非理我?”

李玄臻一臉無辜,“本王是君子,從不做小人之事。”

說著,用眼神偷偷瞟了瞟房頂,小聲道:“上面似乎有個樑上君子,咱們還是小心為妙。”

段茉兒立刻緊張起來,同樣小聲回問,“是來王府偷東西的嗎?”

“不好說哦,也許是趁機來打聽機密的。”

“那怎麼辦?”

“既然他想聽機密,咱們就偏不說給他聽,直接把他欺負走就是。”

“怎麼欺負?”

“將計就計。”說著,李玄臻一口吻住她的唇瓣。

段茉兒大驚,想要掙扎,卻被他牢牢束縛,“別吵,妳給本王好好親親,讓那人以為妳只是本王後院裡的女人,這樣他就不會懷疑妳的身份了。”

聽了這話,段茉兒不敢再動彈,只能乖乖由著他對自己又親又摸。

雖然一開始還尷尬得渾身上下不自在,可一路吻來,身子不由自主的發軟,最後只能無力的埋在他懷裡,任他揉圓搓扁,肆意欺負。

腦子裡則想,那樑上君子究竟是何人?難道真的是來王府聽取機密的?

李玄臻吻她,是出於喜歡還是故意演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