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九章 小小庶出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23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在女兒的及笄禮上發生了這麼一件事,宋進賢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微微皺起眉頭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已經就坐的宋初,宋進賢臉上堆起往常一般謙恭的笑容:“諸位,請!”

宴會中大夫人余光瞄了一眼宋芊芊。宇文厲顯然對面前的相府嫡女很有好感,正在和其輕聲細語地說著話,宋芊芊傾國傾城的臉上帶著些羞澀的酡紅,顯得愈發的迷人。宇文厲幾乎看得呆了,目光好似要黏在宋芊芊身上一般。

宇文乾看起來也並不討厭芊兒,俊臉上始終帶著笑意。

只是今日最重要的太子沒有來,大夫人心中不由一陣遺憾。在她看來,太子登上皇位的可能性極大,正是宋府最理想的夫婿。微微歎了口氣,大夫人轉眼卻看見她身邊冷冷清清、自顧自地用飯的宋初,唇角微微勾起,眼中含了一絲嘲諷和厭惡。

小小庶出,不自量力!

宋初卻仿佛偏偏知道大夫人在看她一般,突然轉過臉對著大夫人微微一笑,心中波瀾不驚。

“母親,初兒給您夾些菜。”

大夫人怔了一怔,這宋初,似乎和原來大不一樣了。周身的氣質竟像是哪家的嫡出大小姐一般,不禁讓人心中生疑。但此刻不是問話的好時機,大夫人壓下心中的疑惑笑道:“初兒真是越來越懂事了。”

大夫人雖保養得宜,臉上也已經有了細細的皺紋,笑起來的時候皺紋隨著眼周擴大,給人以慈祥溫和的錯覺,然而那飛揚至太陽穴的眉梢和動也不曾動過的眼神正暴露了她陰毒的個性。大夫人笑得欣慰,似乎是真心疼愛宋初一般。但宋初夾給大夫人的飯菜,大夫人竟是動也未曾動過。

她前世竟會以為大夫人和宋芊芊是真心對待她,當真是瞎了眼睛,被豬油蒙了心不成!

望著宋進賢看向宋芊芊時的滿臉疼愛之情,宋初心中再無波瀾。經過了前世的事情,她再明白不過,宋芊芊只是宋進賢官途上的一顆最為得力的棋子,若是有一天這顆棋子不能夠再發揮應有的作用,他會立刻將棋子棄掉,毫不留情!

及笄禮結束後眾人紛紛散去,宇文厲依依不捨地向宋芊芊告別,極大地滿足了這位相府嫡女的自尊心。宇文乾則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宋初離去的方向,搖著手中摺扇瀟灑離去。

及笄禮之後的第二日,府中四小姐,在及笄禮上送了大小姐一幅前朝真跡的事已經開始在府中悄悄地流傳開來。不管在什麼朝代,女人八卦的本領都不會有絲毫的減弱,很快人人相傳,宋芊芊母女不免暗中惱怒不已。

現下府中最淡定的,就是眼前的“罪魁禍首”,宋初了。

“四小姐,請吧。”

老爺派來“請”宋初的丫鬟——夏菊對著宋初畢恭畢敬地道,壓下了眼中的驚詫和惋惜。

大小姐昨日及笄,怎受得了在眾人面前被一個一向沒什麼名堂的丫頭搶白的氣?自然是到老爺那裡哭訴一番。老爺一向是偏愛大小姐的,如何不會

依她!看來這次眼前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四小姐怕是要吃虧了。

宋初一向默默無聞,沒想到今日竟然敢在眾多王公貴族面前給大小姐難堪。府裡的丫頭們現下裡都是議論紛紛,她一個孤家寡人,怎能和大夫人和大小姐抗衡!莫非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不成?

宋初淡淡一笑,聲音平穩:“我知道了。”不見絲毫懼意,宋初心中反而有著隱隱的期待和興奮。

宋進賢的屋子裡裝飾得極其大氣,幾幅極有名氣的山水畫更是證明了屋子主人的身份非富即貴。裝飾雖名貴,卻並不多,只有寥寥幾件,很難從這幾幅畫中推測出宋進賢的喜好。

僅僅從書房裝飾中便可推斷出,當朝宋相是個喜怒不形與顏色,心機深沉之輩。宋初雖表面淡定,內心卻又多了幾分忌憚和小心。

重活一世,宋初現在對很多事情看得無比清楚明白。現在嫋嫋婷婷地立在宋進賢身邊的,不是宋芊芊又是誰?

宋初面上卻不動聲色,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

“父親。”宋初含笑喚道。

宋進賢父女倆仿佛現在才發現宋初一般,轉過身來。宋芊芊手中還拿著自己送她的那幅畫,微微泛白的指尖表明了她此刻的憤怒。

“初兒,為父想不明白,這幅畫你是從何處得來?”宋進賢看著面前誠惶誠恐的庶女,壓下心中的憤怒,儘量放緩了聲音。只是皺緊的眉將他不悅的情緒表露無疑。

宋芊芊心中冷哼,宋初只是一個小小的庶女,能從哪裡得來這樣珍貴的畫作?只怕是見財起意,憑著相府女兒的身份從哪裡騙來的也未可知。

宋初仍然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似乎是很不想回答的模樣。

余光瞟見爹爹的濃眉皺得更緊,宋芊芊心中得意,面上卻是做出一副擔憂的樣子。

“姐姐今日絕不是要故意貶低妹妹,只是實在不知這樣珍貴的畫作妹妹是從何處得來?若是妹妹一心只為了面上添光卻給相府抹了黑,只怕對爹爹之後的前途也是有妨礙的!”

宋進賢是科舉出身,做官之前很有一段窮苦日子,因此最怕的就是對他的官途有所妨礙。宋初這幅畫若是真是偷的,恐怕被偷的人家必定不同尋常,豈不是要帶來數不盡的麻煩!

眼見宋進賢的臉沉得能夠滴出水來,宋初只是不肯開口說話,仿佛更加害怕一般。

宋芊芊見到宋初的表現,更加驗證了她心中所想。宋芊芊想也不想,得意地張口道:“妹妹,這幅畫你是從何處偷來的,大可將實情告訴父親!父親對你一向十分寬容,想必也不會責罰你的!”

寬容?若是寬容,何至於將她叫到此地逼問!

宋初臉上波瀾不驚,只是微微抬高了下顎,挑了挑眉梢。

“姐姐,你怎能如此說初兒?初兒雖然不才,可是也不會去偷別人家的畫作。何況初兒整日呆在家裡不曾出門,就連相府也沒有出過幾次,又怎會偷來畫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