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紈絝妖後:王爺追妻忙

正文 第1章 滔天大禍

書名:紈絝妖後:王爺追妻忙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43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4


奉天呈運,皇帝詔曰:秦月汐貴為金晟王朝當朝國母,卻在朕二十五歲生辰之時離宮出走,此舉膽大包天,觸怒龍顏,更引得整個後宮上下譁然。今朕在此命妳速速回宮,逾期不歸,朕將會對此做出嚴厲裁決,欽此!

這是一則由宮裡發出來的皇榜,大概一個月前,便已經被張貼得沸沸揚揚。

對於金晟王朝諸多百姓來說,皇后娘娘翹家離宮這種事,自古以來這還是頭一遭出現。

人人都知道當今天子赫連璟聿是這天底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上至達官貴族,下至民間百姓,多少姑娘家求都求不來的一段姻緣,卻被皇后秦月汐視若糞土、棄之不理,甚至還做出逃宮出走這等大逆不道之舉,真是氣煞旁人,並大罵秦月汐是個不知道惜福的傻子。

玉華山頂的一處宅子裡,秦月汐看著兩天前,她師父柳玄風不知從哪里弄來的這份皇榜,唇邊不禁溢出一道冷笑。

真是皇榜如其人,字裡行間中無不透露出那人居高臨下、霸道自負的口吻。

赫連璟聿,你我相識數載,愛過、怨過、哭過、恨過,直至今天,咱們之間的緣分已經徹底斷了。

你以為我還是當年那個任你揉扁搓圓的秦月汐?

你以為我還是那個會為了你所謂的江山大業,付出自己一腔心血、愛情和尊嚴的傻丫頭?

早在你將一個又一個妃子納進宮裡,並親手害死我腹中孩兒的那一刻,我和你之間,已經成為陌路人,再不可能有重逢的那一天了!

想到此,秦月汐冷笑一聲,將那張惶榜捏到手中,撕了個粉碎。

淩亂的紙片被抛灑在空中,帶著字跡的皇榜,就如同她與赫連璟聿之間的感情,碎成了一片片,再也不可能恢復從前的完整。

她疲憊的坐在椅子上,滿室狼藉,就如同她此時的心情。

這時,窗外微風吹過,輕輕掃起一地淩亂的紙屑。

其中寫有“欽此”兩字的那一片紙屑,在風的吹拂下飄啊飄,蕩啊蕩,竟飛到了古董架上擺著的一隻梅花型的硯臺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當那片紙屑飄到硯臺的時候,房間裡竟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茫。

身心疲憊的秦月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金光慢慢斂去,她吃驚的看到,梅花硯臺裡,竟慢慢滴出一滴漆黑的墨汁。

小小的墨汁,慢慢幻化成人形,逐漸變大,卻看不出具體五官,渾身漆黑如墨,帶著特有的光澤,在房里間上竄下跳,不亦樂乎。

秦月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整個腦袋已經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

這時,那人形墨汁突然發出類似孩童的聲音,叫道:“我墨妖妖終於又重見天日啦,哈哈哈……”

緊接著,那人形墨汁突然跳到秦月汐面前,用墨汁形的手拍了她的肩膀一記,“丫頭,謝了,此番一別,後會有期……”

不等秦月汐回話,人形墨汁“嗖”地一閃,竟然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房門突然被人用力推開,闖進來的,是秦月汐的師父柳玄風。此人年約七十,滿臉的花白鬍鬚,給人一種慈祥善良的模樣。

他慌慌張張的跑到書架上,上上下下打量著那只梅花硯臺,轉頭道:“丫頭,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好不容易回過神的秦月汐忙不迭剛剛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如實講給柳玄風聽。

聽完

她的講述,柳玄風整個人都傻了。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那個硯臺裡竟然蹦出一個人形墨汁出來……”

柳玄風忍不住大歎一聲,“月汐啊,這下妳可闖下了大禍了。妳知不知道,妳剛剛無意中解開的那個封印裡,被封住的到底是什麼?”

她茫然的搖頭,她哪裡知道那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事實上直到現在她還有些搞不清眼前的狀況。

“這都怪為師一直沒把這件事告訴給你,不瞞妳說,那梅花硯臺裡封印著的,曾經是天帝筆下的一滴朱沙墨,當年這滴墨汁被天帝滴落到地,不小心吸收了天地精華所以成了氣候,所以被取名為墨妖妖。牠可以幻化出不同的樣子,甚至還有穿梭時空的本事。因為這滴墨汁完全沒有善惡觀念,所以很多年以前,曾經給天地之間闖下了不少禍事。”

說到這裡,柳玄風歎了口氣。

“為了避免墨妖妖繼續搗亂人間秩序,太上老君便趁其不備,將牠封印在這只梅花硯臺裡。幾百年前,這只梅花硯臺被天上的神仙不小心遺落在人間,流落到妳師祖那裡,傳到為師這一代,已經過去了整整三百年。”

“這三百年間一直沒出任何狀況,沒想到妳剛剛竟不小心解開了墨妖妖的封印……”

秦月汐被她師父驚慌的神色嚇得不輕,忍不住道:“師父,為什麼我會無意中解開那墨妖妖的封印?我剛剛只不過撕掉了一張惶榜而已……”

沒想到皇榜被撕掉的瞬間,竟然會發生這麼嚴重的後果。

柳玄風聞言,急忙去硯臺前仔細打量。

當他看到那寫有“欽此”兩個字的紙屑時,頓時歎道:“天意!這真是天意啊!幾天前,為師就已經測算出不久的將來會有奇事發生,這件奇事,很有可能還會導致世間秩序大亂,沒想到……”

他回頭對秦月汐道:“日防夜防,天意難防。”

說著,將那片寫有“欽此”的紙片展到秦月汐面前,“當年太上老君封印墨妖妖的時候就曾說過,只有人世間的帝王,才有資格解封墨妖妖身上的印記,而這句欽此,正是破解咒語的契機……”

秦月汐大驚失色。

如果這只寫有“欽此”兩個字的紙片,真的就是解開墨妖妖身上印記的契機,那麼她豈不是就成了導致這所有惡端的罪魁禍首了?

柳玄風無力歎了一聲。

當初太上老君在封住墨妖妖的時候,就曾經將解封之術記載到了天書之上,沒想到事隔多年,他的徒兒竟然誤打誤撞的,就把那墨妖妖給放了出來。

“師父,那墨妖妖真的有這麼厲害麼?”

對方道:“牠可以幻化成任何樣子,還可以隨便穿梭時空,而且這墨妖妖善惡不分,是非不明,一旦牠被惡人利用,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說著,柳玄風取過那只梅花硯臺,閉著眼睛捏了一個口訣,再睜眼時,輕叫一聲:“不好,這小東西居然一眨眼,竟跑到了兩百年後的興啟王朝去了。”

秦月汐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一時心亂如麻,居然給天地之間帶來了這樣一場災難。

她突然一頭跪倒在柳玄風面前,滿眼誠懇道:“師父,既然這件事是由我一手造成,我願傾盡所有,來彌補這場滔天大禍。”

秦月汐是被人群的嘈雜聲給吵醒的,醒來的時候,發現眼前站著一群圍觀的老百姓,正對著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