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十五章 自有梅香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223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宋初,你來說說……”王老先生果然拖著聲音提問宋初,宋芊芊不由得期待地坐直了身體。

“好字!”王若愚低頭卻剛好看見宋初的字,竟也顧不上提問宋初,只把宋初剛剛寫在書上的字拿來細細端詳。片刻笑道:“錚錚鐵骨,自有梅香。比宋芊芊的字要更好一些,小小年紀寫成這樣已是不易了。宋芊芊以後更要勤加練習才是。”

說罷帶著些贊許地看了一眼宋初,“只是意境雖然有了,筋骨構造卻並不十分熟練。還是要多加練習的。”

宋初微微垂下眼簾,“弟子受教。”

滿堂人竟是瞠目結舌,呆呆地看著宋初。她一定不曉得王老先生的贊許究竟有多難得,即便是宋芊芊,王若愚給的最高的贊許也只是淡淡的一句“還不錯。”

宋芊芊面上依舊是柔柔弱弱的神色,只是袖中的雙手已經緊緊地攥了起來,長長的指甲刺進肉裡卻絲毫不覺疼痛。

怎麼會這樣?她五歲就開始在大夫人的督促下習字,到現在已經整整習了十年,竟然比不上一個出身低賤的庶女。此時此刻她真想站起來把宋初那副賤人嘴臉撕個稀巴爛,但從小受到的教育卻把她牢牢地釘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宋初一抬眼,正對上宋蓉毫不掩飾的震驚和懷疑的目光,在發現宋初正在看著自己時又像小賊一般假裝若無其事地轉移了視線。

夫子仍在抑揚頓挫地授課,在場的卻大多無心去聽了。好容易熬到授課間隙的休息時間,三小姐宋馨琪嚷著要去私塾後的湖邊玩耍,看溫柔的大姐和一向寵自己的宋蓉俱都沉著臉沒空理她,便提起裙擺一個人偷偷地溜出去了。

私塾後那小湖是宋進賢為招攬王若愚挖的,裡面養了好多尾紅鯉。宋馨琪蹲在湖邊看得心癢難耐,便大膽往前又邁了一步,想要看得更清楚些。不料湖邊淤泥濕滑,宋馨琪一時失了平衡,驚呼一聲便跌入湖中。

宋初剛好在湖邊透氣,聽得一聲驚呼便往這邊看來。所幸湖並不深,宋馨琪一時也只是泡在水中驚慌,並不至於溺水,只是畢竟是初夏,湖水尚涼,等到宋初把宋馨琪從水里拉出來的時候她連凍帶嚇,已是面色煞白。

宋馨琪的丫鬟自知罪責難逃,早把這件事報給了宋芊芊和宋蓉。宋蓉聽說親妹妹落水,吃了一驚,心裡又是後怕又是自責,便板著臉訓斥宋馨琪幾句,又害怕得了風寒,便要將宋馨琪送回去。

宋馨琪轉過頭想要向宋初致謝,不料卻沒找見宋初,便拉著姐姐的袖子道:“姐姐,你們以後不要再為難宋初了。若不是她,恐怕我現在還在湖裡溺著呢。”

宋蓉一怔,隨即臉上浮起十分複雜的表情,也不答話。倒是在一旁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宋芊芊若無其事地笑了一聲,“呦,五妹剛一落水就會有人趕著來救,當真是好運氣呢。”

這話一出,宋蓉的臉色當即變了。宋馨琪覺得這話說的蹊蹺,只是渾身發冷,還來不及細思便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被宋蓉慌慌張張地帶了回去。

幸是被救得及時,宋馨琪也只是染了些風寒。二姨娘板起臉訓斥了一通便讓她靜養,這幾日也不必去私塾了。她本有意向宋初致謝,但又恐宋芊芊說的是真的,是宋初設計了她,想了又想,還是沒有敢去。

這天宋初下了學,便和雲曉一起回來,還未走到大門處便聽見院中響起一個憤憤不平的女聲,“要我說,五小姐也忒多心了。咱們小姐待人一向厚道的,平時連責罰都是極少,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再說,看鯉魚是她自願的,滑到水裡也是她自己作出來的,咱們小姐算計她什麼了?”

宋初忍不住笑出聲,推了門進去。這丫鬟她認得,叫玉珠,生的珠圓玉潤頗有幾分喜氣,兩眼大大的很是清澈。她正值用人,不如先觀察玉珠幾天,沒什麼差錯的話便把她叫到屋裡來服侍。

大夫人這邊也在急著給宋芊芊添丫鬟。宋芊芊身邊丫鬟婆子大把,只是缺了幾個樣貌頂尖的,須得身家性命都拿捏在她手裡。等到宋芊芊嫁了,不方便伺候夫君的那幾日便可發揮她們的長處,又不會對宋芊芊產生威脅。

大夫人將這件心頭大事交給了曹川。曹川辦事效率極高,沒幾日便將兩個樣貌拔尖的丫鬟送了進來,連帶著拿來的還有兩人的死契,家中尚存親人的住址。

大夫人極其滿意,立即喚了宋芊芊來。宋芊芊毫不意外地含笑收了,便立即想起一件事來:“娘,眼見宋初那蹄子越來越過分,為何不儘快處理了她?女兒這幾日看著宋初在眼前晃來晃去,好不心煩!”

“蠢丫頭,你懂的什麼?”大夫人寵溺地點了點宋芊芊的額頭,“你這幾個庶出的姐妹裡,只有宋初無母,親事最好拿捏。若你有什麼不願又推不掉的親事找上門來,便將宋初嫁去,再礙不著你的眼。”

母女兩人對視一眼,均是滿意地笑了。兩人誰也不曾想過婚姻是終身大事,需要問一問宋初的意見,在大夫人眼中,宋初只是一顆防止後患的棋子罷了。

宋馨琪雖沒有上門致謝,宋蓉卻來了。

宋蓉來的時候正值宋初指揮著丫鬟們將院裡的幾盆花草換個位置,望見宋蓉便揚起淡淡的笑意。

“我就知道你會來。謝禮免了,進來喝杯茶吧。”宋初讓翠竹上了茶,請宋蓉進去坐。

宋蓉動了動嘴角,卻是什麼也沒說出來。娘那樣精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不曉得是怎麼回事?讓她來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或許自己和眼前的宋初,以後真的有可能成為盟友。

“這件事,多謝你了。馨琪不懂事,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宋蓉猶豫了一下,喝了口茶低聲說。從敵對變成眼前的複雜關係,她還是有些張不開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