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紈絝妖後:王爺追妻忙

正文 第28章 卑劣的方式

書名:紈絝妖後:王爺追妻忙 作者:夏至花開 本章字數:217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34


日子一如既往的過著。

幾天之後,宮裡剛剛下了早朝,白孤辰便接到了安順王爺的邀請,希望他能親自登府坐客。

白孤辰好言相拒,可安順王是武將出身,說話辦事不喜歡拖拖拉拉。

自從白孤辰救過小世子一命,安順王爺便一直對他念念不忘。

上次派女兒去白府送禮,回來的時候,就見女兒茶不思,飯不想,一臉的相思狀。

說起他這個女兒,今年也有二十出頭了。

這把年紀還沒找婆家,安順王爺也十分頭痛。

仔細詢問了女兒的心事之後,得知女兒對禦史官白孤辰很有些想法。

安順王是個疼愛女兒的好爹爹,但凡自己子女喜歡的,哪怕付出千辛萬苦,使盡一切手段,他也一定要為女兒爭取到。

所以這日剛下早朝,他便尋了個藉口,希望白孤辰能入府飲宴。

在白孤辰的再三推拒下,終於耐不過安順王的纏人精神,被風風光光的請進了王府做上賓。

席間,安順王一邊喝酒,一邊和他聊些朝庭瑣事。

做為倍受皇上賞識的禦史官,白孤辰在朝庭中的地位並不如外人所想的那般美好。

畢竟那些在朝為官的大臣,在見識到金銀財寶的好處之後,沒有幾個會對那白花花的銀子產生抗拒。

可一旦被白孤辰抓到把柄,下場可就不用慘字來形容了。

所以白孤辰在皇上面前雖然極受賞識,在朝臣的眼中,卻是一個非常礙眼的存在。

前不久,他親手將戶部侍郎黃世榮繩之以法,同時也給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員立了一個下馬威。

表面上,大傢伙都對他以禮相待。

私底下,卻沒有幾個人願意與白孤辰這個人做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大臣們的錯覺,這白孤辰入朝為官,似乎不為名也不為利,他只想通過自己的雙手,將那些不法官員全部斬殺得乾乾淨淨。

曾經有人私底下給他塞銀子,結果就是這個塞銀子的官員,被白孤辰當場揪出,送去刑部,以行賄之名,被革除了官職。

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敢用真金白銀來打這位禦史官的主意。

也正是因為如此,白孤辰在朝中才被所有的官員們孤立。

不過對白孤辰來說,他並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眼中。

他做官的宗旨就是,無愧於天,無愧於地,無愧於君,無愧於民。

席間,安順王倒是好言相勸了幾句。

“做人剛正不阿是件好事,可剛正過了頭,便會在無形中給自己樹立敵人。白大人,本王今日之所以會對你說這些,也是為了你好。食君之祿,分君之憂,你本來無錯,可你錯就錯在,做事太獨斷專行,不給人留餘地,這樣下去,吃虧倒楣的,可是你自己。”

酒過三旬,安順王爺的話也不知不覺多了起來。

白孤辰卻始終保持著一份清醒,“王爺此言有理,可下官性格如此,怕是一時三刻,無法改變做人的宗旨。”

“再說,那些官員,如果不想走上毀滅之途,便做好自己的本分,切莫因為私欲而做出對

不起天地百姓的惡事。否則,下官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法亂紀的官員,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將那些危害朝庭的大臣繩之以法的。”

安順王哈哈大笑,點頭道:“有理有理。來,咱們繼續喝酒。”

兩人又聊了小半個時辰,安順王終不勝酒力,醉得一塌糊塗。

府裡的管家忙招呼家人將王爺扶進房去休息。

白孤辰見主人家已經醉倒,便起身告了辭。

“白大人剛剛也喝了不少酒,這個時候出府,定會頭痛難受,這是我吩咐下人專門給白大人準備的醒酒湯,白大人不如喝上兩碗,待酒勁過去之後,再離去也不遲。”

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趁機踏進房門的王府郡主李紫媚。

白孤辰酒力勝人,有千杯不醉之名,所以就算剛剛被安順王灌著多貪了幾杯,此時仍舊精神得和正常人無異。

便拒絕了李紫媚的提議,禮貌道:“郡主不必多禮,我現在並不覺得身體有任何不適,而且天色也不早了,久留於此,始終於理不合。”

李紫媚道:“有什麼於理不合的,你是我父王請來府中坐客的,多貪幾杯,就算留在王府小住一陣也沒什麼說不過去。”

她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希望安順王能灌醉白孤辰,順便將他留下來與自己培養感情。

沒想到白孤辰沒被灌倒,她父王卻醉得不醒人世。

白孤辰自然明白李紫媚心底的那些小心眼,不過他並不準備如她所願,而且他對這個女人也沒有半點好感。

“郡主的好意思白某心領了,但白府離王府原本就不算多遠,再者說了,若我回去得晚了,怕是府上會有人擔心於我,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我怕是不能在王府久留了。”

李紫媚聞言,臉色一變。

“白大人所說的有人會擔心於你,指的是那位秦姑娘麼?”

白孤辰點頭道:“的確是她。”

“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面對她不客氣的詢問,白孤辰回答得也十分不客氣,“月汐是我未過門的妻子。”

李紫媚冷笑一聲:“如果我沒說錯,那位秦姑娘的來歷,似乎有些不明朗吧。我倒是聽說,她好像是白大人出海抓人的時候遇到的姑娘。當時她就在黃世榮的官船上,好多人都在傳,她是黃世榮從青樓中買到船上尋歡作樂的玩物。”

這句話頓時令白孤辰心生厭惡,他不客氣道:“郡主出生于富貴人家,從小自然也是受過禮儀薰陶的。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還望郡主自己自重一些。妳也說了,那些只不過就是傳言而已。正所謂傳言不可信,郡主又何必用如此卑劣的方式,來抹煞旁人的清白?”

李紫媚沒想到白孤辰竟然會對自己說出如此重話,當下也來了脾氣。

“那我倒是想問問白大人,你府上的那位秦姑娘既然並非外界所傳那樣,是個承歡於人身下的玩物,她又出身於何人府上,家世為何?”

“她的家世如何恕我不便透露,我只想告訴郡主,月汐是要與我過一輩子的女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