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庶女生存指南

正文 第28章 萬分委屈

書名:庶女生存指南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8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0


兩人正小聲交談著,就聽一道軟糯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今日是皇上大壽,臣女特意為皇上準備了一份禮物,希望皇上笑納。”

說著,抱著一把古箏緩緩上前,在眾人的注視下,慢條斯理的彈奏起來。

段茉兒只覺得那聲音十分耳熟,循聲望去,恍然大悟,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不久之前被她整過一次的林媚珠。

一改往日驕縱的樣子,今時今日的林媚珠倒顯露出幾分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也的確是有幾分本事的,古箏在她手裡發出清淡悅耳的音律,在場用宴的大臣原本還嘰嘰喳喳,如今也都紛紛閉上嘴,靜心欣賞曲子。

一曲完畢,皇上拍了拍手,“珠兒這手琴彈得不錯,朕十分喜歡,來人,賞金百兩,珍珠十顆。”

林媚珠忙跪下謝恩,待接了賞賜之後,一雙眼直直向段茉兒望來。

“今日皇上大壽,不知段姑娘帶了什麼禮物過來,可否讓眾人也一同開開眼界呢?”

段茉兒沒想到這丫頭竟會將主意打到她的頭上,一時間怔在當場,雙眼瞄了瞄李玄臻,他沒說話,又瞄了瞄不遠處的白珞,對方的唇邊也揚起幾分意義不明的淺笑。

眾大臣似乎都在等著她的回復,李玄臻卻在私底下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緊張。

就在他想要代替她回絕對方的時候,卻見段茉兒優雅的站起身,從容笑道:“今日是皇上大壽,臣女自然是帶了禮物過來的。”

說著,大大方方從位置上起身,緩步向大殿正中走去。

洪陽帝見她步履輕盈,姿態從容,絕色的五官並沒有被眾人注視而露出膽怯模樣。

他微微一笑,道:“段姑娘帶了什麼樣的禮物送來給朕?”

“林小姐剛剛一首悠美的琴音令在坐各位如臨仙境,所以這樣的場合之中,自然也該有舞蹈助興,臣女不才,便送一支擁有特殊意義的舞蹈給陛下欣賞吧。”

在眾人的等待中,她緩緩跪下,低頭,四肢趴下,手慢慢放到頭的兩側。

李玄臻不解的皺皺眉。

不遠處的白珞則眯了眯眼。

端著酒杯輕抿的李玄逸則是一臉興味盎然。

其它人更是不解她為何會做出這樣的動作。

就在眾人陷入迷惑中的時候,就見趴在地毯上的段茉兒輕輕動了起來,先是右手慢慢舉起,左手重複著一樣的動作。

不知那顆通天鈴何時被她握在手中,隨著每一個動作的幅度,通天鈴都會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身體每動一下,鈴聲便響起一次。

伸展、收手,踏地、旋轉,鈴聲慢慢變得強烈起來。

衣擺隨著旋轉的速度漸漸舞動,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鳳鳥天翟!”

不知是誰在殿下發出一聲驚恐的叫聲。

當那人叫出這個名字之後,其它臣子也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天啊,真的是鳳鳥天翟。”

洪陽帝只覺得殿中正翩翩起舞的女子就像天仙一般舞步輕盈,自幼生於宮庭長於宮庭,見慣歌舞昇平,卻從未見過如此令人無法移開視線的舞步

就連那想要給她難堪的林媚珠也被這樣的舞姿震驚了。

李玄臻早已經忘了思考,眼也不眨的看著殿上的女子,用那獨特的舞姿將自己推上全場主角的位置。

白珞淺笑,玫兒果然將這舞教給茉兒了麼?

李玄逸則保持著剛剛喝酒的姿態,眼神複雜的看著不斷旋轉著的那道倩影。

殿裡大臣們的議論聲越來越激烈,洪陽帝忍不住問道:“鳳鳥天翟是什麼意思?”

未等其它人回答,就見白珞起身,走到皇帝身邊,輕聲道:“這是一種失傳已久的舞蹈,曾經被當成一種上天賜予的儀式。自古以來,凡是君主能見此儀式,就等於被上天賜予了洪福,預示著我大銘王朝,將會越來越昌盛,越來越富庶,有朝一日,將會稱霸天下。”

洪陽帝聞言,臉色大悅,“白相,這是真的嗎?”

“皇上有時間可以看看這方面的記載,世間能欣賞到鳳鳥天翟的人,相信歷代君主,只有皇上有幸得此天意。”

段茉兒的那支“鳳鳥天翟”成功引起滿朝文武的震憾,身為一國之主的洪陽帝也因為這支舞蹈的助興而讚不絕口。

自古以來凡是身為君主的統治者都十分信奉天意。

“鳳鳥天翟”是否是上天賦予的一種儀式並不要緊。

只要舞者有心,哪怕這只是世人編造出來的傳說,對洪陽帝來講也是一份莫大的祝福。

更何況那支“鳳鳥天翟”的確令人驚奇,不僅舞姿奇特,舞出來的效果也震憾人心。

皇帝開心之余,甚至當著滿朝文武大臣的面說,這是他有史以來,度過的最開心的一個生辰。

一舞完畢,段茉兒領了豐厚的賞賜。

直到皇宴結束,她隨李玄臻回府,才忍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慘白,面容憔悴。

李玄臻早就看出她跳完鳳鳥天翟之後似乎有什麼不對勁,沒想到她卻一直強忍著回府。

那口鮮血當著他的面吐出來的時候,他大驚失色,將她攔腰抱起,吩咐府裡下人去叫太醫。

四王府裡的陳太醫接到小廝的通報後急三火四的趕到苑香閣,認真把脈查探之後,對滿臉焦急的李玄臻道:“王爺切莫憂心,段姑娘只是一時心脈不穩,疲勞過度才會氣血上湧,老臣已經寫了藥方了,待婢女熬過之後每隔三個時辰喂上兩之後,身子就會恢復原本的健康。”

聽聞此言,提著一顆心的李玄臻總算是被安撫下來。

待陳太醫離去之後,他坐在床頭緊緊捏著段茉兒細白的小手,指尖冰涼,面色依舊蒼白無血色。

他皺緊眉頭,言語間全是指責,“為什麼要跳那支鳳鳥天翟?為什麼要糟踏自己的身體?就算那林媚珠真的對妳出言挑釁還有本王給妳擔著,妳知不知道自己急予出頭,後果是什麼?”

軟叭叭躺在床上的段茉兒無辜的眨著眼睛,自從在盛陽與他相識之後,這是李玄臻第一次聲色懼厲的教訓自己。

雖然她知道他的教訓是出於對她的關心,可被那種極狠的態度罵了一頓,心頭還是覺得萬分委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